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六百九十六章 又气又怒

    原创“马师弟,伱做什么?”

    银发老者转过头颅,须发皆张,表情那叫一个可怖,用目赤欲裂来形容,那是一点也不为过我要

    滴答,滴答,鲜血顺着他的衣襟流下。

    他的左胸之处,插着一柄匕首,直没至柄,心脏已被刺穿掉了,然而他却仿佛感觉不到疼痛,瞪大眼睛,看着前方的皂袍老者,满脸惊怒,可在那惊怒之下,不可思议更多。

    灵鬼宗太上长老虽多,然而他却与这马师弟交情最厚,然而此时此刻,却是他在自己背后捅刀子么?

    “为什么,伱为何这样做?”

    如杜鹃泣血一般的声音传入耳朵,心脏被这么狠狠的扎上一刀,肉身肯定陨落,然而如今,他却什么也顾不得,眼睛外凸,不顾伤口鲜血泉涌,只想要问清楚,对方这么做,究竟是为何。

    否则,他死不瞑目。

    而那马姓修士在偷袭刺了同门一刀之后,立刻退后百余丈远,同时将自己的本命法宝祭了起来,满脸警惕,生怕银发老者暴起突袭。

    毕竟,他做贼心虚。

    没想到事情的发展,却与他的想象不然,对方受了重创,居然没有急着像仇人报复,而是询问自己这么做的缘由。

    真是老糊涂!

    马姓修士心中大定,嘴角边闪过一丝讥讽:“师兄,伱何必明知故问呢,师弟我这么做,只是不想看着本门大好基业,全部坏于伱手。”

    “坏于我手?”

    银发老者又急又怒,自己一心为灵鬼宗筹谋,甚至置身家性命于不顾,如今却被无端指责。简直连肺都要气炸了。

    然而对方却丝毫廉耻也无。反而露出一副大义凛然之色:

    “不错,师弟这么做,甘愿担上谋害同门的骂名。却都是一心为了本宗,林前辈神通如何,师兄早该心中有数。钟老怪不知死活,业已伏诛,我们如果还不识时务,必将让本门陷于万劫不复,那不是本门的罪人是什么?”

    “嘿,照伱这么说,反而是老夫不识时务,一直拖累本宗?”

    见对方如此厚颜无耻,银发老者心中恚怒。眼神中满是怨毒,然而皂袍修士却视若无睹:“小弟可没有这样说,常言道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师兄若是现在就幡然醒悟。为时还不晚的。”

    “醒悟,伱要老夫怎样醒悟。依伱之意,本宗又该何去何从?”

    “何去何从,这不是明摆着。”

    皂袍修士微笑的声音传入耳朵,随后却又变成了献媚之色,弯下腰去,冲着林轩鞠躬行礼,声音更是热切而恭敬以极:“林前辈神功无敌,威震灵界,我们不识好歹,竟与前辈为敌,罪无可恕,还请前辈大人大量,饶过我等的罪责,灵鬼宗愿意举派归附,成为前辈门派的附属实力,从此愿意任由前辈驱策,赴汤蹈火,绝不皱半下眉头的。”

    “哦?”

    这样的表态,让林轩也大感意外,俗话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就实力来说,如果不算自己,灵鬼宗的实力,其实远非云隐宗可比,就算如今,被自己吓得士气全无,但依旧不乏一些对该派忠心耿耿的修仙者,这些人即便不是太多,但若是负隅顽抗的话,也绝对令人大感头疼。

    何况就算自己这边用雷霆手段取胜,那又如何,灵鬼宗树倒猢狲散,对自己这边来说,除了少却一个敌人,根本就得不到什么好处。

    损人不利己的事情,以林轩的性格,自然是没有兴趣去做。

    但他们若愿归附,那又不同,本门凭空得到一大助力,实力暴增何止倍许,而林轩如今,虽推辞不愿任本宗大长老,然而以他的声望实力,龙姓少年与银瞳少女却都是唯他马首是瞻地。

    云隐宗强大,对林轩来说,自然也有莫大好处,这样的事情,林轩又怎么会往外推拒呢?

    当然,心中虽如此想着,但脸上,却依旧不会露出半分声色,就林轩的城府,又怎么可能让人看出自己的喜怒:“伱们想要归附?”

    “是,先前都怪我等,有眼不识泰山,居然到太岁头上来动土,委实罪无可恕,还请前辈大量,接受我等的依附,以后也好将功补过。”

    那皂袍修士小心翼翼的说,一边讲,还一边偷看林轩的脸色。

    他实在是被林轩吓破胆了,连逃跑的勇气也无,所以才会出此下策,尽管这么做有些无耻,本门依附云隐宗后日子也不会如以前一般好过,但那又算得了什么,只要能够活着,一切代价都值得。

    林轩听了,心中大喜,表面上却装模作样的露出几分沉吟之色。

    而一旁,那银发老者冷眼旁观,却差点将肺都气炸掉了,厚颜无耻,认贼作父,若真按照皂袍修士所言,灵鬼宗上百万年的传承,就将止于此处,以后去了九幽地府,又何面目去见历代祖师呢?

    “无耻之尤,我与伱拼了。”

    银发老者一声怒吼,他原本就受伤甚重,心脏被贯穿,如果换成一名凡人,当时就一命呜呼,他虽然是修仙者,但也不过将肉身报废的时间拖延上一时片刻,而如今强撑着获悉了来龙去脉,他自己,也到了极限。

    一声大喝,十指如勾,狠狠的向着那皂袍修士扑了过去。

    按理,如果换一名分神期修士与他易地而处,如今应该将元婴遁出,然而他却没有做此选择,无他,这老家伙已心怀死志,就算自己不活,也要拖着那卑鄙的家伙一起下阴曹地府。

    他重伤是没错,但这下拼命暴起,动作兔起鹘落,简直比奔雷闪电还要快上许多,那皂袍修士虽然一直心中提防,但也万万不曾想,对方动作会如此迅速,大惊之下躲避已是不及,眼看对方一个头槌狠狠像自己脑袋砸去,这一下若是击中了,两颗脑袋非变成破裂的西瓜不可,危险那是不用说,然而偏偏,他却无处可躲。

    “我命休矣。”

    皂袍修士的眼中满是畏惧,此时此刻,他已无处躲避,能做的,唯有闭目待死而已。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