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祭台

    第一千五百一十章 祭台

    亭楼虽然没有修习过读心之术,但对林轩此时的想法,倒也能够猜个**不离十的,不过他并未生气,修仙界弱肉强食,就算是至交好友,在这种情形下,也有可能趁人之危地。

    仙人之宝,谁不想贪墨,与人平分乃是无奈选择。

    如果林轩真是那般大大咧咧,缺少心机的人物,就算神通再强一倍,修仙之路也绝不可能走到今天这一步。

    虽然与自己相比,他要年轻得多,但也是经过无数尔虞我诈,所洗礼出来的老怪物。

    有这么强的警惕之心再正常不过,那有什么好怪的。

    刚才的战斗虽然短促,但林轩消耗的真元却十分之多,整个过程除了开始与最后,林轩可以说是以一己之力,施展浑身解数,好不容易才灭杀了此魔。

    他的法力最多只剩下全盛时期的三分之一,平心来说,望亭楼确实动了杀意,这是除掉竞争对手的好时机。

    然而林轩的手段,却仿佛万花筒,居然拿出了万年灵'乳'这样的逆天之物,所消耗的真元瞬间恢复。

    再见识了林轩刚才的实力以后,望亭楼不认为他能强过自己,但也不会再将他当成普通的初期,而是定为能与自己公平放对的同一级。

    再加上月儿相助,就算自己能赢,恐怕付出的代价也是极大。

    惨胜!

    换句话说,就是两败俱伤的结局。

    亭楼对这样的事情可没有多大的兴趣。

    何况还有心魔之誓的束缚,正如林轩所说,虽然实力到了他们那个等级,这种誓言也不是不能用秘术解除地,但心魔乃是虚无缥缈之物,即便解除,会不会留下后患却是两说。

    平日里倒没什么,万一渡劫的时候飒然冒出自己可就得不偿失了。

    望亭楼脑海中念头转过,林轩的反应其实也是一样的。

    若不是心怀顾忌,他也不会在这里将宝贵的万年灵'乳'吞噬一滴,目的就是不给对方以可趁之机。

    如今见对方脸'色'虽一阵异样,但瞬间就恢复了正常,林轩的内心深处,倒也是大松了一口气。

    人的名,树的影,望亭楼威震天云十二州这么久,若说对他是一点顾忌也无,那明显是骗人的。

    当然,也不是说怕,但能不动手,少冒风险自然是最好的。

    林轩一招手,将所有的宝物全部收回到了袖中,可惜那古魔身上并没有类似于储物袋的东西,否则倒能意外的发上一笔。

    林轩深深呼吸,此行最大的强敌总算除去。

    这时,望亭楼轻笑的声音传入耳朵:

    “没想到林兄神通居然强大到如此地步,惭愧,这一次灭杀古魔,在下倒没有帮上太大忙了,不过,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还是尽快找到仙人遗宝,否则再发生什么变故,想必道友也不愿意看见的。”

    “不错。”

    林轩点了点头,脸上也'露'出一副赞同之'色',若是有其他选择,他同样不愿意长久的待在这神秘的地宫。

    亭楼见林轩没有反对之意,脸上的表情同样大喜。

    两人一拍即合,略一商量后,就分开行动,开始在大殿中寻访起仙人的遗宝来了。

    说起来,林轩也不是没有起过独吞宝藏的主意。

    然而他毕竟不是利令智昏之徒,虽然刚才的战斗中,望亭楼没有神通尽出,所起的作用似乎也可有可无。

    但光凭对方能触'摸'到时间规则,这一点就足以令林轩忌惮非常了。

    若是自己没有记错,古书上说过,明明要迈入洞玄才能接触规则,离合最多调动天地元气为己所用。

    望亭楼能够做到这一点,究竟是一只脚已经迈入了洞玄,还是身上有什么不可思议的法宝,或是另有奇遇,与他所修炼的功法有什么关系……

    具体缘由,林轩无从晓得。

    但从蛛丝马迹也可以推断出,冒冒然与这老怪物翻脸是很不智的。

    宝物固然动心,但也要有命享用才行。

    林轩不是莽撞的匹夫,做事情岂会不考虑前因后果。

    何况仙人之宝虽然说得玄乎,但究竟有什么东西却谁也不清楚。

    若只是一些无用之物,为其与望亭楼拼命自己岂不是傻了?

