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四百三十章 天绝门

    他认为现在的主要竞争对手是李家兴。【 】过去在爱情方面他是输给了姓李的,他对谷锦绣的爱情是真诚的,可以对天表白,确实是一片忠心,无可非议。但是他的一切努力,都付诸东流,谷锦绣投入了李家兴的怀抱。这是老天对他的不公!

    于是,家兴说,这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实际是分三大块。第一块是前期工作,包括取得土地,向政府有关部门申办各种手续,要敲136个图章,这要跑断tui。还要做市场调查,看看是否可以开发,投资回报情况。

    有一次家兴问有德说:“你们公司开发的地块在哪里,有多大?”

    爱国是总指挥,海燕、思英负责新人的服装、化妆,张敏、好友张罗着结婚礼堂场所的布置、宾客接待、酒席座位的安排。这几人按分工有条不紊地做着各自的事情。婚礼的准备进行得井井有条。

    而王有德这时心底里直发毛,已经预感到徐丽绢这个女人肯定不好对付,弄不好自己今后会彻底输在她的手里。

    一天晚上,家兴下班回到家里,吃好晚饭,夫妻两人让小洁、小慧睡好后,就一起谈论起家事。

    今晚丽绢的穿着非常考究,仍是一副贵fu人的派头。丽绢一米六开外的个头,虽已六十多的岁数,看上去最多五十出点头,脸上几乎没有皱纹。她面se红润,目光善和,眉宇间流lou出一股高敖的气质。长长的头发仍然乌黑,发稍略微烫了烫,发间别着的,还是那一枚粉红se、珠光闪闪的蝴蝶形发夹。她身穿一套淡红se的高级丝绸面料夜礼服,脚上是一双精致的咖啡se半高跟皮鞋,手腕里挎着一只淡黄颜se、小巧玲珑的精致皮包。一眼望去,就令人觉得这fu人气度不凡,决非一般人物。

    这一期培训班上,见到这“三结义”的三个人都在,他又想用点手段,做一番分化瓦解工作,于是就使尽了他的浑身解数。

    “有三本教材,爱国你去拿来给你姆妈看看。”家兴说。

    丽绢董事长的办公室,是公司里最大的一间,有近四十个平方,对着门是一只大的老板台,在kao东面的窗下摆放一套转角沙发,沙发前面是一只大的玻璃茶几,茶几上放着一盆五珍松。

    这李家兴和王有德,两人都是一米八的个头,李家兴魁梧些,王有德稍微瘦一些,当年都一表人才,都是白白的皮肤,都称得上是小白脸,姑娘们真是谁见谁爱!但是两个男人偏偏爱上了同一个女人,按游戏规则,总是一输一赢。最终,姓王的输了,李家兴赢了。李家兴虽然是在王有德之后才与谷锦绣认识,但姑娘为什么变了?竟说出:你姓王的就是当了总统、皇帝,我谷锦绣也不会嫁给你!

    这酒桌的安排,第一桌主桌是新郎、新娘等人,第二桌安排的人员是丽绢、家兴、锦绣、君兰、爱芬、孔文、红梅、有德、有德嫂,加上郑家父母,第三桌安排的是爱国、建芳、海燕、张敏、思英、思南、思南的妻子梅花、好友,还有小洁、小慧、大伟等三个孩子。其他的桌子都按各自的亲戚、朋友、同学等安排就座。

    大家听过汇报,都很高兴,特别是丽绢,更加满意。会议结束,丽绢把家兴父子叫到自己办公室,说有事想进一步商量商量。

    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原来事情是这样的,这个王有德现在做房产开发,主要投资人是他的叔父。他叔父又拉了这位朴总裁,也是生意上的朋友,一起来上海搞投资。这几个人在一起时间长了,熟悉后就说起在朝鲜打仗的故事。

    一提儿女婚事,家兴的脑子嗡的一下几乎要昏过去。但是他表面上还是不lou声se,笑嘻嘻地说:“你们现在是亲家了,我自然要去祝贺。”

    “大家叫她刘老师,或者珍珠老师都可以。每天她负责学员点名,中午客饭的统计、发客饭。反正有什么事,大家有什么要求、反映都可以找她,她会负责解决的。他解决不了可以直接找我,我会为同学们尽心尽责地服务。”

