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七章 花船街

    其实从程弓跟罗英雄对战出手到最后分出胜负,时间其实过得很快,等众人反应过来时已经有结果了。在最后看着程弓竟然以脱胎期第七层劈断罗英雄脱胎期第九层铁棍的时候他们都呆住了,要知道程弓握着的可不是什么元器,就连极品凡器都不是,都是一般四级左右的凡器。而且程弓力量还弱,弱的怎么可能将比他力量强的武器劈断,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

    那些人震惊的时候,还好有一个老兵反应过来,这都什么时候了那还有时间去想别的,这要是真的砍下去可就惨了。这位大少不怕什么,可这罗英雄也是罗家独苗啊。

    死亡、比刚才更强烈的死亡之觉笼罩,罗英雄却丝毫不惧,双目怒视程弓。

    程弓可不是开玩笑,他这一刀本来就是要杀人的,这就是程弓做事的风格。虽然这个罗英雄对自己更多的是一种愤怒,杀意并没有,但是程弓也不会留下这个有可能威胁到自己的人。换一个人,这种时候就算有人喊停也不可能停住了,除非有真正的高手出手相救。

    程弓身体虽然还不是很强,但经过之前融合至阳真火启动虚空阴阳鼎内鼎后,程弓发现自己的精神力恢复速度快得惊人。如今就算是换骨期元气入骨的高手也未必有他的精神力强,所以他才能轻易的模仿罗英雄施展的下层武技横扫八荒棍法,还将其改良成刀法。他的神经反应比正常快了许多,脑海中瞬间想到了一些事情。

    “嘭……”刀式一变,横着拍了下去,巨大的力量直接将罗英雄拍得单膝一软跪倒在地。

    “你是罗英雄,罗总管的孙子,罗震北将军的儿子。”程弓已经从记忆中得到了一些信息。

    “哼!”罗英雄头昂着,怒哼了一声:“我输了,你想怎么处罚随便你。”

    罗总管原名罗三,是程笑天同村从小的玩伴,一开始村子中十六个人从军,只有程笑天跟罗三活着走出了战场。罗三如果想的话,也可以成为将军,但是他却一直留在了程笑天身边,罗三只有一个儿子,他的儿子罗震北二十六岁就成为将军,虽然有程家的照应但他自己的能力也非常突出。

    十几年前,罗震北战死,追封镇北大将军,但是具体情况却无人得知。程弓发现在记忆深处隐约的有一些模糊片段,一位将军一身是血的抱着他,那个片段很短、很模糊。显然当时还很小,但此时再回想却发现那个人的样子跟罗英雄很像,加上刚才罗英雄的话,这里边显然另有故事。

    “念在你是罗家唯一子孙,忠烈之后,这次我不杀你。记住了,仅此一次。不管你心中如何想,只要你在我程家一天,就要遵守程家的规矩。怎么,不服是。好,我给你一个特别的权力,你随时可以来挑战我,你不是很不爽我嘛,那就来挑战我。如果你有本领,那就正面打败我,到时候你就可以光明正大的打我一顿,随便发泄了。”虽然记忆很模糊,不过加上罗英雄刚才那句话,程弓心中隐约的已经猜到一些东西。

    “你说真的?”罗英雄不敢置信的看着程弓,眼中的愤怒也变成震惊。

    “我需要骗你吗?”程弓手中的刀轻轻的压了一下,刀锋已经将罗英雄皮肤划破一些。

    罗英雄感觉到那刀锋上的寒气,还有一丝丝疼痛之感,也明白此刻所处情况。他确实没必要骗自己,他要想杀自己随时都可以,甚至不用自己动手一句话,再怎么说他是主子,自己是下人。只是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厉害了,不但拥有脱胎期第七层的力量,而且自己比他力量强都被压制,不过如果能挑战他,公开揍他的话,只要自己力量稳定住了,一定没问题的。

    罗英雄虽然败了,但是一想到能公开揍程弓就兴奋无比,他对自己还是很有信心的。

    “啪……”程弓刀想旁边一甩,刀直接插入了刚才那个士兵的刀鞘之中,吓得那个士兵一激灵。就这力道这速度,要是稍微失点准头自己克就死定了。。

    其他几个人则再次眼前一亮,好帅的动作啊,以弱胜强竟然还能将对方武器砍断,处理事情果断分明,这还是程家那个纨绔大少吗?

