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第27章 记住不要提南宫莫!

    “我……”南宫莫忽然对叶小五的穷追不舍,不知道怎么回答,终是自己没有勇气。

    叶小五看着南宫莫左右为难的表情,忽然诙谐的笑着,感慨道:“原来能言善道的南宫莫先生,也会有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呀!”

    “呵呵,她是我遇见对我最好真最好的女人!”南宫莫冷笑的摸着咖啡杯的杯缘,正视着叶小五坚定的回答道。

    “我不是太懂!”叶小五心里乱糟糟的听不懂南宫莫在说什么?叶小五似懂非懂的看着南宫莫,懂的是他心里有喜欢的人,不懂的是他为什么不去追她回来。

    “呵呵,你出来那么久了,不准备回去看看你妈咪吗?”南宫莫看着叶小五,总是有莫名的亲切感。要是今天是任何一个人,南宫莫可能都不会说那么多!

    “妈咪,哭的的时候要晾一下!”叶小五也想回去看看叶楚楚,但是叶楚楚哭的那么凶无奈叶小五要等她去消一点再回去找叶楚楚。

    “哦,你妈咪脾气很大吗?”南宫莫看着叶小五一副小大人的表情,关心的问道。

    “不会啊,妈咪,就像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南宫莫的问题忽然让叶小五回忆起和笨手笨脚的叶楚楚单独在一起的时光。

    叶小五觉得叶楚楚的每一次小孩模样,叶楚楚很会关心人,但是自己总是磕着碰着。

    忽然,叶小五的电话响了,叶小五一看是任枭的,叶小五赶忙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叶小五,你闹什么小孩子脾气?澜澜在房间里哭的稀里糊涂的,满世界找你!你现在在哪赶快回来!”电话一通,任枭的着急的说了起来。

    伴着任枭指责的声音,依稀可以听见清楚的哭泣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回去!”叶小五听见叶楚楚无助的哭泣声,一哭二闹三上吊,叶小五就来这一哭都扛不住。

    “叶小五,你记住不要提南宫莫!”任枭站在叶楚楚的房间门口,看着床上趴在那里哭的撕心裂肺的叶楚楚,任枭聪明的对叶小五提醒道。

    “为什么?”叶小五丝毫不了解南宫莫怎么了,为什么就不能在叶楚楚面前提南宫莫?就算叶楚楚讨厌姓南宫的,可是南宫莫怎么说也救了叶楚楚半条命呀。

    “哎呀,就记住了你提任何姓南宫的人!澜澜,她为什么心情不好你也要清楚,她讨厌姓南宫的!”任枭看了开着的笔记本上是一个关于南宫莫的资料,任枭自然就可以明白这事情应该是叶小五提起了南宫莫这个人。

    “知道了!”叶小五有点失落的看着南宫莫无奈的回答道。

    叶小五心里忽然很无语,明明叶楚楚是属于那种看见脚旁边有一只蚂蚁都不会踩下去的女人,但是在南宫这个姓氏面前,她就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那赶快回来!”任枭站在门口,但已经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叶楚楚的身上。

    “对不起,南宫莫先生,我要走了,有机会再见!拜!”叶小五一边从椅子上略带艰难的下来,一边也看南宫莫一眼的心情都没有,说完就赶忙跑走了。“我……”南宫莫忽然对叶小五的穷追不舍,不知道怎么回答,终是自己没有勇气。

    叶小五看着南宫莫左右为难的表情,忽然诙谐的笑着,感慨道:“原来能言善道的南宫莫先生,也会有不知道说什么的时候呀!”

    “呵呵,她是我遇见对我最好真最好的女人!”南宫莫冷笑的摸着咖啡杯的杯缘,正视着叶小五坚定的回答道。

    “我不是太懂!”叶小五心里乱糟糟的听不懂南宫莫在说什么?叶小五似懂非懂的看着南宫莫,懂的是他心里有喜欢的人,不懂的是他为什么不去追她回来。

    “呵呵,你出来那么久了,不准备回去看看你妈咪吗?”南宫莫看着叶小五,总是有莫名的亲切感。要是今天是任何一个人,南宫莫可能都不会说那么多!

    “妈咪,哭的的时候要晾一下!”叶小五也想回去看看叶楚楚,但是叶楚楚哭的那么凶无奈叶小五要等她去消一点再回去找叶楚楚。

    “哦,你妈咪脾气很大吗?”南宫莫看着叶小五一副小大人的表情,关心的问道。

    “不会啊,妈咪,就像一个孩子,而且还是一个没有安全感的孩子!”南宫莫的问题忽然让叶小五回忆起和笨手笨脚的叶楚楚单独在一起的时光。

    叶小五觉得叶楚楚的每一次小孩模样,叶楚楚很会关心人,但是自己总是磕着碰着。

    忽然,叶小五的电话响了,叶小五一看是任枭的,叶小五赶忙拿起手机接通了电话。

    “叶小五,你闹什么小孩子脾气?澜澜在房间里哭的稀里糊涂的,满世界找你!你现在在哪赶快回来!”电话一通,任枭的着急的说了起来。

    伴着任枭指责的声音,依稀可以听见清楚的哭泣的声音。

    “好的,我马上回去!”叶小五听见叶楚楚无助的哭泣声,一哭二闹三上吊,叶小五就来这一哭都扛不住。

    “叶小五,你记住不要提南宫莫!”任枭站在叶楚楚的房间门口,看着床上趴在那里哭的撕心裂肺的叶楚楚,任枭聪明的对叶小五提醒道。

    “为什么?”叶小五丝毫不了解南宫莫怎么了,为什么就不能在叶楚楚面前提南宫莫?就算叶楚楚讨厌姓南宫的,可是南宫莫怎么说也救了叶楚楚半条命呀。

    “哎呀,就记住了你提任何姓南宫的人!澜澜,她为什么心情不好你也要清楚,她讨厌姓南宫的!”任枭看了开着的笔记本上是一个关于南宫莫的资料,任枭自然就可以明白这事情应该是叶小五提起了南宫莫这个人。

    “知道了!”叶小五有点失落的看着南宫莫无奈的回答道。

    叶小五心里忽然很无语,明明叶楚楚是属于那种看见脚旁边有一只蚂蚁都不会踩下去的女人,但是在南宫这个姓氏面前,她就会欲加之罪,何患无词!

    “那赶快回来!”任枭站在门口,但已经眼神一刻也没有离开叶楚楚的身上。

    “对不起,南宫莫先生,我要走了,有机会再见!拜!”叶小五一边从椅子上略带艰难的下来,一边也看南宫莫一眼的心情都没有,说完就赶忙跑走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