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0.第190章 就像一对新婚夫妻(4)

    “你喜欢手工艺品么?”南宫莫像是长了一条尾巴,特别害怕跟在后面的叶楚楚踩自己的尾巴,边走着,边思索的对叶楚楚问道。

    叶楚楚反正随便,她的心里还是比较担心在病床上的任枭,根本就剩下三分精力在现在这些无聊的事情上。

    “还可以!”叶楚楚再一次惜字如金的对南宫莫回答道。

    南宫莫叹着气的看着叶楚楚,他的心里里渐渐的就有了落差,叶楚楚为什么对会说中文路人甲的男服务员可以滔滔不绝?对自己为什么说话好像还是逼着回答的呢?

    本来就是南宫莫逼着叶楚楚回答,如果叶楚楚不回答,那南宫莫又要发脾气了,这不是逼叶楚楚回答是什么?

    南宫莫没有在继续说话,他的心里更清楚了,他和叶楚楚现在是无话可谈!连未来都没有,还有什么共同的话题呢?

    一个不起眼的小店,装潢可以看出小店存在的时间,和它悠久的底蕴。

    看起来略微破旧的玻璃橱窗里,里面摆着五颜六色的小饰品。进去空间略显的窄,一条过道只允许两个人三个人并列通过,但是里面没有一个客人,特别的安静。

    南宫莫没想进去,他有洁癖,里面一定会有灰尘的。南宫莫匆匆的走过,跟在后面的叶楚楚反而掉队了,叶楚楚看着里面的一个一个小陶瓷花瓶,呆住了。

    南宫莫看了看里面,有点怯怯的不敢进去,里面的空气南宫莫不确定自己能不能呼吸。

    “我们进去看看不好?”叶楚楚再看了一眼小花瓶,喃喃的带着一丝恳求的语气,对南宫莫说道。

    南宫莫一丝不进入小店,因为这个小店破旧的木质招牌都看不清店名。更不用说店里,有多少让南宫莫讨厌的灰尘了。

    “你不跟我一起进去,那我一个人进去吧!”叶楚楚看着南宫莫的表情,叶楚楚的心里有一丝小失落的对南宫莫补充道。

    叶楚楚的失落是因为,感觉自己特别的自不量力,南宫莫怎么可能跟自己进一个与其身份不符的小店呢?喝杯咖啡南宫莫都东挑一挑,西看一看,找到了一个装潢好的才进去。

    “为什么一定要进去呢?”南宫莫阴沉的透过玻璃窗看着里面的死气沉沉,对叶楚楚问道。

    南宫莫不怎么问,叶楚楚的眼神还充满了恳求。南宫莫一问,叶楚楚的眼睛充满了仇视,特别的像南宫莫欠了她什么一样。

    叶楚楚只是看见里面有一只陶瓷的花瓶,和何雪被叶小五打碎的那只花瓶一模一样。叶楚楚想走近一些看看那花瓶到底是不是一样的。是一样的话正好买了还给何雪,毕竟何雪真的很喜欢那个花瓶。

    “你的好儿子呗!”叶楚楚说话的口气带着一丝无可奈何,愁闷的对南宫莫回答道。

    那件事发生在两年前,叶小五才四岁的时候,叶小五发脾气不去幼儿园。“小五,你去不去幼儿园了?!”叶楚楚拿着鸡毛掸子,比划着对叶小五威胁道。

    “不去!坐我旁边的小男孩还在哭鼻子羞不羞呀!坐我后面的那个更糟糕昨天还尿床了!我不要去那么恶心的地方!!!”叶小五笔直的站在叶楚楚的面前,义正词严的对叶楚楚说道。叶小五说还不算,还乱砸家里的东西,这如同一场革命战,何雪的小花瓶就成了这场革命战的牺牲品。

    “他干了什么?”南宫莫看着叶楚楚,像一个儿子犯了错误的父亲,对叶楚楚哭笑不得的问道。

    南宫莫虽然喜欢叶小五,但是叶小五颠覆了南宫莫对小孩这个可怕的生物的看法。自从认识了叶小五之后,南宫莫才明白不是所有的孩子都是乖小孩,它还可能是恶魔!

    “你有时间问小五他自己吧!”叶楚楚笑的很甜蜜的看着南宫莫,得意的如同在炫耀一般的对叶楚楚问道。

    叶楚楚只是想保留一点有趣的事情,成为他们父子俩共同交流话题,给他们一个共同语言。

    可在南宫莫听来,叶楚楚是在炫耀,而南宫莫确实也好奇了,到底发生过什么事情呢?

    叶楚楚边说着话,边推着门就往小店里面进去了。南宫莫看着叶楚楚走了,南宫莫也嘘嘘叨叨的跟了上去。

    “算了吧,他才不会把他的囧事告诉我呢!可我恰巧想知道的,却是他不想告诉我的!”南宫莫边走,边有自知知明的说道。

    在南宫莫不屑的声音,可以听到七分的失望,三分的渴望。南宫莫希望着和家欢乐,可是南宫莫和叶小五闹到现在这个样子,他实在不敢幻想,未来会有多美好。

    南宫莫此时感受最深的是一句话,出来混欠的债都是要还的!南宫莫对老爷子不好,现在叶小五就对老子不好,这不是自做孽不可活,那还是什么?

    “你不是不进来么?”叶楚楚边走到店里,想找到这家店的老板,回头看了一下像尾巴一样紧紧的跟在屁股后面的南宫莫,冷冷的对南宫莫问道。

    南宫莫也想不进来呀,可是看着叶楚楚都进来了,南宫莫不放心啊!南宫莫还是跟了进来,他赶快这小店有一股子邪气。

    南宫莫没有回答叶楚楚,别开了脸,仿佛在说你因为我想进来呀!你往这里涌,我还不能跟进来保护保护你呀!

    在店的中间,收银台的位置上,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奶奶打扽的躺在一张懒人椅上,旁边的猫也学着主人蹲在懒人椅的旁边打吨。

    叶楚楚有点不好意思去打扰她睡觉,她站了老奶奶的旁边整整十分钟了,叶楚楚都在犹豫要不要叫醒她。

    “怎么了?她是死了么?”在叶楚楚后面的南宫莫不由得开始等的不耐烦了,对叶楚楚不耐烦的问道。

    叶楚楚猛的回过头,狠狠的盯着南宫莫,叶楚楚的眼神好像对南宫莫在说,你才死了呢!人家只是在睡觉,我不想吵醒她好不好!

    “人家在睡觉,不如我们再等会儿吧!”叶楚楚小声的对南宫莫,一副为难的表情说道。

    叶楚楚此时要是吵醒老奶奶,叶楚楚的良心会因此而受到谴责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