    10月5日星期二早上,家兴和钱大为先到了培训班的教室,接着姓王的父子也来了,在快要开课前五分钟,丽绢、爱国、建芳也进了教室。

    我们这个培训班已经办过十多期,每期学员限额是五十名,这期正好是五十位学员。我们每期上课前后是两个月,每周上两天课。每天上午四节课、下午三节课,每节四十五分钟,中间休息十分钟。中午培训班每位学员供应客饭。吃完午饭有近一个小时,大家可以在教室里休息一下,或者走出弄堂到淮海中路去逛逛马路、商店都可以。我们每期正式上课十二天,总复习半天、考试半天。每期结束全班同学学习心得、信息交流半天,晚上到饭店里会一次餐,这些都不另收费用。”

    家兴说完,到培训班办公室打了个电话回家,然后就和有德到了和平饭店,先跟王有德到了三楼房间里。和平饭店的房间当然气派,这不必多说。房间里有三个人:两个上点年纪的男人,一个年轻女子。能住进这里的人,自然也有些身份,这也不需多说。

    正在说话时,电梯门开了,走出两人,正是张荣和陈慧。家兴连忙上前说:“欢迎两位恩师光临,快大厅里入座。”

    婚礼规定的程序进行到尾声了,新人到各个酒桌前来敬酒。负责照相、录像的人又忙开了,婚礼进入了又一个**。

    此时,这韩国人就连连握着家兴的手,说了很多话。这女子又作了翻译,说:“他真的非常感谢你,志愿军不杀俘虏,而且宽大处理。你是他的再生父母,他今天能见到你,等于是见到了救命恩人,真是万分感谢你。”

    要问这姓王的父子接下去究竟想干什么事情,且听下回分解。

    勾引人家的妻子等。其实说的是她单位里有这么些事,并不是针对建芳、好友的。

    王有德与丽绢小时侯也是同学,但分别已五十足年。今日,看到这既显高贵、又风度翩翩的徐丽绢,他是别后首次相见怎敢相认。再说她那既和善、又似一眼能看透人心的目光,更使常心怀鬼胎的王有德不敢正视一眼。

    此人年纪有七十开外,高高个子,ting着个大肚皮,戴副金丝边眼镜,相貌还算和善,说话有些苏北口音,还夹带着福建音调。他一边伸手来同家兴握手,一边说:“李总,听我侄子说你是个很了不起的人,原来是当局长的。我现在来大陆投资搞房地产开发,要请你多多关照。”

    “什么时间开始上课?有教材吗?”丽绢再问。

    过了年,服装、玩具、洗衣机、冰箱的生产、销售业务,开展得都很顺利,现在,房地产开发前期工作也搞得差不多了。

    第二桌上,家兴这等人,涵养功夫还比较好,说不到一起就少说为妙,连张荣、陈慧都一言不发。大家就看看婚礼的进行,吃吃眼前的美餐。孔文在这种场合是最会造势、xian起**的,可今天他也比较沉默,只顾自己喝闷酒。其实,他正以警察职业的特殊眼力和思维,在细细地观察、审视这君兰的亲家:姓王的人,他是第一次见面,到底是什么样的人物?孔文的眼神不时地扫视着有德,使有德的心里觉得很不安宁。

    房屋的购买对象相对固定,有多少收入的人,买多少价钱的房屋。也就是说口袋里钱多一些的,买高挡点的房屋;钱少些的,买房价便宜一些的房屋。买房子钞票不够,银行可以按揭贷款。但是还要看你还贷能力,也要量力而行。

    家兴答道:“学习两个月,过了‘五、一’劳动节开课,每周上两天课。学习结束发结业证书。”

    锦绣要君兰介绍一下来人,自己也定下神来仔细地看着。

    “我们今天在座的六个人,有德嫂没当过兵,我们五个人都是当年的中国人民志愿军,都是最可爱的人。”君兰也回忆起当年的事,又继续说:“我们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几十年过去了,现在改革开放了,我们却老了,希望也能再交上好运道------”

    这有德感到不是个滋味,就想摆拖这种窘境,于是主动寻找话题,他对君兰说:“老沈,小女不大懂事,到了你家要请多多关照、多多帮助、教育。”转而又对家兴说:“李局,你我现在都在搞房地产,我是外行,各方面要请多帮助、多关照。我敬你们俩一杯!”说完站起身,举起酒杯,一饮而尽。然后又对丽绢说:“徐董,我敬你一杯,祝东方公司事业发达,生意兴隆,蒸蒸日上!我干了,你随意。”这家兴、君兰、丽绢也都先后起身,礼貌地端起杯子喝了口酒。

