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第201章 沐晓晴的质问

    叶楚楚不是不想嫁,而是她不能嫁!叶楚楚只有一个,要么嫁给任枭,要么谁都不能嫁。

    任枭给的十一年,是南宫莫所不能及的。即使爱的是南宫莫,经过了这七年,南宫莫在任枭的光辉形象底下,连站起来的能力都没有!

    叶楚楚顾不得伤心,任枭才是随时都会离开的。她和南宫莫没有未来,但是叶楚楚还有远远的看着南宫莫的机会。

    可是,任枭、叶楚楚想尽力的把他成死亡的咽喉中拉出来。可是,这一切都让流沙,叶楚楚能做的只是和每粒流沙惜别。

    在任枭的病房门口,叶楚楚头发凌乱,满头大汗的站在沐晓晴面前。沐晓晴看见叶楚楚的样子,嘴巴不由得发出渍渍的声音。

    然后,沐晓晴把叶楚楚拽到离任枭的病房比较远的地方。

    叶楚楚没有反应过来,被沐晓晴带拖带拖的拖到了一个走廊的转角处。

    “你就这样来照顾病人?”沐晓晴一点都满意的,嘴角下垂的忍无可忍,带着一丝质问的口气,对叶楚楚说道。

    沐晓晴从头到脚的打量着叶楚楚,眼神里充满了轻视,叶楚楚昨天和南宫莫的欢声笑语,沐晓晴也是荣幸听说。

    叶楚楚百口莫辩,如同默认一般的站在沐晓晴的面前。看待事物的角度不一样,就会改变人对食物的看法。

    “你别在我的面前,装无辜!”沐晓晴看着叶楚楚一副特别惹人同情的表情,她就觉得叶楚楚特别的虚伪。

    沐晓晴的话震动着叶楚楚的耳膜,叶楚楚不由得抖了一下,细汗冒了一层。

    沐晓晴越来越靠近叶楚楚,叶楚楚靠着走廊边的围栏后退。叶楚楚畏畏诺诺的慢慢后退,怎么可能跟得上沐晓晴咄咄逼人的前进呢。

    “顾澜(叶楚楚),告诉我,南宫莫到底哪里好了?南宫莫有的任枭什么没有?任枭有的,南宫莫完毕有!”

    沐晓晴拽住叶楚楚的手臂,眼睛尖锐的看着叶楚楚,凶神恶煞的对叶楚楚喊道。

    感觉不能用理性衡量,再逼问叶楚楚,叶楚楚对任枭也说不出,我爱你三个字。

    当知道自己爱上南宫莫的时候,转过头却要嫁给任枭,叶楚楚的心里充满了抱歉!但,爱是一直性格,江山易改本性不变!

    叶楚楚细汗出的越来越多,凝成了汗,后背发凉着,随时都可能紧张的晕倒。

    “没有谁好谁坏!感觉就像白纸,你擦掉回忆里的内容,感觉上还有铅笔留下痕迹!”叶楚楚没有一丝的傲气,带着一丝无可奈何的口气,泪两行的对沐晓晴回答道。

    “这十一年,你没有一点点的感动吗?”沐晓晴感觉叶楚楚有点无可救药,咽了咽了唾沫,推了一下叶楚楚说道。

    沐晓晴这一推,直接倒到了地上。

    沐晓晴并没有用太大的力气,是叶楚楚慌了神。叶楚楚手心出的汗成了润滑油,让叶楚楚更抓不住。

    叶楚楚是手臂有些破皮,比起她的心,一点都不重要。别人越怪她,越对她不好,叶楚楚的心里就会好受一点。

    “你还有什么好说?”沐晓晴看着叶楚楚,想着探子送回来,那一张张照片,沐晓晴就攥着拳头手上的青劲,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叶楚楚无话可说,无话可辩,自己负了任枭对自己十一年的情,叶楚楚自己无法原谅自己。

    爱情的世界没有对错,叶楚楚可以对南宫莫抛下对错,选择原谅!任枭会输给叶楚楚多少吗?

    任枭一直小让叶楚楚幸福,叶楚楚幸福,任枭就真的可以放下对叶楚楚的所有的思念了!

    “告诉我,南宫莫对你就这么重要吗?”沐晓晴拍了拍手,半蹲在叶楚楚的旁边,对叶楚楚冷冷的问道。

    跌坐在地上的叶楚楚,正好被半蹲的沐晓晴给盯着眼睛。沐晓晴的每一句话,都在审批着叶楚楚的内心。

    沐晓晴问叶楚楚的每一句话,叶楚楚也咄咄逼人的问过自己。但是,叶楚楚还是不知道为什么自己那么没有骨气,还对南宫莫恋恋不舍的!

    叶楚楚再一次的低下头。一问就这表情,沐晓晴助跑了一段路,看着五十米外的垃圾箱,一脚踹了下去。

    沐晓晴可以感觉到自己脚趾特别的疼,但是沐晓晴紧紧的咬着牙,走回了叶楚楚的旁边。

    沐晓晴对远处的保镖走了一个暗号,示意保镖过来一下。

    保镖跑着步就过来了,立正的站在沐晓晴的旁边。沐晓晴擦掉自己刚刚出掉的冷汗,抖了抖自己的头发。

    “晓晴姐!”两个保镖看着沐晓晴刚刚那样了,还知道形象,不由得嫌沐晓晴太慢了。

    “把夫人带下去,让舒姨收拾利索。收拾利索了,带着她来见我!”沐晓晴气就是不顺,对保镖冷冷的说道。

    保镖看着跌坐在地上的叶楚楚,保镖用上全身的细胞都想不到她竟然是夫人!

    任枭的势力一直很强,任枭身边常在的人就那么几个。因为任枭的病,是动本的大事,沐晓晴一直都特别的保密这件事。

    “好的!”保镖细手细脚的,连叶楚楚的身体都不敢碰,让叶楚楚跟着自己走。

    叶楚楚相当的配合,自己从地上略微艰难的起来,冷笑的看保镖,让保镖带路。

    叶楚楚回了病房,任枭高烧昨天刚退,今天又上来了,还没有醒过来。

    沐晓晴拿着自己刚刚放在窗台上,关于叶楚楚来到法国的行程报告。

    沐晓晴看着一张张清晰的照片,叶楚楚和南宫莫确实很像一定新婚夫妻,正经历着坎坷一样。

    可是,沐晓晴不知道叶楚楚到底是什么意思!不管,叶楚楚想和谁在一起,和任枭、和南宫莫都保持一直让人想不透的行为,就是不好!

    叶楚楚这样委屈齐全,只会让叶楚楚从心里感受到无尽的痛苦,和掉入一个个不知所措里。

    沐晓晴只想知道,再任枭生命的这一刻,任枭十一年的付出值与不值!生命的尽头,沐晓晴不愿看到任枭一无所有的离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