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七百七十二章 被封印的真仙

    伤势原就非同小可,点燃源之火,亏损元气的后患,也偏偏在那时一起发作,这种情况下,再对上几名分神期修士,昔ri高高在上的天元侯,也就并非不可战胜了。

    那几名修士,也是看中了他的弱点,才敢动手。

    结果,一场大战下来,天元侯费尽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将几名敢来捋虎须的小辈一一斩杀掉了。

    渡劫期大能,毕竟不可轻辱,有一句话,叫瘦死的骆驼比马大。

    然而他也因此,付出了不小的代价。

    伤,平心来说,他也没有再受什么重创,然而原就隐患发作,法力在经脉中四处暴走,这再一强行动手,结果如何,可想而知,没有立刻走火入魔,那都算他运道不错。

    挣扎着逃到这一无人的荒漠。

    天元侯已落魄得与乞丐差不多,然而此时此刻,肯定是顾不得,心急火燎的打坐。

    此时他浑身上下的灵光,不停的变幻流转,那绚丽的金se,也是忽强忽弱。

    就这样,又过了大约半个时辰的功夫。

    “呼!”

    一悠长的叹息声传入耳朵,脸se苍白如纸的天元侯缓缓睁开了双目,这一关,费尽千辛万苦,终于是熬过来了。

    刚刚差一点,就走火入魔。

    想想他心中都有点后怕的。

    都是那小子害的,若是他乖乖将灵血交出来。自己怎么会惹上真极门这庞然大物。又怎么会落到这一步。

    念及至此,天元侯忍不住一阵咬牙切齿,好在自己的化身,已锁定了他的踪迹,算算时间,那小家伙,应该被灭了吧!

    心中正这样想着,突然,天元侯脸se一白,一个趔趄站立不足。堂堂渡劫期的大能修仙者,居然如凡人一般摔倒了。

    怎么可能?

    他的表情难以言述,惊讶,惶恐。茫然,不信,畏惧……

    各种各样的情绪交织在其中。

    天元侯伤势虽重,但刚刚,眼中偶尔还有jing芒闪过,可此时此刻,他的脸上却一丝生气也无。

    怎么可能呢?

    自己的化身,居然陨落。

    他希望这个消息是假的,可体与化身间的心神联系,却决然不会有错。

    这一点。老怪物心里有数。

    最后的希望,也破灭掉了。

    也就难怪他会一跤坐到在地。

    化身陨落,不管原因如何,意味着真灵之血,是没有希望带回来了。

    这个结果,对如今的天元侯来说,简直与灭顶之灾差不多。

    元气大损,一两万年内难以恢复,而下一次大天劫爆发,只剩下一两万年了。他怎么去渡……

    得罪了真极门这庞然大物,他几乎难以在鼐龙界立足,去其他的界面,成了唯一的选择,可人生地不熟。更难以寻觅到合适的宝物,换句话说。渡过天劫的希望就更小了。

    难道是天要绝我,自己注定在下一次大天劫的时候陨落?

    天元侯悲伤的想着。

    但很快,他的表情就变成了愤怒,仿佛一陷入绝望的野兽,不甘心,自己费尽千辛万苦,才走到这一步。

    距离长生,虽然遥远,但也勉强,可以望其背项了,怎么能在这时候陨落。

    “有办法,一定有办法度过下一次天劫的!”

    他有些神经质似的自言自语着。

    “你真的想度过下一次天劫么?”然而就在这时,一有些沧桑的声音传入耳朵,语气却带着几分诱惑。

    “谁,谁在与我说话?”

    天元侯大感惊讶,脸上一下子浮现出几分jing惕之se,到底是渡劫级别的修仙者,即便遇见这样的变故,依旧并未心若死灰了。

    “一个朋友,可以帮助你的人。”

    那声音再次传来了,仿佛带有魔力,能够让人放下jing惕。

    “朋友,哼,我没有朋友,至于帮助我,更是大言不惭的东西……”

    天元侯的脸上带着愤怒与惊疑,真是龙游浅谈受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什么小狗小猫都跳出来了,自己就算落难,那也是渡劫级别的大能修仙者,并非人人都可以来落井下石地。

    然而这方圆万里,哪儿有生灵的踪迹,究竟是哪个家伙,在与自己说话呢?

    那声音又想起来了:“你不用这么快,拒绝我的好意,能够遇见我,是你的机缘到了,有我相助,区区下一次大天劫算什么,进阶渡劫后期,长生不老,也没有什么了不起,我感觉到了,你心中彷徨,还有无尽的怨气,将牠们给我,尊会还给你无尽的实力,从此纵横三界,凡是让你不爽的敌人,都可以让牠们灰飞烟灭。”

    对方并没有在乎天元侯的敌意,口气更是大到令人瞠目结舌的境地,仿佛三大散仙,三大妖王也没有什么了不起。

    天元侯虽心中不信,但也禁不住心中好奇。

    “你究竟是谁,阁下若真这么了不起,何妨与我现身一见呢?”

