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六十三章 战武中圣者

    程弓刚才已经吃了人级上品蛮力丹药,此刻更是一往无前,一步跨出,抬拳轰击而出。跟巴特、巴德两兄弟巨大的拳头相比,程弓的拳头明显小了许多,但那上边发出的破空之声却更急更响。隐隐的,已经有一种如同海潮来临时的感觉。

    当看程弓竟然敢跟自己兄弟硬拼,两兄弟脸上的喜色还没退却,就感受到程弓拳头上的那种如同海潮一般的气势,这一刻,他们比程弓高大许多的身躯,比程弓大一倍的拳头,都已经没有了任何优势,瞬间气势竟然完全被压制下来。

    “嘭…嘭…咔嚓…咔嚓……”拳头对撞,随后两声清脆的骨头断裂的声音,巴特跟巴德两兄弟也够猛,他们的脚步已经踩到泥土中,但依旧向后退了足有三四米,地面上被两兄弟的脚硬生生豁开四道沟来。而程弓也被这个力量震得飞了出去,重重撞到身后一颗一人抱粗的树上,直接将那个树撞的断裂,大树缓缓的向旁边倒去。

    巴特跟巴德俩兄弟没喊、没叫,但身体却疼的颤抖。这怎么可能,他的身体怎么会比自己兄弟俩练了二十几年铁甲身还强横,让他们有一种普通人挥拳打在了石头上的感觉,完全不同的硬度。

    结果就是,他们俩刚才跟程弓对轰的手骨折断不说,折断部位直接刺了出来,手臂直接废掉,白色的骨头,鲜红的血液,还有那无力垂下的手臂。。

    就在此时一声长啸才响起,这是银彪的回应,都能感受到银彪长啸声中的欢喜跟兴奋。显然在他看来,只要程弓露面想对付巴特跟巴德兄弟俩,那他就很难逃掉。就算巴特跟巴德兄弟俩没办法迅速干掉他,但缠住他一下还是很轻松的,就算是武中圣者伐脉期那么强大的存在,他们兄弟一样能缠住。

    “杀!”俩兄弟分别被废一条手臂,但是却没有丝毫退却,虽然震惊于这个情报中很可能已经废掉,就算没废掉也只是洗髓期五层左右的纨绔子如此强横凶猛,但此刻却显示出那种塞外马帮的凶狠。如同受伤了的妖兽,更加不要命,更加凶猛。

    俩兄弟再次出手,一击,只要再拼一次。就算是俩兄弟四条手臂都被废掉,程弓也绝对逃不了了。他们这一声杀,也是再一次给银彪指明路线。

    “移形幻影。”程弓靠在那树桩上,终于将那口要喷出来的血压了回去,看到他们兄弟再次挥拳上来,他身体突然一闪。使出的正是当时程岚施展的移形幻影,身体直接到了巴特跟巴德他们兄弟的身后。

    手中的短刀瞬间出现在手中,一刀横着从巴特跟巴德俩兄弟后脑划过。如果要是正常情况下,兄弟俩都有护体元罡,护体元罡能挡住五道六成攻击力,剩下的以他们的铁甲身外加功法绝对能挡的住。但此刻他们为了避免程弓逃走,放弃了护体元罡,全力提升速度跟攻击力,结果直接被程弓一刀将两人后脖处都割断。

    “嘭…嘭……”俩兄弟在程弓这一刀的推动下,身体直接冲向前面,随后重重的倒在地上。

    “缠住他,我来……”银彪此刻从空中跃起正落向这里,但却眼睁睁看着巴特跟巴德俩兄弟倒下。

    死了,竟然死了,自己最得力的两个手下竟然也死在这里了。如果说之前那些手下死掉银彪是愤怒,那么此刻却是无比的伤心,因为巴特跟巴德跟他一起十几年,他们曾经几十人在上千军队包围下杀出重围,他们也曾经被草原王庭武中圣者存在追杀半个月。

    现在他们竟然死在这里了,死在这个情报中说的一无是处,就算不废掉也最多是洗髓期的纨绔手中。

    “杀我兄弟,你竟然敢杀我兄弟,抓你回去后我要跟副帮主说,我要亲手扒你的皮抽你的筋,折磨你七七四十九天才让你死。”银彪落下,发出愤怒的咆哮。他此刻已经彻底的爆了,武中圣者强大的力量瞬间爆发出来。。

