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两千零五十九章 仙府奇珍五龙玺

    第两千零五十九章 仙府奇珍五龙玺

    然而此时此刻,林轩已顾不得,后患毕竟是以后的烦恼了,当务之急,是要先将眼前的危险度过。

    否则一旦陨落,后患什么,也都成笑话了。

    事有轻重缓急,林轩自然懂得权衡利弊。

    而他的杀手锏,就是五龙玺。

    此宝连雷劫都可以轻易破除,就威力与珍稀程度,绝对是远在噬灵剑之上的。

    心中如此想着,林轩闭上双目,而冰魄魔祖自然也不会在一旁闲着,只见她身形一闪,已与那两古魔成品字形将林轩包围了起来。

    以三敌一,绝对能在最短的时间内将这小子灭去。

    此女玉手已然抬起,可林轩闭眼的动作却让她心中惊愕,这是做什么?

    蔑视自己,还是故弄玄虚?

    冰魄魔祖心中愕然不已,而林轩已施展内视之术,将神识沉入丹田。

    只见在那气海深处,蓝'色'星海缓缓悬浮,光点旋转闪烁,美丽以极,而与以前相比,还有一物悬浮在星海的中心处,充满了神秘的气息,正是五龙玺。

    自己最神秘的两件宝物凑在了一起,显然牠们以前就有关系,这也是为什么,不到万不得已,林轩不想将五龙玺暴'露',此宝引起那些老怪物的觊觎也就罢了,林轩更为担心害怕的是,一不小心,将蓝'色'星海也牵扯出来。

    那可是自己最大的秘密,除了月儿以外,林轩绝不愿意第三人也了解此宝物的存在。

    不过现在他没有别的路,只能赌一赌,毕竟只是自己的推测,对方就算见到五龙玺,也不一定能够发现蓝'色'星海的存在。

    林轩心念电转,随后将注意力全部集中在五龙玺的上面,如今的双层星海,已是越发的明显。

    此宝能够促进蓝'色'星海变异,如今银'色'光点已是数万有余。

    林轩将心神附着上去,随后发生了不可思议的变异。

    所有的银'色'光点,全部涌入进了此宝里,随后灵光大做,原本五龙玺只是静静的悬浮,看上去就像一件休眠的死物,然而此时此刻,却飒然活过来了。

    随后略一模糊,已在星海中失去了踪迹,下一刻,在林轩的身前诡异浮现而出。

    “这……”

    冰魄魔祖大惊失'色',原本以为对方是在故弄玄虚,没想到他真祭起了一件宝物……等等,有些眼熟。

    当此宝刚刚现身的时候,冰魄有些恍惚,随后就瞪大了双目,眼中流'露'出又惊又喜之'色',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不是自己苦心谋划,而想要寻找的五龙玺么?

    没错,自己绝对没有眼花的。

    真是做梦也没有想到,这件宝物,居然落在眼前这小子的手中,冰魄震惊之余,脸上满是狂喜,眼中也流'露'出几分贪婪之意。

    然而高兴仅仅持续了几息。

    只见五龙玺的表面,出现了一个银'色'的光点,随后迅速蔓延,很快整个宝物都透出纯银的璀璨。

    一股精纯以极的灵气从里面绽放出来。

    金木水火土!

    那灵气的属'性'如何,竟然很难单纯的分辨出,就像是包含了全部五行属'性'似的。

    原本就漆黑的天幕,此刻变得越发的黯淡无光了,放眼望去,伸手不见五指,是真的丝毫光亮也没有,眼睛完全没有了效果,就跟传说中的睁眼瞎差不多,好在林轩是修仙者,即使不借助双目,用神识也可以看得清清楚楚。

    而这时候,一句奇怪的咒语却莫名其妙的出现在了脑海里。

    那咒语非常短促,但发音却是以前从来也不曾见过,甚至根本也没有听说,因为这东西,不论任何古籍,是都不会流传下来地。

    然而偏偏,就这么清晰的烙印在脑海里。

    林轩眼中闪过一丝喜'色',他已经有过那么一次经验了,这回,当然显得驾轻就熟,根本不用多加考虑什么,双手一握,古朴异常的咒语从他嘴里传出,至于意思,连林轩自己都弄不清楚,然而却显得大气磅礴,仿佛是蛮荒时期的古神在审判有罪的世人似的。

    呜……

    仿佛山风吹过,五龙玺一闪,飞到了头顶上空,表面的银光越发喷薄,随后出现了一个漩涡。

    那漩涡巨大以极,直径足有百丈之巨,里面电闪雷鸣,一道道狂风刮得人睁不开眼睛。

    随后从里面出现了一道虚影。

    蛇身、蜥腿、凤爪、鹿角、鱼鳞……

    更加玄妙的是,牠口角有虎须、额下更隐隐可见一拳头大宝珠的虚影。

    嘶……

    冰魄魔祖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凉气,果然是五龙玺,否则怎么可能驱使出真龙的虚影。

