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黄雀在后

    第一千九百三十二章 黄雀在后

    尽管心中不甘以极,可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没有还手之力。

    惨叫声传入耳朵,这位恐怕是数百万年来陨落得最冤枉的洞玄期修仙者。

    仙道艰涩,她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苦,好不容易才走到这一步,就东海的情况来说,称一声天之骄女也不为过,以她的天资,修为甚至有可能再进一步,可遇见这样倒霉的事情,自己又能如何,还不是哭都找不到地方哭。

    这充分证明了,当一个人倒霉的时候,那便是喝凉水,也有可能塞牙缝。

    不过换一个角度,遇见这样的波折,虽是运气的缘故,但说穿了,还是自己实力不足,假如芬芳夫人能够抵御仙人醉之毒,那结局又会是两样了。

    干瘦老者也是一心狠手辣之徒,既然动手,就不会拖泥带水什么,虽然没有将芬芳夫人抽魂炼魄,但却喷出婴火,将她的元婴炼化为灰烬掉了。

    对方连重入轮回的机会也无,更不要说,以后找自己报复。

    当然,对方的储物袋,他也不会放过,说起来,这次还真是好事成双,不仅大仇得报,而且还能赚得盆满钵满的。

    大厅中的修仙者,既然是来参加拍卖会,哪一个不是带了大量的财货,总不成是空手来看热闹的。

    作为洞玄期修仙者,一个人的身家,或许他还不放在眼里,但眼前千余名高阶修士的财货加在一起,那绝对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见芬芳夫人自报家门,依旧陨落,其余的修仙者,无不脸'色'大变了,他们又不是白痴,当然晓得自己肯定不会有幸理。

    惊怒之余,一个个破口大骂不已。

    “姓墨的,你滥杀无辜,必不得好死。”

    “不错,你若将我杀了,大爷我就是做鬼,也不会将你放过。”

    “天道循环,你会遭报应的。”

    “墨前辈,张某与你无冤无仇,还望道友高抬贵手。”

    ……

    叫骂声不绝于耳,里面却有夹杂着几句求饶之语,听上去古怪以极,不过这一点也不稀奇,毕竟每个人的想法是不一样地。

    虽然大部分修仙者,此时此刻,已心存绝望了,然而毕竟还是有极少数,抱着侥幸的心理,希望对方能够大发慈悲,不要将无辜的自己,给牵扯进去。

    可惜这一切都是徒劳地。

    不管是叫骂也好,还是求饶也罢,干瘦老者,全都视若无睹,跟死人有什么好制气,在他眼里,这些人马上就要陨落,自己何必管他们在说什么。

    袖袍一拂,一件法宝飞掠而出,光晕一闪,一柄柄柳叶形状的飞刀浮现而出,乃是由此宝的威能与天地元气混合形成的。

    对于洞玄期修仙者,没有什么出奇之处,然而数量太惊人了,居然有七八百之多。

    难道说……

    众修士法力虽然被禁锢,但眼力依旧在的,一个二个,脸上皆'露'出骇然之'色',破口大骂声此起彼伏。

    然而口舌之利没有用处,干瘦老者浑身上下杀气喷薄,轻叱一声:“疾!”

    顿时,那些柳叶飞刀如暴风骤雨,向着那些不能动弹的修士狂扫而去,血花飞溅而出,可怜那些修士连一成的法力也无法提起,大骂声嘎然而止,人人驾鹤归西。

    不仅肉身陨落,连元婴也没有机会逃脱,被那柳叶飞刀搅成了粉末。

    “呵呵。”

    干瘦老者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他并不是想要滥杀无辜,只是不希望身份暴'露',量小非君子,无毒不丈夫,如今所有参与拍卖的修士全都陨落,谁又晓得,这件事情,其实是自己干的。

    天衣无缝!

    他左手一抖,大片的光霞再次飞掠而出,在大厅中一卷,顿时,无数的储物袋,飞了起来。

    随手拿起一个,将神识沉入,老者的眼眸深处,顿时闪过一丝喜'色',所料果然没错,这储物袋中的财货,数量非同小可。

    他也只是随便看一看而已,如今可没有时间慢慢检视,不过此时此刻,还有一个难题,就是这么多储物袋,怎么拿出去。

    因为空间法则,储物袋是不能装在储物袋里面的。

    俗话说,百密一疏,这墨老行动前,将方方面面的可能'性',都仔细考虑,偏偏却漏掉了这个问题。

    双眉紧锁在一起。

    不过此时此刻,可没有多少时间耽搁,略一迟疑,他只能将外衣脱下,弄成一个大包裹,将储物袋装入。

    这个方法看似蠢笨以极,可除此之外,他已别无良策,只能够这么做。

    互相排斥的空间法则,实在是太讨厌了。

    一件衣服还装不了那么多,将几件衣服结合,才捆成了一个大包裹,上千个储物袋,一个不落的被他装在里面了。

    “呼。”

