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五十三章 最嚣张的报名

    看来所有人都不是一般看好他们,怪不得他那么嚣张,因为自己就算不参加,去打听四大才子大赛的事情,听到的也都是关于他的事迹,他们四个今年要是再成为四大才子,那就是史无前例的三连冠了。

    如果仅仅是因为程岚,程弓兴趣还不算太大,但一想到还有星海玉那种宝贝在,程弓的心也就动了。根据之前让胖子打探的消息,这四宝楼举办的琴棋书画大赛也被私下称之为四大才子大赛虽然不是官方的考试,但经过多年经营却也已经成为殿试大考之前最重要的一个活动。毕竟由当朝太傅发起,而且四大才子的号召力也非常之大,每个稍微有些才华的人都希望有机会成为四大才子。

    就算不能成为四大才子,只要能在那里崭露头角,有个好的排名也是扬眉吐气、出名的好机会。甚至私下里还在传,琴棋书画大赛上名次靠前的,那些大儒甚至当今皇帝陛下都会关注。更何况,每年琴棋书画大赛当朝太傅都会亲自主持,有不少借此机会拜入太傅门下,这对多数才子来说,比之殿试成为进士都更重要。

    星海玉自己必须得到,不止是这次比赛拿出来的最后四块,就连其他在周逸凡、程岚、雷浩威、欧阳玉宝手中的也一样都要得到。

    四大才子是,本来这种小孩子的游戏很无趣,不过既然有星海玉就陪你们玩一玩。顺便将你们这几个所谓的四大才子都踩下去,不是叫本少爷跟本少爷的兄弟为四大害吗,好,四大害踩了四大才子,一定很爽很有意思。估计程岚去自己床前说那番话的时候,绝对想不到自己能参加,还能踩他,嗯,打死他都想不到,这样才更有意思。

    想到此,程弓直接让人调转方向,赶往四宝楼。

    四宝楼上方雕刻着巨大的笔、墨、纸、砚,气势恢宏,有一种只要你有能力执掌这四宝,即可掌控一切的气势。而在四宝楼旁边摆放着十几张桌子,每一张桌子前都排着长龙,但秩序却非常之好。都是斯文人,岂能做那有辱斯文之事。

    “英雄,喊一嗓子,让他们让开一下,咱们也去报个名。”程弓转头对罗英雄说着。

    罗英雄非常干脆的回答:“我不喊。”

    罗英雄坚决的样子,让旁边的小雪忍不住笑出声来。

    “一看你就不是一个合格的军人”程弓点指了他一下,随后再次靠在轿椅上,对前面的士兵道:“开路,本少爷要直接过去。”

    “是!”这些都是真正的老兵了,他们眼中克没什么嚣张不嚣张、纨绔不纨绔、败家不败家。他们接到的军令是,服从程弓所有的命令,所以此刻程弓下令,最前面的四名士兵立刻身上闪动元气波动,直接向前伸手将挡在面前的人推向一旁。

    “让开、让开、让开。”

    “哎呦…什么人……”

    “你们是干什么的,粗鲁,野蛮,有辱斯文。”

    “你们…你们想干什么?”

    ……

    被推开的人说什么的都有,前方的人也都转身,看到这些膀大腰圆直接跨刀的士兵也立刻怂了,原本想质问但最终都是没等这些人推就让到一旁。

    “这也太嚣张了,竟然敢在四宝楼前放肆,周兄,我们的侍卫就在不远处,用不用招来。”此时,旁边排队中有一人愤愤不平的对身前一人说着。

    站在他身前的正是周家的周文君,除了上届四大才子之外其他人均要来报名,即便是周家之人也不能例外。今天周文君也是跟几个朋友过来报名,此时有一个人提议,跟他来的几个人也纷纷表态。

    “别急,我们可都是贡士,打打杀杀那种事情不是我们做的。看看他能玩出什么花样,四宝楼可是陛下御笔亲提的牌匾,这天下还有比陛下更大的吗,所以事情不怕闹大,就怕闹不大。”在外边的周文君完全没有在周逸凡面前的小心谨慎,表现的非常有气度。。

    此番话一出,其他一些人立刻点头称赞,其实他们说上去跟程弓拼也不过是为了讨好周文君,真让他们上他们还真未必敢上。程家可不是说谁都能得罪的起的,程弓敢当中杀欧阳玉龙,他老子连将军都敢杀,不够资格的家族那敢去惹他们。

    有他们开道,程弓的轿椅畅通无阻的来到了报名处,四宝楼的规定是,为了重视起见,所有参赛的才子都必须自己亲自来报名,不得让下人前来替代,必须亲自签字才有效。如果不是这个规定,在这排队的就变成一群下人了。

    “听我那不成材的弟弟说,你们四宝楼这四大才子大赛很好玩,正好最近受伤无聊,给本大少也报个名。”程弓说着,手指轻轻一弹,一块二十两的报名费已经直接落到桌子上。

    “没听错,程家大少爷要参加四大才子大赛。”