    真龙与彩凤,乃是传说中最强大的真灵,牠们的实力,就算还无法与真仙相比,相差那也是并不远地。

    对方不仅拥有这宝物,还能够驱使,难道说,他身上还隐藏着别的秘密。

    冰魄魔祖心中念头闪过,却发现自己动弹不得,这是龙威带来的束缚效果,若是本体在此,区区真龙虚影不值一提,但她此刻降临的,仅仅是一缕分魂而已,何况与林轩打斗到这种地步,别看她表面还强大以极,其实已经到了油尽灯枯的境地。

    动弹不得,只见那真龙利爪一舞,一道银'色'的光芒闪过,随后此女就被取下了头颅,这还没有结束,龙吼声传入耳朵,虚影张开口,银'色'的火焰从里面喷吐,虽然这并非真灵之火,但也足够将冰魄魔祖的分魂化为虚无。

    对方陨落!

    所有的一切简单到不可思议的地步。

    若不是林轩刚刚与此女斗法良久,恐怕都要怀疑她不过是徒有其表罢了。

    噗……

    紧接着,又有两声轻响传入耳朵,那两头洞玄期的古魔也化为了虚无,这不稀奇,这两个家伙,归根结底,不过是冰魄分魂用秘术变化出来的化身而已。

    冰魄既然陨落,牠们又怎么可能存活。

    而这样的结果,让林轩脸上都'露'出了不可思议的之'色',他晓得,五龙玺很是了得,但做梦也不曾想,居然夸张到如此地步。

    仅仅一击,轻描淡写就灭杀了让自己头疼的强敌。

    若不是亲眼目睹,做梦林轩也是预料不到地。

    不过事实就是事实,这个结果让林轩喜悦以极,当然,他付出的代价也是非常惨重地。

    体内的银'色'光点被消耗一空暂且不提,要知道这种银'色'的光点可是非常珍稀,与蓝'色'光点用完了很快就可以恢复不同,银'色'光点乃是消耗品,没个十年八年别想复原。

    换句话说,在这段时间里,林轩别想使用五龙玺,或者说,即使用了,也不会有现在这样令人侧目的威力。

    好不容易积攒下来的银'色'光点,消耗一空,说不心疼,那是骗人地,不过更让林轩烦恼的,还是五龙玺暴'露'。

    刚刚虽然灭杀了冰魄,但不要忘了,这仅仅是一缕分魂而已,她本体通过神魂间的联系,必然已经得知了原委是什么。

    五龙玺的威力如此离谱,难道是先天灵宝么?

    林轩暗中猜测,若是如此的话,冰魄绝不会放过,那种等级的宝物,即便是真魔始祖,肯定也会眼馋觊觎的。

    心中叹息,这一次惹的麻烦,还真是头疼无比。

    不过林轩也没有一直郁闷下去,毕竟事情发都已经发生了,就算郁闷,那也是于事无补,根本没有任何的好处。

    以林轩的城府,当然不会为自己找这种无谓烦恼的。

    俗话说,是福不是祸,说祸躲不过,现在又何必想那么多。

    不管如何,眼前的危机至少是已经度过,林轩抬起头颅,却发现自己并非孤家寡人一个,还有一古魔,在远处瑟瑟发抖着。

    不用说,正是那名被称为巧芸的冰魄侍女了。

    若对其施展搜魂之术,会不会得到一些自己想要的线索,比如说,冰魄这次下界,还有魔灾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心中如此想着,林轩身形一闪,尽管他现在法力所剩不多,但区区一离合期古魔,自然还是手到擒来的。

    对敌人,林轩从不会有手下留情一说,将手按上她的头颅,施展搜魂术……

    一盏茶的功夫以后,林轩收回手,脸上的表情却满是阴霾之'色',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结果,对方的记忆早已被封印掉了。

    不用说,自然是冰魄出手。

    而且多半是本体所做,那样的话,自然哪有可能解除,林轩自然也只有望洋兴叹了。

    不晓得,那祭坛中会不会有什么线索,林轩身形一闪,飞进去了。

    ……

    与此同时,魔界。

    做为与灵界平齐的上位界面之一,魔界广阔以极,与灵界是由数百个小界面组成的不同,魔界乃是完整的。

    面积轮廓,只能用广袤无垠来形容,边际在那里,根本就不可测。

    而魔界也并非像外界谣传的那样阴森恐怖,同样不乏山清水秀之所,甚至有的地方就有如仙境一般,丝毫不比灵界逊'色'。

    这是一大雪纷飞的冰原,然而魔气却充盈以极,在冰原的尽头,有一片水晶宫般的琼楼玉宇。

    未得召唤,一般的魔族,根本不敢来这里。

    因为这里是冰魄魔族的领地,作为九位真魔始祖之一,其权势是外人很难想象地。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