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恩怨纠葛

    第一千九百二十九章 恩怨纠葛

    其实事情发展到这一步,其他之人暂且不说,连银发老者内心深处,多少也有点嘀咕。

    像这种来拍卖会上招摇撞骗,呼'乱'叫价的事情,虽然少有发生,但仅仅是少而已,并不意味着,就可以完全杜绝。

    眼前的老者,虽然带着几分神秘之气,但并不像那种财大气粗之人,三千万中品晶石,并不是一个小数字,他能否拿出,还真是令人疑'惑'。

    虽然这种搅局之人,可能将价格推得更高,但相对一件拍卖品的成交,本店的信誉更重要。

    何况包厢之人的身份,别人只是猜测,他却是清清楚楚,乃是一洞玄期老怪物,此刻已经发怒,他也不敢视对方的情绪为无物。

    何况对方提出的要求,也是合情合理的。

    脑海中念头转过,银发老者一声干咳:“这位道友,拍卖会想必你也参加过,叫价并不是空口说白话就可以了,你是否可以拿出一些东西,作为有能力叫价的证明呢?”

    “哼。”

    干瘦老者脸上却'露'出一丝冷笑之'色':“怎么,看不起老夫,那包厢之人又如何,怎不见他拿出证明什么。”

    对方如此不客气,让银发老者的脸上闪过一丝怒气,不过眼前之人,实在神秘,不到万不得已,他也不想与其交恶,只好叹了一口气的继续开口了:“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呢,包厢中的那位前辈,乃是洞玄期修仙者,以他的身份,三千万中品晶石,岂会拿不出?”

    嗡……

    此语一出,下面再次炸了开锅,虽然从刚刚的神识强度,众修士已经有八成以上的把握,然而此时此刻,拍卖会的组织者,亲口证实,这明显又大不一样了。

    众修士的脸上,大多'露'出了敬畏之'色',然而那干瘦老者,依旧是一脸的不在乎,嘴角边甚至带着冷笑与讥讽。

    “洞玄又如何,洞玄期修仙者,就一定有这样的身家,说不定,是一卑鄙无耻之徒,来到这里,才是招摇撞骗的。”

    那干瘦老者的声音传入耳朵,让众修士大惊失'色',不少人甚至跑向了出口,怕一会儿的冲突,会城门失火,殃及池鱼,将他们这些无辜之人,也莫名其妙的搅进去。

    那样可就哭都来不及。

    “你说什么。”

    那包厢中的修仙者听了,顿时大怒,一股可怕的戾气沛然而出,这可与神识的攻击不同,他不相信,对方再靠那莫名其妙的薄雾,就可以将其挡住。

    其他没有逃走的修士,脸上大多'露'出幸灾乐祸的表情,离老者坐得近的几人,全都在第一时间,飞快的闪开。

    然而出乎意料的,那戾气没有起到分毫的效果,被老者轻松一挥手,就冰消瓦解的'荡'开。

    “想动手,公孙老魔,在水波洞的时候,你已经偷袭过老夫一次,怎么,还想来第二次,你这卑鄙无耻的家伙。”

    那老者凄厉的声音传入耳朵,随后他身体周围的'迷'雾'荡'开,整个人的气息,飒然疯涨了起来。

    “什么?”

    从声音,也可以听出那包厢中的人,大惊失'色',随后轰的一声炸开,一名头戴高冠的修士映入眼帘。

    外表大约四十余岁年纪,国字脸,看上去颇为威严。

    浑身所穿着的衣服华贵异常,甚至可以说是金光闪闪。

    显然这衣服就是一件宝物,有着诸多妙用的。

    “果然是公孙老魔。”

    “此人是魔道巨枭,听说实力,在散修中首屈一指。”

    “那老者究竟是谁,居然敢与此人作对?”

    ……

    众修士的议论纷纷传入耳朵,这公孙老魔的名头,便是林轩,也曾经听说过,在散修之中的名气,还要胜过毒龙老祖,也是一名心狠手辣的人物。

    然而此时此刻,这老怪物却满脸的戒备之'色',死死的盯着眼前的干瘦老者,对方不再施展敛气之术,修为居然也攀升至洞玄期了。

    然而他的面容着实陌生得紧,并没有易容什么,在场的修仙者,没有一个人能够认得。

    这件事情可有些稀奇。

    要知道洞玄期修仙者,在东海虽不能说屈指可数,但数量也着实不多,几乎每一个,都是鼎鼎大名的人物。

    在场的修士居然没人认得,这简直有些不可思议的。

    难道对方是苦修者,一直隐匿不出,但此情此景,又不太像那么一回事,从干瘦老者的语言动作,明显与公孙老魔有恩怨纠葛。

    而且似乎是仇怨不小的那种。

    洞玄期修仙者,哪一个不是从大风大浪中闯过,磨练成了心机深沉之徒,然而此时此刻,公孙老魔却一脸的愕然之'色',嘴巴张得大大的:“你……你是墨老,不可能,你不是已经死了,本人用白骨魔火,亲手将你的元婴炼化掉的。”

    也难怪公孙老魔惊愕,他与这墨老不仅相识,而且相交莫逆,交情深厚以极,可数百年前,他图谋墨老的一件宝物,背信弃义,对好友暗施偷袭,在将其打成重伤以后,抢走了宝物。

    为怕墨老伤好后对自己报复,他一不做,二不休,干脆斩尽杀绝,墨老不仅肉身毁于他的手里,连元婴都是自己亲手炼化掉地,按理说,应该万无一失,对方绝无幸理,数百年过去,他早已将这件事情忘记,此时墨老却飒然出现,怎么不令他惊惧到极点。

    虽然眼前之人的相貌,与印象中的墨老,没有分毫相似,但对方能说出数百年前的往事,而且他的法力流动,与墨老修炼的神通如出一辙,那就绝不会有错。

    “哼,在水波洞中,我确实差点遭了你的毒手,幸好老夫机缘巧合,曾经习练过第二元婴的神通,主元婴虽然毁于你手,但第二元婴尚存,施展瞒天过海之策,才逃脱了你的毒手,公孙老魔,枉我视你为知交好友,你却暗算老夫,我今天来到此处,就是为了像你讨回公道的。”

    “第二元婴,原来如此。”

    公孙老魔眼中闪过一丝了然之'色',随后却又冷笑起来了:“没想到你运气如此好,不过侥幸存活,不找个穷乡僻壤苟且偷生,居然敢来触老夫的霉头,你是想要找死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