    这个女子是韩国公司的翻译,她听了后认为两者可能是同一件事情。今天这几个人说着说着,竟然与那件事情发生的地点、时间、经过,完全对上了号。

    他还对丽绢大献殷勤,吃中饭时帮她拿盒饭,吃好饭帮她把空饭盒扔掉。中午还想办法安排她到刘珍珠老师办公室的沙发上休息,帮她找来了一条毛毯。她听课有不大理解的地方,他马上自己作答,或者去代她向老师咨询等等。

    建芳看看海燕、思英,可这两个人也没说别的。

    我们这个培训班有三个特点:第一,我们上课的老师,是房地系统、大学、政府相关部门的领导、教授、资深专家;第二,是讲课内容能理论联系实际,紧贴学员工作中碰到的、急需要解决的一些实际问题,学习后基本可以马上派到用场;第三,是培训完后,我们还组织房地产信息沙龙,每月活动一次。这另外要收点费用,每年收费一次。我们办班的跟班老师是这位女老师,大家可能已经认识了,就是接待报名的刘老师,立起来大家再认识一下。”

    “我问参加过培训的朋友,说题目不难,一般都可以过关。”家兴说。

    婚礼在司仪的主持下按预定目录,正一项一项顺序欢快地进行着。

    但是说者无心,听者有意,建芳、好友听了,感到xiong口闷得难受。思英弄得面红耳赤,yu哭无泪;好友酒也不吃了,起身yu走。爱国也很尴尬。思南一看苗头不对,就瞪了梅花一眼说:“梅花,不要乱说!”又回身对好友说:“她是说她单位里的事,你不要多心,还是坐下来,继续吃酒。”

    每个酒桌上的人们,也随着婚礼的进行,像在欣赏戏剧那样,随着一幕幕剧情的深入,心情也随着更加喜悦,同时也各自形成了小圈圈,在议论着、交谈着各自感兴趣的话题。

    “是的,我们都迂回走出了美国人的阻拦。”

    君兰说:“没看出来?这就是我们的老同学、王有德和有德嫂。”

    家兴认为王有德传过来的信息,表面看来还是真心的。但骨子里究竟是不是真心?是不是别有用心还真琢磨不透。不过仍要小心行事,不能疏忽、粗心大意,当心上当受骗。

    正在这时,有人在急速地敲着家兴家客厅的大门。锦绣急忙去开门,一看是君兰、爱芬两人,还有一男一女,年纪都已近六十岁,身上都已淋湿。锦绣让客人们进了门,随即到卫生间拿了几条毛巾来,给来人先擦了擦面孔和身上的雨水,然后请客人们坐下。这两个近六十岁的客人还带了不少水果、糖果、蛋糕、补品之类的礼品。

    夜幕来临,南京西路上国际饭店的大门口好不热闹。在这里举行婚礼的新人们,穿着婚纱、礼服,耐心地等候、接待着宾客。

    这第三桌上情况就不太美妙。原来不知怎么的,思南嫂说了个故事:什么有个女人结了婚,还去找小白脸;有个男子不怕难为情,

    第三块是销售、管理。

    家兴说:“我也只能说个大概,上海科学信息中心在举办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培训班,我们公司已经报名参加,一共报了五个人。我和爱国、钱大为、建芳、也给您报了个名。”

    就在培训班最后考试结束完后,王有德拉着家兴说:“今天晚上你有空吗?”

    家兴说:“可以说还是在上升阶段。政府领导提出,上海要‘一年一个样,三年大变样’。我在想这‘变样’可能是多方面的,城市‘变样’最直观、最明显的,要算是房屋。城市与乡村的不同,首先就是高楼大厦。拿香港与上海的比较,从外表来看还是这楼房的多少。解放后造房子是政府、单位、企业出钱、策划来组织建设。现在,特别是居民住房,已经开始由民间开发商来投资,成立房地产公司,建设商品房,直接卖给老百姓居住。上海的房产公司开始只有十家左右,后来发展到几十家,上百家,现在有上千家。因此,我们东方公司也要加入开发,赶上这个潮流!”

    “好吧,我就说个大概,具体内容到课堂上听老师讲。”

    “是这样,我们只有维持现状、保持警惕、静观其变!”家兴无奈地说道。

    “生意上的事情目前已基本上了轨道,当然不是说一点问题也没有了,我想谈的主要事情是我家孩子,同王家孩子的感情问题。”家兴先是说了最担忧的事。

    “好吧,跟你走一次。”

    事实上,王有德的心中一直是耿耿于怀的。他一想到李家兴心里就来气,在恒大小学读书时,明明自己胜过姓李的,但结果都输给了李家兴。特别是在爱情方面,两人之间种下的仇恨,更加难以消除。他一直以为,要不是失去谷锦绣,自己就不会同现在的老婆结婚,也不会后来同一个女老师发生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会被学校处分,更不会跑到苏北老家,也就没有**里造反犯错误那些事情。最后,一个正规的大学生落到去做小生意的地步。

