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7.第187章 就像一对新婚夫妻(1)

    法国是一个以旅游业发达的国家,不难在街上看见外国人的身影。

    咖啡馆是法国的骨架,一条路上随机写个门牌号,十之八九都是咖啡馆。拆了它们,法国就会散架。咖啡馆如同法国的另一代名词,它们行影相随。

    而咖啡馆和咖啡馆之间又是那样的不同,不仅装潢,外观和大小,还有它们各自的历史,背景,声望和命运,就像人生一样,充满了悲欢离合。

    满头大汗的挤过一条条车水马龙的街道,南宫莫挑了一个特别具有法国韵味的咖啡厅。

    来来往往的人有的进去,有的路过,看起来特别热闹的样子。而且装潢设计特别的有法国的味道,但又不同于其他地方。

    “Faitesbonaccueilàlaprésence(欢迎光临)”打开门进入咖啡厅,两排的服务员站在门内,整齐而礼貌的鞠躬120度角,说道。

    “他们在说什么啊?”叶楚楚听得一头雾水,实在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带着一丝疑惑的对南宫莫用中文问道。

    “宝贝,你现在在法国巴黎,人家当人是说法语了!!!”南宫莫无语的看着叶楚楚,冷冷的说道。

    “那能翻译一下什么意思么?”叶楚楚嘟了一下嘴,故意考南宫莫的对南宫莫问道。

    “欢迎光临,很难想到?”南宫莫小心谨慎的对叶楚楚说道,生怕这是一个陷阱,或者自己翻译错了让叶楚楚看自己的笑话。

    “先生,小姐,请问有什么可以为不服务的吗?”一个男服务员走到叶楚楚和南宫莫面前,礼貌的对叶楚楚和南宫莫问道。

    “你会说中文?你是法国人还是中国人?”叶楚楚激动的对男服务员问道。仿佛再到了同类一样,叶楚楚在国外见到会说中文的人,总能说上最少半个小时。

    “我是法国和中国的混血儿,法国和中国各占比例的一半!”男服务员特别礼貌的回答道。

    “哦,那你妈妈是中国人还是你爸爸是中国人?”叶楚楚思索了一下,一句接着一句对男服务员问道。

    站在一边的南宫莫不由得开始拽叶楚楚,南宫莫的心里想道:呃,你管的不是一般的宽呀!

    叶楚楚的热情并不能得到多好的反响,南宫莫听着特别的刺耳,心里不由得开始发毛;男服务员也有点尴尬,客人问的实在是太多了!

    “有没有环境好的总统套房呀?”南宫莫示意叶楚楚不要再问了,带着一丝有点尴尬的口气对男服务员说道。

    进入总统套房里,幽静的房间一张小桌,小桌的前面是阳光和各种花,花的中间有一条可以容纳两个人同时过去的花道。过了花道,可以看看街上行走的人。

    “什么是巴黎最迷人的东西?巴黎铁塔?巴黎圣母院?巴黎凯旋门?你绝对不会想到巴黎最迷人的竟是咖啡馆。如果少了咖啡馆,恐怕巴黎变得一无可爱。如果少了咖啡馆,那巴黎就将没人任何独特的味道可言!先生,小姐,要来一杯咖啡么?”

    男服务员开始能言善道的和叶楚楚和南宫莫介绍起咖啡馆来,说的很在里用词也很到位。

    南宫莫并不在意喝什么,而在意叶楚楚早上受了伤的额头。忙了那么久,在飞机上连最基本的清理伤口都没有。

    “来两杯咖啡吧,随便给我找一个急救箱来可以吗?放心不会亏待你的!”南宫莫看着叶楚楚在花园穿来穿去的叶楚楚,南宫莫拿出一张法币,对男服务员说道。

    男服务员看见钱,自然没有不卖力的道理,兴奋的就出去了。

    南宫莫走到叶楚楚的跟前,一句话也没有说的去掠叶楚楚被头发遮住的伤口,没有说话。而且南宫莫越来越过分,用手指甲去抠伤口上凝结的血迹。

    伤口都过了好几个小时了,伤口上还是没有多大的事,就流了几滴血凝在那里。这小小的伤口可以

    “哎呀,疼!”叶楚楚拍打着南宫莫,不让南宫莫去碰,嘟着嘴委屈的喊道。

    “那你坐下来等一下我给你处理一下,不然都会化浓的!”南宫莫无语的看着叶楚楚,拽着叶楚楚坐下,用桌上的面巾纸给叶楚楚擦着里面微微的化的浓。

    伤口并不是很大,就一颗蚕豆的大小,一个创口贴就可以把伤口盖住。

    男服务员提着一个急救箱走到叶楚楚和南宫莫的面前,南宫莫靠叶楚楚靠得很近,让人很难不乱想!

