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9.第199章 誓言结婚

    吃完早饭之后,叶楚楚和南宫莫就拦了一辆出租车,坐上了出租车车里一路往前,叶楚楚一直望着窗外的风景。

    南宫莫侧着脑袋望着叶楚楚,他总感觉叶楚楚似乎有些心事。

    事实上,叶楚楚真的也是心事重重。

    她是不能够嫁给南宫莫了。她知道,南宫莫虽然嘴里说是演习。但是,如果在那个时候她真的答应他了,那就会变成事实。想到这里,叶楚楚心里又暗暗的叹了一口气。

    转眼之间,巴黎圣母院就在眼前了。

    叶楚楚站在巴黎圣母院的面前,她抬起自己的脑袋,仰望着这座古老的建筑。

    这个古老的建筑,是多少年轻女人梦想中踏入婚姻天堂的圣地啊!

    叶楚楚不禁感慨了一声。

    她的目光幽幽的望着眼前这座神圣而又古老的建筑。

    这座建筑的最上端有三道顶尖拱门,而周围所有的一切都是严肃庄严的浮雕,雕塑……

    真是太壮观了!

    “你在发什么呆啊?”南宫莫伸出自己的手,轻轻的拍了拍叶楚楚的后脑勺,“我们该景区了。”

    叶楚楚抿了抿自己的嘴唇,然后只是静静的站在原地。

    “你快跟我进去啊!”南宫莫一挑自己的眉头,然后有些不耐烦的看着叶楚楚。

    叶楚楚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然后目光如炬望着眼前这个有着黄金比例的男子。她硬生生的吞了吞口水,想要说话。

    她是不能够再踏进去一步了!

    她过两天,就要和任枭试婚纱了,她不能够再往前了。

    “对不起……”叶楚楚小声的说道。

    然而,那一天实在是太热闹了,所以南宫莫没有听到她说的话。他左右看了看,看到所有的情侣都是手牵着手的。

    “你看看他们,都牵着手。”南宫莫伸出自己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的情侣们。

    “是啊!”叶楚楚有些冷漠的回答道。

    “真是太俗了。”南宫莫用力哼了一声,“现在都不流行手牵着手了。”

    叶楚楚听了南宫莫的话之后,有些好笑。她抬起自己的脑袋,望着眼前这个男人,笑道,“那你觉得怎么样才叫做流行。”

    “你想知道啊?”南宫莫一挑自己的眉头,似笑非笑的望着叶楚楚。

    叶楚楚点了点脑袋,“不想。”

    “我告诉你。”南宫莫低下了自己的脑袋,然后在叶楚楚的耳边喃喃道。

    叶楚楚皱起了自己的眉头,然后大声说道,“我没有听到。”

    “你要注意形象。”南宫莫伸出自己的手,放在自己的下巴处,轻轻的咳了咳,“你这个样子,我都不好意思跟他们说,你是我的人了。”

    听到这样一句话,叶楚楚的手指不由得一阵轻颤。

    她翕动着自己的嘴唇,似乎想要说什么,却什么都没有说。

    似乎感觉到叶楚楚的僵硬,南宫莫侧着脑袋望着叶楚楚,他说道,“你怎么了?你看起来有些不对劲。”

    叶楚楚没有回答,她垂下了自己的眼帘。

    “走吧!”南宫莫非常大气的伸出自己的手,然后揽住了叶楚楚的肩膀,“现在流行这个。”

    胡说八道!

    叶楚楚白了一眼南宫莫,然后用力的哼了一声,“才不是呢!”

    “我说是就是,你没有说话权。”南宫莫嘴角处往上一扯,扯出了一个非常漂亮的弧度,露出了他那比贝壳还要闪亮三分的牙齿。

    叶楚楚想笑,却笑不出。

    “你也笑一个吧!”南宫莫低下脑袋,望着叶楚楚,嘴角处的弧度越来越深了。

    “我笑不出。”叶楚楚摇了摇脑袋。

    “既然你笑不出的话,我帮你好了。”就在这个时候,南宫莫停住了自己的脚步,他目光深沉的望着叶楚楚,“我帮你,你看如何?”

    叶楚楚愣在了原地,她有些不解的望着南宫莫。她似乎不知道南宫莫要对她做什么。

    南宫莫伸出自己的手,然后用力的拉了拉叶楚楚的脸,将她的嘴唇往上扯了扯,说道,“不是吧,为什么你笑起来这么丑呢?”

    叶楚楚后脑勺流下了一滴冷汗。

    “放开我。”叶楚楚冷冷的说道。

    “不想放。”南宫莫摇了摇脑袋,“除非……”

    “除非什么?”叶楚楚一挑自己的眉头,问道。

    “你亲我一个。”南宫莫伸出自己的手,指了指自己的脸颊,“亲我这里,你看怎么样?”

