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三百八十五章 雷鹏令与玉碎符

    “下究竟是谁,选我大喜的日前来搅局,是何用意?”

    蝎尾上人一字一顿的声音传入耳朵里,谁都听得出他愤怒以极,此刻,不过是在强抑怒气。【 】~~

    “哼,不过千余载未见而已,怎么,贺道友,就已将我忘记,或许在你的心中,贾某早就该是一个死人了。”黑气中,那不速之客冷冷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面带着讥讽之se。

    蝎尾上人勃然变se,脸刷的一下白了。

    “贾,贾老魔,不……不可能,上次白石山一战,我与五毒尊者,亲手让你魂飞魄散掉的,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哼,白石山一役,老夫确然差点陨落,但就凭你与五毒那无用的家伙,也能送我去yin曹地府,别白日做梦了,当年,我不过是自爆了一苦心炼制的替身傀儡而已,施展瞒天过海之计。”

    黑气中,得意的声音传入耳朵,然而语气却非常的怨毒,一旁的贺客虽然不了解事情的始末,但这寥寥几句言语,也将双方的仇怨展示无疑。

    显然,这位神秘的不速之客,今天是专men来寻仇地。

    “好好,下早不来,晚不来,偏偏挑选今天这个日,可是为了恶心老夫,但你也太小看本城主,当年我能灭你一次,今天,就能灭你第二次。”蝎尾上人瞠目厉喝,然而怎么看,都有些底气不足。

    “是么,五毒已经被我chou魂炼魄,你单打独斗,以为还是我的对手?”

    “什么。你灭了五毒,不可能,五毒jing通血遁之术,就算打你不过,逃应该是没有问题的。”蝎尾上人大惊失se,有点气急败坏的说。

    “千年前或许如此,不过你以为老夫会像你们这些蠢货,除了虚度光yin以外。修炼上一点进展也无。”那魔气中的人影,傲然的声音传入耳朵。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说……”蝎尾上人已有些惊慌失措。

    “不错,今天老夫就让你做个明白鬼,千年以后。再看看我的真面目。”

    那人影狂笑着说,话音未落,身体周围的魔气,突然转动起来,随后朝着两边散开。

    一木冠老者的面容映入眼帘。15

    脸上略微带着几分病容,然而双目却jing光四she,其目光有若刀锋,在场的修仙者。竟然不敢与其目光相触,纷纷低垂下了头颅。

    蝎尾上人当然不会如此不济,但没有了那魔气将神识挡住,他的脸se反而大变了。

    “你……你已进阶到分神中期!”

    “嘿嘿,现在知道害怕么,晚了。”

    木冠老者既是复仇,当然不会藏着掖着,强大无比的魔气。在体内运转,脸上的表情,充满了得意。

    而这时,小声的议论,也传入了林轩的耳里。

    “贾老魔,白石山一役,难道他。是昔日白石men的大长老?”

    “嗯,除了那人,还能有谁,白石men在千年前被瓦解,原来是蝎尾上人的手笔。这位贾老魔既然活着,也就难怪会来报仇了。”

    “唉,没想到区区一个娶妾大典,却牵扯出千年前的恩怨,早知如此,我今天就不来凑这个热闹了。”

    “嘘,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处,不论蝎尾上人,还是贾老魔,都不是我们能够得罪的,在这里胡言luan语,小心会惹火烧身地。”

    两魔的声音小了下去。

    林轩则以手抚额,目光不停的闪动着。

    就在刚,蝎尾上人已经吩咐shinv,将林yu娇暂时扶了下去,林轩若要救人,如今可以说是最好的时机,不过他却选择了放弃。

    林轩并非改变了主意,而是觉得,事易时移,眼前的机会,说不定可以浑水mo鱼。

    如今蝎尾上人大敌当前,已经不足为惧,自己要救林yu娇,随时都可以,既然如此,林轩反倒不再着急,等着,看有没有机会可以占便宜。

    不要说林轩卑鄙,面对异界妖魔难道还讲什么仁义道德,落井下石那是再正常不过,林轩这么做,并不能说有错。

    此时此刻,蝎尾上人的表情难看到极处,原本是大喜的日,没想到,却遇见这种事。

    眼前的木冠老者,便是千年前尚未晋级之前,单打独斗,自己也没有把握,更不要说,如今他已是分神中期的大能了。

    难道今天,自己真要陨落在这里么?

    早知道,就应该请几个好友前来观礼。

    不过话又说回来,假如自己有几名同阶好友在此处,这贾老魔得到消息,恐怕又不会来了。

    诸般念头闪过,蝎尾上人苦思着脱身之策,然而一时片刻,又哪有什么好主意了。

    正心中忐忑,那木冠老者的声音突然传入耳朵:“姓贺的,千年之前,你虽然谋害老夫,但我大人不计小人过,只要你听我吩咐,也不是不能饶你一命的。”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的古魔,皆倍感错愕,蝎尾上人更是惊呆了,过了片刻,喃喃的开口:“你说真的?”

