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1.第161章 真醉还是装疯?(2)

    南宫莫重重的四脚朝天的摔到了地上,他也算碰了一鼻子的灰吧。

    叶楚楚不屑的看了南宫莫一眼,然后抿着嘴,不去看他。她真的不想去搭理南宫莫,心底的那道防线连理智都挡不住!

    南宫莫无奈的看着叶楚楚,把毛巾狠狠的扔回盆里,拽住叶楚楚的手,南宫莫把叶楚楚禁锢在他的怀里。

    “澜澜,告诉我,我真的那么不可原谅吗?”南宫莫表情镇定的玩弄着叶楚楚的发丝,心里如同万只蚂蚁在侵蚀一般。

    “别这样看着我好吗?还有不要叫我澜澜好吗?这一切让我感觉你在讽刺我!我爱你的时候,你给我的是不屑一顾!我放手了,你却说爱我!你的每一个眼神都像针隐隐的刺痛我的心!”

    叶楚楚用无奈的眼神看着南宫莫,她像是被围城的鱼,极力的像撕破鱼网的包围!她累了,厌倦了,这一切看来的苦尽甘来,对于她而言都是讽刺!!!

    再次相遇,两个人依旧那么高傲,高傲到连对方的妥协竟还是刺骨的伤害!

    ‘澜澜’,关于顾家的一切,因为有了南宫莫,叶楚楚真觉得讽刺!

    “想我怎样?”南宫莫无奈的看着叶楚楚,确实南宫莫承认,他错了,因为对的这人是叶楚楚!

    昨日埋下的祸,萌芽长大至如此,南宫莫和叶楚楚都如陷入沼泽一般。

    “心真的好痛!好累好累!”叶楚楚用力的推着南宫莫,她想逃,真的想逃,她感觉不到快乐!

    南宫莫用力的不留一点,把叶楚楚抱的死死的,叶楚楚完全没有挣扎的努力。

    “给我一个机会,我可以证明我很爱你!”南宫莫在叶楚楚的耳边轻声的说道。

    “我不爱了!”叶楚楚拼命的挣扎着,闪着泪光,凄厉的说道。

    叶楚楚全身拼命的挣扎着,极力的想逃出南宫莫的控制,这每一秒对叶楚楚而言都是虐心的!

    “那就让我来爱,教你爱与被爱!用你教我的,我再教你一遍!”南宫莫依旧不放手,一点也没有放手的意思,理直气壮的说道。

    叶楚楚微微的发愣了一下,她不知道此刻的安静茫然为了些什么。

    每一次的安静,都可以感受到自己心在滴血的声音,两个人都可以感受到。没有安逸,有的只是伤害。

    “南宫莫,我后天要回A市。至于小五,让他自己决定他跟爸爸还是妈妈!还有我和欠削有个十年之约,我想是兑现的时候了!”叶楚楚看着南宫莫的眼睛,步步惊心试探的说道。

    南宫莫看着叶楚楚清醒的样子,他分不清叶楚楚是真喝醉了,还是再装傻。

    “什么约定?”南宫莫有不好的预感,对叶楚楚试探的问道。

    “十年之约,就是十年之约!”叶楚楚别开脸,对南宫莫冷冷的回答道。

    叶楚楚不想南宫莫知道,她和任枭约定了什么,她知道不想让南宫莫!叶楚楚渐渐的开始熟睡。

    空气中夹杂着叶楚楚均匀的呼吸声,虽然很轻,但是南宫莫就只能听到这个声音。

    南宫莫放开了叶楚楚,趴到了叶楚楚的旁边,他看着叶楚楚,抚摸着叶楚楚的发丝,心里想道:‘这次我真的爱上你了!你明不明白?我伤害了你,我的心里也很难过,而且还很后悔!现在你要我怎么办?’

    守着一个伤痛的过去,他们都累了!他们都拼命的挣扎着,想逃离,可是又彼此依赖着对方的温存!是流着泪的挣扎!带着满身伤痕的逃离!

    叶楚楚眼角出现了一条泪痕,此刻谁都不知道她是喝醉了还是在伪装!没有人知道!

    如果可以从头再来,一切还是这样的吗?可是,重新来过又有什么意义?不过是一样的结局,没有失去就不知道自己需要!

    一大早。

    “呃~”叶楚楚紧皱着眉,敲打着头,脑袋要裂开一般的疼,眼泪溜溜的跑了出来。

    南宫莫开始有些小慌张,把叶楚楚揽入怀里。他一只手去抓住叶楚楚敲头的手,一只手穿过发丝按摩着她的头皮。

    “谁叫你半夜喝酒的?活该了吧?这次就当给你一次教训,下次再喝酒,就不是头疼那么轻松了!”南宫莫一边按摩着叶楚楚的头皮,一边对叶楚楚教育道。

    叶楚楚一点都没有听进去,脑袋疼的眼泪都逼出来了,叶楚楚怎么可能有心情去听南宫莫的话呢?

