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9.第29章 其实,我们没有恶意的!

    “他们有说找我做什么吗?”叶楚楚依旧一副淡定自若的看着何雪,了解情况的说道。

    “没有!楚楚姐,他们来势汹汹不如你逃吧!我和他们说你不在!”何雪脑子一片空白,但是又想到他们是冲着叶楚楚来的瑟瑟发抖的对叶楚楚说道。

    “雪儿,我的为人我有信心,难道你没有吗?”叶楚楚轻轻的拍着何雪的后背说道。

    “要是万一他们是来杀你的呢?”何雪不想往那里想,但是心里的担心就如那万一一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傻瓜,要是来杀我的,他们用那么麻烦吗?走过来拿着枪往我脑袋上一指不就完事了!”虽然叶楚楚心里也害怕着这个万一,但是看着何雪的样子便害怕啊什么都不允许自己有一分,更不会有一分。

    “我出去了,你就在房间里别动!他们把我带着也不用怕,欠削会找到我的!”叶楚楚知道任枭给的耳环是定位器,叶楚楚从离开南宫莫的那一刻心里对死亡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叶楚楚说完,淡淡的微笑的用力把何雪从摊坐的地上拉起来。

    叶楚楚大步的向外走了两步,不放心的回到何雪,在何雪大耳边小声的说道:“如果——我说万一,万一我出事了,我和叶小五的那套房子里,我的床头柜背后的铁盒子哪出来,你看了就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什么!”刚刚被哄的心就快要沉下来的何雪忽然敏感了起来,因为何雪记得那里的东西叶楚楚说了只有她死了才能碰!

    “我说的是万一!”叶楚楚心虚不敢看何雪的眼睛。

    叶楚楚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去了工作大厅,叶楚楚依旧面不改色的。

    拿着枪的大汉差异的看着淡定自若的叶楚楚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

    “大哥,不知道你到此处有何指示?你看看这里他们都被你手里大家伙吓到了,大哥还是把它收起来吧!”叶楚楚用手撇开拿着枪的大汉手里正对着自己的身体的枪,口气里一点也没有害怕他的意思。

    拿着枪的大汉忽然被一阵佩服给席卷了心头,看着叶楚楚面不改色的表情,仔细的看叶楚楚的眼神都没有一丝慌乱,看了一下大厅的人赞同把枪收了起来。

    “大哥,不如我们坐下来谈怎么样?”叶楚楚心里慢慢的涌出一阵兴喜,至少叶楚楚慢慢了解他也不是那么的残暴不仁。

    “不用!”他的声音依旧改不了冷漠的味道。

    他提了一下手,示意站在叶楚楚旁边的人。

    站在叶楚楚旁边的两个膘肥体壮的大汉恭敬的鞠了一个躬,叶楚楚差异的看着他们。

    他们面不改色把叶楚楚架住,丝毫没有给叶楚楚想的时间,就把叶楚楚狠狠的扔到了车上,不到三秒,叶楚楚还没站稳,车子就启动了。

    叶楚楚摇晃了一会儿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表情严肃的看着叶楚楚。

    叶楚楚抿着嘴,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虽然叶楚楚很想痛骂他们一顿,转念一想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便不想浪费口舌了。

    “叶小姐,其实,我们没有恶意的!”刚刚拿着枪脾气很大的大汉,看着叶楚楚明显是不满意他的做法,解释道。

    叶楚楚头都不抬,不愿意搭理刚刚才在做坏人的他现在就在这个卖乖。“他们有说找我做什么吗?”叶楚楚依旧一副淡定自若的看着何雪,了解情况的说道。

    “没有!楚楚姐,他们来势汹汹不如你逃吧!我和他们说你不在!”何雪脑子一片空白,但是又想到他们是冲着叶楚楚来的瑟瑟发抖的对叶楚楚说道。

    “雪儿,我的为人我有信心,难道你没有吗?”叶楚楚轻轻的拍着何雪的后背说道。

    “要是万一他们是来杀你的呢?”何雪不想往那里想,但是心里的担心就如那万一一般,不怕一万就怕万一。

    “傻瓜,要是来杀我的,他们用那么麻烦吗?走过来拿着枪往我脑袋上一指不就完事了!”虽然叶楚楚心里也害怕着这个万一,但是看着何雪的样子便害怕啊什么都不允许自己有一分,更不会有一分。

    “我出去了,你就在房间里别动!他们把我带着也不用怕,欠削会找到我的!”叶楚楚知道任枭给的耳环是定位器,叶楚楚从离开南宫莫的那一刻心里对死亡就没有一丝一毫的害怕。

    叶楚楚说完,淡淡的微笑的用力把何雪从摊坐的地上拉起来。

    叶楚楚大步的向外走了两步,不放心的回到何雪,在何雪大耳边小声的说道:“如果——我说万一,万一我出事了,我和叶小五的那套房子里,我的床头柜背后的铁盒子哪出来,你看了就明白应该怎么做了!”

    “什么!”刚刚被哄的心就快要沉下来的何雪忽然敏感了起来,因为何雪记得那里的东西叶楚楚说了只有她死了才能碰!

    “我说的是万一!”叶楚楚心虚不敢看何雪的眼睛。

    叶楚楚说完便头也不回的去了工作大厅,叶楚楚依旧面不改色的。

    拿着枪的大汉差异的看着淡定自若的叶楚楚一步一步走到自己面前。

    “大哥,不知道你到此处有何指示?你看看这里他们都被你手里大家伙吓到了,大哥还是把它收起来吧!”叶楚楚用手撇开拿着枪的大汉手里正对着自己的身体的枪,口气里一点也没有害怕他的意思。

    拿着枪的大汉忽然被一阵佩服给席卷了心头,看着叶楚楚面不改色的表情,仔细的看叶楚楚的眼神都没有一丝慌乱,看了一下大厅的人赞同把枪收了起来。

    “大哥,不如我们坐下来谈怎么样?”叶楚楚心里慢慢的涌出一阵兴喜,至少叶楚楚慢慢了解他也不是那么的残暴不仁。

    “不用!”他的声音依旧改不了冷漠的味道。

    他提了一下手,示意站在叶楚楚旁边的人。

    站在叶楚楚旁边的两个膘肥体壮的大汉恭敬的鞠了一个躬,叶楚楚差异的看着他们。

    他们面不改色把叶楚楚架住,丝毫没有给叶楚楚想的时间,就把叶楚楚狠狠的扔到了车上,不到三秒,叶楚楚还没站稳,车子就启动了。

    叶楚楚摇晃了一会儿看着围在自己身边的人一个个表情严肃的看着叶楚楚。

    叶楚楚抿着嘴,坐在靠窗户的位置。虽然叶楚楚很想痛骂他们一顿,转念一想人在屋檐下哪能不低头,便不想浪费口舌了。

    “叶小姐,其实,我们没有恶意的!”刚刚拿着枪脾气很大的大汉,看着叶楚楚明显是不满意他的做法,解释道。

    叶楚楚头都不抬,不愿意搭理刚刚才在做坏人的他现在就在这个卖乖。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