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六百二十七章 错误决定

    “也是认识她那段时间,我也才开始进入修真界,白鹤也是她跟我一起进山磨练的时候得到的,后来她很喜欢就将白鹤养在了身边。那个时候正是我意气风发的时候,不但自己修炼上已经快跨入修真界的门槛,达到万象一龙境界,更指挥大军纵横驰骋。”

    “她说她最喜欢我指挥军队的样子,等大战要结束的时候,我们虽然没结婚但她却已经怀了程岚。那个时候你的母亲也怀了你,她们俩相处的情同姐妹,但···那一次受到敌人的围攻,原本在一起的她们分成两个方向逃走,当我跟着你姥爷他们赶到的时候,她们已经逃走了很长时间。那个时候天机混乱,使用神念根本查探不到什么。”

    “就是那一次···我做了这一辈最错误的一个决定,那个时候我竟然乱了阵脚,看到对方追击之人分成两批,我当时的心里就认为你的母亲本身很强大,是天弓神殿的人,而当时保护她们俩的也都是天弓神殿的人。我认为在分散的时候,他们更多人会保护你母亲的安全,而且我也知道你母亲身上有许多保命的东西,当时只有我跟着你姥爷以及天弓神殿的人,那个时候经过厮杀伤亡惨重,已经没办法同时分成两拨去救人。”

    “于是我跪下来了,跪下来求你姥爷他们救救薇儿,我也说出自己的考虑跟分析,当时我还想到了许多。我认为自己的分析绝对不会错的,因为当时你姥爷使用秘法隐藏她们俩的气息,别人分不清楚到底是谁的,加上我其他的推测,他们信了我。或者说,卢老放弃了先去救自己的女儿,后来无数个日日夜夜我都在想,如果不是我跪下相求……”

    十几年前的事情,爷爷不愿意提起·父亲更是从来不提,一心将自己弄到军营,只有战斗、再战斗。

    今天这是程弓第一次听到当年的事情,程宇阳说到激动处·声音惨淡,那种痛苦折磨得这个天狐恐怕比死更难受,从他的声音中都能听得出来。

    “战斗之时的决定,没有什么对与错,而且都是自己家人更加不必为这个难过,就跟我当初是个纨绔大少就知道惹祸,但爷爷跟整个程家却不管怎样都会挺我·哪怕跟皇帝开战也在所不惜,如果没有你们的支持,我之前那十几年怎么可能挡一个那么舒服的纨绔大少呢。.您不必再为这个难过,真的,因为我们都姓程,我们是一家人。”

    听到这里,后边的事情就算不听程弓都能猜到分,他也明白爷爷为什么不想去说·父亲为什么不愿意去提。而自己的二叔,为什么这么多年来一直生活在痛苦、悔恨之中。

    “我相信,爷爷跟父亲也不会怪你·就算我并未曾谋面的姥爷跟…我的母亲,他们一样不会怪你。”母亲,程弓最初以为自己是在原来的程弓死后才重生的,直到遇到小疯子才知道,自己被十三道虚空阴阳劫干掉的时间,正好跟自己出生的时间相符。

    只是当时自己受伤太重,胎中之谜的影响下,自己前面十几年根本忘记了前世的一切,拥有了十几年新的记忆。直到那次强奸公主未遂的事情后,自己才想起前世·如今听程宇阳再一提起当年事情,程弓更加肯定。

    所以他这一世的生命是父母所给,爷爷、父亲甚至自己未曾见过的母亲、姥爷都是自己至亲之人,正因为想通这些,程弓当时才神念畅达,对身边人再没有任何隔膜。…。

    “你不会明白的·你真的不会明白的,薇儿说的对,我太聪明了,聪明的开始自私了······”此刻的程宇阳,就像是迷离之际的人在喃喃自语一般,再也没有那随意看穿一切,智慧超凡的天狐风姿。

    爷爷不说,父亲从来不提,十几年前显然发生了许多事情,今天二叔在最后显然是要将一切亲口跟自己说出来,程弓虽然猜到分,但稍微安慰一句后就不再出声,等着程宇阳将后边的事情讲出来,或许这样他走的能舒服一些!