    “嘿嘿,若真的可以现身的话,我又何必与你一渡劫初期的小辈在这里废话,我被人禁锢,锁在了此处。”那声音仿佛也带上了几分愤怒,低吼着说,充满了不甘的意图。

    “哼,阁下这么了得,也会被人锁住?”天元侯的语气变得怪异起来,仿佛对方是个骗子一般。

    “嘿,有什么不可能的,当初锁住我的那个贱婢,也是非同小可,我想你应该听说过她的名字。”他声音叹息,语气又平静了下去。

    “谁,侯也听说过?”天元侯有些诧异了。

    “你自然应该听说过。阿修罗王这个名字。想必你不会陌生吧!”那声音仿佛来自于远古。

    “什么,阿修罗?”

    天元侯彻底震惊了,这个名字,他怎么会没有听说过。

    曾经的yin司之主,传说堪比真仙的人物,曾率领yin司大军,将灵界杀了一个血流成河,三妖王与三大散仙联手,也被他打了个一塌糊涂。

    如果说,渡劫后期。自己还可以望其背项,那阿修罗王的境界,自己想都不敢想。

    眼前这家伙,居然自称是阿修罗王的敌人。

    听口气。似乎是惜败于其手中。

    但这已经超级了不起了,要知道,不是随便什么人,都有资格做阿修罗王的敌人,如果眼前这人说的是实话,那他曾经,得有多强大。

    一时间,天元侯的表情,变得火热,这样的相遇。说是逆天机缘,那绝对是没错。

    “阁下究竟是哪位?”他的声音语气,不知不觉间,已带上了几分敬意。

    如果平时,对于这番说辞,天元侯或许还会有几分慎重与怀疑,然而此刻,他已是穷途末路,就与一溺水之人抓住了救命稻草差不多。

    “我么……”

    那声音带上了几分沧桑之se:“你好歹也是渡劫级别的修仙者,于上古隐秘的真相就算不清楚。但总也该听说过,北极元光殿最后一役,阿修罗王的敌人是谁了。”

    “什么,你是真仙?”

    天元侯瞠目结舌,各种各样的回答他都想过。但没有一个,能像现在这个。如此的惊世骇俗。

    上古隐秘他是不清楚,但实力到了他这个等级,又怎么可能连些许传闻都没有听过……

    数百万年前的上古,阿修罗王带领yin司鬼物,将灵界杀了个血流成河,人族妖族联手,也抵挡不住,三大妖王与三大散仙,全部惜败于阿修罗王的手中。

    眼看灵界将万劫不复,这时候,三位真仙降临了。

    然而阿修罗王,天之骄女,却连真仙也不买账,北极元光殿一役,三大真仙,一死两伤。

    而眼前这莫名出现的家伙,居然说他是的三大真仙中的一个,这样的回答,怎么不让天元侯惊诧万分呢?

    “不可能,那一役后,阿修罗王就踪影全无,听说已经陨落,怎么会将你封印在此处?”

    天元侯后退几步,如见鬼魅的声音传入耳朵,满脸都是不能置信之se。

    ……

    而这一切,林轩并不晓得。

    在顺利灭杀天元侯的分魂之后,他就化一道惊虹,远遁而走。

    那讨厌的灵兽,也被自己灭除,如此一来,在不知道自己身份的情况下,天元侯几乎不可能再找到自己了。

    然而话是这么说。

    林轩却依旧没有马上回宗门的意图。

    还是那句话,小心无大错。

    他继续漫无目的的飞遁着。

    并且中途不时改变方向,让自己的行踪,变得难以捉摸。

    时光如白驹过隙,一个月转眼过去,却丝毫也不见那老怪物的踪迹。

    林轩松了口气,看来自己的推测是正确地。

    过了这么久,对方都还没有找上门来,那解释只有一个,他无法再锁定自己。

    换言之,不用再心吊胆,这件事情算告一段落,过程虽然惊险,但却不会有什么后患。

    林轩放心了,但他依旧没有回去,就算明知道天元侯无法锁定自己,但也不妨继续在外面游荡两年。

    有一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

    当然,林轩之所以这么做,也是因出来的,不过是一具化身而已,体正在洞府内祭炼宝物,化身即便在外游历也不算耽误了时间。

    何况,区区几年,对凡人来说不短,但在修仙者眼中,不过弹指一挥间。

    ps:晚上还要去闹洞房,现在先抽空回来将更新送上,求月票,嘿嘿,传说投了月票会有好运哦,月票,投下来吧!(未完待续)rq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