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七百七十一章 过街老鼠

    与他们相比,林轩的表情,当然要平静许多。

    随后他又将头转向另一侧。

    在那里,有一个口袋,与一手镯模样的东西悬浮。

    储物袋不用说,林轩一把抓过,里面也没剩几件宝物,自然都是不怎么看得上眼的。

    至于那手镯模样的东西,则是大名鼎鼎的灵兽环了,作用与灵兽袋差不多,但据说宠物住在里面能更舒服。

    一般的修仙者也用不起此物,不过天元是渡劫级别的修仙者,自然又另当别论了。

    “怎么,不自己出来,莫非真等着林某动手么?”

    林轩望着那小小的灵兽环,语音平淡,却透露出几分肃然。

    “前辈饶命,请前辈千万手下留情!”

    恐惧的声音传入耳朵,随后光芒一闪,身前出现了一尺许长,形似野猪的灵兽,牠的脸上满是惶恐,做梦也没有想到主人天元侯的化身,居然会被灭杀了。

    连元神也被施展了搜魂之术,那自己命运如何可就值得商酌。

    毕竟追溯源,自己可算此事的始作俑者。

    现在是悔得肠子都青了。

    “饶命?”

    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之se,却无意与一小小的灵兽啰嗦,袖袍一拂,一道黑芒化作剑气,一剑将此兽绞杀成了血雨。

    随后林轩松了口气,虽然天元侯体,还记得自己的灵力属xing,不过那又如何,凭此是不足以追索到自己的。

    从头至尾,自己的身份都没有暴露,鼐龙界那么大,那老怪物再心有不甘。也只能是徒唤奈何。

    这且不说。闻天城一役,那老怪物将真极门得罪了个一塌糊涂,能不能摆脱该派的追杀。继续在鼐龙界混下去,可都还是两说。

    换言之,情势发展到这一步。自己的危机已算解除,不过林轩也没有继续在这里耽搁,浑身黑芒一起,很快,就化一道惊虹,消失在了远方的天际。

    ……

    林轩的估计没有错,天元侯此刻,正焦头烂额。

    真极门就是放到整个三界来说,那也是不小的势力。岂是说得罪就得罪了。

    关键是他这一次利令智昏,将事情做得太过。

    居然想着一不做,二不休。将真极门那位璇书上人也斩杀在此处。

    结果……

    事情哪有他想象的那么轻松。

    璇书是新晋级的没错。实力神通,也确然是逊se其一筹。

    但好歹也是渡劫期。哪儿是说斩杀就能斩杀地。

    最后没能如愿以偿,仅仅是切下了此人的一条手臂。

    这仇结得……

    目的一分没达到,然而仇怨却再也解不开了。

    天元侯也自知闯了大祸,见无法将对方留下,也只好亡命逃走。

    他现在唯一期待的,就是化身能将那可恶的小子捉住,抽魂炼魄之后让真灵之血顺利到手。

    如此,闯的祸与造成的损失还可以弥补,否则……那可不仅仅是赔了夫人又折兵的问题了。

    果然,没过多久,修仙界就有消息传开,说真极门颁下绝杀令,重赏的数目,更是非同小可……

    当然,追杀的对象是一渡劫期老怪物,这也足够惊世骇俗,不过真极门也没指望有外人能将他擒获,只需要准确的线索就能领赏了。

    至于出手,自然有天极那老怪物去做,作渡劫中期的修仙者,他的实力,远非天元侯可以比拟的。

    如此一来,昔ri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的天元侯,这回成了过街老鼠,没办法,他仅仅是孤家寡人一个。

    而真极门不仅身势力磅礴,还有许多好友故旧,两者的量级,就不是一个层面的东西。

    天元侯根不敢往人多的地方走,生怕泄漏行踪,毕竟他再彪悍,也没有能力杀光所有见过自己的修仙者,落入如今这处境,也算是自作自受。

    他唯一的希望,就是身外化身了,希望他能自己带回急需的宝物。

    或许是跑得太远吧,他与化身之间,已失去了联系,不过没有关系,只要能够达成目的,他与化身总有办法重聚。

    百万年来,天元侯从来没有试过这样如坐针毡,每一天都是望眼yu穿……

    然而当真是一点消息都没有传回来。

    怎么可能,自己化身的实力,他当然很清楚,区区一分神期存在,按理说,应该是手到擒来的。

    怎么会这么久过去,都没有收获。

    难道是追丢了?

    也不可能。

    当初与那家伙相距,不过百里,化身修炼有万尺一线的秘术,于情于理都不可能追丢了。

    按理,渡劫期老怪物,应该是泰山崩于前而不变se,然而此刻他心里,却仿佛有一只猫在抓,七上八下,各种担惊受怕……

    偏偏屋漏还逢连夜雨,当初不顾一切点燃源之火,虽然没让他境界掉落,但气血元气,也不是亏损了一点半点那么简单的。

    如今这些隐患一起发作,折腾得天元侯当真是死去活来的。

    ……

    这儿是一片荒漠,放眼望去,无边无际,纵横数万里,都不见人烟的踪迹。

    在一个荒山的山腹中,一临时开辟出来的洞府,一身材高大,却衣衫破烂的家伙正在打坐。

    他的脸se做青灰se,一身衣服,又是血迹,又是泥土,不少地方还被扯破,头顶的帽子也歪到一边去了,这幅形象,说句不客气的,与路边的乞丐也差不多。

    然而看此人的五官眉眼,却天元侯相差仿佛。

    没错,就是天元侯。

    换成谁,若不是亲眼目睹,恐怕也很难相信,昔ri不可一世的大能存在,会落到如今这般境地了。

    都是闻天城那一役惹的祸。

    真极门绝杀令发出来后,给他凭添加了无数的烦恼与苦楚。

    就在不久前,他还与该派的一队分神期修士遭遇过。

    区区分神期,若是放到平ri里,根不值一,他举手投足就能灭去,然而闻天城一役,他是重伤了璇书,甚至砍下了其一条手臂,但自己,也并非一点伤势也无,名门大派的太上长老,即使是刚晋级的也实力不弱。

    那一战,将他说成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一点也没有错。

    ps:先更新一,去吃喜酒去了,接下来的一,晚上回来更新,各位道友多投点月票吧,今天可以沾喜气,一整年都会好运哦,月票砸下来吧!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