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6.第126章 永远不会让你为我流泪!

    全屋的人都像一群没有头的苍蝇一样,在房间里看着阳台上一动不动的叶楚楚。

    一个一个人都心乱如麻,除了叶小五和任枭的心里不确定叶楚楚会不会一头跳下去以外,大家都怕叶楚楚的突然跳下阳台!

    叶楚楚好好一个生日被搞成这样!这是所有的人都想不到的,谁也不会想到苏沫儿会在别人的生日上说那样的!

    任枭此时的心,因为叶楚楚此时的反应,任枭的心像是在被真空着一样面临着窒息的危险!

    “晓晴,有什么方法让这样的钢化玻璃打碎,碎片不掉到澜澜而且没有响声的么?”任枭在房间里漫步的急的团团转着,看着迎面就要撞上的沐晓晴,对沐晓晴若有所思的问道。

    沐晓晴听着任枭如故意刁难她一般的假设,沐晓晴真的很想白任枭一眼,然后冷冷的回答没有!

    可是,沐晓晴看在任枭身患重病的份上,沐晓晴选择了想办法。

    沐晓晴看了一眼任枭,叹了一口气,准备去书法用电脑给任枭查查这个看似是小偷经常性使用的办法!

    沐晓晴不声不响的就这么出了房门,任枭认为沐晓晴是在生自己的气了!任枭叹了一口气,不想说沐晓晴,因为任枭认为沐晓晴无非是在生自己,对叶楚楚掏心掏肺的气!

    其实,沐晓晴的表情和内心都生气了,但是沐晓晴能怎么办?难道就这样不帮任枭,让任枭在那里团团转的堵心么?

    过了二十分钟,沐晓晴手里颠着一个铁做的什么走了进来,铁的响声,掩盖了沐晓晴的脚步声,还有打破了房间的宁静。

    “让一下!”沐晓晴走边像阳台的透明玻璃门走去,一边对站在门口干着急团团转的人说道。

    “沐晓晴,你想干嘛?”任枭的手拽着准备向阳台的玻璃门干什么的沐晓晴的手臂,带着审问的口气对沐晓晴问道。

    任枭认为沐晓晴拿那铁是来砸门的,任枭害怕那玻璃块砸到叶楚楚的身上,让叶楚楚受伤!

    沐晓晴虽然知道,那是钢化玻璃就算是砸到叶楚楚,叶楚楚也就死两细胞的事,连血都不带出一滴!可是,沐晓晴知道任枭不会答应直接砸玻璃门的!

    谁敢砸就算是叶楚楚没事,那个人好日子不长!沐晓晴跟了任枭那么多年,算是明白了!什么啥的对任枭来说都是可有可无的,但是叶楚楚就是任枭的命根子!

    沐晓晴越是了解这些,沐晓晴就想抓狂!是沐晓晴也有同情弱小之心,但是被任枭如此保护的“弱小”,沐晓晴还真没同情心!

    沐晓晴看着任枭那紧张的表情,特别想扇任枭一巴掌!但是,任枭只是冷冷的抿着嘴,再次白了任枭一眼,把挡路的任枭推开!

    “放心我不会把你的宝贝顾澜怎么样的!”沐晓晴想不过意,闭目养了一下神,对任枭没有好气的说道。

    叶小五在累的苦想,何雪也在旁边乱了阵脚!对沐晓晴何雪还有叶小五都不陌生,一个不错的好姑娘,自然放心沐晓晴!反倒是任枭对这个自己人,反而不知道为什么不放心了!

    沐晓晴在玻璃门的门锁的位置转了圆洞,然后把那块圆形的玻璃取下来,小心翼翼的用手取下来。然后,沐晓晴小心翼翼的把手从那个洞里穿过去,把从外面把那个锁给打开。

    锁被沐晓晴打开后,沐晓晴把手伸出来准备把门推开。任枭看着虚掩着的门,被沐晓晴推开,然后兴冲冲的推开了门走了进去。

    沐晓晴看着兴冲冲的任枭,叹了一口气,把全部的手里的东西放在墙角,摇了摇头!

    阳台的玻璃门被打开,冷风吹了进来,一阵寒冷席卷了沐晓晴的心头,想:任枭,你能更没药可救么?

    沐晓晴看着任枭和叶小五纷纷走出阳台去看阳台外的叶楚楚的情况,沐晓晴了解自己又可以不要存在了,沐晓晴转过身准备离开客房。

    何雪看着行单影只的沐晓晴,手被手被玻璃划伤了还一点都不知道!何雪看着叶楚楚这边的情况,追了上去。

    在阳台上,叶小五和任枭看着在寒风冽冽里睡着了的叶楚楚,叶小五和任枭的心都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妈咪,她睡着了!”叶小五转过头,看着看着叶小五目不转睛的任枭,对任枭提醒道。

    “嘘,小五,小声点!你去找管家,让管家给你安排房间吧!”任枭看着说话都不知道轻声的叶小五,转头看了一眼没有被吵醒的叶楚楚,小声的对叶小五说道。

    “任枭爹地,你想干嘛?”叶小五坏笑的看着任枭,如同知道任枭准备坏事一般的对任枭问道。

    任枭忽然感觉现在的小孩怎么早熟的那么快!!!任枭只是知道叶楚楚不久之后,就会被醒过来,除非让她这样一直吹着冷风,保持环境不变!