    “要考试吗?我这么大年记怎么记得住。”丽绢问。

    锦绣看看家兴的神气,心里明白了,就说:“我们的立业,开始是与原来公司合资前并进来的大学生,一个叫郑快乐的姑娘谈恋爱。此人是搞机械设计的,xing情温和,做事认真,人的长相也可以,比立业小二岁,到我家来过几次。两人相处得还ting不错,原来谈好过年时结婚,这事你是都知道的。”

    “我看不大可能。这市场经济是各做各的,黄牛角、水牛角各管角,河水不犯井水,互不相干。”爱国说。

    君兰问:“家兴呢?”

    这婚礼行将结束时,王有德忽然冒出一句,说有一家科学信息中心办的房地产开发经营管理培训班,他好像见到报名表上有家兴等人。家兴说有这事,姓王的又兴奋了起来,说我们又是同学了。

    姓王的既然不肯说,家兴也就不再追问。但他却对家兴说,他开发项目的工程建筑,准备分一部分给孔思南承包。还问家兴,思南做事怎样?是不是kao得住等。

    这一尴尬的小cha曲很快过去了,大家又回到了原来的气氛里。

    爱国很快到自己办公室拿来了三本厚厚的书本,交到了丽绢手里,丽绢每本翻了翻,说:“怎么多的内容,这房地产看来还ting复杂的。还要考试,考不出来ting难为情的。爱国你年纪轻、记心好,听好课要好好辅导、辅导我。这样吧,你们两人已经在做了,先大体给我说说,有个概念,为听课做个预习。爱国你给我先上一课。”

    家兴说:“这些都已经成为过去,提他干什么。”

    宾客们确实是来一睹新娘的美丽容貌和新郎的洒拖风度;期望婚礼能热闹、欢快地进行;亲朋好友间多时不见,借机碰碰头,谈谈别离之情,聊聊家常;也想着今晚的丰盛酒席,美味可口、食而不忘。

    这是为什么?姑娘的心,谁也猜不透。要问为什么?只有去问姑娘自己,但是她永远也不会告诉你,永远是个谜!

    这个姓王的现在一再放话,要求王、李两家重修和好。说当年前还是孩子,青年时的事情忘了算了。过去毕竟同过学,还一起上过朝鲜战场等等。

    家兴、丽绢、君兰等听了这些课,感到收获真还不小:明白了房地产是支柱产业、龙头产业。这个产业可以带动十几好多个产业,前景看好,是大有发展的产业。

    事实上家兴对这王有德的情况最近还真的了解到不少。

    见面后,王有德介绍说:“这位是我的叔父王百兴。这位是我的同学、好朋友,东方总公司的李家兴总经理。”

    说起朝鲜战场上的事,大家都是老战友,家兴似乎把其他恩怨都忘却了,心情还真ting好地说:“是呀,听说王兄现在也在搞房地产,我们又成同行了。”

    这些对王有德来说,老师们讲的有的他认为应该接受,有的则有他自己的理解。他认为既然是市场经济,竞争是主要的,那就看谁的经营策略高明,有手段。

    话说爱国和建芳两人的争吵经过双方父母和丽绢做了思想工作,在表面上暂时缓和了有一些,但是问题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这些年轻人之间的感情、爱情、家庭、友谊等等,还真错综复杂,可他们在公司里碰在一道,该说什么说什么,该做什么做什么,好像啥事也没发生过。

    “我看不一定,因为我们君兰的儿子、女儿,同王家的孩子走得很近,要提高警惕!”丽绢提醒说。

    先是立业和快乐这对新人开始敬酒。走到海燕面前时,海燕仔细地端详了一下弟媳fu郑快乐,觉得这个姑娘五冠端正,xing情温柔,举止文雅,打扮后也很美丽,脸上始终是笑呼呼的,流lou出的眼神给人以一种善良、真诚的感觉。海燕为自己的胞弟能得到这样一位终身伴侣而暗暗祝福。面对快乐的敬酒,海燕端起酒杯痛快地一口喝尽。

    “这我知道,思想上已经有了准备。”家兴以肯定的口气说道。

    好友在这段时间里,也不断地主动kao近爱国,反复向爱国说明自己与建芳的关系:他两个人虽然是从小一起长大,但始终认她是姐姐,弟弟怎么会对姐姐有非分之想,纯属误会。同时,好友见到建芳则表现得很冷淡,好像不认识似的,很少接近、交谈。

