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百草仙子

    第一千七百零六章 百草仙子

    宫装美'妇'也回过头颅,然而脸'色'却难看到极处,两个丫头,怎么偏偏这时候回到宗门里来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这位天火宗少主,不仅贪花好'色',而且常常将姬妾当成鼎炉,作为母亲,他怎么可能将两个如花似玉的女儿推入到火坑里呢,当然要尽力维护。

    可修仙界是强者为尊的,天火宗有一位元婴期老祖,此情此景,让自己如何维护?

    此女又急又怒,一时片刻,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而那位天火少主,却是一脸的志得意满之'色',看着上官姐妹,口水都要流出来了,用袖子在嘴边一抹,兴奋无比的开口了:“啧啧,雁儿妹妹,翎儿妹妹,才数月不见,妳俩是越长越水灵,如何,乖乖的跟本少爷回去,吃香的,喝辣的,别的不敢说,只要妳姐妹俩用心,将本公子伺候好了,二十年内,让妳们筑基,是分毫问题没有。”

    这位天火少主夸下海口,然而却引得林轩一声嗤笑,二十年筑基,这个条件还真是“诱人无比”,以自己如今的实力,再看发生在低阶修士身上的问题,简直与家家酒无异。

    什么天火宗没有听说,但想来也不值一提的,自己既然打算在元龟岛安家落户,眼前的闲事自然不能不管一管了。

    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也不打算在这里耽搁,毕竟身上的伤都还没有好利索,这一个月来乘坐灵舟赶路,伤势只是用丹'药'稍稍处理了一下的。

    林轩急于找一个稳定的落脚之处,他的事情还很多。

    心中如此想着,林轩越众而出,脸上带着轻蔑之'色':“什么天火宗,听都没有听说过,识相的,滚!”

    “什么?”

    天火宗的修士一阵'骚'动,那红衣少主更是惊怒交集的将神识放出,随即面'色'狂变,怒容转瞬间有如云烟。

    林轩灵压虽然没有放出,但体内的法力,却肆无忌惮的流淌在经脉里面,对方不过区区筑基,哪里看得出林轩的具体深浅,但也晓得,绝不是自己这些人可以抗衡的。

    修仙者皆欺软怕恶,他当然知道自己该怎么做强笑着开口了:“前辈莫非是元婴期修仙者,不知道与家祖天虚真人可认识么?”

    “你不用在这里逃近乎,快滚,否则就将小命留在这里好了。”林轩冷冷的说。

    “前辈,你这么做,不嫌有些太过霸道了。”

    “霸道,林某霸道又如何,你咬我?”

    这小子还真是不知死活,一而再,再而三的啰嗦,林轩也有些不耐烦了,他可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物,何况这些家伙一看就不像什么好人的。

    “林某已经好言相劝过,你既执'迷'不悟,那就将小命留在这里好了。”

    林轩淡淡的说,随后袖袍一拂,一片光霞飞掠而出,略一盘旋飞舞,就化为数以百计的风刃悬浮在头顶上面了。

    “疾!”

    林轩一指点去,顿时破空之声大做,那些风刃如被强弓硬弩发'射',以令人瞠目结舌的速度,向着天火宗的修士飞掠而去了。

    顿时,惨叫声四起,区区筑基期修士不用说,便是那三名凝丹期老者又如何挡得下林轩的一击呢。

    顷刻间,百余人无一幸免,全部被割下了头颅,魂归地府。

    “这……”

    百草门的修士瞠目结舌,别说那些原本留在总舵的家伙,就算是一路与林轩同行的小家伙也惊呆了。

    这位待人和气的前辈居然心狠手辣到如此地步,想想这一路,他们着实有些冷汗淋漓,终于明白师叔,为什么千叮呤万嘱咐,他们现在才晓得,高阶修士,果然是喜怒无常的。

    看像林轩的目光,也少了几分亲近之意,多了几分尊重与畏惧。

    不过也并非人人如此,上官翎在惊讶的同时,反而一脸的崇敬之意,好威风,好煞气,这丫头倒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性'子。

    “多谢前辈出手相助,妾身上官暮雨在这里多谢了。”

    那宫装美'妇'眼中闪过一丝惊疑,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一名如此高阶的修士与两个女儿在一起,不过对方显然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人物,故而不敢有分毫的怠慢失礼,小心翼翼。

    “上官暮雨,夫人就是这百草门之主?”林轩缓缓的说。

    “不敢,百草门只是小门小派,哪里入得了前辈的法眼。”

    “夫人不必过谦,在下晓得,贵派如今必心中忐忑,但林某确然是没有恶意的,关于我的来历,以及来这元龟岛的目的,两位千金,都心里有数,夫人询问一下自然就会知晓的。”林轩和颜悦'色',缓缓的说。