    任枭只是想叶楚楚醒来之后,和叶楚楚说两句话,其他的想法,任枭还真一点都没有了!

    “不准备干嘛!你该睡觉了,去找管家先生给你找个房间睡觉吧!”任枭的声音里带着崩溃的语气,但是又把声音压的很低对叶小五回答道。

    叶小五也知道任枭是绝对不可能,做对不起叶楚楚或者是叶楚楚不愿意干的事来的!但是叶小五就是想对任枭开玩笑而已!

    叶小五微笑轻步离开了房间,任枭看着叶小五走出去的时候还把知道把门带上,任枭无语的摇了摇头!

    任枭看着睡在寒风中的叶楚楚,任枭缓慢每个动作都特别的小心翼翼的试着把叶楚楚抱起来。

    就在任枭抱起叶楚楚的同时,叶楚楚就被任枭给吵醒了!任枭抱叶楚楚抱的稳,但是叶楚楚还是被任枭给吵醒了!

    只是叶楚楚忽然的惊醒看见是任枭,叶楚楚的心才平静了下来!任枭走到靠近床边的位置,任枭心里就已经猜到叶楚楚必然已经醒了的结果!

    因为任枭知道,叶楚楚醒来是环境的变化,给叶楚楚带来的不安全感所导致的!

    任枭没有说一句话,把叶楚楚放到床上,把折叠在床边的被子盖到叶楚楚的身上。

    任枭看着眼睛盯着自己的叶楚楚,任枭把被子挑剔的整理着,对叶楚楚问道:“怎么就醒了?不多睡一会么?”

    叶楚楚没有说话,依旧看着任枭,抿着嘴。任枭看着叶楚楚的眼睛,给任枭的感觉是叶楚楚的眼睛里,有一滴眼泪就要流出来了。

    任枭侧坐在床边,小心翼翼的把叶楚楚的头向自己的怀里挪。任枭抱着叶楚楚,轻轻的理着叶楚楚的头发。

    “想哭就哭吧!”任枭低下头,看着叶楚楚的脸,对叶楚楚温柔的说道。

    任枭的话音刚刚落下,叶楚楚的泪珠就像突然断了线的珍珠项链,一颗颗泪珠折射着耀眼的光之后,最后沉没在叶楚楚的衣服上。

    整个房间安静下来,任枭听见叶楚楚撕心裂肺的哽咽声,对于任枭来说,任枭的一声声哽咽,像是在一刀刀的划任枭的心!

    任枭只能沉默着忍受,因为任枭了解那些眼泪不是因为他!而他也不能让叶楚楚收不起来那些眼泪!

    她的痛只会因为南宫莫,而任枭能做的是让叶楚楚不那么的痛苦,让她哭得忘记心痛!

    “澜澜,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会像此刻一样哭的撕心裂肺吗?”任枭眼神空灵的看着前方,听着叶楚楚的哭声,任枭突发奇想的对叶楚楚问道。

    任枭这个问题似乎有点多余,如果叶楚楚知道现在的任枭已经出事了,叶楚楚一定用哭的比此刻更心碎!

    叶楚楚听着任枭的话,叶楚楚听得一头雾水,叶楚楚不知道任枭说的离开是哪种离开!

    “我说如果,如果有一天我得了重病,康复的可能几乎不到千分之一,你会怎么样?”任枭看着叶楚楚一副听不懂的表情,对叶楚楚假设道。

    叶楚楚认为就凭任枭的百亿身家,而且任枭的身体那么好,前几天还和南宫莫肉搏来着,叶楚楚觉得这个不实际。

    如果有一天真的发生了,叶楚楚一定会接受不了晕过去的!因为任枭的好,叶楚楚不会忘!

    “不要拿这个来吓我好不好?不可能发生在你身上的事情!”叶楚楚回答着,手抱紧了任枭,对任枭的这个傻问题貌似很生气。

    任枭微笑着没有说话,任枭明白了叶楚楚的意思了。任枭知道了他有一天死了,他宠了十一年的叶楚楚一定还很伤心的!

    任枭更确定了心里的想法,任枭的死不能让叶楚楚知道,因为任枭不希望,叶楚楚有一天因为自己流眼泪!

    任枭给叶楚楚的一切,必须是不留一丝遗憾的,暖叶楚楚的心田的!

    不留一丝痛苦与遗憾的,即使上帝为他和叶楚楚这一页已经写下了阴阳两隔的序,任枭也不会下一页写下叶楚楚的眼角会有泪水!

    “好,我以后再也不会说这样的话下你了!”任枭赶忙从发呆里跑出来,对叶楚楚赶忙保证道。

    任枭的这一声保证,意味着叶楚楚永远都不会知道,任枭若离开叶楚楚的真相!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