    这李家、沈家、王家、郑家四家人,今晚是最最忙碌的。一个个忙里忙外、忙上、忙下,忙得不亦乐乎。这家兴、锦绣、君兰、爱芬、有德、有德嫂,郑家父母,脸上都喜气洋洋,流lou出兴奋、喜悦的神情。特别是李、王两家,大家过去的恩怨,心中的烦恼,也都暂时搁置一边,好像过去什么不愉快的事情都没发生过,有也已抛到了九霄云外。

    婚礼结束大家分手时,王有德握着家兴的手说:“老同学,我们过两天课堂上再见。”

    房地产是不动产,其特点是一般商品交易你付了钱,就可以拿走。但是房屋拿不走,买卖双方是一份法律文件、产证的移动、交换、取得。通俗点说,房地产就**律行为。

    “我叫刘珍珠。”

    这几个人说完事,家兴要告辞,但是韩国人无论如何不让走,说今天他请客,算是对家兴的谢恩,也是想交个中国朋友。家兴有姓王的在,真不想吃这餐饭。但是又一想,既有台湾人、台商,又有韩商。就这样走了不好,所以还是硬着头皮不走了,就吃这餐饭吧。

    “君兰还传话说,姓王的要来我家握手言和,你说让不让来?”锦绣又问。

    接着沈庆生和王美丽也来到海燕面前敬酒。李海燕以前只是听说王美丽,并未面对面地好好看上一眼,因此现在倒是个难得的好好审视的机会。沈庆生虽然不是李海燕的亲弟弟,但是这李、沈两家胜过一家。

    此时,君兰cha话说:“家兴大哥,今天老王一来是拜望老同学、老战友,二来是邀请你全家喝喜酒,是我家庆生同老王的女儿美丽‘五一节’结婚------”

    这些都暂且不说,现在专来表述1993年的“五、一”劳动节那天的事。

    开发、经营房地产还要看你的经济实力、判断能力、智慧、智商、经营决策和冒险精神。房地产是“三高”,高投入、高回报、高风险,所以还要有规避风险的得力措施。

    “最好谢绝,如果一定要来,那是却之不恭,上门总是客,就礼仪接待吧,你看着办。”说到这里,两人就休息了。

    “看来只有一起办了。这叫什么事?真是命里注定要有这一遭!锦绣,还有爱国和建芳俩的事情,思英和好友两人也cha在里面,把一潭清水搅成混水。这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呢?”

    就是这样,公司上下风言风语还是不少,因为纸是包不住火的。不过时间一长,大家也就听过、说过算数,再也没有人把它当一回事了,大家主要还是谈论如何把公司的生产、业务搞上去。

    “这个------”去还是不去?家兴犹豫着。

    立业、快乐和庆生、美丽,都站在饭店大门口,见到属于自己一方的亲戚、朋友、同事、同学,热情迎接,有的还亲自送进婚礼大厅。

    一句话,王有德自认是才高八斗,最讲仁义道德的人。落此下场,是这个李家兴一手造成的!这仇自己报不成,儿子、女儿也要去报。总之,此仇是非报不可,只是迟早的事!

    爱国到办公室自己动手,泡了三杯茶放到了茶几上。然后坐下就问丽绢,说:“董事长,不,还是叫姆妈好,您要同我们商量什么事情?”

    “不是------到哪里?”

    “我知道。这个姑娘是工人家庭出身,很文雅、也很有教养的样子。我也在公司下面了解过,洗衣机公司里面的职工对她反映都蛮好。”家兴补充着说。

    锦绣也说:“我们家立业不是和庆生在同一天举行婚礼的吗。”

    家兴又一想,这段时间里,姓王父子的葫芦里到底要卖什么药?还是应该提防一点,不能麻痹大意!

    见沈君兰正好和他坐在同一课桌,他就利用一切机会,表白他过去对谷锦绣的爱情是真诚的,但绝对没有报复李家兴的想法,相反有些地方是帮助了家兴,是家兴误会了他。

    因此更要处理好爱国和建芳的夫妻关系,还有立业、庆生为了王有德的女儿美丽而发生的情感问题。

    王有德接着说:“老李的运道要比我好多了,还当上了团长、局长,君兰老兄当上学校校长,教授。而我呢,一直是个穷教师。后来的坎坷更不要说了,到了苏北家乡不久,又遇上了**,我又做了不少对不起李老兄的事情,要不是李老兄宽宏大量,不但不计较我犯的错误,反而救了我一把,否则我就彻底完蛋了,我真不知道该怎样报你这大恩大德!”

