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七百六十三章 报恩

    赫连红莲瞪了程弓一眼,虽然还是有面纱遮挡,但却能从细微处看到她也在笑。

    岳婉婉则毫不掩饰,开心的笑出声来,程弓这种所有人明知道是玩笑的话,此时让所有人都感觉到很轻松很随意。

    东方玲珑眼中带着那种淡然却也充满着幸福的看向程弓,冲着程弓微微点头,随后起身道:“小雪、红莲、青梅,丹神府还有许多事情要做,胖子他们要弄出一个奖励体系,我们也要炼制出更多丹药。”

    “就玲珑姐这么照顾你,你开心去。”赫连红莲瞪了程弓一眼,跟着东方青梅她们一起走了出去。

    东方青梅也在经过程弓身旁的时候顽皮的吐了吐舌头,东方青梅用手轻轻拍打了一下东方青梅,带着她们几个离开院子,给程弓留下单独跟岳婉婉谈话的时间跟空间。

    “你真幸福!”看着东方玲珑带着她们离开,岳婉婉也颇有感触的说着。

    “我也这么认为的,所以我更要守候这份幸福,不会让任何人破坏了这份幸福。”

    说着程弓迈步走到近前,拿起胸口岳婉婉给他的那颗珠子,这颗珠子他随后使用真火九重叠再度打开,里边只有一丝淡淡的仙丹气息,显然那些被封印的仙丹药力只能使用一次。

    “这个我真没办法再交还到你手中了,这个应该是你家长辈留给你突破时候使用的?不少字”

    岳婉婉略微犹豫了一下,想说不是但看着程弓看着自己的眼神,她只能摊手道:“其实也没什么了,只是我运气比较好发现了一个遗迹,在那个遗迹中我们丹师联盟得到了许多好处,那里有半颗珍贵的仙丹还有一颗即将毁掉的仙丹,那半颗仙丹被以为长辈拿去,这颗丹药就被我师尊封印起来留给我继任的时候使用,让我积蓄到一定程度凭借这仙丹的药性好在达到纯阳太尊初期后再进一步。”

    “要知道灵山六大势力的门主、宗主或者盟主。就算能达到纯阳太尊一般直到将位置传给其他人,也都是纯阳太尊初期而已。毕竟到了传扬太尊境界,想提升也就更加难了,除非有一些有特殊际遇的。其实也没关系的。我自己也能达到纯阳太尊,毕竟炼丹师联盟不以力量为主,何况这是我自己的东西,我想送给谁就送给谁。”

    岳婉婉是想告诉程弓这有一些残余仙丹药性的丹药使用后也不会有问题,但对于程弓来说,他倒不怕这些事情。只是对于他来说,总不能现在将这个失去了仙丹药力的珠子空着还回去。

    “没关系。我肯定让你在中州六大势力新一代继承人中成为第一人,至于这个嘛!”程弓看着这个珠子道:“我就先不还给你了,那天我会还给你一颗真正的仙丹。”

    仙丹,那是炼丹者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至于得到,就算现道期天尊都不敢去想想,一颗仙丹之珍贵,就连九州众多势力都很难拥有,一颗仙丹绝对能掀起一场滔天巨浪。

    别说一颗仙丹了。就算是半颗仙丹或者不完整的仙丹,都会引来无数厮杀争斗。

    就算是仙丹马上要消失残余的药力,都能帮助一个纯阳太尊提升许多。能顶其几百年甚至上千年苦修,价值之大可想而知。

    一个门派就算传承万年也未必有机会获得仙丹,而且随着九州大地元气稀薄,各种遗迹日渐稀少,岁月流逝,仙迹消失,仙丹是用一颗少一颗。经历了十几万年,能留存到如今的仙丹更是及其罕见。…。

    仙丹也并非不朽,也会随着岁月的流逝逐渐消散在天地之间,就如岳婉婉给程弓那颗珠子中封印的仙丹最后残余药力。那就是一颗仙丹最后残余的少量药力。

    由此可知,如今要想得到仙丹该有多么困难,甚至以后都很有可能不存在。甚至现今,也已经没有真正完整的仙丹留存在世。

    “好啊,等你亲手炼制一颗仙丹给我。”岳婉婉听了愣了一下,随后半开玩笑的说着。

    “嗯。”程弓很认真的想了想。自己总是避免不了去挑战那最后一步,哪怕如今已经知道仙丹不可炼,炼了会出问题也不可避免。但他仔细想了想之后,还是很认真的点了点头:“没问题,就这么说定了。”

    岳婉婉是根本没打算往回要,所以才那么说的,但却没想到程弓很认真的思考后点头同意。

    虽然程弓很爱开玩笑,但岳婉婉此刻能感受到,程弓这话很认真……

    认真?

