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第191章 就像一对新婚夫妻(5)

    “她明天醒过来,是不是要等她到明天呀?”南宫莫有点不高兴的看着叶楚楚,瞪着叶楚楚的小眼睛,冷冷的对叶楚楚说道。

    南宫莫的话确实说的很在理,但是叶楚楚还是觉得把她吵醒了特别的不好!

    叶楚楚犹豫的看着老奶奶,她实在下不了手,不知道怎么叫醒老奶奶,要是把她吓着了呢?

    整整半个小时过去了,叶楚楚已经脚酸的蹲在地上,睁大眼睛看着老奶奶自然的闭着的眼睛。

    “呃,你要买什么先去看看东西吧!”南宫莫靠在墙上,揉了揉太阳穴对叶楚楚说道。

    南宫莫实在不知道这和浪费时间有什么全部,分分钟几百万,竟然浪费在一个老太婆身上。

    叶楚楚难为的看着南宫莫眼睛,她觉得先看东西,要是她还是没有醒,那她也不能把东西带走呀。

    “我有办法!”南宫莫看着愣在那里不动的叶楚楚,南宫莫不耐烦的徘徊在崩溃的边缘,但是收拾着心情,淡淡的微笑的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走到小花瓶面前,手拿着小花瓶。毫无杂质的白瓷,白得通透,拿在手里没有一丝的承重感。而且小花瓶拿在手里,手心还可以感受到小花瓶的凉气。

    它的瓶口稍大,瓶颈微小,瓶颈之下是圆圆鼓鼓的瓶身。花瓶不算很高,看起来不过是张开手掌时中指尖到大拇指指尖的距离;也不算很宽大,最宽不过是鼻尖到下巴的距离。看起来有点小的陶瓷花瓶,但是足够放一些小花枝。长的真像酱油瓶,这是大实话!

    叶楚楚没有多看其他的东西,拿着花瓶就回到了老奶奶的旁边。叶楚楚实在不知道南宫莫有什么招,拿小花瓶的时候好几次都放回去。

    “你就买这个?不买点别的么?”南宫莫快要晕死,等了半个多小时就为了一个破花瓶,南宫莫彻底要被叶楚楚打败了。

    叶楚楚也有点不好意思,要是是别的女人,别说让他等一个老奶奶睡醒等半个小时了。就是进这样的小点店,南宫莫进那个门,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

    南宫莫给叶楚楚如此大的忍耐,叶楚楚居然拿了一个破花瓶回来。南宫莫今天第几次想撞墙,这回南宫莫真想撞墙死了得了。

    “不然呢?你儿子就打碎了一个这样的花瓶!”叶楚楚拿着小花瓶放桌面上,掷地有声的对南宫莫说道。

    颇有一种南宫莫是军师,叶楚楚是将军的气势。军师和将军本来就是带着一丝冲突的两个人,他们意见相左时,往往会出现内部的争执。

    “好吧,你知道这个花瓶多少钱么?”南宫莫打量的看着叶楚楚放在桌面上的花瓶,嫌弃的问道。

    花瓶的样式,在前几年特别的流行,只是近几年才默默的离开了人的视线。属于粗劣的仿品,一点也没有收藏价值可言。

    在南宫莫这种古玩大家面前,这件工艺品在南宫莫的心里已经被数落到一文不值。

    “不清楚!”叶楚楚摇头,仔细的再看了一下花瓶的瓶身,花瓶上并没有写标价,一问三不知的回答道。

    南宫莫从进这破店,心里就开始起疙瘩,而且叶楚楚还那么磨叽。一天就24小时,在这居然耽误了半个多小时,叶楚楚是故意的吧!

    南宫莫直接扔下一张纸币,然后就一手拿着一个花瓶,一手拽着叶楚楚就出了小店。

    南宫莫真要被叶楚楚气死了,为了一个不到十块钱的花瓶,让等了这么久,还要他付钱,还多付了赏钱。今天要是叶楚楚再惹南宫莫不高兴,南宫莫铁定会让人一把火烧了的。

    “南宫莫,你干嘛!”叶楚楚被南宫莫突然的拉出来,显然有点不高兴,而且还搞不清楚状况,挣扎着对南宫莫说道。

    叶楚楚的心里还想着,该怎么付钱。南宫莫没付钱就拉着她出来,这样是盗窃!

    “你还要继续拖多久?今天说好了陪我,你在那破店拖了半个多小时!顾澜,你到底什么意思啊!不想陪我,觉得陪我恶心,比看任枭恶心,你现在就去陪任枭啊!”

    南宫莫一把推开叶楚楚,他的忍耐的限度完全被叶楚楚攻破,大声而绝情的对叶楚楚说道。

    准确的说,今天换做任何一个人,就算是一个玩宠,南宫莫也不会任由这一切发生。叶楚楚也不会飘扬过海来到法国,更不可能去见到重病缠身的任枭,绝对不会陪她进那破店。

    南宫莫做这一切因为什么?忍耐一切因为什么?因为她不是那些挥之及来,挥着及去的女人,她是叶楚楚。他爱的女人,她说什么要求都会尽量满足的女人!

