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金丹峰主

    第两千一百八十四章 金丹峰主

    “还……还好。 ”

    常虎深深呼吸,想要将伤势压制下去,然而脸上却反而浮现出一层黑气,哇的一口鲜血喷薄,脸'色'变得越发惨白了。

    “程师叔,你这是何意,以大欺小不说,还下这样狠手。”

    苏茹回过头颅,脸上满是愤怒:“你这么做,可还当我们是同门么?”

    “好个伶牙俐齿的丫头,妳师傅难道没有教过,怎么与长辈说话么?”

    呵斥的声音传入耳朵,里面充满了倚老卖老之'色',林轩转过头颅,声音是从另一伙修士中间发出。

    这些人看打扮,也是云隐宗弟子,不过却是隶属于天剑峰地。

    为首的是一身穿锦袍的公子,面如冠玉,英俊以极,然而脸上却带着几分邪气,正用不怀好意的目光,打量着苏茹的娇躯,显然,这也是一好'色'之徒。

    不过,刚才那呵斥的声音却非他所说,而是旁边一身穿黄袍的老者。

    此人头发胡子都白了,然而却是满脸的'奸'猾之'色'。

    修为比那元婴后期的锦袍公子还要更胜一筹,达到离合期初期了。

    怪不得苏茹会称他为师叔,然而其神态动作,哪有一点长辈的样子了。

    “你……”

    苏茹又气又怒,可面对离合期修仙者,又能够如何,这小老儿也就罢了,那锦袍公子的身份却非同小可,乃是天剑峰主,天璇剑尊的直系后人。

    可恶,都是金丹峰衰落,无人做主,否则岂能任由别人这样欺负上门。

    然而就在此刻,一熟悉的声音传入耳朵:“长辈,也要有长辈的样子才可,什么阿猫阿狗,如今也敢到处招摇撞骗么?”

    那声音中充满了讥讽之'色',黄袍老者不由得大怒,抬起头颅:“哪个家伙,在这里胡言'乱'语,藏头缩尾的,算什么东西?”

    “藏头缩尾?”林轩笑了:“是你自己修为太低,看不破林某的行迹,阁下好歹也是离合,怎么却这般没羞没臊的?”

    “你……”

    黄袍老者大怒,正欲反驳,头顶百余丈处,青芒一闪,一个少年的身影在半空中浮现。

    此人容貌普通以极,一眼望去,更仿佛只有二十余岁年纪。

    然而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在他现身的同时,一股令人心悸的灵压从天而落,在场的修仙者,连呼吸都有些不顺畅了。

    洞玄期修仙者!

    所有人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林大哥,不,师祖。”

    苏茹看清楚林轩的面容,又惊又喜,同时脸上的表情也复杂以极,盈盈一福,冲他拜了下去。

    金丹峰其余的修仙者,同样无不大喜,在凄凉无助之际,师祖突然驾临此地,他们当然兴奋以极。

    连常虎也甩开了搀扶他的弟子,与周围的修士一起,冲着林轩大礼跪拜下去。

    “好了,不用多礼。”

    “究竟怎么回事?”

    林轩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苏茹的身边。

    “师祖,是这样的……”

    苏茹樱唇微启,开始娓娓讲述,少女清脆的声音传入耳朵,然而林轩听了,却是大怒。

    欺人太甚,对方真是当我金丹峰无人。

    原来那锦袍公子姓石名玉,乃是天剑峰主,天璇剑尊的直系后人,然而与乃祖不同,这家伙根本就是一皮癞人物,与世俗的纨绔子弟差不多,贪花好'色'。

    光妻子侍妾就娶了几十个,原本这也是与人无涉的,然而这家伙却连兔子不吃窝边草的道理都不晓得,一次偶然的机会,见了苏茹的美'色',念念不舍,在纠缠几次无果之后,居然带人找到金丹峰来了。

    林轩听得一阵无语,天剑峰号称五脉之首,老一辈中高手极多,怎么二代弟子中却尽出这种浮华无聊的人物,自己刚到云隐宗时,就碰见罗云杰,也是觊觎苏茹的美'色',后来被自己使计给灭杀掉了。

    怎么这次却又有一个石玉冒出来了。

    林轩摇了摇头,看来自己与天剑峰还真是犯冲。

    而这石玉,比昔日的罗云杰还要嚣张得多,欺负人都欺负到家门口了。

    常虎与苏茹从小一起长大,感情甚好,就与亲兄妹差不多,自然不会看着小师妹受窘,出面解围,结果石玉哪将他放在眼中,后来两人就动手比斗。

    虽然动手,但同门较技也是常事,只要控制好分寸也没有什么。

    然而那石玉却出招狠毒,哪有一点同门之谊了,常虎大怒,就想着给他一点教训,虽然两人都是元婴后期,但论实力,他胜过那纨绔子弟根本就没问题。

    但常虎为人朴质,对方又是天剑峰主的直系后裔,他尽管心中愤怒,也仅仅是想给对方一个教训而已,出手还是有分寸地。

    哪晓得,石玉的跟班之中,居然还有一离合期修仙者,而且对方不顾长幼尊卑的出手,结果可想而知,虽然那黄袍老者在离合期修士中不值一提,但对上一元婴期修士还是绰绰有余。

    这家伙也非常狠毒,将常虎打成重伤了。

    弄清楚事情的始末,林轩脸上也'露'出怒火,自己忝为金丹峰主,对方这样欺上门来,不等于打自己的脸么?