    此话一出,顿时觉得有些示弱,尤其是周围,还有那么多观礼的宾客,在一旁眼睁睁的看着。

    传出去,将大损自己的威仪。

    然而如今,活下去是第一要务,区区面,又算得了什么?

    两害相权取其轻,蝎尾上人既然能进阶到分神期,自然不是一莽夫,而是拿得起放得下的人物,所以脸上异se仅仅是一闪而过,随后就恢复如常了。

    “自然是真的,你只要将雷鹏令jiao出,老夫就饶你一命,有何不可,你我之间的恩怨,一笔勾销,老夫不仅今日将你饶过,以后,也同样不会来找你麻烦的。”木冠老者左手一拂,豪气万丈的说。

    “雷鹏令,什么雷鹏令?”蝎尾上人却是勃然变se。

    “嘿,事情都到了这一步,姓鹤的,难道你还要装傻么,你既然做了此地的城主,那雷鹏令又怎么会不再你的手中?”木冠老者冷笑着说:“别想跟老夫虚以为蛇,要命还是要那宝物,你自己可以在两者之间,做上一个选择。”

    “可我真不晓得,雷鹏令是什么。”蝎尾上人苦笑着说。

    “哼,看来你是想要装傻到底了,好,老夫就来揭穿你的谎言,距此西南约五万里的冰炎谷,我想大家都晓得,而在冰炎谷深处,有一雷鹏的埋骨之地。”

    众古魔听到这里,无不面面相觑。

    冰炎谷的危险,是众所周知的,在外谷采采灵草还可,内谷,谁敢进入,便是分神期修士,也有可能陨落,更不要说,内谷的极深之处,那有什么雷鹏的埋骨之地,他们自然是并不晓得。

    然而普通古魔不曾听说,却并不代表就真没有人知晓了,林轩察言观se,发现蝎尾上人的脸se,明显比刚刚苍白了许多,而那木冠老者则继续往下说。

    “大家知道,在百禽之中,雷鹏算是非常强大的生物,虽然与凤凰、金乌、孔雀这些真灵相比,远远不及,但也远非普通的灵兽可比,尤其是眼前这只,因为冰炎谷环境特殊,更发生了些许变异,一身神通,几乎能与半个真灵相比,然而不知为何,却被一位圣祖大人斩杀于此地,然而rou身虽然陨落,该雷鹏的元神魂魄,却一直长存着,徘回于冰炎谷,好在一般很少出埋骨之地,老夫为了某株灵yao,必须组前往冰炎谷一行,以我的实力,其他危险皆不足惧,然而若是遇见那雷鹏的元神魂魄,却也很难自保的,而雷鹏令,却是一异数,只要怀揣这件宝物,就不会引起那雷鹏的攻击,怎么,老夫言尽于此,你还不打算jiao出?”

    蝎尾上人的脸seyin晴不定的变化着,过了片刻,轻轻呼吸,吐出一口xiong中的浊气:“老夫若将雷鹏令jiao出,你真愿意将我放过,以前的恩怨,全都一笔勾销了?”

    对方将雷鹏的情况打探得这么清楚,再想要装糊涂显然是自取其辱,蝎尾上人也是很光棍的人物,而且他也没有别的选择,除了承认,哪里还有别的路。

    “哼,老夫为人,你应该很清楚,从来都是说一不二的。”木冠老者扬了扬下颌,不以为然的说。

    蝎尾上人默然,这一点他倒是没有疑huo,修仙者说话不算数,喜欢自食其言的很多,然而眼前的贾老魔,确然是说一不二的。

    何况,眼前还有那么多人看着,料来他也不会翻脸。

    脑海中念头转过,蝎尾上人终于做下决定了:“好,老夫认输,就将雷鹏令jiao给你了。”

    话音未落,他已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灵光一闪,一个黑乎乎的木盒飞掠出来。

    盒盖上贴有禁制符箓,林轩目光扫过,就看出这符箓的不同,上面有很狂暴的能量流动。

    “是宁为yu碎符!”

    林轩一眼就已经认出,宁为yu碎符,名字听上去有点怪怪的,但顾名思义,该符可以认主,除了主人可以揭去,其他人一旦碰触,此符非爆炸不可,贴在藏有宝物的木盒表面,自然就可以将宝物毁去了。

    怪不得那贾老魔要对方自己将雷鹏令jiao出,原来是在担心这个。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