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第18章 诚华盯上叶楚楚!

    “小五,慢点呀!你摔着了我们会被少爷骂的!”随从殷勤的追着叶小五说道。

    叶楚楚看着拿了钱就离开了的出租车,又看着被三个随从给照顾着的叶小五。叶楚楚再抬头看了看一步一步慢慢走的很稳的任枭,勉强的冷笑的对任枭说道:“你的手下越来越聪明了!咦,为什么这次带三个出门?”

    以前任枭来看叶楚楚都是带一个随从,因为叶楚楚被诚华的人跟踪着,只好带多两个顺便送叶楚楚。

    “那两个说送给你!——给你不测的时候用!”

    “欠削,你派他们来跟踪我就直说,我要什么保护!”叶楚楚听任枭的话,感觉危言耸听的假设着任枭的想法,开玩笑的说道。

    “澜澜,你现在被诚华盯上了!”任枭把声音压的很低,还低着头对叶楚楚说道。

    “欠削,那诚华集团到底为什么那么对我穷追不舍啊?还有他还绑架小五,为了就是让我和他们老总见上一面!”叶楚楚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任枭的话让叶楚楚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还好,你昨天没有说叶小五的父亲是南宫莫,不然又有一场血雨腥风了!诚华是冲着南宫莫去的!放心,诚华那边我已经警告过了!他们应该还不知道你是顾澜,小五是南宫莫的孩子!你的资料我处理的天衣无缝,他们这辈子应该查到你的过去的!”

    任枭想起昨天暗中保护叶楚楚母子的暗探打回来的紧急报告不由得心里着实有些惊讶,虽然知道诚华和南宫莫有仇,但是叶楚楚以前的身份还不至于暴露。

    “南宫莫都不记得我说顾澜,这个世界上知道我说顾澜的人还有几个呢?诚华为什么盯上我了?”叶楚楚听着任枭的万幸心里的那份失落感再次爬上了心头。

    南宫莫怎么可能记住一个卑微的任他宰割的棋子呢!

    “放心知道你是顾澜的这个世界上,应该就剩下我一个了!”任枭用肯定的语气对叶楚楚说道。殊不知这个语气,深深的刺痛了叶楚楚的心,活了十几年既然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认识自己活的多么可笑。

    南宫莫身边认识叶楚楚的人,已经换的一个不剩下。顾家更是被南宫莫报复的只剩下叶楚楚这个养女。而叶楚楚因为顾母的去世被所谓留学发配到了美国,外界更是连顾澜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后来叶楚楚和南宫莫结婚,南宫莫只是说他娶了顾家的二小姐之外,连一张合照都没有发布。再后来合照叶楚楚和南宫莫离婚之后,都带离了南宫家。

    除了任枭知道叶楚楚就是曾经的百年集团顾氏的二小姐顾澜之外,没有人知道叶楚楚的曾经。

    “存在的和没有存在过一样!”叶楚楚对任枭说道。

    “澜澜,我也可以当过去没有存在过!”任枭感受到了叶楚楚的悲凉,也可以猜想到南宫莫走过的悲凉。

    “对不起,我忘不了!对不起,欠削,我做不到自欺欺人!”叶楚楚听着任枭委曲求全的话,叶楚楚丝毫的客气都没有,硬生生的回答道。

    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听见两颗心被刺痛的声音。

    叶楚楚的心被自己每个日日夜夜看着南宫莫的相片时候,问的“你还记得我吗?”的无声的而真实的回答给刺痛了。

    任枭被叶楚楚对过去的无法割舍给刺痛了。不过,忽然他明白了任枭一辈子都给不了顾澜幸福。

    “澜澜,小心诚华!他找你是因为你七年前卖给他的南宫莫的‘金钥匙’!澜澜,你缺钱,你也不能偷南宫莫的‘金钥匙’啊!它值20多亿,你怎么能就这样卖了,而且还只卖了2百万,我真的快被你气死了!”“小五,慢点呀!你摔着了我们会被少爷骂的!”随从殷勤的追着叶小五说道。

    叶楚楚看着拿了钱就离开了的出租车,又看着被三个随从给照顾着的叶小五。叶楚楚再抬头看了看一步一步慢慢走的很稳的任枭,勉强的冷笑的对任枭说道:“你的手下越来越聪明了!咦,为什么这次带三个出门?”