    “我们一起追向了薇儿她们逃走的方向,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发现薇儿她们已经逃脱敌人的追击,还没等我高兴的时候,薇儿却很激动的喝问我们为什么要追向这边。她已经气的不行了,她说当时你的母亲让绝大多数人保护着自己离开,她只是带了很少的人逃向另外一个方向。甚至将大多数保命的东西都交给了她。”

    说到此处,程宇阳的声音变得越发的痛苦起来,仅仅听那声音就能让人感受到当时的心情。

    “甚至连一些保命的丹药也都交给了薇儿,因为她们在路上留了线索,认为有我在定能发现做出判断。你母亲坚持让薇儿将人、保命法宝、保命丹药都带着,说她自己有办法坚持到我们赶去。可是······”

    “薇儿发疯一般的骂着我,问我为什么没看到她们留下的那些线索,那么明显的线索为什么都发现不了,我当时已经昏头了。只记得当时所有人都立刻离开,我随后也发疯一般的赶了过去。”

    “晚了···一切都晚了,等我们到那里的时候,你的母亲已经…已经死去了,就连还在你母亲腹中的你也…没了生命迹象,那些人还没来得及逃走,当时你姥爷疯了一般将所有人都击杀。后来他抱着你的母亲离开,他们没有责怪我,但是卢家人的眼神却让我恨不得将自己杀死。我痛恨自己,妄称天狐,却做出这等事情。”

    “你父亲知道你跟你母亲的事情后,跪在那里七天七夜没有动弹过,任凭我怎样···怎样说他都没有反应。我甚至想让他亲手杀了我,可他却如同死去一般。”

    “哀莫大于心死。”程弓虽然仅仅是听程宇叙说当年事情,却也能想象到、感受到当时程家一家人的痛苦,那种纠结、痛苦远超战场厮杀、甚至比死亡痛苦百倍,尤其是对他们这样的家族,战死沙场不可怕,这种事情反倒是最让人痛苦的。

    “哀莫大于心死,薇儿也说过这句话,随后她就陪着我一起跪在你父亲身前,薇儿说过,他求的不是你父亲的原谅,她只是感觉应该死在那里的是她。看着当时薇儿看着我那冷漠、失望、痛苦的眼神,看着你父亲那个修炼天才的暴熊竟然境界接连跌落,我甚至想到了自杀。但却被你爷爷打断了我的四肢,封了我的力量让人喂我丹药,让我好好想明白了。”

    “其实你爷爷比我们还痛苦,他最好的兄弟,还成了亲家,亲自来接他参加他接任天弓神殿殿主大典,却为了他要包围蓝云帝国这么一个小国家,就停留在南瞻部洲多年,甚至不惜跟家族闹翻也要全力支持他。等后来才渐渐知道,天弓神殿卢家当年何等威风,北俱卢州如同当时蓝云帝国这样的国家数以百计,而他则是可以随意主宰这些国家生死存亡的存在,却为了一个小小的蓝云帝国不惜跟各大势力翻脸。”…。

    “但到头来,却连亲生女儿都因此而死,天弓神殿遭到各大势力围攻损失惨重,更让人想不到的是,十天后传来消息天弓神殿开始封殿。除北俱卢州大事之外,不再过问九州大地其他事情。后来,你姥爷亲自抱着你再次回来,说你被救了回来,随后离开。”

    “正是因为你被救了回来,你父亲才重新燃起活下去的念头,只是一个月后传来一个更震惊的消息,北俱卢州天弓神殿,卢家有史以来号称最有天赋的卢君昊死了,从此之后你爷爷也受到了严重打击。

    当时你真以为是那无能的皇帝让你爷爷放下兵权的吗,是你爷爷根本没这个心思了,一个半月后薇儿生下程岚后直接离去。”

    再一次回忆了一遍当年的事情,程宇阳就像是又在十八层地狱中走了一遍一般。当说到此时后,他沉默了好久,颤抖的手好几次都差点松开那把天弓,程弓看着想劝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他猜到了大概,但这中间的感情、痛苦不是能猜到就能体会到的。即便他也算是受害者,即便没人会去怪程宇阳,可换成是谁,都会痛不欲生。

    “我找遍了所有的地方却找不到她,于是我想到了你姥爷曾经说过的一句话,猜测她很可能是从下边来的。当时我以人婴力量一路追寻下去,一方面是想追寻到薇儿,但我也知道程家的情况并不好,我需要更强大的力量,我进入了幽冥炼狱。那里的魔头、魔王、大魔王,甚至各种凶残的幽冥炼狱生物,不同炼狱存在我都闯过,我比它们还凶,我比它们还狠,只要能得到力量怎样都行。”

    “我在幽冥炼狱闯荡了十二年,由最初人婴第三层下去,一直到了地婴巅峰。但在一次争夺之中我中了一种很严重的毒,我的地婴也受损很严重,当时正好我机缘巧合得到幽冥炼狱一种神奇的东西,冥草。那是一种极其罕见的东西,服用下去可以让任何生物活下去,但却会变成一种人不是人,鬼不是鬼,魔不是魔的状态。”。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