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两百二十五章 玩玩就玩玩!

    【写书不容易--为作者求月票及免费推荐票(免费推荐票每天两张)】

    附:希望大家和谐发言,积极讨论。鼓励山寨和剧情分析,好的分析和山寨一定

    会加精的,山寨请注明【山寨】字符,否则假更处理,封禁十天!

    [呼吁热心会员]-

    及时举报违规帖、解答一些力所能及的问题.

    为丹神的和谐友爱共同努力.希望大家每天都能为【丹神】投上一票!

    -

    不朽丹神总链接:

    不朽丹神最近二十章连载链接:

    [亲,禁水哦,违者十天不谢]

    ->

    -务组-祝大家天天好心情°

    程弓,是他!原本催马已经跑出去很远的周逸凡勒住缰绳,调转马匹看着正落下的程弓,同时一点也不意外的看着那被打飞出去的陈海、陈鲸两兄弟。

    怎么哪里都有他,欧阳玉宝紧锁眉头,但心中随即暗喜,程弓啊程弓看,这些天跟着武亲王的人办事情,我也终于算是多少了解了武亲王手下的惊人实力。你以为就你那点实力,有个接近脱俗期的傀儡就真的所向无敌了,一会有你哭的。

    程岚则面无表情,眼中浓浓的杀意早已经收敛,人如枯木一般沉着脸站在那里。

    而周围看着的人比程弓还激动,一个个的都无比兴奋、激动,因为这实在太刺激了,这等于是来踢场子。武亲王办的宴会,程弓还没进门呢就将武亲王府的人打了,这下热闹可大了。

    更有一些人在思索,这件事情到底会如何收尾,因为想想以前程弓所做的事情,所们就会发现一件惊人的事情。每次程弓做出的事情,都会让人感觉要崩溃,难以解决,但最后总是能超出正常想想,意杵之外。

    但这次他打的可是武亲王的人,这等于打武亲王脸呢,这事可闹大了。

    程弓那两嘴巴的力量并不是很大,陈海跟陈鲸人被打落下去后,人没等落地就已经直接爆了。

    “血腥怒、巨鲸杀。”

    这是俩兄弟联手绝招,深海之中最恐怖的巨鲸燃血战斗的一种方式。

    “武亲王就是这么宴客的吗?”程弓的声音瞬间响彻整个武亲王府。

    好多人一听到这个声音,脑海中不由得想起十里亭程弓迎武亲王的那次,但上次程弓以维护皇权、以大义、大礼作为说辞,这次可不同。

    “住手。”武亲王的声音在陈家兄弟耳边响起,这俩兄弟都已经要不惜损伤身体爆发力量进行最强一击,但听到武亲王淡淡的一句话却是眼中露出无比的惧意。那种暴怒、拼命的心思全部收敛,乖乖的控制力量落下,只是眼中依旧带着无比愤恨的光芒看着程弓。

    “本王如何宴客用不着你教,现在你倒给本王说说在本王宴客之日你打了本王的人该怎么办?”不高的山中,云海飘荡、雾涛滚滚,声音缓缓传出带着无边威势跟压力。

    武亲王的气势好强啊,已经不输于皇帝了。

    好气派,说不定这位武亲王以后真的能成为神仙中人物。

    这下程弓有麻烦了,武亲王看似平静,但明显是要拿这件事情来说道说道。

    也正常,这程大少无法无天太久了就连武亲王回来后都两次三番找麻烦,如果武亲王再不收拾他,那威望都会受损。

    现场无比安静,没人议论,每个人心中都有各自的想法,但都在静静的看着事情的安展。

    所有人都在看着 看程弓如何回答武亲王这话,毕竟他已经打了人了。欧阳玉宝则在一旁幸灾乐祸,周逸凡则静静的看着 至于程岚站在那里双手紧握,那修剪的漂亮的指甲竟然已经刺入肉中,血无声无息的滴答下来。

    只是此刻没人会注意到他这里,他只能一个人站在那里,这份羞辱,他永远铭记于心。

    “因为他们欠打。”谁都没想到的一句话 程弓无比仗义的道:“妈的,老子是谁,老子是云歌城四大害之首,南瞻部洲第一纨侉大少,还是当今的新科状元郎,程家的大少你们谁敢说不认识本大少。就算你们这两个刚刚回来的家伙,难道当日十里亭没见过本大少,上次出手你们可以说什么都不知道,这次是什么意思本大少倒要问问了,你们两次出手想杀本大少意欲何为。”…。

    原本许多人都在想着程弓该如何破解,但一听程弓这么说,突然发现事情好像一下子转个了圈,理怎么又回到程弓手中了。

    “上次的事情本大少不出声,你真当本大少好欺负呢。

    上次本大少代表陛下做事,今天代表程家来庆贺既然都认识还在那拦着要请帖,什么意思,想羞辱人呢。枪 ……”,程弓无比嚣张的骂道:“本大少没杀他们算是给你武亲王的面子了,你说他们该不该打。除非你武亲王跟我们说你特意派人到这来检查请帖,目的就是为了显示你武亲王高高在上 比皇帝宴客还牛逼,所有人都要接受检查以显示你高高在上的身份。如果是那样的话,好,甘愿被你羞辱的人接受检查,本大少可没那个心情,直接带着贺礼转身就走。”