    “死罪可免,但犯错终究要罚,冰洞之中面壁七天,每天我会让人送一碗汤过去。”虽然程弓心中也有疑惑,但他并没去追问,有些事情到一定时候自然就会浮出水面。

    “啊……”

    其他士兵一听都呆住了,几个老兵都不断冲着罗英雄使眼色,让他赶快求饶。冰洞那是什么地方,里边布置了阵法,是特意用来储存寒冰跟一些特殊物品的地方,在里边待七天每天还只能喝一碗汤,这根本就是要人命嘛。

    刚才还以为大少大发慈悲了呢,现在看来是错了,大少看来是不想让罗英雄好死啊,死都不让他死的舒服。

    “我会回来找你的,而且会将你打成猪头。”罗英雄在程弓刀抬起来后,丝毫不惧直接转身向后山冰洞处走去,说出了藏在心里多年的话,罗英雄心里反倒是无比的舒坦。以前每次提起要对付程弓收拾他,揍他的话,就会被母亲训斥、责罚,现在竟然可以在他面前说了,而且很快就可以做到了,区区冰洞,自己一定会活着出来的,程弓,你给我等着。

    程弓松松肩膀也没去理会他,事是做出来的不是说出来的,在程家转悠这些人的目光实在怪异,程弓直接转身向外走去。

    祸福有的时候真的很难说的清楚,自己早年奇遇得到阴阳万物诀,因此知道了九州第一神器虚空阴阳鼎的消息跟情况,并最终得到了这件九州第一神器。却又因为这个神器夺舍重生,而且还重生到了这么一个纨绔败家子的身上,但也因此知道了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原来九州第一神器虚空阴阳鼎竟然分内鼎跟外鼎,炸开的那个不过是个外鼎。

    离开了镇国公府程弓漫步街上,作为南瞻部洲排名前五的帝国,蓝云帝国的帝都云歌城还是非常雄伟的。云歌城内拥有超过两百万人口,当年朱家太祖名字后有一蓝字,而此处最出名的就是‘云鸽’。这是一种特殊的鸟类,速度比七级飞行类妖兽都快,当年蓝云帝国就因为控制了这种‘云鸽’才能占据情报信息上的优势,最终建立一个强大的帝国。

    所以都城以云歌为名,就连国名都叫做蓝云帝国,如今虽然也有一些国家得到了‘云鸽’不断却研究,但能大规模运用的也只有蓝云帝国,云歌也是蓝云帝国的国鸟。

    “这里不是你们四害来的地方,这是才子佳人相会的地方。”

    “哈哈…对啊,你们应该去万花楼,兰桂坊那种地方。”

    “要不你也学学你们家老大,大不了在家强奸侍女啊…哈哈……”

    就在此时几个非常得意、嘲讽之声传入耳中,让原本正陷入沉思随意在街道上走动的程弓清醒过来,强奸侍女,没想到出了程家没有了周围异样的目光,却依旧听到了这个刺耳的词语。程弓都不用想,不用猜已经知道,这些人肯定在说跟自己有关的事情。

    “狗奴才,敢说大少,你们活腻歪了?”此时,一声怒喝,程弓眼角余光看到一个瘦弱的身影,猛的冲入一群如狼似虎的侍卫中去。

    程弓抬头望去,只见旁边有一条宽大的内河,在河面上停泊着不下上百只大大小小的船只。花船街又叫才子佳人街,这里跟一般的烟花场所稍有不同,来的都是一些文人墨客,下棋、拂琴、吟诗、作对、品酒、听风、赏雨……。花费反倒是一般烟花场所的几倍,但却有无数人趋之若鹜,每年更是有花船花魁大赛名动帝都。

    渐渐的花船街的名头打响,玩高雅、情调、档次到花船街,但有的时候一年半载你都未必能拿下。而有能耐让花船之中的佳人陪夜的,则被认为才华横溢、年少有为。无数的才子以此为目标,认为才子风流就该如此,下层、下流之人才会去那种只为了发泄才去的地方。这里玩的是情调,玩的是情趣。。

    听到旁边似有人提自己,程弓这才注意到自己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花船街,转头看过去,只见一个瘦弱的身影带着几个手下人冲向一个大船处。船头上跟岸边都站着一些人,这些人立刻厮打到一起。

    “妈的,张乾,你们这帮狗奴才敢打我。”此时,刚才最先、最猛冲上去的瘦弱之人被人扔了出来,幸亏他的几个手下及时将他接住,但他脸上也被打了几拳,样子也显得很是狼狈。关键是他那风吹都感觉要飘走的瘦弱身体,稍微受点伤就会给人一种随时要挂掉得感觉。

