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6.第146章 楚楚病了(2)

    叶楚楚看着南宫莫的眼神,叶楚楚手心在慢慢的冒出一丝细汗出来。叶楚楚心里发虚,心在不停的狂跳。

    南宫莫看着叶楚楚的表情,南宫莫不想在叶楚楚生病是时候和叶楚楚闹。南宫莫的脸色又好了起来,脸上露出一丝迁就的神情。

    “我求你吃一点行不?”南宫莫生硬的对叶楚楚带着迁就的语气,微微露出一丝无奈的对叶楚楚叹着气不情愿的哀求道。

    虽然南宫莫的语气变好,但是叶楚楚还是觉得心里不舒服,喉咙里有一口气咽不下去。

    叶楚楚和南宫莫都安静下来了,但是南宫莫和叶楚楚的心里都想着下一秒如果爆发争吵,那吵架的样子是何等的激烈。

    “不吃!怕你投毒!!!”叶楚楚冷冷的一点也不给南宫莫面子,而且眼神里带着一丝敌视的心里。

    南宫莫本来就心里忍着一团火,叶楚楚浪费南宫莫的心意就不说,而且叶楚楚还说出那么伤南宫莫的话,南宫莫怎么受得了?更何况南宫莫这么多年,哪次有低下头伺候一个人伺候的跟大爷一样的?

    叶楚楚待人接物不是没有礼,而是对南宫莫,叶楚楚心里真的是拿不出一点好脾气出来。一则,叶楚楚纠结着曾经的种种,即南宫莫的不好;二则,叶楚楚现在对南宫莫有着绝对的免疫力。

    “我投毒?!澜澜,你……”南宫莫看着叶楚楚句句咄咄逼人,南宫莫都快要被叶楚楚气出内伤了,南宫莫气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南宫莫的憋气,让叶楚楚更加的瞪鼻子上眼,愈发的调皮,对南宫莫更是有俯视的角度。

    叶楚楚并没有心疼,叶楚楚也没有说话,南宫莫这样正是她想要的理想状态,叶楚楚干嘛要阻止要心疼呢?

    南宫莫爱着叶楚楚,而且生病了,南宫莫才心里让着叶楚楚。叶楚楚现在应该静心修养,南宫莫礼应该让着叶楚楚。

    南宫莫把手里拎着的东西放到了床头柜上,南宫莫把粥从袋子里拿出来。似乎如南宫莫没有听见过叶楚楚在说什么一般,厚皮厚脸的拿着勺子还有盛着粥的碗。

    南宫莫舀了一勺粥,轻轻的吹开粥里的热气,小心翼翼的怕洒了的送到了叶楚楚的嘴边。

    “吃一口吧,不然再放一下就不好吃了!”南宫莫勉强的挤出一丝灿烂的微笑,看着睁着眼睛无动于衷的叶楚楚,南宫莫带着哄小孩吃饭的口气对叶楚楚说道。

    叶楚楚对南宫莫依旧不理不踩的,叶楚楚虽然眼巴巴的饿了而且南宫莫在用食物****她。可是,即使叶楚楚再饿,叶楚楚也不会接受南宫莫的施舍!

    在叶楚楚眼里,南宫莫这一切竟然是施舍!原来伤害过还会贬低伤害过自己的人,现在的给予!

    “快要不能吃的东西才给我吃,你南宫莫真大方!”叶楚楚看了一眼粥,然后看了一眼南宫莫,叶楚楚抿着嘴,刻薄的对南宫莫说道。

    南宫莫一次一次的拿着自己的热脸贴叶楚楚的冷屁股之后,南宫莫依旧忍着所以的脾气。叶楚楚现在不管怎么对南宫莫,南宫莫的都不想说叶楚楚一句。

    因为叶楚楚真心过,有血有肉过有情感过,只是南宫莫自己乐意干出那么一出傻事!59天的婚姻,第35天南宫莫就亲手写下了离别的序!南宫莫自己承认,自己活该!

    叶楚楚怎么对自己,南宫莫都会认为当年欠下的债,今日终是要还了!

    “欠削呢?”叶楚楚转移话题的终于发现了哪里不对了,叶楚楚对南宫莫眼神中,带着些许的焦虑的对南宫莫问道。

    叶楚楚只是想对任枭求助而已,叶楚楚是真的饿了,但是南宫莫的东西叶楚楚不想吃,吃了叶楚楚还不知道要怎么还!

    叶楚楚不提任枭,南宫莫多少的气都能忍着,可是叶楚楚说了任枭,南宫莫这个小气的醋坛子,怎么肯忍得住呢?

    重点是叶楚楚跟着南宫莫在一起,可是表现的是没有另一个男人不行的样子,叶楚楚是故意点南宫莫的火呀!而且叶楚楚居然一点都没有察觉到!!!

    “顾澜(叶楚楚),我跟你再说一遍,你是我的女人!我不希望在你的心里你的嘴巴里还有一个男人,如果有你尽快的把他格式化掉,不要等到我让他自行永远消失!”