    “先生,你要的东西到了!”服务员整张脸涨红,不好意思对南宫莫说道。

    男服务员很识趣的把急救箱放下,然后马上嫌弃自己碍眼的走了。

    “你是要用绷带呢?还是创口贴呢?”南宫莫在急救箱里翻了翻,带着一抹淡笑,像一个极具诱惑力的男护士的样子,对叶楚楚问道。

    叶楚楚什么也没有听见六神被南宫莫摄了去一般,入迷的看着南宫莫。

    “我在问你话呢?”南宫莫有一点无语的看着明显再发呆的叶楚楚,特别想掀桌的对叶楚楚说道。

    南宫莫在关心叶楚楚,叶楚楚居然魂不守舍,他的脾气怎么可能不上来呢?

    “啊哦——那你说了什么?”叶楚楚不好意思的脸发红,尴尬的对南宫莫问道。

    叶楚楚果然在发呆,南宫莫不知道该对叶楚楚表达一下内心的想法,还是该对叶楚楚发发脾气呢?二者有什么显著区别吗?都是一个意思会不会?

    “顾澜,你有没有把我放在眼里?!”南宫莫的脸变得阴森可怖,对叶楚楚指名道姓的喊道。

    南宫莫的表情让阳台的花儿吓得都要蔫了,叶楚楚瞬间就不懵了,叶楚楚都不知道南宫莫抽了哪门子的神经。不知所措的看着南宫莫,大脑疯狂的捕抓着南宫莫的表情里的意思。

    “我又惹找你了?”叶楚楚咽着唾沫,小心谨慎的对南宫莫问道。

    “我现在不高兴,你要哄我!”南宫莫把手上忙活的一切,坐在叶楚楚的对面,坐姿如一个大爷一样,对叶楚楚冷冷的眼神带着寒光的说道。

    叶楚楚发愣的看着南宫莫,她的心里浮现的只有两个字:真像!

    南宫莫的表情明显在耍脾气,他耍脾气的方式,竟和叶小五完全的一模一样,都希望别人哄他哄到高兴!叶楚楚瞬间有一种自己刚刚到底干了什么敬酒不喝喝罚酒的事,叶楚楚知道自己这是自作孽呀!

    “行我哄你,要我怎么哄?”叶楚楚极其不情愿的往南宫莫的身边靠,人一个行尸走肉一般,如果机器人的一个功能的对南宫莫说道。

    准确的说,叶楚楚此时的动作,还不如机器人呢!完全是南宫莫耍脾气,压不过南宫莫,无奈的屈服在南宫莫的脚下。

    叶楚楚在这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实在害怕被南宫莫卖了,还不的哪是回家的路!

    “随便,哄到我高兴就可以!”南宫莫思索了一下,即兴的对叶楚楚回答道。

    爱人之间最难处理事情的方法是随便,因为你是两个人,要猜着对方的想法来。多少个说随便的事,其实真的一点点都不能随便!

    叶楚楚躺在南宫莫的大腿上,抬头的看着南宫莫的眼睛。叶楚楚的两只眼睛在闪,仿佛在用美人计刺激南宫莫一般。

    叶楚楚不****南宫莫,南宫莫也完全受不了叶楚楚,更何况叶楚楚如此的眼睛明显是在****他。

    “你最好小心点,你这样的撩火大灰狼被吃了,别怪大灰狼吃你!”南宫莫极力的做出一副忍耐的表情,咽了咽唾沫,豆大的汗顺着脊梁骨滚落下来,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也感受到南宫莫的下身带来的威胁,叶楚楚立刻笔直的坐着,明显是被南宫莫的话吓着了。

    “我绝对不碰你下面!”叶楚楚边说着,边立出了三跟手指,一本严肃的对南宫莫回答道。

    南宫莫带着坏笑的看着叶楚楚,没有说话,但是表达着欢迎叶楚楚碰,但现在不是时候一般。

    “别自己看着我!”叶楚楚不敢直视南宫莫的眼睛,挡住南宫莫的眼睛,心里发虚的出汗的对南宫莫先发治人的说道。

    南宫莫大笑的看着叶楚楚,反到把叶楚楚收入自己的怀里,把叶楚楚的头摁到了桌子上。南宫莫笑着,蜻蜓点水亲了叶楚楚额头。

    “别动,要用蓝药水,还是要用红药水?”南宫莫看着叶楚楚的眼睛,带着一丝哄小孩的声调,微笑着对叶楚楚说道。

    “你说喜欢蓝色还是喜欢红色呢?”叶楚楚玩弄着南宫莫衬衫上的扣子,若有所思的对南宫莫笑的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对南宫莫反问道。

    南宫莫的表情再次变得阴沉,无语的看着叶楚楚。叶楚楚实在是欠收拾,她不勾起南宫莫的欲、望,叶楚楚是不是不爽呀?

    “我刚刚说过什么了?你就这么急不可耐的想给大灰狼吃么?”南宫莫缕着叶楚楚的细发,表情充满了了解了叶楚楚的暗示一般。

    叶楚楚愣的无语的看着南宫莫,她实在想不到她又怎么了南宫莫了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