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2.第192章 就像一对新婚夫妻(6)

    叶楚楚看着来来往往的人,虽然南宫莫高大的身躯挡住了叶楚楚的半个身躯。但是,在大庭广众之下,叶楚楚还是特别介意南宫莫吻这么久的。

    南宫莫也知道叶楚楚顾及的是什么,但是这又是在开放的法国。就算是在中国,南宫莫也会吻着叶楚楚不放的。

    这个吻实在是太有纪念意义了,这也算得上是叶楚楚自己送到嘴边让自己品尝的。

    “嗯—够了—噢嗯—没?”叶楚楚推搡着南宫莫强健的身躯,被南宫莫吻的那么久,嫌弃的不耐烦的问道。

    叶楚楚只是想用一个吻治愈南宫莫心里伤、化解南宫莫心里的猜疑,这一切似乎都做到了。可是,叶楚楚的嘴却是要受伤了,不受伤也离麻掉不远了。

    “下次我生气的时候,我还要你这样吻我!”南宫莫依依不舍的放过叶楚楚的嘴唇,沉溺的更完全没事的人一样,用食指轻轻的刮了一下叶楚楚的鼻子,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的表情看起来有一点的不满意,还一副特别不想这样不等量代换一样。其实,叶楚楚的心好像被一下子浸泡到了蜜灌了一样。原来叶楚楚的吻,还可以决定南宫莫,的心情的好坏!

    “靠,那不是便宜死你了!”叶楚楚嘟着嘴,得了便宜还卖乖的对南宫莫不满意都说道。

    南宫莫没有否认这确实是相当便宜了他,他的心里最珍贵的莫过于叶楚楚的在乎。但是,这种在乎,也伴随着南宫莫隐隐的心痛。

    南宫莫还是没有办法,完全的在叶楚楚的面前压下高傲。确实南宫莫说的话,也是南宫莫心里的想法之一。

    这些想法,叶楚楚在心里一直挤压着,到现在爆发的也只是南宫莫心里的九年一毛!

    南宫莫停了好久没有说话,心里想暂时的不去想这些,只和叶楚楚好好的。南宫莫一身不响的牵住了叶楚楚的手,看着蜿蜒的小道,南宫莫牵着叶楚楚一直走。

    “如果你不认识任枭,我们现在会不会就先此刻一样的在一起?”南宫莫心里谱了很久的草稿,心里打鼓的对叶楚楚假设道。

    南宫莫和叶楚楚再次相见,“如果”这两个字贯穿着过去和未来。真的有那么多的假设都能一一实现吗?如果假设着如果,还不如把当下变成你想要的样子。

    叶楚楚没有回答,她不想说任枭在自己心里的位置。十一年前,如果没有认识任枭,那么叶楚楚的世界不在五颜六色!将活在黑暗的深谷里,看不见太阳,白天和黑夜也不再交替变换。

    叶楚楚对任枭没有爱情的感觉,就不代表叶楚楚对任枭没有感情。任枭的带给叶楚楚十一的港湾是真实的,叶楚楚爱上南宫莫是真实的,但更真实的刻骨铭心的是南宫莫给叶楚楚带来的痛。

    “回答我!”南宫莫看叶楚楚艰难不语的表情,南宫莫拍着叶楚楚的肩,着急的对叶楚楚问道。

    南宫莫想知道的是任枭确实是碍事的,可是叶楚楚的心里,南宫莫无可替代,任枭更是不能删略的一部分!

    叶楚楚往往的低着头,掠起眼珠看着南宫莫,看着他期待着的骄傲的眼神,等待着他需要的答案。但是,叶楚楚确是无能为力,叶楚楚满足不了南宫莫是虚荣心,任枭确实不可缺失。

    “我和你打个比方吧!白天是太阳的领地,黑夜确是月亮的领地。太阳妄想统治白天和黑夜,就算太阳完全统治了白天和黑夜,那白天和黑夜有什么区别?”

    叶楚楚说每一个字的时候,特别的小心谨慎,生怕自己的哪个字眼就得罪了南宫莫。

    南宫莫顿时就大笑了起来,叶楚楚不说的那么明白,显然知道南宫莫一定知道里面故事里的意思。

    一个妄想统治世界的太阳!这个世界是叶楚楚,那个太阳就是南宫莫,还有闪耀着光辉的月亮就和闪耀着光辉的任枭一样。他不可被人从心里抹掉存在的痕迹,更没有人可以让代替任枭的存在。

    叶楚楚看着南宫莫大笑声中,掩盖不了的失落,叶楚楚就知道南宫莫是一个聪明人,他一定可以了解到其中蕴含的意思。这表情也如事实一样,他真的了解到了叶楚楚话里的意思。

    “其实,太阳比月亮伟大,他普照着大地!”叶楚楚于心不忍的对南宫莫,强笑的安慰道。

    两个都是不可或缺的人,虽然叶楚楚从感情上,更没心没肺的偏到在南宫莫的身上。但是,任枭在叶楚楚的地位,任何人包括南宫莫父子两个人,都无法撼动,这只是一种不忘本的感情。

    虽然话是安慰,南宫莫也完全的听出了安慰的意思,但是叶楚楚愿意安慰这份情,南宫莫有这份情就知暖了。

    “还普降‘甘露’”南宫莫阴险的看着叶楚楚,坏笑的对叶楚楚暗示道。

    “甘露”,叶楚楚听明白南宫莫的话的意思,就是那啥啥啥,南宫莫的思想实在是太邪恶了!