    这样的事情,林轩才不会去做。

    此时此刻,不轻举妄动是最佳选择。

    这大厅面积极广,然而以他俩的飞行速度,搜索起来却是极快的。

    可空无一物,除了那几具骸骨,不过林轩已吃过一次苦头,白白损失了一张化形后期的兽魂之符,自然不会傻傻的再碰触。

    望亭楼却没有客气,发现找不到有用的东西,他便向一洁白如玉的骸骨飞了过去,那骨架足有两丈余,长得怪模怪样地,明显不是人类留下来地,就不知道究竟是古魔,还是妖族陨落于此处。

    林轩也注意到了望亭楼的动作,表面不动声'色',内心深处却幸灾乐祸,他已经吃过一次苦头,当然不介意望亭楼也好好品尝一下了。

    轰!

    爆裂声传入耳朵,结果与他所预料的,果然是一样的,那有的骸骨,皆是陷阱,不过望亭楼做为人界第一高手,当然不是师峥那个层次可比的,虽然闹了个灰头土脸,但浑身上下,却一丝伤痕也无。

    林轩略感失望,但很快有神'色'如常。

    “亭楼道友,你没事吧!”

    “还好。”

    望亭楼脸上闪过几分尴尬之'色',袖袍一拂,几道金芒电'射'而出,化为利剑,狠狠的像几具尚未引爆的骸骨斩上去了。

    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朵,他这么做,倒像是与泄愤差不多。

    林轩眉头微皱,以望亭楼的城府,不该是如此喜怒皆形于'色'的人物,难道说,他刚才吃了小小的苦头,却也从中,发现了什么?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他们所在的这个地宫,竟开始急速颤抖,头顶的碎石往下落,看上去,就仿佛马上要坍塌了。

    如果是凡人与他们异地而处,肯定大惊失'色',被活埋可不是开玩笑的。

    然而林轩却视若无睹,脸上反而满是喜'色'。

    刺啦……

    不止是头顶,连地表,也出现了一条巨大的裂缝。

    随后,那广场的正中,伴随着轰隆一声巨响,居然整个坍塌。

    不对……不是坍塌,虽然地面确实凹陷,但却有一道金'色'的光柱,猛然爆'射'出来。

    耀眼刺目,不过林轩看得清楚,那光柱中似乎还有一物。

    “这是……”

    林轩、月儿,还有望亭楼同时瞪大了眼珠,脸上皆显出又惊又喜之'色'。

    ……

    另一边,魂念空间。

    田小剑同样瞪大了眼,此时此刻,他心中的震撼与林轩相比,绝对只强不弱。

    眼前的虚影说什么。

    在上古之时,他居然是魔界的大统领。

    如果没有不久前的经历,田小剑恐怕并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但此时此刻,他所剩下的除了震撼就还是震撼了。

    刚刚在上面的时候,才听那位古魔说过,在上古之时,圣界的大统领乃是惊才绝艳的人物。

    实力与真仙相比,虽然要稍逊一些,但其差距,也仅有一线而已。

    对于阴司之主,他一向爱慕,故而当阿修罗王陨落以后,他毅然决然的为其报仇。

    以一己之力,对上了两名仙界的使者。

    虽说这两个家伙,在与阿修罗王的战斗中,已遭受了重创,但不管如何,他这份豪气还是令人称道的。

    最后三人同归于尽陨落,这蓬莱山就是被他们施展大神通从灵界硬生生撕落。

    光是战斗的余波就如此可怖,真仙实力如何,光想想就令人头皮发麻了。

    田小剑尽管是桀骜不驯的人物,但听对方自报家门以后,脸上的表情,也不由得小心翼翼起来了。

    “阁下没有骗我,你真是那位魔族大统领,可你不是早就与两名仙人同归于尽了?”

    “咦,你一区区离合期的小修仙者,没想到连这样的上古隐秘都晓得。”虚影有点诧异的开口了。

    “晚辈是侥幸得知的。”田小剑吞了一口唾沫,随后忍不住又问了一句:“阁下的身份,真的没有骗我?”

    “自然是真的。”虚影叹了口气:“但若说有欺骗的成分倒也不假。”

    “道友这话何意?”田小剑有些惊疑,对方居然自承欺骗了自己。

    他脑海中念头转过,但一时之间,也想不明白对方这么说,究竟有何用意。

    “你不用忙,且听我说,我有一些事情要与你合作,自然会告诉你前因后果。”虚影一声咳嗽,随后缓缓的开口。

    “当年魔族大统领为了替阿修罗王报仇,与两位真仙决斗,最后一起陨落掉了,想必你已经听过这个版本的故事,但当时的情况并非如此,在就要同归于尽的前一刻,魔族大统领使用某种玄奥秘术,将自己元神精魂的百万分之一,从本体上硬生生分离,让其逃了出去。”

    虚影悠悠的声音传了出去:“而那就是我,所以,我既可以是魔祖大统领,但与他的本体相比,自然又是有一些区别地。”

    “原来如此。”田小剑脸上'露'出了然之'色',随后眉头又皱起来了:“可当年的大统领,为何只将精魂分离出百万分之一?”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