    隔了几天,一个星期天的下午,本来天气就yin沉沉的,忽然间天更暗了下来,乌云在西面天空中很快飘到了一起,然后就黑压压地滚滚而来,随即狂风席地吹起,把地上的灰尘刮得乱转圈,跟着一阵大雨落了下来,大大的雨点打在地面上“叭、叭、叭”地直作响。

    上午八时三十分,培训班开始正式上课。一位办班的男同志开了个头,说:“各位同学,我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宋名惊雷,是这里科学信息中心的主任。我们这个培训班是应许多从事房地产事业人士的要求,同市里房地部门联合举办的。今天是第一课,由市房产方面的领导给大家讲《房地产经营与开发》。在讲课前我借用十分钟的时间,简单说几句,算是个动员。

    有德一听家兴的话,马上转了话题:“我王有德现在总算有了转机,不过还是要kao两位兄台的提携!”

    “怕老同学绑架你?”

    现在当然有机会报复也未尝不可,但是毕竟已成过去。而现在市场经济条件下,在房地产上来番较量,应该说不一定会输给姓李的。这市场经济对每个人来说都是公平的、公正的。那就骑驴看唱本——走着瞧,鹿死谁手还很难说!

    “既然来了,就客客气气地接待人家,有气不放在脸上。你先下去,我洗把脸马上下来。”<g,锦绣说:“姓王的真来了,老婆也来了,是君兰夫妻俩带来的。”

    李海燕对王家的人很不放心,不过今天凭她一个比较成熟的女人对另一个女人的洞察力,觉得这个王美丽姑娘,不仅容貌出众、美丽绝伦!她的眼睛神里流lou出来的,也是善良和真诚!难道狼窝里真能飞出金凤凰,但愿她李海燕的判断是正确的!这个婚姻给沈家带来的是美满幸福,而不是一场灾难。愿上帝保佑、菩萨也保佑。这美丽新娘的敬酒,李海燕也是一口干了!

    家兴左看右看,不认识这个人。这时站在一旁的那位年轻女子开了口:“李总经理,我来介绍。你记得五十年前在朝鲜战场上,你曾经俘虏过韩军的一个炮兵连。这位就是当时这个连的连长朴成男。”

    “是的,后来这美丽姑娘cha了进来,弄得立业和庆生两人不团结,差一点闹翻掉。后来我和爱芬一再做两人的思想工作,这事算是解决了,立业退出,并和庆生两人重归于好。立业还是和快乐姑娘‘五、一节’结婚,你的意见怎样?”锦绣征求丈夫的想法。

    最后君兰也来了,本来没有他,但他知道了这培训班的事,硬要家兴也给他报个名。他参加培训理由,是因为他作为总公司财务总监,不懂房地产如何监察。家兴听来言之有理,就叫爱国补报了个名。

    丽绢就说:“是这样的,刚才你爸爸对房地产项目的汇报,讲了不少,讲得不错。我这个人要是讲纺纱织布、外贸等,还可以讲上一套。但对这房地产的项目开发这一行当,可以说是一无所知。所以要你们两人给我上上课,讲点a、b、c给我听听,我很有兴趣。”

    说到此,宋主任停了一下,看看大家都在认真听,于是又继续往下说:“我们每期上课安排,基本是按发给大家的课程表执行,其内容包括:房地产总论、房地产经营与开发、城市规划、项目开发前期工作、房地产企业的成立、项目建设、房地产市场、房地产营销策略、房地产法律与法规、涉外房地产、物业管理、房地产会计等十二门课程。

    据说是这里面大有文章,说简单,就是这三大块,说复杂,还真复杂,做起来不容易。做好了赚大钱,做不好就倾家dang产、跳楼、出逃国外等等。尽管风险很大,但是youhuo力还是不小,不少人总想踏进这个圈子,包括他李家兴!

    家兴说完,丽绢接着说:“我们东方公司的资金,大部分是投在房地产上,所以必须非常谨慎,不能有大的差错。现在房地产总的形势怎么样?”

    搞房地产当然还要有朋友、关系,但是最最重要的是要讲诚信,要遵纪守法。特别重要的是讲究做人,先做人、后做事。诚实经商,按法办事,只有这样才可以获得成功,立于不败之地!

    家兴在想天下还真有这等巧事!这么多年过去了,今天竟然还能会面,真是幸会,就笑着说:“那是战争,已经都过去了,不用谢,现在大家联起手来一起做生意就是了。”

    王有德就说:“就在你们公司开发的地块附近、蛮大的。至于在哪里、有多大,非常抱歉这是商业机密,以后慢慢自然会公开的。”

    “等我干什么------”

    丽绢仍强调,必须处处小心,决不能掉以轻心!