    但炼制仙丹又怎么可能呢,那根本不可能的,仙迹消失,随着时间流逝,炼制高级丹药越来越难,现在就算在灵山之中炼制绝品道丹都已经困难无比了,何况仙丹。

    “现在这个问题解决了,咱们是不是该谈谈终身大事了,丹师联盟未来盟主却来追我,我真是受宠若惊了。”程弓自然有他的打算,当年他炼制的那颗仙丹可并没有被毁,因为程弓就将那颗仙丹藏在虚空阴阳鼎外鼎碎片中某一个空间之中,虽然目前还没找到,但就算短时间内不能直接炼制仙丹,也可以去寻找当年自己炼制的那颗仙丹。

    仙丹虽然珍贵,对无数人来说可以倾尽一切去争夺,但程弓也不想欠这么大一个人情,尤其是到现在程弓对于岳婉婉的情况都蒙在鼓里,不知道她所为何来。

    当天上掉馅饼这种事情出现的时候,程弓一定要先弄清楚,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巨大馅饼中到底是什么馅?

    “我来原本只是想报恩,帮你一次的。但后来感觉老爹说的也挺有道理的,他说如果能找到像你这么一个好的女婿,他死都瞑目了,所以我就一直在留意你。这次发现越看你越顺眼,至少比我现在遇到的许多人都好,如果不是你现在有那么多女人了,我肯定要追到你,现在嘛,先考虑考虑看看再说。”岳婉婉看着程弓开心的说着。

    报恩?越看越顺眼,找到我这样一个女婿死也瞑目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还要倒追自己,我靠,这话要是让那整天围着岳婉婉转的唐浩然、天语、赫连天龙听到非发疯不可。

    他们想尽办法取悦的人,如今竟然在说这些话。

    “咱能不能说清楚一点,你越说我越糊涂了,先说一下你报的什么恩,还有你老爹是哪位,我很熟悉吗?”。

    程弓心中在猜测,难道是自己上一世认识的那几个老家伙的女儿,不会啊。那些家伙都不知道活了多少万年了,一个个都老古董一般,除了老不死那个家伙几十年前弄出个小疯子扔给自己,就没听说谁还有什么直系后代。

    要知道,十几万年的岁月太多事情发生,即便现道期天尊也活不了这么长久,就算有人有一些后代也都成为过去。

    可是这一世,程弓实在想不起来有这种事情了,自己可是连中州都还没去过呢?

    岳婉婉看到程弓疑惑的神情,笑道:“你肯定想不到的,因为他只是一个很普通的修真者,我是这次回来才将他接去中州的,前些日子你去东北丹州抢亲,后来路过楚城……”…。

    楚城…普通修真者…姓岳……

    “岳甫,你是岳甫的女儿。”程弓顿时明白怎么回事了,原来根源竟然在这里。

    我靠,谁他妈能想到当初在楚城卖药材的一个普通修真者,随意被人欺负、欺压的人竟然会有这样一个女儿,而且是马上就要当上丹师联盟盟主的女儿,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正因为这种几乎不可能的事情,所以程弓根本没往这方面想。

    当初在楚城,自己购买娇娇花后来将钱主动退还给自己,后来被胁迫者栽赃陷害自己,最后自己并没杀的那个岳甫的女儿,这简直太……神奇了!!

    岳婉婉点头确认程弓这次猜对了,随后道:“我最开始只是被丹师联盟的一位长老看中,也根本没资格接父亲走,后来无意间闯入一个遗迹,身上的天衍血脉被开启,正好被一位丹师联盟天尊的代言人发现就带我进入了灵山。等我从灵山出来被确认成为丹师联盟继承人,随后就是一系列的争夺,那个时候我也不敢接父亲过去,直到这些年下来我终于在丹师联盟站稳脚步,再也没人能跟我争夺,也没人会对我父亲不利的时候我才将他接了过去。”

    “天衍血脉,这么说你是九炎真火之体,怪不得炼丹方面会有这种成就,不过你这身体应该是被你师尊掩盖了,否则九炎真火稍微运转力量,就如日当空,焚尽万物啊!”九炎真火之体,怪不得性格这般爽朗自然,没有丝毫做作,程弓此刻总算明白缘由了。

    只是没想到,岳甫竟然对自己评价这么高,要知道当时他可是双手将自己购买娇娇花的钱送还回来的。

    从这方面来说,他反倒是真聪明之人,换了别人如果知道女儿如今如此厉害,恐怕想到的不是称赞而是要报复了。

    “真不该这么早将缘由告诉你。”岳婉婉点着头,同时也后悔的说着。

    (大家看完之后记得砸一下推荐票,推荐票每天都会产生,求推荐票,求推荐票!!!)(未完待续)

    。

    。,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