212.第212章 要命的魔法(2)

    南宫莫不屑叶楚楚的话,她的话让他感觉到她在逃避。南宫莫好想走到叶楚楚的面前,用眼神慢慢的逼问叶楚楚。

    【真的舍得?】

    南宫莫咬着牙给叶楚楚发了这条断信,他赌叶楚楚一定不舍得。舍得也是在撒谎,爱情本来就是一个拿得起却未必放得下的东西。

    爱明明入了骨髓,可却在心头打转、徘徊,明知道一个个温柔是圈套,可是还是愿意往里跳。

    叶楚楚看着南宫莫的回复,她只是呵呵的笑了一下,就没有过多的言语了。

    都放不不下,却要演示的很潇洒!叶楚楚和南宫莫都知道,可是却一言两言,却不会去说破。

    叶楚楚关掉了手机,泪水掉到了手机的屏幕上,看不轻屏幕。

    一切都太致命了,她居然爱上了南宫莫,在知道一切的真心,受过了一切的冷眼之后。她想骂自己,要多臭,有多臭的骂自己。

    就在此时,叶楚楚的头感觉到了一丝的麻木,叶楚楚拿着手机无力的倒到了地上。

    在病房里,任枭让人满世界的找沐晓晴。任枭的心里充满了歉意,她和自己闯荡了那么多年,要是临走了,她还生死相随,那任枭会很难受。

    准确的说,现在任枭的心里就以前开始很难受了。任枭想到沐晓晴就这么的人间蒸发,任枭才知道自己有多么的欠考虑了。

    自己生死未卜,要是自己死了,沐晓晴会怎么样?被暗夜的人围攻么?然后,被家族治上大罪,享受人间最哭的折磨么?

    暗夜不是什么有善之地,任枭在位首席快十载,多少人挖空了心思往他这个位置挤。

    任枭安静了好一会儿,才想到叶楚楚不见了。任枭病了之后,反应力明显的比如从前,甚至已经接近于痴呆的边缘了。

    “澜澜呢?”任枭四处的张望,脾气一点暴躁,声音很大而且很有震慑力的哄道。

    站在任枭旁边听命令的是两个男保镖,但是在任枭的大吼大叫面前,完全就是拿钱办是害怕模样。

    “夫人……”一个保镖微微的后退,一个保镖恐惧的迎了上去,但是进进出出了这么多人,他也不知道“澜澜”是哪个“蓝蓝”?

    沐晓晴刚刚才不见了,现在叶楚楚又紧更着不见了。任枭的心里倍受打击,任枭一时气火攻心,难以释放。

    半天,任枭气得说不出一句话来,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女人同时离开。叶楚楚心里实在是无法就这样睁一眼闭一眼就过去。

    任枭想着沐晓晴无时无刻不是微笑着中带着点小家子的脾气,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虽然不可爱,还一点小迷糊,一点小邋遢,但是却是小嵌心田。

    “你们还愣着干什么?还不快去找啊!”任枭狠狠的踹了傻站着的保镖一角,生气的又踹了一脚,对保镖说道。

    保镖也很为难,他们根本不知道应该先找沐晓晴,还是先去找叶楚楚。

    去找沐晓晴自然好了,沐晓晴和他们亲,而且脾气也不大很随和。找叶楚楚他们也不是不乐意,就是有很多完全就不认识这位夫人。

    而且夫人还是沐晓晴让他们叫的,不然,根本不会把叶楚楚放在眼里。毕竟是在法国呆着的保镖,一点也不知道在A市任枭做了什么。

    准确的说,一点也不知道叶楚楚对于任枭来说是多么的心头挚爱。

    “先找晓晴姐,还是先找夫人?”保镖的头头喃喃的开口艰难,对任枭问道。

    这个问题颇有一点,你妈和你媳妇同时掉到了河里,任枭你会先救谁。

    任枭不知道怎么了,也开始犹豫起来了。不知道为什么,任枭的大脑如抽了一般,一直在想沐晓晴嵌心田的笑。

    任枭一时之间不知道该怎么办,沐晓晴还是叶楚楚,让任枭自己陷入了五分钟的思考里。

    “一起找!”任枭又踹了保镖一脚,嫌弃他们磨磨叽叽现在还在傻站着。

    保镖欲进又退步,实在不知道怎么找。

    叶楚楚在深度昏迷,叶楚楚唯一可以感觉到肚子特别的凉,特别的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面向了叶楚楚,说话了,“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叶楚楚听了牧师的话之后,愣在了原地。

    她没有说话,只是翕动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

    南宫莫深邃的目光望着叶楚楚,然后说道,“楚楚,,你怎么了?”

    叶楚楚此时的脸色有些惨白,她望着南宫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又重新面向了叶楚楚,“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

    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叶楚楚冷冷的说道,“我不愿意。”】

    叶楚楚感觉自己进入了梦境一般,迷茫的让叶楚楚感觉到一丝丝的痛苦。如幻灯片一般,一个声音,一直想让叶楚楚说去阻止。

    叶楚楚很想阻止,但是她不能阻止梦境重现里的叶楚楚。她不能改变现实,又为什么要去改变梦境里的故事呢?

    “一个梦你都要伤害南宫莫?一个梦的成全都不给?”

    声音找不到源头,可是却在整个房间传染着,这神秘的声音,让叶楚楚感觉到害怕。

    “你是谁?”叶楚楚明明在昏迷,可以眉却可以锁是那么紧。自然,没有别人回答的声音,只有叶楚楚的回音。

    叶楚楚还沉浸在昏迷的假象时间里的时候,任枭着急的下床去找沐晓晴和叶楚楚了。

    任枭这两天为了退烧,已经打了太多消炎药。根本没有体力和精力下床。

    任枭现在还要多养一阵子,等消炎药的药效渐渐过去,任枭的体力才会恢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