    婚礼大厅里的酒席摆了近三十桌,也就是说有近三百位宾客前来参加这喜庆宴席。大厅里真是热闹非凡,加上小洁、小慧、大伟等二十几个顽童,在礼堂里来回穿梭、追逐玩耍,使婚礼显得更加闹猛!

    第二块是先设计,然后进行施工,开始造房子。

    “是公司生意上的事?”

    “没问题,用得着的地方请说就是了。”家兴是见过世面的人,在这种场合下,自然显示大度风范,有一种**领导干部不卑不亢的气质。

    只有这第二桌、第三桌上的情况有些特别,因为有王家父子在座。说着、说着,大家就觉得言不由衷,不想多说。因为中国人经常这样说:“酒逢知己千杯少,话不投机半句多!”

    张敏马上给两位老人引入大厅座位上坐好。

    “我看完全可以,这事你就操办好了。”

    说到这里丽绢突然想起王有德最近也要搞房地产,就说:“家兴,我听说那个姓王的现在也在搞房地产生意。有这事吗?这个姓王的情况,我出国后就不知道了,听说后来给你家惹了不少麻烦。这一下,他也要做我们同一行当,会不会给我们公司弄出些什么不愉快的事情!”丽绢像是很忧愁的样儿说。

    家兴先说:“我有件事情想和你商量、商量。”

    家兴汇报了东方公司开发的第一个项目的地点、土地面积、容积率、建筑面积,以及建筑房屋的种类、土地价格、建筑成本、各种费用、总成本,项目运作进度、销售策略、手段和宣传广告,销售费用,利润、税金、银行利息,纯利润,回报率,项目风险的规避等。

    中午,他还会伴着家兴到淮海路上散步,乘机说明自己确实没有想报复李家兴,自己也遭遇过很多不幸,但那都是他自己的不是、命运的作弄。过去真有什么对不住家兴的地方,那是年轻无知,要请他多多原谅。他一个劲地在家兴面前洗刷自己。

    这个年轻女子向家兴介绍过后,转过来又向这个韩国人,用朝鲜语作了介绍。家兴的朝鲜语言本来还可以,可现在已经多少年没有说了,大部分忘了,但是还可以听懂个大概的意思。实际是说:这位就是当时志愿军的英雄李家兴。现在是上海一家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

    家兴嘴上说得很大度,但心里总是觉得疙里疙瘩,怎么也高兴不起来,而脸上还是笑嘻嘻的。因为他已经预感到,真是树yu静而风不止!同这姓王的一番新的争斗可能已经开始。

    “培训怎么进行、多长时间?”丽绢问。

    “家兴,庆生和美丽也要在‘五、一节’同立业一起举行结婚典礼。这事怎样办理?”

    “有什么事?”

    六点左右,前来贺喜吃酒的宾客已陆续到达,并一一入座,两对新郎、新娘的穿着、打扮也已完成。

    “还是爸爸说说。”

    第七十六回过去情敌今日又同学经营房产决心再争斗

    培训班顺顺利利地进行着,讲课的有房地局的局长、处长,大学的教授、讲师,协会的会长、理事长,以及律师等。听课的学员有房地产公司的总经理、部门经理、项目经理,房管所所长;有些是企业的厂长、党委书记;还有商业部门的经理,甚至还有一位是区房产局的副局长等。

    两对新人在伴郎、伴娘的伴随下,跟随婚礼进行曲幽雅、愉悦的节拍,在红地毯上缓步进入婚礼殿堂。彩se纸花从空中纷纷飘落而下,洒在了新人的身上。新人走上了礼堂的小舞台上,转身面向宾客,脸上掩饰不住地洋溢着喜悦的神情。

    “什么人?”

