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八百五十章 失踪?

    再想想自己认识他的时候,两人真正见面次数其实也不多,但彼此也算是投脾气,只是打了几次交道就可以托付一切。还有自己争夺虚空yin阳鼎的时候,如果老不死知道他不可能不出现的,事实上当时虽然也出现了许多强大存在。

    但是……

    老不死、妖尊、神凤道尊、幽冥魔尊、天弓道尊……这些灵山之中最顶尖的一批人都没出现。如果他们要是出现,程弓想夺得虚空yin阳鼎也没那么容易了,更加不可能那么快就有机会炼化。

    事实上自己去过凤鸣宫,当初虽然跟神凤道尊有过一些碰撞交手,但那只是她的分身。事实上到了当时他们的境界,一个分身就足以做任何事情了。

    消失,就算不是从几千年前出问题的,最近几百年他们在灵山几乎越来越少出现,而且从来没有真身出现过。

    别的东西或许还行,但虚空yin阳鼎可是九州第一神器。

    好多事情都不太对头,以前程弓一心炼丹从来没去注意这些,如今才发觉事情有些不对,原来灵山最顶层的一批人竟然都已经很久未曾出现了。虽然到了那等境界也不可能出现,但越是到了那等境界,像龙鹿妖帝这样一起在十几万年前活下来的老朋友,还有自己这个跟他关系最好的忘年之交,还有他的儿子,他不可能不联系、更加不会没有交代的。

    “姥爷,你去通知灵山之内四方楼的人,现在我们的情报体系还没完全在灵山形成,让四方楼那边帮忙调查一下妖尊、正气道尊、天魔尊、原始魔尊他们这些人最近几千年的出现、活动情况。哪怕只是传说他们曾经出现过,或者下达过什么命令都要搜集一下。”

    “嗯!”说完后程弓自己又想了想道:“这样,有冥魔尊那边直接联系幽冥九天。天火道尊那边直接联系婉婉、神凤道尊那边可以联系朱雀天尊。就说我需要她师尊的消息,天弓道尊那边姥爷你出面联系,我要关于他们所有的消息、命令。任何跟他们有关系的消息。如果有什么方法能联系上他们,也直接使用联系,就说我有话要跟他们谈。”

    “好。我这就联系,天弓神殿那边不行我亲自过去一趟,也是该过去一趟了。”卢君昊点头答应,直接离开去办这件事情。

    调查妖尊、正气道尊、原始魔尊、天魔尊……

    这还不算,还直接联系幽冥九天了解幽冥魔尊情报、婉婉,应该就是丹师联盟那个天才的岳婉婉,朱雀天尊……

    龙鹿妖帝在一旁都听傻眼了,如果不是之前发生的事情,它一定会认为这个家伙在吹牛逼。他以为他是谁啊,敢调查灵山最顶尖的人,还直接下令让幽冥炼狱大帝、丹师联盟盟主、凤鸣宫少宫主给他提供消息。他以为他是谁啊。

    但是现在。龙鹿妖帝却心中不断跳动,拼命的在猜。眼前这个年轻人到底是什么大人物,龙鹿妖帝再看向程弓的目光都变得越发恭敬起来。

    “要借你这龙鹿山脉一用……”

    “随便、您老随便用。”没等程弓说完,龙鹿妖帝已经连连点头,几乎是拼命的点头同意。

    “呵呵……”程弓再度被龙鹿妖帝逗笑:“我可没那么老,就算在时间加速密境修炼空间修炼的时间都算上,我修炼才几百年而已,以后叫我大少就可以了。还有,其他一切正常就行,这个阵法如何进出之法一会我再给你块令牌,凭借令牌你可以随意进出。”

    几百…几百年?

    龙鹿妖帝一听顿时瞪大眼睛,在它看来几百年够干什么的,突破一个瓶颈闭关一次都不够呢。

    程弓没去理会愣神在那里的龙鹿妖帝,转头询问的看向东方金丹:“那东西很特别,我用过两次但到现在都没办法正常将其运转,你有办法用吗?”

    “嗯!”东方金丹也不隐瞒,如实说道:“但我最多也就只能激发一次,因为我从仙界下来的时候还保留着一丝特殊力量,不论修炼分身还是压制力量、天机都是凭借这一丝力量,这是当年巅峰仙尊之力,应该能使用一次。”

    “那就好,那我一会重新布置完这里的阵法就先带着小疯子去看看能不能联系上老不死了,就算联系不上老不死,我也会修炼一段时间,有事情再联系我。”程弓之前已经给了东方金丹他特制的晶石,就算程弓在修炼、在虚空yin阳鼎外鼎空间,只要他有紧急事情要联系都一样能联系上。