    “开什么玩笑,他参加,算什么事啊。”

    “不成材的弟弟,他说的是程岚,他还真好意思说。程岚可是四大才子,最近势头正猛,好像有超越周逸凡的趋势。”

    “放心,他参加不了的,别说会试了,他连乡试都没参加过,估计连童生他都不是,他连报名的资格都没有。”

    …………

    周围的人议论纷纷,看到程弓要参加他们都很激动,义愤填膺。你是败家子、纨绔子弟,不学无术,这是才子大赛,你参加算个什么事情。他要是真参加了,这才子大赛成什么了,不过听有人这么一说,其他人也都露出喜色,纷纷看笑话一般的看向程弓。

    那个报名处的男子也被程弓这阵势吓了一跳,他跟这些才子不同,他只是工作人员还真怕眼前这位大少发飙对自己不利。

    “报名啊,好,好,请问您是何时参加的会试,是否已经是贡士?”

    “贡士,什么狗屁贡士。”程弓一副安全不明白却无比嚣张的喊道:“本大少哪有时间去参加那玩意,这次也是受伤无聊被我们家老二说动才来顺便报名玩玩,别废话,快点报名。”

    那个报名的人一脸无奈,还是第一次遇到这样的主。

    而周围的那些贡士一个个的也都被气得浑身颤抖,有一些忍不住甚至要冲上来,有辱斯文,有辱斯文啊,他竟然在四宝楼这种神圣的地方说出这等话来。成功这番话真的是惹起众怒,这些贡士一个个眼中似要冒火,就差一点就要爆发。

    “程大少不知,文君倒是可以帮大少介绍一下。”看到周围的贡士一个个义愤填膺,眼看就要是去理智,周文君不得不站出来。因为周逸凡的话他早已经牢记在心,这个时候不能让周家跟程家发生直接的碰撞,看这些书生一个个都要是去理智冲上去,再看程弓周围的凶悍将士,不用想也能知道发生冲突后果会如何。

    周文君说着迈步走了过来,他虽然步入周逸凡他们四大才子,但作为周家年青一代中比较优秀的人才,他一出现立刻让原本要爆发的书生的情绪都压了下来。

    “大少…”周文君走出笑走出来解释道:“按照四宝楼的规矩,要参加琴棋书画大赛必须要具备贡士的资格。我朝大考有五级,童生、院试、乡试、会试、殿试。童生的资格是区分是不是读书人(士子)的,读书人在没考取生员(秀才)前,都叫童生。院试,又叫“童试”,县级考试,童生参加,考上为“生员”(秀才)。乡试,又叫“秋闱”,行省级考试,生员参加,考上为“举人”。会试,又叫“春闱”,国家级考试,举人参加,考上为“贡士”。殿试,国家级考试,陛下亲自主考,贡士参加,考上为“进士”。进士按名次分三级,叫做“三甲”。第一甲三人,赐“进士及第”,第二甲,赐“进士出身”,第三甲,赐“同进士出身”。”

    “就这样也想来报名,荒谬、荒天下之大谬……”。

    “可笑,哈哈,真是可笑……”

    ……

    周文君认真的解释,反倒让周围的人看得开心不已,一个什么都不懂的纨绔大少,还妄想来参加四大才子大赛,简直不知天高地厚。

    “童生、秀才、举人、然后才是贡士对。”程弓自言自语的说着,心中却暗自奇怪,周家的人最近火气都很小啊。好像突然修身养性,以前周家跟程家斗得可是最凶的,现在怎么突然转性了,这也太不正常了,看来回去之后得让爷爷跟胖子都留意一下周家了。

    “啪…”自言自语说着说着,程弓突然从空间戒指中取出一沓银票扔到桌子上:“这是银票,本少爷先买个童生。”

    “果然是暴发户,就算他爷爷是镇国公,也只是莽夫、暴发户。”

    “他以为钱是万能的呢,纨绔就是纨绔。”

    ……

    “啪…”就在这些人群情激奋说着的时候,程弓又取出银票扔到桌子上:“这是买秀才的钱。”

    “我们十年寒窗,才有了今日之功名,他竟然拿钱去买,哼。”

    “不知廉耻、有辱斯文。”

    ………

    “啪…”程弓根本不理会他们,再次取出银票来,冲着那些叫嚣的贡士道:“功名是?你们无比看重的功名,在老子眼里就是个屁!不对!他妈的屁都不如的东西!”

    程弓很是嚣张的挥舞着自己手中的银票:“今天,让你们知道啥叫银子的力量。让你们看看,你们鄙视的铜臭,可以随便强奸你们的功名!现在,老子就砸钱,买出你们花了十年,二十年,三十年时间才考出的功名!让你们知道,这些时间,都让你们这些白痴浪费掉了!老子打个哈欠时间就能全部搞定!”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