    房地产还和开发项目的所在区域、地点,紧密相关。特别是和交通关系更加密切,项目所在地的交通好,四通八达,大家就抢着买,房价就会上去。所以房地产是交通、交通、加交通。

    锦绣下了楼,一边说着客气话,一边给客人们倒茶。不一会儿,家兴从楼上下来,非常热情地同王有德握了握手,然后同君兰也握握手。大家就坐下聊了起来,气氛还比较轻松、随便。

    “去了就知道。”

    此时,真正忙碌的是爱国、海燕、张敏,思英、好友这五个人,还有八岁的小洁、六岁小慧和思南九岁的宝贝儿子大伟。

    时已七点,婚礼开始。

    丽绢可还是一再告诫家兴、君兰、还有孔文,一定要把自己的子女管管好,不要让公司的事业找麻烦、出洋相。

    再说李家兴与王有德之间,还有一点不同:李家兴是说的和想的往往是一致的,怎么想就怎么说。而王有德则不尽相同,他往往说的和想的是相反的。嘴上说的和心里想的并不相同。他认为这是策略,他有权有自己的内心隐si。

    家兴在检点来客名单,发现还缺少徐丽绢、张荣、陈慧,确实有些焦急,不断地到电梯门前张望着。有德也过来问家兴,客人到齐了没有。家兴说,徐董事长等还没到,王有德也帮着着急了起来。

    这王家父子另外一个动作,是和钱大为交朋友。到底对老钱说了些什么?就不得而知,这里面是不是也有文章。

    “到和平饭店,我开车子去,吃好晚饭我再开车子把你送回家。怎么样?车子就停在下面。”

    王有德就先说:“李局长,我和你在朝鲜战场那次见面,已经有四十年了吧。那次你走后,我们医院一部分人走得快,跟着部队跑了出来,大部分被美国人俘虏了去。我是比较幸运的一个,没有当俘虏。你们部队也转移出来了吧!”

    张敏也说:“好友,又不是说的你,来喝酒,我跟你干一杯,干了。”

    那一天,公司董事会召开领导干部临时会议,听取房地产开发工作的专题汇报。

    这时,君兰也到了电梯门前,就主动给他介绍说:“徐董,这位就是我们小时的同班同学王有德。”丽绢微微一笑,一边主动伸手同王有德握手,一边说道:“你们俩现在成了亲家,我表示祝贺。”说着就在张敏的引导下,步入婚礼大厅。

    锦绣端详了出来,说:“果真是你们两位,多少年没见了,请坐下说话。”

    这个当年的韩军连长就说到曾经被中国人民志愿军俘虏的经过。姓王的也听说家兴俘虏过一个朝鲜炮兵连的事情,并且对这个韩国人也讲了这个故事。

    **期间,王有德在家乡犯了不少错误,之后因认错态度比较好,没有追究他的责任。他后来又回到上海,学校还给安排了打扫卫生的工作。在学校做了一段时间他又不做了,个人到社会上去混。据说做了不少行当,从开门店卖面条、馒头、馄饨,做大排挡生意。后来又倒卖过钢材、煤炭、柴油。最近两年还做过造房子的包工头。

    海燕举起酒杯说:“为我们两位弟弟新婚幸福,为我们东方公司事业兴旺发达,干杯!大家一起,来,干!”

    家兴说:“徐董,就等你了。”

    “我带你去见两个人。”

    “只能是老孔说的顺其自然。”

    “老战友,我再介绍这一位,韩国老板扑总裁,你们两人在朝鲜战场上可能还有过交往。”有德接着介绍第二个人。

    建芳在丽绢身后说:“路上有些堵车。”

    这王有德好像最近翻了身,他的一个叔叔,去年从台湾来到了上海。这个人据说是1949年随国民党一起逃到台湾的,这次回来时已经发了大财,手里有多少、多少万美元,是准备到大陆上来投资、开发房地产。这人对大陆情况不够熟悉,于是找到了王有德。

    两位西装笔ting的新郎在向宾客们频频微笑:既是在对新娘的满意、肯定,也是对前来贺喜宾客的道谢;两位披着白se婚纱的新娘更是含情脉脉地不时看着自己的如意郎君,品味着从此开始这一生的幸福,感到难忘的良宵一刻是多么的美好无比!

    这培训班虽然是短期培训,可还ting正规的。学员的座位是按编好的号码入座的,家兴这五个人是1、2、3、4、5号坐第一排。姓王的父子是48、49号,君兰后来报的名是50号,都排在教室的最后一排座位。

    家兴仍在电梯门口焦急地等着丽绢。电梯门又开了,丽绢在建芳的陪同下,走出了电梯。

    吃饭时,那个韩国人讲了不少真心话。他说道,那场战争都是美国人的责任,把好好的朝鲜分成了两半。没有美国人到朝鲜,就不会有朝鲜人打朝鲜人。中国人也不会到朝鲜打那场仗,牺牲了那么多的中国人。现在朝鲜民族真的希望能再统一起来,但美国人不愿意等等。家兴听后感到这韩国人讲得很中肯,现在世界的潮流是和平和发展。可美国有些人还是过时的冷战思维,希望这些人的脑子应该换一换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