    南宫莫的话太伤叶楚楚的心了,在心里叶楚楚清楚的知道,如果任枭和南宫莫同时掉进一条河里,叶楚楚会救任枭,但是却会和南宫莫一起淹死。

    叶楚楚对南宫莫的感情那就是爱情,因爱生恨,恨中残爱,这种种都是爱情的味道。而叶楚楚对任枭,显然是一种依赖如哥哥般的情义。任枭对她能生死不顾,叶楚楚又怎么可能在这样的大无畏的感情下自私自利呢?若她真是这样的人,识人精细的任枭又怎么可能对叶楚楚这么好呢?

    “南宫莫,无理取闹也要有个度!”叶楚楚的心里有满肚子的委屈想平凡,话到嘴边叶楚楚也要咬着嘴巴往肚里咽,忍耐的认真的对南宫莫说道。

    叶楚楚不想和南宫莫吵,像这样的两个人的时光,叶楚楚真的知道不可能还有第二次。有叶小五的存在,有任枭的存在,他们已经****在这些永无止尽的琐事里。如果两个人再一起的时光,都还那么多坎坷,那么那和回到7年前爱的心被伤害有什么区别?

    叶楚楚迁就的话在南宫莫听来是那么的刺耳,他不知道是他南宫莫无理取闹,还是叶楚楚贼喊抓贼!

    南宫莫一下子就把手里抓着的小花瓶,直接对着马路旁边的灯柱砸的粉碎。他的表情有一点失落,有一点委屈,还有一点咽不下去的火气。

    花瓶被南宫莫砸的破碎不堪,而且花瓶的碎片四处飞溅。一个小小的花瓶,竟被南宫莫砸成了五十多片的小碎片。

    叶楚楚面对这绝世的孤品,就这样被南宫莫给砸了,叶楚楚的脾气自然也完全的爆表。南宫莫实在太霸道了,干嘛砸小花瓶,那花瓶在那货架上就只有一个!

    “南宫莫,我终于知道我们当年到底为什么会离婚了!就你这脾气,我们—不—合—适!”

    叶楚楚一生气就容易嘴没把门,什么都往外说,有的没的乱说一通,这话根本就没有经过大脑,只是为了配上南宫莫砸碎小花瓶的气势。

    南宫莫的心里一直都不认为他和叶楚楚不合适,他一直都知道叶楚楚爱自己,自己也爱叶楚楚。只是自己七年前,被仇恨蒙蔽了双眼,麻痹了自己爱着叶楚楚的事实!

    “我们哪不合适,是因为我是任枭的路障,还是我挡着你和任枭了!”南宫莫的嘴角带着一丝冷笑,刻薄的对叶楚楚杠道。

    南宫莫其实心里一直在意着任枭的存在,如果在没有认识叶楚楚之前,任枭和他说,他喜欢叶楚楚。那当年,南宫莫一定会祝福叶楚楚和任枭。可是,为什么要在他爱上叶楚楚的时候,知道叶楚楚和任枭“不堪的往事”?

    南宫莫知道叶楚楚和任枭是学长和学妹的关系,这十一年,南宫莫没有不想入非非的可能,南宫莫是想入非非定了!南宫莫越想,南宫莫的心里就越较真。

    在叶楚楚的耳朵里听来,南宫莫的心里就是想她和任枭一定有一腿!南宫莫伤人的话,叶楚楚越听越刺耳。

    “任枭在你眼里就是卑鄙小人,那你的妻子顾澜(叶楚楚)在你的心里是不是一样的?那他们都一样的人,你爱你的妻子又因为什么呢?她连最基本的为人的品质都没有!”

    叶楚楚看着南宫莫的眼睛,锐利的看着南宫莫的眼睛,仿佛叶楚楚抓住了最后的一根稻草,咄咄逼人的对南宫莫反问道。

    叶楚楚也知道南宫莫这是严重的心里不平衡病,他不平衡她对任枭那么好,那么多的牵挂。

    可是,叶楚楚走到今天,对任枭是不可能不牵挂,不可能不思念!任枭用自己一点一点的水滴石穿的力量再爱叶楚楚,叶楚楚的心里这么可能没有被这十一年的努力而感动呢?一切都是标好了理所应当的路标,叶楚楚也只是无法改变的照着路标在前进而已。

    南宫莫沉默了,一声不坑,心里有再大的火气也放不出一丝一毫。

    叶楚楚微笑的看着南宫莫,微笑的挽住了南宫莫的脖子,向南宫莫肥厚的唇吻去。

    南宫莫刚刚开始差劲的完全任由叶楚楚挑逗,和一根木棍一样一点反应都没有。

    直到叶楚楚脸上露出了害羞的红晕,准备仓促的结束这个吻的时候,南宫莫才像一只老虎一样反扑过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