    慢慢的叶楚楚也缓了过来,带着感恩的眼神看着南宫莫很久,南宫莫愣着和叶楚楚的眼神对视。

    叶楚楚的眼神先是感恩,然后是差异。叶楚楚不了解她明明可以感受到南宫莫明明很关心自己,为什么这诚心诚意叶楚楚会害怕?

    叶楚楚还有一个,一辈子都不会感受到——南宫莫的心里有她!南宫莫真的自己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意叶楚楚的!

    “我失态了!”叶楚楚摇了90°角来回的头,拼命让自己不去想那些的说道。

    叶楚楚想逃避南宫莫的眼神,南宫莫的眼神会让她感觉自己产生错觉。

    “楚楚,你昨天是真喝醉了么?”南宫莫试探的对叶楚楚问道。

    不是南宫莫怀疑,是南宫莫根本就不信,叶楚楚喝醉了条理怎么可能那么的清晰呢?

    叶楚楚刚刚缓过来,听南宫莫这么一说,叶楚楚头又开始疼了起来。比起醉没醉,叶楚楚更想知道昨天她到底说了什么?

    叶楚楚是真喝醉了!不然也不会断片了!——说了什么都不知道。

    叶楚楚的重点还没在‘楚楚’那两个字上,看来叶楚楚现在是真没心情在意南宫莫了!

    南宫莫继续帮叶楚楚揉太阳穴,他看着叶楚楚这样,他心里心疼。

    “不用想了,我下楼让他们准备多一顿早饭,你去梳洗一下吧!东西都给你准备好了,放在洗手盘旁!”南宫莫说完就出去了。

    昨天晚上叶楚楚来了过后,南宫莫还没下去一次过,就一直守着叶楚楚。

    南宫莫一下楼,看着大厅哪哪都像战场。佣人们紧张的收拾着,南宫莫也没在意楼下发生了什么。

    因为对于南宫莫来说,身边有叶楚楚,这个生日就已经很圆满了。

    “这怎么回事?”南宫莫差异的对打扫的佣人问道。

    西门修坐在客厅的沙发上,微微的抬头看着南宫莫,心里暗笑:舍得放下****,下来了?

    “没多大的事,你儿子给你闹寿闹的!”西门修打着哈欠,犯困的对南宫莫,没有好气的回答道。

    昨天晚上,西门修买完雪糕回来,看见一团乱。西门修只能遣散了客人,让全部佣人集中去抓叶小五这个捣蛋鬼。闹了一夜,才安静没四个小时,西门修也是在沙发上坐着眯了一下眼。

    “小五,搞的?”南宫莫更差异的看着乱七八糟的一大片,这真是一个大惊喜!

    “恩!”

    “那他人现在在哪?”南宫莫根本不知道叶小五会来,要是南宫莫知道,南宫莫会更高兴的。

    西门修看着南宫莫会满心欢喜的表情,西门修表情略带醋意,但是心里真真的高兴。

    叶楚楚和南宫莫最后还没有搞到西门家断子绝孙地步,这个值得庆幸!西门修为他们高兴,一个苦恋了你们久,一个被爱的人伤害了那么久,终是要正果了!

    “闹了一夜,脾气好大,现在睡下了!在夫人房里,看情况,小少爷很喜欢夫人。”西门修微笑着滔滔不绝的说道。

    南宫莫没有说话,只是又上了楼,没有多说一句话。

    南宫莫打开了南宫夫人的房间的房门。南宫夫人醒了,叶小五趴在南宫夫人的脚上睡着了。

    南宫夫人听见了开门的声音,示意让南宫莫放轻脚步。南宫莫心领神会的慢了下来。

    “你怪小五吗?”南宫夫人看着坐了下来的南宫莫,南宫夫人心有余悸的想到了昨晚的事,对南宫莫问道。

    “老子和小子有什么可以较真的呢?”南宫莫微笑的看着睡的很甜的叶小五,南宫莫用手去蹭了一下叶小五的鼻子说道。

    南宫莫再给叶小五盖好被子,抬头看着南宫夫人,心里带着一丝为难的说道:“我知道小五是很多人的全部!但是,我想让小五归澜澜抚养。我准备和澜澜重新开始,结果怎样都无法改变澜澜对小五的抚养权!自然澜澜也会因为抚养西门家的独子,每月将获得ml的3%的收益!”

    南宫莫的话里,没有和南宫夫人商量的意思,像是只是提前和南宫夫人提前打个招呼一般。

    ml,3%的收益,这是简直就是女人做梦都不敢想的!因为1%就已经够苦逼活的像小康了!

    “放手去做吧!”南宫夫人慈祥的笑着对南宫莫说道。

    南宫夫人也不是要把叶小五锁的死死的人,南宫夫人的思想里没有自私的信仰。只要叶小五好,南宫夫人想他的时候,知道往哪找人,南宫夫人就觉得足够了!

    “谢谢妈的支持!”南宫莫嘴角微微的上扬的对南宫夫人说道。

    南宫莫像一个和叶小五一样大的孩子。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