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二百七十七章 林轩与付天衡的差距

    第两千二百七十七章 林轩与付天衡的差距

    是可忍,孰不可忍。

    与人类修士相比,古魔的脾气本来就暴躁以极,燕山老祖何曾受过这种羞辱,三张符箓,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别人抢去了。

    可恶!

    老虎不发威,你真当我是病猫么?

    今天一定要让你血溅五步!

    老怪物双眉倒竖,一股令人心悸的气势勃发而出。

    这一次,他是彻底被激怒,不愿意再做任何的压抑了。

    惊呼声传入耳朵,附近的古魔脸上满是恐惧之'色',纷纷作鸟兽散了。

    城门失火,殃及池鱼,他们可不想被卷入这种等级的冲突里去。

    付天衡的脸上则'露'出一丝苦笑之'色',做为地主,他当然不可能置身事外了,然而又能如何,他可不敢上前去阻止分神期老怪物,燕山老祖,可是以残忍嗜杀闻名的。

    “前辈息怒,还请看在付家的面子上,不要发火,否则……”

    “否则如何,莫非你还敢威胁老夫?”

    燕山老祖飒然转过了头颅,原本浑浊的双眼,此刻却有神如电,两人目光刚一接触,付天衡就激灵灵的打了个冷颤,一股凉意从心底直透上来,竟不敢再直视对方的双眼。

    头皮发麻,仿佛坠入了冰窟,那感觉极是难过,难以用言语描述。

    付天衡心寒了。

    他可是付家家主,洞玄期巅峰的人物。

    没有交手,对方仅仅是一个眼神,就能够将自己折服。

    洞玄与分神,相互间的差距,居然大到如此地步。

    整个过程不过短短的一瞬间,然而他却像是过了千万年。

    当再清醒过来之时,已是满身的冷汗。

    脸上再也不复从容之'色',而是有点慌'乱'的解释起来了:“前辈息怒,就算再借一个胆子,晚辈也不敢如此不敬的,只是,只是……”

    付家的尊严要维护,然而眼前的老怪物,又是自己绝不能得罪的。

    一时间,饶是付天衡八面玲珑,也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归根结底,修仙界还是以实力作为后盾的。

    好在燕山老祖也不想树敌太多,付天衡在他的眼中,不过是蝼蚁,不值一提,然而整个付家,却是他也不愿意得罪的,尤其是付家老祖,对上了他也会头疼到极处,丝毫取胜的把握也无。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好端端的,谁会愿意与同阶修士交恶,那样做,明显是得不偿失的。

    基于这一点考虑,他当然不会对付天衡痛下杀手了,只是冷冷的声音传入耳朵。

    “这件事情,与付家丝毫关系也无,你若不想将本老祖激怒,就滚到一侧,否则……”

    燕山老祖没有多说,然而付天衡已低下了头颅,与面子相比,小命显然更重要一些,洞玄级别的古魔,那也是活了上万年的存在了,孰轻孰重他岂会不清楚。

    然而眼角的余光却像林轩扫落,凡事总是有利就有弊的,关于林轩境界如何,一直以来他都只是猜测,虽然,种种迹象,已让他有了九成的把握,然而毕竟没能完全肯定什么……

    此时,却正好是一个试金石,可以分辨了。

    毕竟面对暴怒的燕山老祖,无论如何,对方都不可能再隐藏实力什么?

    至于其他的古魔,则大多幸灾乐祸。

    俗话说,木秀于林,风必摧之,谁让林轩的表演,那么夺目,三张压轴拍卖的符箓,全部被他收入怀中,其他的古魔眼红之余,自然是免不了羡慕嫉妒恨了,此时见燕山老祖发火,人人幸灾乐祸,巴不得林轩被抽魂炼魄。

    然而事情能否如他们的愿呢?

    洞玄期巅峰的付家家主,连燕山老祖的眼神都敌不过,仅仅是对视了瞬息的功夫,就浑身发寒,如坠入万丈冰窟,可林轩呢?

    那是完全的不在乎。

    虽然他并非什么分神期修仙者,就真实的境界来说比付家主还稍逊一筹,可那又如何,林轩岂是能用常理揣摩。

    以同阶修士的实力对林轩做评估,那根本就是大错而特错。

    眼神让林轩折服?

    那不是开玩笑么?

    昔日,林轩对上天尸门的古老魔,那也不曾怕过。

    虽然是历经种种波折,而且使用了不少阴谋诡计,但归根结底,却是将对方灭杀掉了。

    如今他实力增强了许多,甚至重新祭炼了新的本命宝物,又怎么可能害怕区区一名燕山老祖?

    否则林轩也不会如此高调的竞争这三张符箓。

    他敢这么做,那就是有底气来着。

    对方拿自己没奈何。

    至于想要用眼神让他折服,那就完全是笑话。

    面对燕山老祖的灵压,林轩视若无睹,仿佛不过是清风吹拂,毫不畏惧的抬起头颅,两人的眼神相触,与刚刚付天衡的表现不同,林轩显得是半点也不在乎。

    燕山老祖表面不动声'色',心中也忍不住有点嘀咕。

    但开弓没有回头箭,他既已摆出这幅架势,总不能虎头蛇尾,否则自己此刻退缩,那老脸真是找不到地方搁,还有什么颜面,在圣界混下去呢?

    所以不管他心中是怎么想的,既然迈出了这一步,那都只有硬着头皮走下去了。

    没有退路,燕山老祖被林轩'逼'到了死胡同。

    轰!

    然而分神期存在毕竟非同小可,他的气势还在不停的攀升着,又过片刻,噗通噗通的声音传入耳朵,却是几名元婴期古魔支撑不住,直接压趴摔倒在地下。

    而燕山老祖的灵压,并非针对他们而发,受到的压力尚且如此,林轩此刻的感受,那就可想而知。

    可他的表现,依旧是从容以极。

    “分神,这其貌不扬的家伙,肯定是某位隐藏的分神期老怪物。”

    别说其他的古魔,此时此刻,燕山老祖都有这样的想法了,然而让他们疑'惑'的是,此时都到了图穷匕见的一刻,为何林轩还不将真正的修为显'露'出,他在等什么?

    燕山老祖心中充满了疑'惑',然而偏偏就在此刻,林轩动手了。

    只见他袖袍一拂,一个灰白'色'的灵鬼袋就飞掠而出。

    此物略一盘旋,袋口张开,倒转过来,暴虐的低吼声从里面阵阵传来……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