    是可忍,孰不可忍,何况林轩从来不是什么好脾气之人。

    他转过头颅,目光在天剑峰诸人的脸上扫过,那些修士不由得低下头颅。

    “参见师祖。”

    勉强冲林轩行下礼去了。

    “好,好,阁下居然敢欺负到我金丹峰门口了,今日之事,你们觉得,应该怎么了结呢?”林轩淡淡的声音传入耳朵,然而里面的怒气,是个人,就都可以感受清楚。

    “今天是我们不对,弟子愿意像这位常师侄赔偿损失。”

    那黄袍老者眼珠一转,这家伙虽然无耻,但却也是一个能屈能伸的人物,眼看今日讨不到好,便开始软语求饶。

    好汉不吃眼前亏,眼前这家伙可是洞玄期修仙者,哪是自己可以招惹,何况对方正在怒气之上,还是不要前去触霉头。

    君子可以欺之以方,想来自己服软,对方顾及身份,也不好太过为难自己,这件事情就可以蒙混过去。

    想法不错,如果换一名修仙者,或许真可以如他所愿了,然而林轩哪是那么好糊弄的。

    身份,面子,林轩才不在乎,嘴角边'露'出几分讥嘲之'色':“赔偿损失,阁下还真是说得轻巧,你以为这样,就可以轻松离开这里。”

    “那你意欲如何?”

    黄袍老者还没有说话,那石玉就先开口了,脸上却没有多少恭敬之'色',这家伙仗着家祖是天璇剑尊,在门内也是嚣张惯了。

    毕竟,天璇剑尊的实力非同小可,有云隐宗洞玄期存在第一人之称,也是该派最有可能进阶分神期的一个。

    有这样的靠山,石玉在云隐宗内没有多少顾忌,除了两位太上长老,便是其他洞玄期师祖,多少也要给他几分面子的。

    “如何,妳师傅难道没有教过,怎么与长辈说话么?”林轩冷冷的声音传入耳朵,却是将对方呵斥苏茹的话,给原封不动的奉还了:“都给我跪下。”

    “什么?”

    石玉一呆,脸上'露'出几分愤怒,他何时受过这般羞辱。

    “怎么,你不跪么?”

    “不跪又如何?”

    林轩没有多说,一股磅礴的灵压却从天而落,噗通噗通的声音传入耳朵,天剑峰修士哪里承受得住,一个个全都跪下了,石玉更惨,摔了个嘴啃泥,满嘴的泥土,狼狈到极处。

    “大胆,我家祖,可是天璇剑尊来着。”石玉又惊又怒,这种纨绔子弟,也只有将靠山抬出来的本事了。

    “天璇剑尊,便是太上长老来了又如何?”林轩岂会受胁迫,袖袍一拂,一道青芒飞掠而出,化为一只青'色'大手。

    噼噼啪啪的声音传入耳朵,左右开弓,扇起石玉的耳光来了。

    这样的小辈,杀他脏自己的手,不过死罪可免,活罪难逃,来自己这里撒野,就要付出代价。

    声音还在不停的响着,很快对方就双颊红肿,牙齿整整脱落掉一半了。

    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光手才溃散消失,而石玉原本英俊的面容,已经红肿得与猪头差不多。

    说起来,林轩还是手下留情,倒不是顾及天璇剑尊的实力,而是……好歹也是同门,没有必要,结下不死不休的深仇。

    那样的话,两位太上长老的面子,须有些不好看的。

    洞玄期修士林轩不在乎,分神级别的修仙者,多少还是有几分忌惮的。

    石玉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至于旁边的那黄袍老者,那就是罪加一等,居然敢来自己的地盘伤人……

    袖袍一拂,也是一道青芒飞掠而出,化为一个手掌,印在老者的胸口。

    “噗……”

    一道鲜血从老者的口中喷吐,他想躲,却发现周围的空气,仿佛变成铜墙铁壁,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硬挨这一击。

    以林轩的实力,对上离合,那当然是可以玩弄于鼓掌之间的。

    “你击伤常虎,如今也挨林某一击,这下算是两清了。”

    林轩淡淡的声音传入耳朵,然而真实的情况只有他清楚,这一下,对方虽不会陨落,但经脉却被自己种下隐患了,从此伤势将缠绵反复,每个几百年休想好的。

    ps:一百六十票,除了双倍期间,百炼单日内的***,从来没有那么多,今天算是破记录,雨点们威武,能否再接再厉,今天破两百呢?

    还有四十票,应该是大有希望的,幻雨今天三十岁生日,非常开心,非常快乐,谢谢大家,万分感激。

    求***,争取一鼓作气,破两百张***。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