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2.第142章 无理取闹(2)

    叶楚楚愣了好久,过了好一会,好像叶楚楚的神经才反应过来。叶楚楚的眼角清泪两行,没有回头,没有回答继续上楼。

    叶楚楚不要伤害过后的求原谅,叶楚楚要的是南宫莫不会犯那么低级的错误!

    南宫莫如果不那么高傲,叶楚楚又何以至于这样对南宫莫!南宫莫知道做错了有的时候,甚至连道歉也没有!

    南宫莫是不会道歉,生活告诉南宫莫道歉没有任何的作用!如果对叶楚楚道歉,就能换回叶楚楚的回头,即使只是可能南宫莫也愿意放下高傲!

    “顾澜(叶楚楚),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南宫莫看着叶楚楚不但没有往回走,叶楚楚反而要上楼,南宫莫刚刚紧张的表情烟消云散,剩下的只是南宫莫紧缩的眉头和严肃的表情。

    叶楚楚没有并没有去看南宫莫的表情,叶楚楚只是被此时无南宫莫法抗拒的口气给微微的吓了一跳。叶楚楚的背部发凉,微微的渗出丝丝汗来,心跳更是急速的跳着。

    叶楚楚如走到了悬崖边,后面南宫莫穷追不舍,前有悬崖万丈高!跳下悬崖,还是面对南宫莫,叶楚楚陷入了深深的沉思中去了!

    叶楚楚选择了宁死不屈,叶楚楚不想去讨好南宫莫、迁就南宫莫,叶楚楚曾经讨好的还不够多吗?

    “嘭~”叶楚楚走到房间门口,进去然后重重的把门摔了上去,伴着声音仿佛整栋别墅都是在震动的一般。

    叶楚楚用力摔房门的时候,南宫莫的心好像用是经历一次被叶楚楚的重摔一样!南宫莫整个人全蒙了,顿时什么主意都完全的没有了!

    “你知道她刚刚哭了吗?”站在南宫莫旁边的任枭重重的把南宫莫推倒在了地上,半蹲在地上,抓着南宫莫的衣领,对南宫莫喊道。

    南宫莫整个人都沉浸在刚刚发生的事情里,丝毫对站在一旁的任枭没有任何的。南宫莫就这样被任枭的轻而易举给推到在地,南宫莫回过神来已经被任枭抓住了衣领!

    南宫莫的心更是再一次的揪做了一团,南宫莫懊恼着刚刚为什么不让着叶楚楚,输理输掉高傲,输掉什么南宫莫都不想赢了叶楚楚的眼泪!

    南宫莫没有看着任枭,南宫莫的眼神一直在看着叶楚楚摔门而去的方向,南宫莫祈求着上帝再次给南宫莫一次机会!

    南宫莫一定会很温柔的对待叶楚楚,南宫莫真的一刻也不会再去伤害叶楚楚!南宫莫会把叶楚楚宠上天,叶楚楚要什么南宫莫就给叶楚楚什么。

    真的吗?

    “南宫莫,你听见我在说话没!!!”任枭看着南宫莫一副对自己视而不见的样子,任枭抓紧了南宫莫的衣领暴怒的对任枭喊道。

    南宫莫看着任枭,任枭的脸憋红,而且任枭眼神锐利的看着南宫莫。

    南宫莫满肚子的火气,正好没有地方可以发泄出去!任枭此时对南宫莫很生气,正好任枭的怒气点燃了南宫莫这个爆竹。

    南宫莫一点就着的暴脾气,正好就对着任枭发泄了。

    南宫莫一个反扑把任枭反扑到了地上,任枭很快的反应了过来,任枭很快的就把南宫莫的手给牵制住了!

    南宫莫像是一只被牵制了四肢的老虎,南宫莫不断的试图去挣脱任枭对自己的牵制。

    两个人如抢山之虎,为争抢着地盘同类相残!南宫莫丝毫没有想这样就放过任枭的意思,任枭没有想就这样认输给南宫莫。

    “任枭,你放手!信不信我揍你!”南宫莫挣扎着自己被任枭牵制住的双手,对任枭愤怒的喊道。

    南宫莫看着任枭的眼睛,仿佛南宫莫像一团火,南宫莫要把任枭这个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给烧尽一般!

    “你还真以为我是傻子么?”任枭把南宫莫的双手牵制的更死,如占了上风一样,对南宫莫大笑而得意的说道。

    任枭的笑声对于南宫莫听来,说在嘲笑南宫莫,南宫莫发怒的一下子就挣脱了任枭的牵制!

    因为任枭在南宫莫挣脱之前,任枭还在和南宫莫走最后的纠缠,所以任枭的每一根骨头的链接处都感觉到了一阵史无前例的剧痛!

    “任枭,你真够道貌岸然的!我跟澜澜还好的时候,你一定在暗地里对澜澜进行教唆了吧!不然澜澜为什么当年会和我离婚!”

    南宫莫反客为主的比任枭还狠,南宫莫直接掐着任枭的咽喉,对任枭欲加之罪,何患无词的说道。

    任枭自然也完全的看明白南宫莫是在闹事的,南宫莫不过是希望曾经犯下的错都有一个冠冕堂皇的接受而已!

