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8.第188章 就像一对新婚夫妻(2)

    “你想现在干?那我们回酒店。”南宫莫一只手挽着叶楚楚的腰,一只手拿着叶楚楚的一撮头发挑逗着叶楚楚的耳朵说道。

    叶楚楚看南宫莫的表情,她越看感觉南宫莫带着危险的气息,而且耳朵正是敏感部位,叶楚楚拼命让自己清醒,不让自己****在南宫莫的****里面。

    “我才不和你干呢?”叶楚楚急忙从南宫莫的怀里跑出来,嘟着嘴对南宫莫冷冷的说道。

    “那你就别乱疑惑我,躺下来别动,我给你上药!”南宫莫拽住叶楚楚,叶楚楚完美无误的跌落到南宫莫的怀里,被南宫莫用手强制住了手脚。

    “以后有什么事别硬撑着,有什么事和我说!”南宫莫随手拿起红药水,边涂着叶楚楚额头上的伤口,边对叶楚楚教育道。

    南宫莫的话,叶楚楚每一句都左耳进右耳出,她翻着眼,努力的想看清额头的状况,完全看不到。

    南宫莫看咬紧牙关的叶楚楚,南宫莫的动作变得越来越小心而且缓慢,仔细的如擦拭一件他最珍贵的珍宝一般。这一刻,他允许她是他的!他不会再丢弃,别人更别想从他的身边夺走她!

    “楚楚,我爱的是叶楚楚这个人。不管她做出什么决定,爱不减爱不移!”南宫莫在叶楚楚的耳边轻声但可以听得很清晰,声音温柔入耳,每个字都是真心真意的说道。

    南宫莫的说的每一个字,如同一个个音符,在叶楚楚的心里上演着喜怒哀乐,此时叶楚楚的心里是五味杂陈。

    或喜或悲,每种情绪的有一点,但是却不会让叶楚楚依赖这味道。而是累了,麻木了,甚至对这种情感无法作出任何判断。

    “我们别讨论那么有深度的问题可以么?我们说说巴黎,都到这里了。不然我们聊聊巴黎有什么地方,我们今天不去会遗憾一辈子吧!”叶楚楚摇了摇头,对南宫莫转移话题的说道。

    叶楚楚只是不想谈关于爱情的一切,叶楚楚只想说当下,不想说远不见底的未来。

    “咖啡怎么还没到啊?”南宫莫了解叶楚楚在转移话题,同样转移话题的对叶楚楚有点不没有咖啡馆的服务的说道。

    你们两个这少儿不宜的姿势,让服务员怎么敢来,说不定就撞见了你们好事。你们要啥他灭口怎么办?

    “你去催一下吧,我去阳台那看一下外面的游人。”叶楚楚自己给自己找事干的对南宫莫说道。

    说着叶楚楚就走了过去,在阳台的护栏边有一个小长椅,看着人来人往的大马路。叶楚楚的思绪不由得开始乱飘了起来,叶楚楚的心里有很多很多的假设!

    街上的每个人是不是都和我一样,有那么多的无奈?街上的每个人他们又住在什么地方,那个地方是他们所向往的吗?他们嫁的(娶的)男人(女人)是不是她(他)的挚爱?她(他)的挚爱又娶了谁?……

    诸如此类的问题,在叶楚楚的心里如雨后春笋一样的向外冒着!叶楚楚自己清楚的知道,自己爱的是南宫莫!可是,她却是要嫁给任枭的新娘。

    不是叶楚楚嫌弃任枭,也不是叶楚楚不想嫁给任枭,而是叶楚楚在叹天意弄人!真的好弄人,让她和南宫莫知道自己爱着地方之后,却反而不能在一起了!

    叶楚楚只顾着发呆,丝毫不知道南宫莫回来了,还有男服务员把咖啡送上来了。

    南宫莫往叶楚楚的咖啡杯里放了整整两大包的糖。为了确定不会太甜,他又给叶楚楚慢慢的调甜度。

    直到南宫莫喝到咖啡的苦味,但是甜味又比苦味要轻三分之一的时候。南宫莫才满意的把咖啡慢慢悠悠的端到叶楚楚的面前,生怕咖啡洒掉。

    “浓浓的甜咖啡来了!”南宫莫兴奋的把咖啡端到叶楚楚的面前,微笑着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半信半疑的看着南宫莫手里的咖啡,端详着咖啡的色泽。叶楚楚实在看不出,这咖啡和中国卖的咖啡有什么不同?是没有农药残留,还是没有无公害?

    “叶楚楚女士,赏脸喝一口呗!”南宫莫越玩端茶递水的这些小事,南宫莫就越上瘾对叶楚楚,南宫莫越来越奴才命。

    “我试试!”叶楚楚看着咖啡里有无限惊喜的表情,叶楚楚接过咖啡,慢慢的喝了起来。

    叶楚楚第一个感受是这咖啡的甜度的特别,其次是咖啡本身的味道。

    南宫莫的心里在渴望着,叶楚楚那句满意的答复。除此之外,他的心里在默默的祈祷着,祈祷着南宫莫发现咖啡杯里一个小的不起眼的东西!