    强横的力量让周围的气压都改变,让人呼吸都感觉不畅,他身体外围的护体元罡已经近乎凝如实质,就像是一件银色的铠甲穿在身体外一般。据说真正武中圣者巅峰的存在,确实可以长期凝聚天地元气,形成元气铠甲,随时能收入身体之内。这种铠甲已经由无形变有形,甚至能暂时的借给别人,是非常接近法宝存在的。只是这种铠甲需要主人运转天地元气不断补充,如果离开主人得不到补充,就会变为一种消耗品。

    一般凝聚这种铠甲都需要许久,而重新凝练更艰难,所以也很少有人会将自己辛辛苦苦凝练的元罡甲借给别人。

    银彪现在虽然没到那种程度,但他的护体元罡也已经开始像元罡甲发展,远非洗髓期的护体元罡可比。

    “别在那摆出一副悲愤、痛不欲生的样子,自己是做什么的你不知道啊?”程弓用你很白痴的眼神看着他:“马贼,你是马贼,你干的是杀人越货、不劳而获,人神共愤的职业。这个还不是最可耻的,可耻的是你一点做马贼的觉悟都没有,我就见过一个杀手,虽然他追杀了我许久但我却很喜欢他。因为他一直在说,有觉悟被杀的人,才有资格杀人。你看你现在这个样子,搞的好像我对不起你一样,你是来杀我的,我杀你是正常的事情,连这点都分不清,怪不得混得这么惨,看来你当马贼你也没什么前途。”

    银彪气势十足的落下,无比悲愤,气势不断暴涨。但是程弓一番话后,却说得他无言以对。最可恨的是,隐隐的他还感觉程弓的话说的有道理,好像帮主在一场大厮杀后火化兄弟们尸体时候,就说过类似的话。他们不是为国厮杀将士,没有什么马革裹尸、为国为家之类的说法,他们为的是自己,本来就早已经习惯了身边人死亡。

    “盐巴泡过的嘴,等一会我就会让你哭着求饶。”

    “千万别这么说。”程弓手中短刀在手掌上轻轻旋转着,很是嚣张道:“胜利者才有资格说这种话,虽然现在咱们还没动手,但是你们这边八个人我已经杀了七个,剩下你自己你还好意思说这种话。最重要的一点是,其实我现在一样可以立刻逃走,然后回帝都镇国公府呆着去,到时候你再想报仇可就永远没机会了。”

    “你……”其实从刚才银彪落下来就一直在考虑,也是他没贸然出手的原因,他此刻距离程弓还有近十米距离。而程弓的速度刚才他也见识了,并不比自己弱多少,也许长途奔袭不如自己,但这可是丛林。此刻听程弓自己说出这番话,他如凶鹰般的眼神中流露出无边杀机,眼角微微抽动,却想不出办法,不知不觉中手缓缓的向腰间摸去。

    这银彪虽然也是武中圣者伐脉期存在,但他毕竟只是刚刚达到伐脉期,而程弓的身体都比他强,精神力更远超他,所以程弓速度上并不比他慢多少,追逐中更是能轻松戏耍他。正常来说就算洗髓期巅峰跟武中圣者伐脉期存在都有很大区别,这种距离非常巨大,就算一名伐脉期第一层的都可以轻松击杀几名洗髓期巅峰存在。

    但程弓也一样能做到,因为他可并非一般的洗髓期存在,他身体堪比伐脉期,精神力更是不断接近伐脉期巅峰,最重要的是他战斗意识更是强大到超凡武技之下,看一眼就能完全看透。他拥有足以让那些高高在上,超越凡人的超凡期境界都羡慕的丹药,还有那超强的身体恢复能力。也正因为如此,他才能轻易的将两名洗髓期巅峰的巴特跟巴德正面轰杀,代价仅仅是轻微内伤,而这点内伤在说话之间已经恢复了七七八八。

    所以从最开始对于银彪这个武中圣者,他就并没太在意,越级挑战对他来说早已经是家常便饭。但是最开始被人盯上时候心中的那种感觉,却让他一直心有余悸,他很肯定那不是银彪。终于在将银彪手下都击杀,又以话语挤兑让银彪知道自己能随时逃走的时候,这银彪终于做出了一个摸向腰间的动作。

    因为银彪知道程弓这话不是吓唬他,刚才银彪就多次在他身前十几米出现,然后很快的借助丛林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刻他的心理失去了自信,他一点抓住程弓的信心都没有,就在他失去信心这一瞬间程弓动了。

    此刻已经是秋冬之时,丛林地面全部都是掉落的树叶,程弓直接冲向旁边。他这一动,虽然银彪明知道追不上,但却几乎本能的全力追了上去,同时含恨的一掌劈出。

    “嘭!”一道半米长的元气凝聚的手刀刀气将一棵碗口粗的小树直接劈断,但程弓却已经转向其他地方。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