    以前任枭来看叶楚楚都是带一个随从,因为叶楚楚被诚华的人跟踪着,只好带多两个顺便送叶楚楚。

    “那两个说送给你!——给你不测的时候用!”

    “欠削,你派他们来跟踪我就直说,我要什么保护!”叶楚楚听任枭的话,感觉危言耸听的假设着任枭的想法,开玩笑的说道。

    “澜澜,你现在被诚华盯上了!”任枭把声音压的很低,还低着头对叶楚楚说道。

    “欠削,那诚华集团到底为什么那么对我穷追不舍啊?还有他还绑架小五,为了就是让我和他们老总见上一面!”叶楚楚虽然有些惊讶,但是任枭的话让叶楚楚想起了昨天发生的事情。

    “还好,你昨天没有说叶小五的父亲是南宫莫,不然又有一场血雨腥风了!诚华是冲着南宫莫去的!放心,诚华那边我已经警告过了!他们应该还不知道你是顾澜,小五是南宫莫的孩子!你的资料我处理的天衣无缝,他们这辈子应该查到你的过去的!”

    任枭想起昨天暗中保护叶楚楚母子的暗探打回来的紧急报告不由得心里着实有些惊讶,虽然知道诚华和南宫莫有仇,但是叶楚楚以前的身份还不至于暴露。

    “南宫莫都不记得我说顾澜,这个世界上知道我说顾澜的人还有几个呢?诚华为什么盯上我了?”叶楚楚听着任枭的万幸心里的那份失落感再次爬上了心头。

    南宫莫怎么可能记住一个卑微的任他宰割的棋子呢!

    “放心知道你是顾澜的这个世界上,应该就剩下我一个了!”任枭用肯定的语气对叶楚楚说道。殊不知这个语气,深深的刺痛了叶楚楚的心,活了十几年既然到最后只剩下一个人认识自己活的多么可笑。

    南宫莫身边认识叶楚楚的人,已经换的一个不剩下。顾家更是被南宫莫报复的只剩下叶楚楚这个养女。而叶楚楚因为顾母的去世被所谓留学发配到了美国,外界更是连顾澜这个人是谁都不知道。

    后来叶楚楚和南宫莫结婚,南宫莫只是说他娶了顾家的二小姐之外,连一张合照都没有发布。再后来合照叶楚楚和南宫莫离婚之后,都带离了南宫家。

    除了任枭知道叶楚楚就是曾经的百年集团顾氏的二小姐顾澜之外,没有人知道叶楚楚的曾经。

    “存在的和没有存在过一样!”叶楚楚对任枭说道。

    “澜澜,我也可以当过去没有存在过!”任枭感受到了叶楚楚的悲凉,也可以猜想到南宫莫走过的悲凉。

    “对不起,我忘不了!对不起,欠削,我做不到自欺欺人!”叶楚楚听着任枭委曲求全的话,叶楚楚丝毫的客气都没有,硬生生的回答道。

    世界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听见两颗心被刺痛的声音。

    叶楚楚的心被自己每个日日夜夜看着南宫莫的相片时候,问的“你还记得我吗?”的无声的而真实的回答给刺痛了。

    任枭被叶楚楚对过去的无法割舍给刺痛了。不过,忽然他明白了任枭一辈子都给不了顾澜幸福。

    “澜澜,小心诚华!他找你是因为你七年前卖给他的南宫莫的‘金钥匙’!澜澜,你缺钱,你也不能偷南宫莫的‘金钥匙’啊!它值20多亿,你怎么能就这样卖了,而且还只卖了2百万,我真的快被你气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