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3.第203章 心里很难受(1)

    叶楚楚走入任枭的病房,病房里有极其重的药水味,说不上呛鼻,但是有一点难闻。叶楚楚的鼻子已经哭得带着一点塞住了,一点也闻不到这药味。

    叶楚楚走到任枭的面前,看着任枭消瘦的脸,想想曾经的任枭的脸。

    叶楚楚心疼的去捧任枭的脸,嘴角泛白,看起来透着一股死亡临近的气息。

    “欠削,答应我一定要活下去好吗?”叶楚楚的另一只手紧紧的握着任枭的手,痛哭流涕的说道。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面向了叶楚楚,说话了,“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叶楚楚听了牧师的话之后,愣在了原地。

    她没有说话,只是翕动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

    南宫莫深邃的目光望着叶楚楚,然后说道,“楚楚,,你怎么了?”

    叶楚楚此时的脸色有些惨白,她望着南宫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又重新面向了叶楚楚,“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

    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叶楚楚冷冷的说道,“我不愿意。”】叶楚楚忘不掉这个为了什么!

    叶楚楚抱着任枭的手,一直在哭,甚至叶楚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哭了多久。叶楚楚想任枭好好的,南宫莫好好的,叶小五好好的,可是这和要求世界和平又有什么区别呢?

    叶楚楚感觉自己的心好累,抓不住太多的东西了!手里消逝的流沙,要走的终是留不住。可是,忍它流走心真的好痛!

    酒店里。

    南宫莫依旧躺在床上,他不知道何去何从!他不知道叶楚楚到底是爱他还是很他,如同在跳舞,时而行,时而远。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面向了叶楚楚,说话了,“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叶楚楚听了牧师的话之后,愣在了原地。

    她没有说话,只是翕动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

    南宫莫深邃的目光望着叶楚楚,然后说道,“楚楚,,你怎么了?”

    叶楚楚此时的脸色有些惨白,她望着南宫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又重新面向了叶楚楚,“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

    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叶楚楚冷冷的说道,“我不愿意。”】

    【南宫莫慢慢的走近了叶楚楚,然后苦笑了一声,“为什么?”

    叶楚楚没有回答,她侧过自己的脑袋,没有勇气看着眼前这个英气的男子。

    南宫莫的脸上有些憔悴,他的嘴唇轻轻动了动,“为什么?”

    叶楚楚的手指不由得一阵轻颤,她说道,“对不起,我……”

    “不要跟我说对不起,我问你……”南宫莫在这一刻提高了自己的音调,“为什么?”

    周围的人都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她们交头接耳,似乎在议论着些什么。

    但是此时此刻,南宫莫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周围的人想说什么,就让他们说去吧!他现在最在乎的,就是眼前这个女人。

    “我已经说过了。”叶楚楚抬起自己的脑袋,将快要溢出来的眼泪又逼回到了自己的眼眶里,她假装非常镇定的说道,“我不想嫁给你。”

    虽然她表面上看起来非常的冷静,但是她实际上非常难受。她说这句话的时候,她感觉自己的心在一点一点的破碎掉。

    她感觉自己每说一句话,就有一把刀****她的胸口里,让她难以呼吸。

    “我想要听你再说一遍,可以吗?”南宫莫苦笑了一声,“就当做我自取其辱了。”

    叶楚楚没有说话,而是踏开了自己的步伐,往前面的方向走去。

    “昨天,我们还那么开心,不是吗?”南宫莫的声音有些哽咽,他的声音听起来是那样的难受。

    叶楚楚停住了自己的脚步,她动了动嘴唇,继续说道,“南宫莫,我不想嫁给你。”

    这句话,犹如两把匕首,插在了两个人的心中。

    叶楚楚觉得自己的心里特别的难受,她继续往前走了几步,但是,很快的,她又停下了自己的步伐,她有些僵硬的转过自己的脑袋,想要再看南宫莫一眼。】

    想到这里,南宫莫不知道自己是去好,还是留好?南宫莫对叶楚楚说回国,不过是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想给自己挽回颜面的说法。

    南宫莫是接着为了颜面活着,还是争取一切都回到刚开始的模样,南宫莫越想越头疼。

    心里很爱叶楚楚,可是心里爱,却没有办法挽留。他实在不知道,除了和任枭明抢还能怎么样?

    和任枭明抢,南宫莫实在想得出,却难干出来!任枭和南宫莫却是从小的兄弟,南宫莫从心里为难啊!

    任枭的病房里。

    一个保镖拿了一份文件进来,叶楚楚才发现沐晓晴怎么不见了!

    “晓晴呢?”叶楚楚心里没底的对保镖问道。

    任枭身边的保镖都长的彪肥体壮,但是对叶楚楚还是点头哈腰的!保镖把文件放下就走了,没有和叶楚楚多说一句。

    沐晓晴有吩咐,除了是任枭的吩咐,不然叶楚楚不能离开任枭的病房。

    叶楚楚拿着有点收酸的文件是任枭的病报。这对于暗夜集团而已是机密文件,一般的人连知道的权利都没有。至于任枭的病,暗夜集团的几个元老知道外,其他的新一辈的管理,还以为南宫莫会能至少活个30年!

    很少一部分的人知道任枭患上了白血病,因为任家并没有什么家族遗传史。

    对于白血病,在任家,任枭还是第一个,至少有家谱开始就是这样的,会不会和任枭的生母有关呢?没有人知道任枭的母亲,到底是什么人!!!

    “我问你话呢?晓晴在哪?”叶楚楚有点着急的对要出门的保镖喊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