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一招克敌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一招克敌

    一团黑雾蜂拥而出,将他整个身体包裹,不止老者,旁边几位离合期修士也瞠目结舌,此人明明是道家的修仙者,怎么……

    众所周知,正魔互相克制,这功法是不可以一起修习,然而眼前所发生的一幕,却将这常识打破。

    林轩袖袍一拂,鬼雾蜂拥而出,旋转闪烁,形成了一个漩涡。

    深不见底,里面幽深以极。

    随后一只惨白的骨手从里面伸了出去。

    表面还包裹着碧幽幽的鬼火,一看就是来自阴司界的邪物。

    “真是鬼道之术!”

    事实是胜于雄辩的,就算与常理不符,这东西都明摆在眼前了,难道还能睁着眼睛不认么?

    老者也大惊失'色',但很快就重新镇定下来了,对方会鬼道神通又如何,一看就是临阵抱佛脚的东西,难道还能与自己苦修百年的秘术相比。

    这幽冥鬼爪的秘术,就算同为后期的修士遇见了,也绝不敢有丝毫的轻忽,威力之大,不在本命法宝之下。

    自己想要一招制敌,他居然敢与自己硬拼?

    不知死活,嚣张是会付出代价的。

    老者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也不见他有多余的动作,那幽冥鬼爪凌空一阵'乱'舞,嗤嗤的破空声传入耳朵,无数黝黑'色'的爪芒出现了,铺天盖地,向着敌人蜂拥而去。

    林轩也不示弱,同样一指点出,便见那骨手绿芒闪烁,旁边浮现出数以百计的鬼火,向着对方轰然而落。

    嘭!

    天崩地裂般的声音传入耳朵,下一个呼吸,爪芒与鬼火已毫不相让的狠狠撞在了一起。

    天空迅速黑了下去,无数阴气在周围互相交织,万鬼齐哭,方圆数十里,已然变成了修罗鬼蜮。

    一道道黑'色'的闪电划破天际,随后,鬼火明显占了上风,将爪芒炸了个七零八落,嗖的一声传入耳朵,骨手已像幽冥鬼爪冲过去了。

    又是一道黑'色'的光波,这一次的碰撞与刚才的开胃小菜相比,明显要胜上一些,鬼爪骨手互握,随后碎裂的声音传来了。

    “噗……”

    老者一口鲜血喷出,脸上满是不可思议之'色':“不可能,你这是什么秘术,居然能将我的幽冥鬼爪破除?”

    “哼,与死人还有什么好啰嗦,阁下还是做一个糊涂鬼好了。”

    林轩冷冷的说,话音未落,那骨手表面绿芒一闪,已诡异的消失不见。

    老者脸'色'大变,警惕的转过头颅,随后仿佛又想到了什么,忙伸手一拍,想要将防身宝物取出来,可惜为时已晚,只见他身前三尺之处,绿芒猛然一闪,一只可怖的骨手毫无征兆的浮现出来,带着绿油油的鬼火,风驰电掣,狠狠的'插'进了他的小腹里面。

    顿时血流如注,老者大声惨呼,整个身体不停的扭曲摆动,想要挣脱,可惜是徒劳的,骨手表面的鬼火蜂拥而起,一下子包裹住老者的身体。

    对方的叫声,噶然而止,人已化为了灰烬,只剩下一半死不活的元婴。

    这东西,对妖族来说乃是大补,然而林轩留着却没有用途,那骨手五指一握,元婴也被捏爆掉了。

    连残魂都被鬼火吞食殆尽,死得彻底,想要轮回报仇都是不可能地。

    整个过程兔起鹘落,说起来繁复,其实不过几个呼吸的功夫,三名离合期修仙者还没有反应过来,同伴就已然陨落,他们的脸顿时白了。

    俗话说,杀鸡儆猴,对方灭杀一后期修士,简直跟砍瓜切菜差不多,这神通,哪像一中期修士拥有,三人只觉得背后凉飕飕,难道对方是洞玄期老怪物,假扮在这儿戏耍自己几人的。

    越想越像,心跳有如打鼓,未战,心却已然先怯了。

    “你究竟是哪来的修士,到毒龙岛撒野,滥杀无辜,难道不怕老祖报复?”说话的是那名锦袍玉带的修仙者,看上去仅有二十余岁年纪,人也长得俊俏以极。

    当然,还无法与田小剑以及纤幕伊蓝相比,但较之自己,却帅得不可同日而语。

    “滥杀无辜?”林轩笑了:“你们毒龙岛的邪修无恶不作,也好意思在我面前说这个话么,林某将你们灭除,乃是替天行道,至于毒龙那老家伙,林某与他本来就有不共戴天之仇的,杀他的弟子又如何,我还要抢他留在岛上的财富,谁让他得罪我,就要有被我报复的觉悟。”

    “你姓林,难道是毁了老祖附体元神的那个家伙?”一声惊呼传入耳朵,林轩转过头颅,只见那名宫装女子正以手掩口,脸上满是吃惊之'色'。

    “芙妹妳胡说什么,师尊说了,那姓林的小子乃是离合初期的修仙者……”

    锦袍男子话音未落,声音却嘎然而止了,此事过去了数百年有余,对方进阶中期乃大有可能地。

    而他还在离合初期的时候,就能逃过老祖附体元神的追索,神通之强,远远胜过同阶修士,那晋级到中期以后,岂不是更厉害了?