    “不敢,前辈大恩大德,晚辈怎么敢有如此无礼的念头,翎儿,妳招呼前辈去迎宾阁,雁儿,妳与三师弟随我来一下。”上官暮雨盈盈一拂,此女虽然修为稍低,但不愧是一派之主,待人接物,都很有一番气度。

    “是,娘亲。”

    上官翎回过臻首,嘴角边'露'出甜甜的笑容:“林前辈,请这边走。”

    说着当先引路,林轩刚才展示了一番辣手,但这丫头,居然丝毫畏惧没有,也不知道究竟是初生牛犊不畏虎,还是有些胸大无脑了。

    不过这丫头的'性'子,林轩倒颇为欢喜,隐隐看到一点月儿的样子,想到这里,林轩不由得叹了口气,不知道宝贝月儿如今就在身在哪里。

    “前辈,您为何叹息,可是在担心天火宗报复,没关系,对方虽然比本门强大一些,但也只有一位元婴期老祖,我想以前辈的本事,应该可以打过,不必畏惧他们的。”小丫头回过头颅,善解人意的开导着。

    林轩讶然失笑,看着此女天真浪漫的模样,心胸也不由得为之一爽。

    元龟岛的风景还不错,林轩与其说说笑笑的来到了一处楼阁,这里位于一座高山的顶峰,可以俯览全岛。

    而在楼阁前,早有两名侍女在等着,桌子上,也摆满了新摘下的瓜果,灵茶的香味儿弥散而出。

    “前辈请坐,本门虽然弱小,但所产的灵茶还不错,前辈尝一尝,应该不会让您失望。”上官翎温婉的说。

    “嗯。”

    林轩点点头,将桌上的茶杯拿过,抿了一口,香味儿沁人心脾,确实是上好的灵茶无疑。

    他并没有等多久,不过一小会儿的功夫,那宫装美'妇'就来到了凉亭处,对林轩大礼参拜:“多谢前辈大恩大德,妾身还不知道,前辈已经救过小女一次了,若有怠慢之处,还请前辈不要介意,您愿意留在元龟岛修习,那是本门的福气。”

    与那中年修士不同,上官暮雨作为一派之主,胸襟气度,都远非师弟可比,眼光也要看得更长远一些。

    尽管三师弟的担心没错,对方在元龟岛开辟洞府,与本门毗邻而居,确实是福祸难料之事,但福兮祸所依,祸兮福所伏,从对方所作所为来看,对本门,实在是没有什么恶意的。

    反而若有一名高阶修士坐镇此处,本门又能交好的话,得到的好处,绝对是远远大于弊端的。

    更不用说,对方曾两次出手相助,若没有他,两个女儿即便没有陨落,也被人抢去当鼎炉,门派也面临灭顶之祸。

    所以不论从利益分析,还是就情理,上官暮雨都对林轩非常感激,这番话,也确然是她真心地。

    林轩是何等聪明的人物,对方是虚与委蛇还是真情实意岂会不清楚,脸上'露'出笑容:“夫人不用客气,林某既然与贵派毗邻而居,自然会守望相助,只是林某不喜欢有人打扰,故而我来到这里的消息,还请夫人不要张扬出去。”

    “前辈放心,妾身晓得,绝不会为您带来分毫麻烦的。”

    上官暮雨也是玲珑剔透的人物,知道不少前辈修士都是脾气古怪的家伙,忌讳各不相同,当即十分乖巧的开口。

    林轩点点头,和聪明人交谈就是轻松:“如此林某多谢仙子,在下要在元龟岛常住,还需要一个洞府。”

    “这个道友不说妾身也晓得,洞府是现成的,乃敝派创派祖师昔日潜修之地,道友若不嫌弃……”

    “这怎么可以,林某再不知道规矩,又怎么能够亵渎贵派祖师修炼的圣地。”林轩叹了口气,他的'性'格,自然是不喜欢以大欺小的。

    “呵呵,前辈言重了,敝派没有那么多规矩,昔日祖师,百草仙子,更是生'性'豁达的人物,在离开以前,曾留下法谕,她所留下的洞府,以及一切事物,后人只要需要,都是可以用的。”宫装美'妇'微笑着说。

    “哦?”

    林轩略感诧异,这位百草仙子的修为暂且不提,但就这份心胸与豁达,就是修仙界了不起的人物,要知道那些名门大派的祖师,哪一个不是将传承看得很重,生前的潜修之所,都要后辈弟子供奉着,哪肯施下这样的遗泽。

    如果自己再推脱,那反而显得太过小家子气。

    “仙子既有如此好意,那林某却之不恭,也就只有愧领了。”林轩微笑着说。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