    叶楚楚低下了自己的脑袋,她敛了敛自己的眉目。

    南宫莫嘴角处的笑意在瞬间就消失了,他轻叹了一口气,然后松开了叶楚楚的脸,“走吧……”

    “我……”叶楚楚翕动着自己的嘴唇,然后似乎想要说什么。

    南宫莫也意识到了,意识到叶楚楚似乎想要说什么话。但是,南宫莫心里很纠结,他不知道要不要让叶楚楚将心里的话说出来。

    不,他不想,他不想让她说话。

    他害怕她嘴里说出来的话会让他心里难受。所以,他宁愿选择不听她说话。

    “我有话要跟你说。”叶楚楚思考再三,最终提起了勇气,目光炯炯的望着眼前这个英气的男子。

    “不要说,可以吗?”南宫莫的转过自己的脑袋,望向了其他地方,他的声音有些低沉,带着祈求的味道。

    叶楚楚嘴唇轻轻动了动,就在她打算说话的时候,南宫莫拉着她到了教堂前面。

    他眉飞色舞的望着浮雕,然后侧着脑袋望着叶楚楚,“我们终于到了巴黎圣母院了!”

    叶楚楚轻轻的点了点脑袋。

    南宫莫轻轻的咳了咳,然后非常郑重的看向了叶楚楚,“为了能够更好的演习,我还特意叫来了牧师。”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颈脖上带着十字架项链,穿着白衣服的牧师走了过来。他看着南宫莫,又看了看叶楚楚。

    “为了能够让你听明白,让你听清楚。所以,我让他学了一会中文。”南宫莫轻轻的笑了笑,他的笑容纯粹的跟婴儿一般。

    叶楚楚听到这里,心里又是一阵难受。

    就在这个时候,这个牧师说话了,“南宫莫,你是否愿意娶顾澜(叶楚楚)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她结为一体,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南宫莫响亮的磁音响了起来,“我愿意。”

    叶楚楚听了南宫莫的话之后,心里不由得一怔。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面向了叶楚楚,说话了,“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叶楚楚听了牧师的话之后,愣在了原地。

    她没有说话,只是翕动着自己的嘴唇,不说话。

    南宫莫深邃的目光望着叶楚楚,然后说道,“楚楚,,你怎么了?”

    叶楚楚此时的脸色有些惨白,她望着南宫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

    就在这个时候,牧师又重新面向了叶楚楚,“顾澜(叶楚楚),你是否愿意嫁南宫莫为妻,按照圣经的教训与他同住,在神面前和他结为一体,爱他、安慰他……”

    牧师的话还没有说完,就听到叶楚楚冷冷的说道,“我不愿意。”

    牧师愣了一下,有些不知所措的望着南宫莫。

    南宫莫有些诧异的望着叶楚楚,他暗暗的抽了一口气,望着叶楚楚,“你不要闹了,好不好。”

    “南宫莫,我没有闹。”叶楚楚摇了摇脑袋,她有些决绝的说道,“难道我的做法还不明显吗?”

    南宫莫握紧了自己的拳头,他的身体因为握紧的拳头微微有些颤抖。

    “我不想嫁给你,南宫莫。”叶楚楚的声音有些冰冷,她的脸色有些黯沉,“你不是我要的那个人。”

    “够了!”南宫莫大喊了一声,他的眼睛在此刻布满的血丝。

    “我不想……”

    “滚!”还没有等叶楚楚把话说完,南宫莫伸出手,用力的指了指不远处,“不想嫁给我是吗?那就给我滚!有多远滚多远!”

    南宫莫的声音出奇的大,大到在场的人都往他们的方向投去的惊讶的眼神。

    叶楚楚伸出手,紧紧相握。她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往南宫莫的指向跑了过去。

    南宫莫有些僵硬的转过自己的脑袋,望着叶楚楚渐行渐远的背影。

    所有的期盼,所有的开心,仿佛在这一瞬间就瓦解了。

    南宫莫望着叶楚楚离去的方向,目光黯然失神。

    这是他最不想看到的结果!

    然而,该来的还是来了。就算他想阻止,也终究会发生。

    “先生……”

    “你也走吧!这里不需要你了。”南宫莫长长的叹了一口气,然后幽幽的说道。

    南宫莫抬起自己的脑袋,望着这庄严而又肃穆的教堂。他突然觉得,眼前的这一切,都是为了嘲笑他而存在的。

    心……特别的难受!难受得仿佛下一秒就会死掉!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