    “‘甘露’是月亮带来的!”叶楚楚故意和南宫莫唱反调,大笑的对南宫莫的话反驳道。

    月亮带来的,也就是说叶楚楚想和任枭有一腿。南宫莫越想,叶楚楚说话越来越没个谱了,说话专挑南宫莫感觉刺耳的话说。

    南宫莫堵着嘴,去掐叶楚楚脸颊上的两块略带臃肿的肉起来。叶楚楚的脸被拉成了一张像晒干的章鱼肉一样,特别的可爱!

    “你想给我带绿帽呀?”南宫莫不开心的对叶楚楚反问道。

    南宫莫边对叶楚楚说,边柔捏叶楚楚的脸,而且叶楚楚还呈现越捏越上瘾的现象。而起越捏兴致就越起来,就像吃了兴奋剂一样,不停的捏叶楚楚那张脸。

    叶楚楚只是说事实而已,只是白天和黑夜相互配合,白天和黑夜停止了交替,那甘露就真的不存在了,明明是南宫莫的思想太过不纯洁了好不好!

    “别捏啊,疼—疼—!谁想给你带绿帽呀?谁到绿帽,这7年你给我带多少顶了?我都够开绿帽店了!滚!”

    叶楚楚听南宫莫这话,叶楚楚就急了,说到绿帽子问题。叶楚楚有一种拍惊堂木,原告变被告的感觉。

    而且叶楚楚用自己手拍打着南宫莫捏着她的脸的两只手,仿佛在说别闹了!

    确实,叶楚楚离开的7年里,南宫莫到了无肉不欢的状态。想到感情方面,叶楚楚一直下落不明。一不明就不明了整整7年,南宫莫表面不说,心里已经等的像一匹饿狼。

    一定要追究,南宫莫碰过多少个女人?那这个只能这样回答了,那七年南宫莫有几次想叶楚楚想到要找别的女人扑火!

    不管是什么理由,可以明确的是两个观点:一,南宫莫确实碰了那么多的女人;二,南宫莫的心是完全属于叶楚楚的。

    南宫莫再也说不出任何一句话,眼睛深邃的看不见底,看着特别的孤单。

    “莫,我不是那个意思啦!我的意思是碰太多的女人小心得—性—病—!”叶楚楚越说越小声,而且眼睛邪看着南宫莫,在南宫莫的耳畔边说道。

    叶楚楚边说着,叶楚楚的额头上就有细细的汗往外冒,可以看出叶楚楚也担心这个玩笑开大了。

    南宫莫又不是那种听不起笑话的人,他听到叶楚楚居然说这么恶趣味,这个冷笑话敢和南宫莫当面说的,叶楚楚是第二个!——第一个是西门修。

    南宫莫轻轻的拍了一下叶楚楚的屁股,叶楚楚自然而然的向前跑。

    “你个小蹄子,‘我吃醋了’,要你说这几个字就那么难么?”南宫莫欲上前去追叶楚楚,边追边对叶楚楚喊道。

    叶楚楚脚步凌乱的不知道向哪跑,小小的跨步跑的特别快。因为叶楚楚跳动而摇撼的裙角,显得特别的淘气。

    而且叶楚楚边跑,还带着就是抓不到的笑声,心里特别的愉悦,暂时的忘记压抑在叶楚楚心中的苦闷。

    “我看是你心里吃醋了,说不出口吧!”叶楚楚带着讥讽的笑声,对南宫莫反驳道。

    南宫莫的心里确实是吃醋了,叶楚楚这么一说,南宫莫的脸就阴沉的,有些事说穿了就不好玩了!心里知道就好,这好比最难看的伤疤,揭开来就会看见一切丑陋的东西!比如小气、小肚鸡肠、斤斤计较……

    南宫莫徘徊在承认,还是抵死都说没有的中间线,不知道偏向哪一边好?

    “你不仅吃醋,而且还小气!”叶楚楚依旧带着讥讽的笑声,做着鬼脸,对南宫莫嘲笑道。

    叶楚楚的这股劲,是要勾住南宫莫的魂跟叶楚楚走呀!南宫莫和叶楚楚一路追追打打,叶楚楚跑在前面,南宫莫在后面如猫玩老鼠一样的在后面追。

    叶楚楚哪来的那么多力气跑赢南宫莫啊,老鼠才多少体力值,猫的体力值又是多少,这完全不是一个档次!跑到最后,叶楚楚满头大汗的,气喘吁吁连呼吸都特别费劲。

    叶楚楚半蹲的看着南宫莫,还那么的精力充沛,叶楚楚彻底要倒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