    陈海、陈鲸他们兄弟气得想说话,但却根本没有机会,事实上他们在门口以接人为主。来的人只要顺手将请帖给他们,他们核对之后立刻针对对方级别,派人一直将对方送到该去的地方。虽然说是宴客,但是武亲王宴客分的很严格的,有些人只能在什么地方吃顿饭,有些人则能进入里访跟武亲王—起用餐。

    但现在让程弓这么一说,让不少人心中都微微有些不舒服。同样的事情,什么样的角度,由谁去诠释,由谁去说学问很大,说完之后这件事情的性质都会有很大不同。

    “危言耸听,本王不跟你在这里辩这些,说一千道一万,你打了本王的人,还是在本亲王的府内。看在你是应邀来参加宴会的面子上,本王不会将你赶出去,因为你代表的不是你自己,但你必须给本王一个合理的解释,否则本王就留你在这住一段时间,让程老爷子来亲自接你。”武亲王的语气依旧平静,但却透露出一股坚决讨要说法之意。

    这是武亲王府,如果有人在他这里打了人后什么事情都没有离开,那他武亲王府岂不成了笑话。

    “解释,解释什么,本大少为什么要跟你解释,刚才说的很明白了,他们欠揍。”程弓看着怒目看着自己的陈家兄弟道:“瞪、瞪什么瞪,眼睛冒出来你们也是这种货色。武亲王,我今天好心好意给你送贺礼,本不想惹你,但你的手下就是欠揍,这要是我的人这样,挨揍了活该,怨他们没本事。被打了就找主子,你养手下还是养宠物呢。”

    “扑……哧……”,陈家兄弟被程弓这话得气血翻腾,原本就伤势不轻,此刻血从嘴角控制不住的流出。

    “哼,说再多有什么用,武亲王怎么都不会放过你的,找这种机会还找不到呢。”欧阳玉宝在一旁得意的想到。

    周逸凡则突然想到什么,远远的看着程弓。看起来武亲王这个时候、这个理由对付程弓很合理,但周逸凡突然想到什么,微微摇头。武亲王如果真的借这个事情对付程弓,绝对是件非常失策的事情。

    不知道程弓带着那贺礼是什么,但他既然能来参加宴会,难道就是为了挑衅跟正面找茬吗?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也就太不明智了。

    如果只是程弓一进来就打人,嚣张无比,武亲王跟他怎么较量,甚至因此跟程家全面翻脸也都无所谓,但偏偏前面有程岚的事情。程岚现在投靠武亲王,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但他毕竟还是程家的人,刚才他被褥了程弓出手,这个理由天经地义。虽然程弓没说,但事情却在那里。

    周逸凡想不通的是,程弓是有意挑衅,还是因为程岚呢?

    “程大少就是程大少,如今在这云歌城之内,恐怕也只有程大少敢跟武亲王这么对话了。”

    “牛逼,这话说的太硬气了。”

    “同样都是程家的子弟,刚才程岚被拦住连个屁都不敢放。”

    “怪不得从当年风光无限的四大才子,到现在要投靠武亲王,太软了,你看程大少多硬。”

    “说的容易,你以为谁都敢在武亲王府硬啊,你硬一个试试。”…。

    “人比人得死,我要是程岚,直接就跟着程大少混了,也不至于落到这种地步。”

    因为程弓跟武亲王之间的对话,此时下边围观之人也有一些暗中议论的人,这些人也都不傻,也都想到了刚才程岚的事情。他们也都注意到了一直站在那里,马被陈家兄弟剑势吓得瘫软的程岚,只是此刻他们留意程岚跟所说的话语,只能让程岚更恨。

    当年高高在上的四大才子,当年在他眼中就是一滩烂泥的程弓,如今两人的情况发生了天翻地覆的改变。程岚心中已经不去分辨其他,已经不去理会其他,他具有恨。

    “程大少既然那么自信,那咱们不妨来一场较量,让手下们过几天玩玩,看看谁养的是宠物。”就在所有人都在猜测,都在议论的时候,武亲王的话微微一转。

    “好啊!”程弓痛苦的答应道:“玩玩就玩玩,正好我的一群兄弟们最近也都很闲,年后正好给他们找机会练练手。”

    多数人还是没想到会如此,但周逸凡跟有些人却想到了,这种时候、这种事情有这种结局是最好的。

    随后武亲王的声音消失,武亲王府之内再出来许多人,领着客人进入里边。

    这一次还特意有人过来专门接待了周逸凡、欧阳玉、宝跟程岚,只是程岚的脸色却一直无比难看。

    尤其是听到周围人都在议论这件事情,其实现在众人除了议论刚才的事情,更多的则是在议论程弓让傀儡扛着的那个十几米高的巨大铁箱子里边究竟装的是什么,但听在程岚耳中的就都是讥笑、嘲讽、他此刻的精神都变得无比混乱,有些恍惚之感。

    (一上午了,只有几张月票,真的很惨淡,兄弟姐妹们,更新了,更新了,来张月票救救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