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八章 国法家规

    程弓,怎么是他,他怎么会来这种地方。

    难道是因为刚强奸了侍女怕老爷子惩罚所以跑出来了,张乾突然看到程弓也很意外,但神情中却并没有一点惧意。

    “我家少爷与欧阳少爷正在里边品茶,闲杂人等自然不能靠近,‘您’如果想进去自然没问题,只是这里的气氛跟情调恐怕你不会喜欢。”程弓虽然是镇国公程笑天的嫡孙,但张乾很清楚这位云歌城四大害之首的程弓最怕什么,除了程老爷子之外,程弓最怕见的人就是程岚。程岚虽然是程弓二叔家的弟弟,但自小聪明绝顶,文武全才。

    如今程岚连中两元,已经是名扬云歌城,在帝都四大才子琴棋书画排名之中已经隐隐有超过周家周逸凡的趋势。只要两个月后他能高中状元连中三元,绝对能成为四大才子之首。程岚不但棋艺超群,口才更是非同一般,说话旁征博引、引经据典,正义跟胜利永远都是站在他的一方。很小的时候就有过程老爷子被气得看到程弓就想动手,最后没办法让程岚去训他,结果程弓被训得都要吐血,以后几乎不跟程岚见面,有程岚的地方他也肯定有意避开。也正因为如此,张乾才会如此自信的说这番话。

    船舱之中空间非常之大,二层的窗户隐约的能看到岸边情况,至于声音更是清晰传入其中。

    一炉香、一壶茶、一盘棋。一个淡青色丝绸衣服,眉毛弯弯显然经过精心处理,皮肤细嫩、细长的手指就算女人见了都会感觉到羞愧,此刻右手拇指跟中指正拈起一粒白棋缓缓的优雅的放到棋盘之上。

    “你们家的大少都来了,你也不出去看看,别让他们在这种地方继续争争吵吵了,让这帮肮脏的家伙将这里弄得乌烟瘴气,白白污了飘雪姑娘清净之地。”声音轻柔,比女人还女人,腰间一块独特的宝玉在帝都也是很有名气,正是帝都四大才子欧阳玉宝。

    “啪”持黑子之人轻轻收了扇子,面如冠玉,双目如潭,脸庞多少跟程弓有几分相似,只是打扮更显年少英俊不说神情中还永远带着无比的自信,抬手落子淡淡道:“只是卒子间的事情,如果连这点事情都处理不好,以后也就不用跟在我身边了。”

    在他们不远处隔着一层纱帘,一人、一琴,轻轻弹奏,恍若跟这世界完全不相容一般。

    “大少,我没看错,你…这身体…你…你…还活着?”宋福突然见到了程弓,有些不敢置信。因为自己这位老大刚刚做了意见震惊帝都,不,是震惊天下的事情。

    “你先小心你自己的身体,都这样了还来玩,我看你迟早真的成色鬼,色下做鬼。”一看宋福那骨瘦如柴,就像是一副骨头架子披着真皮外套走动的样子,程弓都为他担心。

    “哈哈…大少就是大少,果然就是牛,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我还以为至少一年半载见不到你了呢。这下好了,走,今天咱们好好庆祝一下。自从十岁那年第一次被你带去喝花酒以来,我认为在女人方面这些年已经超越大少你了呢,但是这回我是彻底服气了,以后你就是我的老大了。”宋福说着,拉着程弓道:“这里的只能看不能动,没劲,其实我早做了准备,我哪里有什么都会的,嘿……”

    “哼……”张乾看着拉着程弓要走的宋福,嘴角泛起一丝嘲讽的笑,就知道这两个家伙没胆量,他们现在都是自顾不暇,何况自己背后还站着程岚少爷。都说狗仗人势,事实上所有人都一样,强大国家的人之所以有优越感,是因为他们背后有强大的国家。而在一个国家之内,谁跟核心掌权人关系越近,谁就越厉害。现在如此,等以后自己的主子独自开府,只要自己能伺候好自己的主子,到那个时候又有几个人敢惹自己。

    “嘭!”没有预兆,程弓突然就是一脚踹出,正踹在了张乾腹部,张乾整个人直接被踹飞了出去。。

    张乾周围的人呆住了,就连宋福也呆住了,原本他想拉程弓离开也是为了避免程弓跟程岚的人起冲突。程岚现在风生水起,有几次当着他们面将程弓训斥得无言以对,虽然没什么损伤却是尴尬无比。

    以前程弓虽然纨绔胡闹,带着他们做出过不少荒唐出格的事情,但亲自动手的时候却很少,因为他们四害的力量都很弱。在武风盛行的蓝云帝国,这也是他们拥有强大家世,却被外人耻笑称为帝都四害的主要原因之一。

    而且这张乾虽然不是什么高手,但年近三十也混到了脱胎期第八层,怎么可能被一脚踹飞呢。

    张乾自己也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他根本没想过程弓会出手,他能出手。在他的想法中,就算这个只有脱胎期第四层的废物发火想打自己,自己也可以随时轻易山避开,但刚此案那一脚太快、太突然了。

    “啊…”张乾飞出去后落到地上,接连吐出几口血的,肚子像是被绞碎一般的疼痛。这个废物、这个纨绔竟然敢打我,原本就瞧不起程弓此刻更是怒上心头:“还看什么,你们瞎了,给我打。”