    南宫莫冷冷的盯着叶楚楚,滔滔不绝的再次无法自控的对叶楚楚宣告主权,生气的说道。

    南宫莫说的很认真,而且带着威胁的味道。但是,叶楚楚听南宫莫这么说,叶楚楚只会把这一起当成狗屁,连心都死了,难道还会有知觉吗?

    叶楚楚的答案是叶楚楚感觉不到啥,而且叶楚楚只想把南宫莫的深爱当成笑话!曾经叶楚楚仰望着南宫莫,迁就着南宫莫,深爱着南宫莫的时候,南宫莫都干了些什么?

    一句一句伤人的话,伤到自己的心斩断情丝,关闭爱与被爱的大门,只留下一个缝隙为那些她必爱的人走进内心。

    “别忘了,不管是曾经的顾澜,还是现在的叶楚楚,都是自己一个人的!她单身,她属于自己!”叶楚楚从床上坐起来,眼神充满着轻视的看着南宫莫,不给南宫莫一丝幻想的说道。

    正在叶楚楚揪着心要和南宫莫再吵一架的时候,南宫莫把自己犀利充满着占有欲的眼神收了起来。

    南宫莫很安静,一句话也没有说,从坐着的椅子上起来,把粥收回了袋子里,把买来的全部粥都放在了一边。

    南宫莫真的恨不得能回到以前,把叶楚楚的习惯都记住,深深的记到脑海里。可是,一切的假设都伴着刺骨的现实!

    这个南宫莫必须承认,如果可以给他一个如果从真的机会,南宫莫不会对以前有任何的要求,南宫莫会如果从现在开始和叶楚楚幸福的到老!

    南宫莫没有留意到叶楚楚的点滴已经快要完了,叶楚楚看着挂的高高的药水瓶。叶楚楚嘴用硬,不想对南宫莫说,让南宫莫去护士站找护士。

    看着药水一点一点的减少,叶楚楚伸手去用没有打有针管的手,把药水瓶子拿了下来,光着脚就下了病床,没有一点一声的自己去了护士站换药水去了!

    叶楚楚有骨气不是不会求人,只是不想求南宫莫而已。叶楚楚一只手拿着药水瓶举的很高,另一只输液的手压的很低,害怕血液顺着输液管倒流出来。

    此时叶楚楚的心里想了一大堆的人了,小五、任枭、何雪还有及叶楚楚的杂志社的所有社员,叶楚楚想回A市,A市已经成为了叶楚楚的家了。

    可是,叶小五和南宫莫父子相认势在必行,现在不南宫莫和叶小五不相认,对叶小五的童年是一种缺失。作为一个母亲,叶楚楚不能自私,即使将来南宫莫会让叶小五缺失母爱。

    叶楚楚都必须坚定方向,向着一切都是对叶小五最好的方向出发,为叶小五争取最多的爱,不要让叶小五自己从内心里因为没有父亲而低人一等!

    任枭把叶楚楚的母爱无私给提到了最高境界了,任枭说教了那么多,叶楚楚终于朝着南宫莫的人生交集了。

    “护士小姐,23床换药水,快完了能不能换上?”叶楚楚站在护士站门口的位置,看着进进出出匆匆忙忙的护士叫道。

    护士看着病人自己拿着药水瓶就走了过来,护士本来已经够忙了。

    但是,护士看着叶楚楚,忙的都要发疯了,而且病人还没有人陪同,要是出了意外怎么办!护士只能放下在调配的药水抽出人工来对叶楚楚,虽然很不情愿,但是同是在一个城市孤立无助。

    “恩,23床的?是不是叫叶楚楚?”护士在窄小的站台里,拿起一瓶药水瓶,看着药水瓶贴上去病人的资料对叶楚楚问道。

    “是的!”叶楚楚激动的快速的对护士回复道。

    护士的好心让叶楚楚感受到离开了南宫莫的温暖,叶楚楚看着护士把空的药水瓶换了下来。叶楚楚的嘴角露出了一丝的笑容。

    “我送你回病房吧,你没有把今天要输的药的小板板带来,我没有办法勾现在输的药呀!”护士拿着药水瓶举的老高的无奈的对叶楚楚说道。

    “谢谢你!”虽然护士说的大实话不怎么好听,但是这也是实话,而且护士还肯送叶楚楚慢步的回去,叶楚楚别提有多少感恩戴德了。

    “你没有人陪同吗?”护士看着叶楚楚,不由得多嘴的对叶楚楚多问了一句。

    叶楚楚看着小护士的样子,小护士也就小叶楚楚那么几岁的样子。叶楚楚每一次看见比自己小一点的人心里就充满了感触,还有一言难尽!

    叶楚楚没有回答护士,只是安静的走着,心里充满了孤单的味道。叶楚楚想着如果没有南宫莫,叶楚楚根本就不认识这个人,叶楚楚的人生还会像此刻这样吗?

    孤单的一个人,一切都要自己一个人无声的坚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