    叶楚楚得了一大口,开始搅拌咖啡,咖啡杯里一丝细小的声音,引起了叶楚楚的在意。叶楚楚不搅拌它,里面就没有东西发出响声;叶楚楚一搅拌它,里面就有一个不知道什么东西在响。

    叶楚楚有点害怕的不敢再喝,即使再美味的咖啡,叶楚楚还是只能小心谨慎的一点点倒掉,看看里面到底有什么东西。

    南宫莫想阻止叶楚楚继续倒咖啡,因为咖啡也是南宫莫精心处理过的。但是想到叶楚楚一定是发现了杯子里的小东西,南宫莫就端详着叶楚楚在倒咖啡。

    叶楚楚把咖啡往垃圾桶里,一点一点的倒入垃圾桶里。叶楚楚实在想知道咖啡杯里的声音,到底是哪里发出来的?还是这个咖啡杯不简单呢?

    叶楚楚越倒越多出来,慢慢的咖啡杯里的钻戒显露在叶楚楚的面前。

    叶楚楚呆呆的看着隐藏在黑咖啡里面的戒指,叶楚楚先在桌子上扑上面巾纸,又用搅拌咖啡的勺子把钻戒勾到面巾纸上。

    叶楚楚把咖啡杯里的戒指用面巾纸清理干净,疑惑但带着质问的看着南宫莫。

    这枚戒指确实是南宫莫放进去的,但是它的购买日期不是最近几个月,而是六年前!这枚戒指的名字叫“璀璨”,是南宫莫参加公益拍卖会,看见了感觉叶楚楚会喜欢拍下来的。

    当年,这枚戒指的价格直接被富豪拍卖会拍到了3。5亿。作为一个巅峰商人,南宫莫无疑是做了一笔亏本的买卖,因为它本身的价值不会超过1亿。

    “喜欢吗?”南宫莫环抱住叶楚楚,帮叶楚楚把戒指带好在手指上,这个戒指一点也不辜负,南宫莫给的那个价。

    戒指真好带到叶楚楚左手无名指,非常的合适,合适都叶楚楚都怀疑是不是南宫莫给自己定制的呢?

    叶楚楚看着手上的戒指,虽然光芒没有那么的耀眼,但是叶楚楚总感觉那么熟悉,特别是叶楚楚去触碰戒指,那种感觉更熟悉。

    “不喜欢?”南宫莫看着叶楚楚的表情,失落的猜测道。

    南宫莫看着叶楚楚对那戒指如同着了魔一样,他的心里犯起了低估,实在看不出叶楚楚的表情有喜欢的意思!

    “怎么了?”南宫莫看着叶楚楚没有回答,他有点被叶楚楚吓到了,摇晃着叶楚楚的身体,对叶楚楚问道。

    叶楚楚拼命的回忆着,她清楚的知道她自己明明是认识“璀璨”的!但是叶楚楚实在不知道是从哪里认识它的。

    “它的名字是叫‘璀璨’吗?”叶楚楚把戒指从手里摘下来,在阳光下鉴赏着戒指,戒指在和阳光挑逗发出刺眼的光芒,她疑惑的对南宫莫问道。

    叶楚楚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知道戒指的名字叫”璀璨”?甚至对以前见没有见过,叶楚楚都记得不是太清楚了!

    “哎呀,你还真不简单,居然还认识它叫什么!”南宫莫以为叶楚楚知道六年前的那场拍卖会,对叶楚楚夸奖的说道。

    叶楚楚无语的看了一眼南宫莫,回过头又看了几眼戒指,它的名字还真叫“璀璨”啊!可是,叶楚楚又实在疑惑,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怎么认识这一枚戒指呢?

    叶楚楚越想越着魔,以至于它的主人想把戒指暂时的收回。南宫莫从叶楚楚的手里把戒指夺了过来,不久揣到了怀里。

    “唉——南宫莫,你想干嘛呀?”叶楚楚不解南宫莫把戒指收了回去,疑惑的对南宫莫质问道。

    “这是我的戒指,掉到了咖啡杯里而已!”南宫莫自言其说,如泼叶楚楚一头冷水,对叶楚楚冷冷的说道。

    叶楚楚瞬间有被玩弄的感觉,南宫莫的戒指不是送给她的,那还会送给谁?叶楚楚一丝真的想不出来,南宫莫的用意,而且南宫莫那么心思缜密,怎么可能戒指的掉进咖啡杯里呢?

    南宫莫的戒指确实是送给叶楚楚的,只是南宫莫看见叶楚楚如此着魔的表情,南宫莫只是想暂时的收回来。

    叶楚楚的心里不由得浮起了小失落,因为南宫莫说自己自作多情了,那戒指根本和她半毛钱关系都没有,就一个乌龙!

    “你哪得来的?以前是谁的你知道吗?”叶楚楚明显心里有事情,所以才还对南宫莫这样问道。

    南宫莫想调查这些事情,其实一点都不是难事,这得看南宫莫愿不愿意了!要是南宫莫愿意,那不就是一句话吩咐下去的事。

    “你想知道?”南宫莫带着一丝坏笑,心里开始打着如意牌算盘,对叶楚楚确认问道。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