    “我操,拦住他们,老大咱们快闪……”宋福一拉程弓就要脚底抹油。

    程弓手微微一震,震开宋福抬手从腰间取出一块令牌,上边一个个大大的程字,下边则是一行小字。没有任何话语,目光冷冷的扫过那些正要冲上来的人,这些人中换骨期的就有好几个,但是在程弓的目光下他们却感受到一种寒意。这里多数是程岚的手下程家的人,就算是欧阳玉宝家的人也都认识这令牌,程家嫡孙令牌。

    以前帝都这些纨绔大少之间有事情,混战、乱战,彼此将对方打了的事情很多,但今天这些人却完全被程弓的气势所震慑住了。虽然程弓没出声,而他亮出的令牌也只是身份令牌,但无言的力量更大。最重要一点,毕竟他们真正主子都不在,真出了事情这里每一个能扛得住的。

    直到此时,这些刚才还非常得意的侍卫、下人才发现,原来主子不在尽然差这么多。

    “拦住他……”张乾看着程弓走过来,身体向后,满嘴是血捂着肚子吼着。

    “嘭!”又是一脚,直接踢倒了张乾的下巴上,咔嚓一声骨头碎裂的声音,张乾也被踢飞到了船头上。

    那声骨头碎裂的声音,还有张乾飞起满嘴喷血的情景看得周围人一阵发寒,太凶悍了。宋福更是揉着眼睛,自己没看错,前些天程大少还只是脱胎期第四层而已,以前就算让他随便打,也很难短时间内将张乾打成这样啊,这张乾明显是废了。

    “够了,国有国法、家有家规,就算是下人犯了错也轮不到你在这里教训,禀告家族自然有执法之人处置,何况他还是我的人。当街打骂自家奴才,很光彩的事情吗?”此时,船舱中突然传出程岚的声音,并没有因为张乾被打而发火发怒,说话语速依旧很平缓。只是说起程弓来,却如同长辈教训晚辈一样。

    听到程岚的话,欧阳玉宝目露赞叹,这程岚果然是越来越厉害了,最近一段时间周逸凡没出现,他已经隐隐的成为四大才子之首了。

    原本被程弓两脚吓住得那些人也都松了口气,程岚说话了,事情也就解决了。

    就在所有人都如此想的时候,程弓却买不走上船,再次一脚将刚刚挣扎着要起来的张乾踢飞起来,这次他这一脚直接踢的是心窝。

    “嘭…哗啦……”

    “啊…讨厌…”

    ……

    张乾直接飞到了二层,撞破窗户砸到了里边,欧阳玉宝叫了一声身体直接一闪已经飘向一旁。棋盘直接被砸碎,船舱也乱成一团,程岚手中的扇子一张,飞溅向他这里的血液都直接被扇子挡住。

    “死了”欧阳玉宝的手捂着口,不敢置信的看着张乾的尸体。

    程岚坐在那里没动,但扇子上的血,还有地上张乾的尸体也让他很是意外,同时眼中微微闪过一丝怒意。打狗还要看主人,他竟然敢当着自己的面杀了张乾。不对,张乾虽然也是个废物,但毕竟也是脱胎期第八层,怎么可能几脚就被人踢死?。

    “跟我讲国法、家法大道理,我是你哥,我来了你还敢坐在那装大爷,怪不得教出来的奴才也敢下令对主子动手。还才子呢,先让哥教教你怎么样做人,敢跟主子叫板的恶怒,死。以后记住了,管好你的狗,否则再遇到这样的我见一对灭一双。”程弓冷冷看了一眼楼上,随后迈步向岸上走去目光扫了一眼其他人,吓得那些人都急忙后退低头。

    程弓的话虽然不多,但却让程岚无话可说,这对自然辩才无双的程岚来说还是第一次。因为程弓是程家嫡孙,虽然张乾是自己的奴才,但说起来程弓也是他的主子,敢对主子喊动手的奴才,死了也是白死。

    更让程岚想不明白的是,程弓这废材什么时候敢自己动手杀人了,他怎么拥有自己杀人的本领,死一个张乾倒是没什么,但程弓的变化却太让人意外了,他怎么会说出那种话来?

    “走,色鬼,陪我喝酒去。”程弓走到宋福身旁,拍了一下惊呆的宋福,因为宋福都已经快成皮包骨头还玩个不停,于是渐渐的就有了这个外号,说他就算做了鬼也一样好色。走了两步又转头看了一眼停在那里的飘雪船。刚才发生了那种事情,但是那琴音却没收到一点影响,此时还清清淡淡的弹奏着,最重要的是琴音之中真有一种雪花飘落,天地一片洁白之感,这个飘雪船倒是有点意思。

    “我没看错,老大你刚才踢死了张乾,太解气了,老大你什么时候这么厉害。不会是传言有误你已经得逞跟公主阴阳调和才会神功大进……。”跟着程弓走出去好几部宋福才清醒过来,立刻无比崇拜的看着程弓。

    “用不用我找一百个大妈帮你修炼一下神功。”

    “这个…就不用了,嘿嘿,老大你只要跟我讲一下你跟公主的故事就行了。”

    “我踢死你……”

    “别、别,先跟我说完了再踢。”

    ……

    ~~今天晚上还会有一章更新,胜己的章节可都是大章节,绝对过瘾,求大家各种支持~~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