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不朽丹神

第八百三十九章 瓜分九州

    “符文宗、北冥家族的事情我们没插手,如今我们妖族展现出力量,也是不想让大家发生不必要的碰撞,因为我们都足够强大,同一级别的对话有的时候谈一下就好,例如现在,大少你杀死了你要杀的人,而我们只是要婆罗多洲,大少感觉如何?”

    “啊…你们…你们…”程弓还没说话呢,被程弓挑在破劫枪上的武亲王突然怒吼一声,随后整个人的气息彻底消散在天地之间。◎聪明的孩子记住 超快手打更新 .◎

    到了最后他才明白,原来他看到的不过是表面,还以为妖族是真的被逼迫到没办法了,原来妖族是要来夺婆罗多洲,是……

    死了,自己真的在十个月的这一天被杀死了,不但被程弓杀死了,还被九尾太尊他们戏耍了个够。原来自己最瞧不起的这群老家伙们,竟然有这么多的算计,而自己竟然完全被蒙在鼓里。

    原来血誓是这样的,他们是派人来了,但却只是看完了自己表演、非常凄惨的表演之后来接手婆罗多神庙。

    此刻武亲王突然感觉到一种无力,原本他都已经瞧不起的大祭司,此刻他突然感觉变得伟大起来。因为在这样一群老家伙眼皮底下,竟然能挺住没被吞掉,而自己一向自以为是,因为一切已经近在掌握,甚至认为九州大地已经无敌,结果却轻松的被吞了。

    死不瞑目,真的是死不瞑目。

    “轰……”武亲王刚一死,上边的烙印消失,天魔甲上的一道气息瞬间爆发,天魔甲就要破空消失、离开。

    “本大少的战利品还想跑,回来。”程弓神念瞬间形成无形力量将这天魔劫束缚住,这天魔甲虽然不同凡响。但也要靠使用之人才能发挥其威力。此刻武亲王已死,而这天魔甲本身已经被破劫枪所伤,加上之前天罚力量大部分被这天魔甲抵挡。此刻还能有自主逃走意识已经非常难得了。

    此刻在程弓神念束缚下,已经没有多余挣脱的力量,直接被程弓收入虚空yin阳鼎外鼎空间。

    “一化为九。彻底牺牲再提升的机会,这应该是你们九尾天狐一族最大的秘法,能完全放弃冲击妖尊境界一化为九,每一个都是半步天尊境界,也就是你们妖族的半步妖帝。但却可以不断叠加,力量倍增。你这九个如果完全联手的话,应该不比一般妖帝后期存在差多少,而且可以不受九州大地限制出手,可以说你才是真正的九州大地压制力量下无敌存在。难道你不想趁着我跟婆罗多神庙拼得两败俱伤的情况下来个渔翁得利,一举将我们都灭杀掉吗?”完全当九尾太尊他们不存在一般,一个人面对着九个九尾太尊跟唐长存、赫连九霄、秦鸿以及他们身后比婆罗多神庙刚才所有力量加在一起还强大十倍的力量。程弓轻松收起天魔甲之后。这才抬头看向九尾太尊。

    如果要是程弓在一天前如此,赫连九霄、唐长存他们都会认为程弓太过嚣张、托大。但此刻他们谁也没出声。甚至连唐长存、赫连九霄这样跟程弓有过节的人,也都没出声。

    因为道尊、魔尊决定的事情就是让他们这次配合妖族,虽然他们不理解但却不敢违背。

    至于程弓,他们从心中已经恐惧,虽然最终是天罚的力量一次xing灭掉整个婆罗多神庙所有力量,但这一切却都是因为程弓,想想刚才的场景就让人背后发凉、骨头都发寒、打颤。

    “大少说笑了,我们只不过是不想破坏大少的好事,大少已经早就发话要亲手干掉这武亲王,我们不想再跟大少有什么误会所以才没动手。”九尾太尊此刻已经完全没有以前狐媚之态,很是平静的道:“妖族背后有妖尊、正气宗有正气道尊、原始魔宗背后有原始魔尊,我们都是有底蕴的人,也许在大少还没崛起显现出足够实力之前,我们会不太在意轻视您。但现在大少你已经显示出让任何人都不敢轻视的实力、势力,你是有资格跟我们平起平坐谈事情的人。”

    “同样的,我九尾也不会像武亲王那般无知,虽然此刻我放下冲击道尊希望,一化为九从此留在九州大地,虽然我九个自己联合起来可以在九州大地不受压制情况下发挥出天尊后期力量。但这九州大地上如果不顾一切使用的还有仙器力量,就如同天弓神殿的仙器,还有李家那独特的大阵,又或者你程大少刚才使用的遮挡天机之法。我有这个实力、别人也有各自的秘密,所以我很清楚自己的情况,我也只是想跟大少谈谈而已。”