    墨老松了口气,背着这个大包裹出去,是引人瞩目了一些,不过没有关系,留在坊市中的修仙者,境界最高的也不过元婴级,以他们的实力,最多能够看见惊鸿一瞥而已,根本就不可能将自己的身份弄清楚,换句话说,不用担心暴'露'。

    其实,若不是这个坊市面积太大,里面修士数量众多,他没有把握一个不落的全部灭除,说不定真会出手,一不做,二不休,将这个坊市给血洗掉算了。

    现在只能退而求其次,不过他有把握,自己的身份,是绝不会暴'露'的。

    将包裹系好以后,他背在了背上,随后袖袍一拂,一大片紫红'色'的火焰飞掠而出,用意简单明了到极处,就是要将拍卖会上所有的遗迹抹除,这样,即使有修仙者在临死前,弄了什么小动作,那也不会再有任何用了。

    对于自己的魔火,老怪物信心十足,祭出以后,看也不看结果,就化作一道惊虹,像身后的石阶飞掠而去。

    是非之地,不宜久留,他的打算,按理说,是非常正确的,然而在刚刚踏上石阶两步的时候,异变发生了。

    原本空无一物的某处,突然波纹连闪,随后一如同妖禽利爪般的青'色'爪影浮现而出,势若惊虹,闪电般的向着他的胸口抓过去了。

    变起仓储,如果被击中,就算是洞玄期老怪物,也免不了开膛破肚之祸。

    毕竟那爪影的声势非同小可,区区护体灵光,肯定是顶不住。

    然而这干瘦老者,还真是一反应迅速的人物,面对这么意外的偷袭,讶异归讶异,但居然没有丝毫的畏惧。

    于仓促之间,右手抬起,平平一掌向前推了过去。

    招式简单以极,但却是他浑身法力所聚,只见灵光闪动间,一面薄薄的盾牌浮现出来。

    然而这并非真正的宝物,而是他法力变幻而成的。

    下一刻,利爪与其相触,一仿佛钢丝被拉断所产生的尖锐轰鸣声传入耳朵,令人牙酸以极,足可见这一招碰撞所产生的威力。

    或许是仓储的缘故,那干瘦老者明显处于下风,然而他丝毫慌'乱'也无,反而借机抽身退后。

    这番应付,如高山流水,毫无迟滞之处,显然他斗法的经验,也是颇为丰富。

    然而偏偏就在此刻,又一道厉芒亮起,正好是迸发至他的退路,从远处看上去,就仿佛此人傻乎乎撞上去似的。

    干瘦老者对敌,一招一式,法度森严,显得极有章法,然而偷袭之人,显然更加高明,甚至已经料到了第一击恐怕无法毙敌,那接下来又应该怎么做。

    干瘦老者大惊失'色',人力毕竟有时而穷,能够在仓促之间,应付下偷袭,他已经是施展了浑身的解数,这第二击再想要躲过,明显是超出他的能力范围之外的。

    “啊!”

    惨叫声传入耳朵,只见碎布在半空中四下飞舞,看上去就仿佛一只只翩翩起舞的蝴蝶似的。

    那是他背上的包袱被打破,紧接着,那月牙形的光刃已劈砍到他的护体灵芒之上。

    毕竟是洞玄期修仙者,就算没有借助任何宝物,这最后的防御,还是非同小可,然而此刻,却有如纸糊,那光刃丝毫迟滞没有,就切割上来了。

    速度奇快,甚至他没有感觉到疼,就从胸口,被劈成了两半。

    灵光一闪,一个元婴在半空中浮现,脸上满是不能置信之'色',这也是难怪的,仅仅是一眨眼,他就完成了角'色'从天堂到地狱的转变。

    此时此刻,都还有些不太敢相信自己的肉身陨落掉了。

    而就是这发呆的须臾功夫,又让其将最好的逃生机会错过,只见青光耀眼,林轩的身形诡异万分的在一旁浮现出来。

    脸上丝毫表情也无,只是将嘴巴张开。

    一团四'色'火焰从里面喷吐出来。

    那是一条火线,仅有拇指粗细,却迅捷以极,“啵”的一声传入耳里,已将老者的元婴给卷了进去。

    “不……”

    依依呀呀的惨叫声传入耳朵,但很快,就消失化为了虚无,被从中间给嘎然而止掉了。

    随后林轩屈指微弹,放出几粒火弹,将老者的尸体也化为了灰烟。

    做好这一切后,林轩也大松了一口气,毕竟刚刚偷袭的对象是洞玄期老怪物,要三下五除二的将其灭除,绝不是一件容易事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