    “是,怎么样?南宫莫,你就这么容易上当,逼着澜澜签离婚协议么?”

    任枭也不怕事大,有的没的承认的一通,丝毫没有在意南宫莫掐住了自己的脖子,对南宫莫刺激的回答道。

    事实是不但任枭在那段时间里,离开了叶楚楚的世界,而且在叶楚楚和南宫莫进行简单的婚礼前的早上出现过一次外,基本没有和叶楚楚两个人单独在一起!

    任枭从听见叶楚楚在礼堂对着教父回答我愿意的时候,任枭就从心里真心的祝福南宫莫和叶楚楚白头到老!可是,两个月未满,南宫莫和叶楚楚就离婚了,任枭才开始再次打开了对叶楚楚的保护伞!

    南宫莫正在气头上,而且任枭又故意说了一大堆没有的事来招惹南宫莫,南宫莫的火气顿时就更大了!

    南宫莫狠狠的掐着任枭的脖子,任枭的脸因为缺氧变的惨白。

    叶楚楚刚刚摔门关上了房门,叶楚楚擦掉了不应该流的泪!叶楚楚就听见了外面南宫莫和任枭的声音,叶楚楚不放心的慢慢悠悠的打开房门,再次走回到楼下。

    叶楚楚看着南宫莫掐着任枭的脖子,叶楚楚对人赃并获的南宫莫,叶楚楚开始了不耐烦了起来。

    “南宫莫,你最好马上给我打开任枭!不然,南宫莫我真的我很能向你保证,会不会出现一下死掉两个人的情况!!!”

    叶楚楚的手抓着南宫莫的肩上的衣服,叶楚楚的另一只手拿着茶几桌面上一把不起眼的水果刀。叶楚楚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对南宫莫威胁道。

    南宫莫和任枭两个人看着叶楚楚手里的水果刀,任枭自然动和没动一样,此时的南宫莫丝毫不敢轻举乱动!

    南宫莫怕叶楚楚拿着水果刀在叶楚楚的脖子上一抹,那南宫莫就真的再也得不到叶楚楚了!

    南宫莫抿着嘴巴,心不甘情不愿的把任枭撂到了一边,南宫莫完全就像一个小孩一样,盘腿坐在地上,做出一副发怒的表情。

    叶楚楚都不忍直视南宫莫那臭的更裹脚步一样,又臭又长的脸色!叶楚楚对南宫莫彻底无语了,南宫莫除了甩脸色,就是给人脸色看!

    叶楚楚都有点恨南宫莫这作死的脾气,怎么还和以前一样,一刻都没有闲着!

    “干嘛这样看着我?我已经把他放开了,你还想我怎么样?”南宫莫看着叶楚楚一副不肯就这样放过自己的表情,南宫莫不耐烦的对叶楚楚喊道。

    此时的南宫莫不要提南宫莫的心里有多气了,南宫莫心里觉得叶楚楚还是都自己不好,叶楚楚都偏心别人,现在都不关心一下自己!

    叶楚楚只感觉得到南宫莫对自己很生气,南宫莫对着自己吼的时候,叶楚楚真的不由得心颤了一下!

    叶楚楚只是感觉得到,南宫莫最近总是抽风,不然为什么南宫莫总是在简单里面挑骨头呢?而且南宫莫最近总爱乱钻牛角尖!

    叶楚楚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对南宫莫了!叶楚楚不停的以暴压暴,南宫莫就越来越像一匹脱僵的野马,越来越暴躁!

    “南宫莫,你就不能换一种方法和任枭他们和谐相处,相亲相爱吗?”叶楚楚无奈的抬头120°,对南宫莫无奈的讨教道。

    和平相处!!!在南宫莫的字典里,对任枭还有叶小五就没有这个词,南宫莫根本就不愿意和叶小五还有任枭相处!

    “和平相处?不可能!”南宫莫掷地有声的打破了叶楚楚所有的美好的幻想,对叶楚楚现实而残酷的说道。

    叶楚楚看着盘坐在地上的南宫莫,完全就一副唯恐天下不乱的样子,仿佛这个世界闹的鸡飞狗跳,这才是南宫莫想看到的世界!

    叶楚楚完全就要被南宫莫这大爷脾气给逼疯了!叶楚楚都不想去搭理南宫莫了!

    “欠削,我们走!”叶楚楚妥协的低下头,叶楚楚如在暗示自己认输了一般,叫的是任枭,看的是南宫莫!

    说完叶楚楚抬起脚就准备离开,丝毫不想和南宫莫多废口舌!正如叶楚楚落了什么东西,回来取一般,取着了就准备离开。

    “去哪?”南宫莫很快的从地上站了起来,追上了准备离开自己的叶楚楚,围着叶楚楚,对叶楚楚追问道。

    叶楚楚心里叹了一口气,叶楚楚怎么感觉怎么都觉得南宫莫像一条尾巴,叶楚楚现在真的很烦这样的南宫莫!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