    程弓说完,身形瞬间已经飞起,抬手之间刚才那些阻隔了龙鹿妖帝许久的阵法就纷纷瓦解,纷纷崩溃。

    在这些阵法纷纷瓦解之后,程弓也抬手开始布置,带有他独特yin阳万物诀独特法力的力量开始凝聚更加玄妙的大阵,不断的出现笼罩周围。

    甚至在整个龙鹿山脉周围都开始出现一层层阵法,龙鹿山脉全部被覆盖,只是有些阵法不会爆发,会在需要的时候才爆发出威力。

    只用了几个时辰,程弓就将这里的阵法布置完成,随后制作了一些令牌,其中一块直接扔给龙鹿妖帝,将这一切都办完之后带着小疯子消失在了龙鹿妖帝眼前。

    而龙鹿妖帝拿着令牌,看着程弓消失的地方,久久难以平静。

    不可思议、不敢想象的事情太多了,让它仿佛回到了十几万年前那个惊天动地的ri子,也只有那个时候的经历才能跟此刻它心中的震撼相比。

    ………………………………………………

    九州大地、妖族圣殿之内,这里有一座无比宏伟巨大的蓝图,那正是整个九州大地的详图。

    除中州之外,如今妖族掌控了三洲半地盘,虽然不如丹神府掌控的那么多,但妖族在最后一刻也显示出最雄厚的底蕴,那是鲲鹏大帝之前一直不肯轻易动用的底蕴。

    所以现在谁都知道,如今九州其实就只有两大势力,丹神府、妖族。

    就算一直以来比较超然的中州六大势力,也已经非常明确的有了各自支持的势力。

    此刻在这个宏伟巨大的九州大地详图面前,有两人正站在那里,久久未曾动弹过。

    “属下无能,大帝打下那般基础属下最终却没能统一九州大地,还请大帝责罚。”九尾太尊是被逼无奈,最终才同意现在的格局,但她自己一直深陷深深的自责跟内疚之中。

    “与你无关。”鲲鹏大帝摆了摆手,望着当初他亲手凝聚的宏伟巨大的蓝图,无奈道:“这是我们万年前订制的计划,原本逐渐吞噬缓慢壮大是没错,但有些事情非人力所能抗拒。程弓的出现就是如此,在九州大地上他的掌控能力已经超越了你我,能有如今这个局面已经非常不错了,我感觉到他的心已经不在这九州大地之争夺上,否则现在这局面都很难维持。以他的情况,如果全力对付我们妖族,百年内妖族有灭亡之危险。”

    “不可能,那程弓再厉害也不过是凝聚几大势力,天弓神殿不能支援的情况下,我妖族底蕴比他们雄厚太多了。如果不是妖尊跟几大道尊传令下来,最后一搏我们至少有七成胜算。”九尾太尊一直在回想当时婆罗多神庙的情况,每每分析都感觉当时应该出手,错过了一次杀死程弓灭杀丹神府那些人的最好机会。

    “你看,都到现在了你还有这种想法,可想而知之前程弓那些敌人都怎么想,而你再看看他们现在的结果。”鲲鹏大帝感叹说着,转身迈步间已经破开空间。

    九尾太尊紧随其后,想着鲲鹏大帝的话她脸se也不由得微变,是啊,大帝亲自追杀都未曾杀死之人,几年时间之内由一个世俗家族的纨绔大少成为九州第一大少,甚至统一了整个南瞻部洲。非但如此,还将禹州李家、东方家族、北俱芦洲等力量都完全掌控。

    即便他跟这些势力有千丝万缕的关系,可这等势力即便继承人想掌控都很难,何况他的那些联系,这只能说明一点,他自己足够强大。

    那武亲王不惜一切,在九州大地之上遮掩天机拥有天尊力量后依旧被击杀,那天魔女不惜一死留下天魔献祭也被杀、更不要说这一路走来鲲鹏太子、周逸凡、月冥太子…………

    不要说这些人了,就算是自己也在他手中栽过几次跟头,不论是最后的谈判还是之前神龙仙宫的事情,但为什么自己却还会有这种心思。

    为什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越想九尾太尊越感觉到后怕,为自己最近一年多来的这种想法感觉到后怕。

    “大帝,属下知错,是属下得意忘形、失去了当年的心态。”跟随鲲鹏大帝漫步在妖族上空,每一步山川河流一切在脚下掠过,九尾太尊跟随在鲲鹏大帝身后自责的说着。

    “这不完全是你的错,我也是彻底放下了幽冥绝域的一切事情之后才彻底悟了这一点的。那程弓崛起于世俗、年纪小、资历少,大家甚至都没时间去适应他的出现,他就已经接连跳跃过了你之前对他的认识。而且他做事有个特点,虽然非常嚣张、纨绔,但却总会让你感觉希望就在眼前,可你真正想抓到他的话,却又发现他总有办法逃脱。”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