    “谈谈也行,但你们刚才也看到了,这婆罗多神庙是我打下来的,你们现在摆出阵势就想让我将婆罗多神庙让出去,以后说出去别人还以为我怕了你们呢,我程大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但面子上的事情可不行啊!”程弓微微摇头,很是不爽的说着。

    其实此刻程弓体内的力量还没完全平复,之前瞬间爆发、强行压制,随后又引动天罚的天雷力量,这一系列的动作其实对程弓来说也是超级考验。

    这一战的惊险程度甚至远超被鲲鹏大帝追杀,程弓早知道这些家伙不会没有准备,所以他才决定自己来,自己来怎样都方便。

    之前如果不是他控制的及时,那将整个婆罗多神庙所有jing锐彻底灭杀的天罚,就会集中力量灭杀程弓,程弓虽然抵挡无数天劫,但这种天罚却没有一点把握对抗。

    最终及时控制住力量,但自身伤的也不轻,但此刻他却没有一点走的意思。

    不想杀自己,鬼才相信九尾太尊这话呢。他是看自己刚才能遮掩天机,能爆发出瞬间袈裟武亲王的力量,他也没有把握留住自己而已。所以一上来他才会狮子大开口,直接要整个婆罗多神庙。

    “九州大地、灵山、幽冥炼狱跟无尽星空,任何一处谁不知道程大少的威名,连我族太子你程大少都敢杀,就算你亲口说你害怕也没人会相信啊。只不过从大局考虑,我们再战下去整个九州大地就彻底要毁掉了。正因为如此,所以你们夺下符文宗、北冥家族的时候我们并没插手,但这婆罗多洲我们却也必须拿到手,这样大家暂时也算是能有所平衡,这也是几位道尊的意思。”

    九尾太尊一边说着,一边端详着程弓,但从程弓表面反应看不出任何问题,也看不出他到底是在想什么,是不是还有一战之力。

    “抬出道尊来吓唬我,我好怕怕啊!”程弓捂着心脏,一副怕得要死,浑身颤抖的样子。

    靠,装也不要在装得那么假好不好。

    看到程弓这个样子,赫连九霄、唐长存他们又气又无语,道尊何等存在,的确可以令无数人惧怕,但这个纨绔大少的样子哪有半点害怕,明显是很有底气根本不在乎的样子。

    他们哪里知道,程大少曾经高高在上,道尊一样也要求着他,虽然有一些最古老的道尊他或许并不熟悉,但最古老道尊中最牛逼的那个家伙他还整天追着骂呢,其他人他怎么会真的惧怕。

    而他的这种自然的反应,看在别人眼中,就是一种底气。能有这种底气只能说明一点,他背后也有同样的存在。

    天弓神殿的老祖宗是天弓道尊的确是跟妖尊一个级别、一个时代的存在,之前大帝说过那青竹道尊是特意为程弓出手,再加上之前幽冥九天为程弓出手,那这程弓身后很可能站着两位道尊跟一位魔尊,这还只是目前的推测。

    “大家都是聪明人,能到这种程度谁也吓不住谁的,我们也不过是想达成一个平衡,如今你程大少已经掌控南瞻部洲、东南禹州、东北丹州、北俱芦洲、西牛贺州五大洲,除中州之外你们已经掌控一大半地盘,我妖族要一个婆罗多神庙并不过份。如果不是因为大少你早已经发话,我们这等力量想早点灭婆罗多神庙,也不过是弹指间的事情而已。”正因为有这方面的考虑,而且此刻根本看不透程弓的身前,九尾太尊才一直没有进一步行动,此刻一副非常大方谈判的架势。

    “屁!”程弓虽然此刻力量虚弱,道祖令牌再难遮挡天机,只要九尾太尊要动手他会第一时间动用压制力量的火凤魔龙逃走,但架势、气势却依旧十足,直接骂道:“亏你也有脸说这种话,你骗骗那些无知的散修还行,那符文宗为何那般脆弱那般没落,还不是你们妖族暗中做的手脚,如果不是我们袭击的非常突然,出乎你们意料之外,你们早先控制符文宗了。北冥家族、北俱芦洲、东南禹州这些地方哪一个地方没有你们妖族的妖兽森林,你们借助妖兽森林吞噬各大洲地盘跟力量,其实已经早已经渗透到各大洲之中。”

    “啪!”程弓说着,直接取出一块四方楼跟se鬼联合调查取得的记忆晶石,瞬间他们身体周围出现一幅九州大地的缩影图形。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