    此时在船头带着两帮人,十几名威武侍卫,年纪不到三十却略微有些秃顶的一个人正是程府张乾,此时皮笑肉不笑道:“宋少这话说的可重了,我拿敢动宋少您啊,但这飘雪船我家少爷跟欧阳少爷已经包下,您想冲进来我自然要阻拦。宋少虽然财雄势大,但也总要有个先来后到,这事就算到了衙门或者到了两家长辈面前,恐怕宋少爷说不出理来。”

    张乾话里软中带硬,话中带刺,他心中知道眼前这位宋大少现在正被家中关禁闭,肯定是偷偷出来不敢把事闹大所以才会如此说。

    宋福,云歌城宋家唯一男丁。宋福的爷爷一共生了五个儿子,但是五个儿子却前后生了二十三个女娃,却只有宋福这么一个男丁。宋福现在有八个姐姐,十五个妹妹,在云歌城也是广为人传诵的传奇事迹。最重要的是,几乎每年宋家都在将这个记录不断扩大,每次都会为云歌城上流社会多添一些谈资。

    宋福的爷爷当年是程笑天的左膀右臂,是程笑天当年手下第一战将,十几年前因为旧伤复发去世被追封为二等护国公。宋福的父亲是如今的刑部尚书,四个叔叔有一个大将军,三个将军,在云歌城宋家老爷子已经去世的情况下,如果只是如此,这种家世也只能算是一般,谈不上最顶尖。

    但宋家最强的是,如今已经有十一个女儿出嫁,十一个女儿中有一个嫁给皇子,五个嫁给将军,剩下的最差也是地方大员。而且宋家是程家这一系的人,所以宋家老爷子虽然已经去世,却依旧是云歌城内最顶尖的几大世家之一。

    而作为宋家这一代唯一男丁,宋家自然捧在手心怕摔了喊在嘴中怕化了,而宋福绝对是云歌城内最顶尖的纨绔败家子之一,也只有九岁就带他到花船上的程弓,云歌城头号纨绔败家子能压得住他。只是他身体现在越来越差,宋家中已经暗中通知帝都各大风月场所,要是谁敢再让宋福进去就等着关门。

    “你算什么东西,让程岚跟欧阳玉宝出来跟老子说来。”宋福这个气啊,要是以前他才懒得来这种地方呢,只是现在帝都其他各大风雨场所没人敢做他的生意,他才想起来这里转转。他宋福是什么人啊,万花丛中走过来的人,要来自然要到最好的地方。

    如今这花船街最火的就是这飘雪船,听说每隔三天才接待一次客人,每次不得超过三人,可以听一次琴、喝一壶茶,费用则是百两黄金。要知道如今蓝云帝国国势不弱,五两白银半两黄金足可以让五口之家过一年丰足生活。

    “呵…”张乾嘴角微微牵动了一下,很是不屑高傲的道:“宋少还是赶快回去,这里不是您该来的地方。刚才手下虽然不懂事,不过说的也挺有道理的,既然你那么崇拜程弓尊他为老大跟学习的榜样,就算公主不行,但侍女总还是没问题的。想来宋家的侍女也应该不少,宋少还是回家慢慢玩去。”

    程弓强奸公主这件事情在上层并不算秘密,大家都有各自的渠道,事情又闹的很大。但也仅止于上层圈子,至于张乾则是因为跟在程岚身边才能知道合格消息,此时说起来还有些小得意。因为他知道自己主子能听到自己的话,当时这个消息出来的时候,主子眼神中的那种鄙夷神情他非常清楚。

    “我操你姥姥、叫程岚给我滚出来,我倒要问问他怎么管的手下,我老大也是你这种杂碎能说的。你要不是程家的人,老子今天就可以在这里立刻告诉你,**早死一百回了。”宋福身体虽然瘦弱,但此刻却彻底暴怒,眼中流露出无比浓重的杀机。这个够奴才,话中带刺,看起来说什么都跟他主子一样,光明正大,永远站在有道理的一方,义正言辞,其实最是阴损。

    “你刚才叫我什么?”

    声音并不是很大,很平很稳但却似有一种磁性一般,所有人的目光瞬间都望向程弓这边。

    ~~昨天二月二,龙年龙抬头的日子,迟来的祝福,祝大家龙年行大运,而胜己的大运就在大家手中,嘿嘿,大家明白的。~~

    。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