    照这个思路推测,对方确实可能战胜离合后期的修仙者。

    脑海中如此想着,那锦袍少年反而渐渐的气定神闲。

    如果对方真是洞玄期老怪假扮,那什么也不用说,三人就洗赶紧脖子等宰就好了,但如果是林轩,情况自然又不一般。

    他再强,也仅仅是离合,就算胜过同阶修仙者,难道还能对抗三名后期修士的围攻?

    老翁之所以陨落,也是因为大意轻敌的缘故,而自己,绝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

    心中如此想着,他嘴唇微动,施展传音入密之术,长话短说,将自己这番分析,告诉到了两名同伴的耳里。

    白发老'妇'与宫装少女听了,连连点头,这番分析,入情入理,多半是不会有错地。

    两人头上的冷汗消失,看向林轩的表情,重新变得不善以极。

    差点被这家伙唬住,如果他真是林轩,将其捉住,交予老祖,自己三人,足以将功抵过。

    想到这里,他们的脸上,甚至'露'出几分兴奋的表情来了。

    而林轩一直冷眼旁观,丝毫没有趁机动手的意图,自信与自大是不一样的。

    林轩敢如此做,是有绝对的把握,报仇,让人热血澎湃,这个感觉,他不介意多体会久一点。

    而这时候,三名邪修经过一番分析,终于达成了默契,望向林轩的表情,也不善以极。

    “动手!”

    那白发老'妇'一声大喝,刚才的老态龙钟顿时消失了,右手一扬,已将手中的龙头拐杖祭到了天上,随后动作迅捷如兔,接连几道法诀打出,那龙头拐杖黑芒一闪,随后扭曲了起来,然后,一双头巨蟒出现在了面前,口喷毒雾,四周的天地元气,不停的涌入此蟒的身体。

    让牠气息,变大强大以极。

    噗……

    又出现了一个头颅,而此蟒仿佛还在不停的变化着。

    其余两人也没有闲着,那男子伸手在腰间一拍,取出了一柄血红'色'的仙剑,戾气冲天,甚至还可以看见半透明的冤魂附着在上面。

    显然又是什么鬼道的宝物。

    这倒让林轩有些诧异了,那毒龙老祖明明不是鬼修,为什么他的弟子却一个个……

    当然,这与自己没有多大关系,林轩也就心中有点好奇。

    至于那宫装女子,则褪下了腕上的手镯,此镯灵光闪烁,显然也是一不凡的宝物。

    三人既是师兄弟,配合也是颇为默契地,攻击层次清晰,联袂向着林轩打去。

    “来得好!”

    林轩的嘴角边却满是冷笑。

    伸手在怀中一'摸',掌心中已多出一黝黑的葫芦,随后林轩扬手将其祭起,葫芦的体积迅速暴涨起来了。

    “疾!”

    林轩一指向前点去,顿时灵光闪烁,无数血红'色'的沙粒出现在了视线里。

    风卷残云般的朝着敌人席卷而去。

    “这是什么宝物?”

    三人脑海中的念头尚未转过,那三头怪蟒就先与天雷沙轰然相撞了。

    无声无息,沙粒仅仅是附着在巨蟒的表面而已。

    白发老'妇'松了口气:“老身还以为是什么宝物,想要将我的拐杖困住,哼,白日做梦。”

    然而话音未落,一阵炒豆子般的密集爆裂声传入耳朵,开始的时候还一个接着一个,但很快就连成一线了。

    噗……

    在那爆裂声中,老'妇'的脸'色'猛然煞白,然后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化为怪蟒的拐杖,可是她的本命法宝,被炸得灵'性'大失,她自然好过不到哪儿去。

    “不好!”

    另两人大惊失'色',可这时候想要收回宝物明显已为时晚了,很快,刚刚的一幕重新上演,他们的宝物尚来不及发挥威力,就被炸成了七荤八素的样子。

    两人倒没有吐血,但也脸白如纸,明显是一副元气大损的样子。

    心中更惊骇以极,甚至怀疑刚刚的判断出错,离合中期修士有这么厉害么,仅一击,就将三人的联手之势破除,这种事情,以前别说见了,听都从来没有听说。

    不过他们已清楚,刚刚林轩灭除老翁,并不是同伴轻敌,也不是这小子运气,而是他真拥有这样令人畏惧的实力。

    可怖是唯一的形容词,自己三人就算联合,也绝不是他对手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