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幻境与心魔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 幻境与心魔

    此鬼浑身阴气翻涌,化为一道厉芒飞'射'进古洞之中。

    林轩负手而立,倒想看看这次又是什么结果。

    月儿则紧闭双眸,感应着鬼魂的一举一动。

    仅仅几息的功夫,月儿突然脸'色'大变,娇躯都有点发抖。

    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朵,显然这厉鬼已经落入了陷阱之中。

    “快掐断神识联系。”

    林轩眉头一皱,声'色'俱厉的开口,语气虽然严厉,但里面却包含关心之意。

    “不,少爷,里面好像有东西。”

    月儿却摇了摇头,香风掠过,竟然也像那古洞中飞进去了。

    林轩哭笑不得,这丫头平时很听话的,今天这是怎么了?

    心中疑'惑',但不管如何,自己怎么能看着月儿一个人冒险呢?

    脸上没有丝毫迟疑,林轩浑身青芒大起,也飞了进去。

    原本古洞幽深以极,可眼前一花之后,四周的景物竟变得翻天覆地。

    周围不再是漆黑的山壁,自己竟出现在一虚无的空间里。

    空空'荡''荡'的,竟没有一物。

    甚至连月儿与先前进来的鬼魂也不见了。

    “这是什么?”

    林轩不由得眼睛微眯,心中大感诧异,不过脸上的表情依旧镇定以极,慌'乱'没有用处,看样子自己是被禁制困住了。

    而且是幻术一类的东西。

    心中正如此想着,眼前的一幕又发生变化了。

    一座青山映入眼帘。

    很眼熟,特别是山脚的那座茅屋。

    咳嗽的声音传入耳朵。

    随后林轩看见了茅屋中的景物。

    即便是百年的道行,即便已拥有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的城府,林轩脸'色'也狂变了。

    一容颜秀丽的'妇'人卧在床上,不停的咳。

    “娘,吃'药'了。”

    一孩童端着破碗,步履蹒跚。

    随后犬吠声传入耳朵,却是一群恶人带着猛犬闯了进来。

    母亲重病,家里已揭不开锅,可对方还不肯免了田租。

    童年的苦难,一幕幕流淌过脑海,不知不觉间,林轩已泪流满面。

    ……

    然而事情并没有完。

    随后场景再度转换,飘云谷学艺的经历又出现于眼前。

    苦学三年,依旧没有进展,同门的嬉笑嘲讽,不停的传入耳边。

    一眼睛大大的女子出现在眼前,周燕。

    然而这一次,她没有死在自己的陷阱里,而是***纵仙剑向着自己劈去。

    林轩嘴角边闪过一丝讥讽之'色',区区灵动期修仙者也敢在自己面前放肆?

    他抬起手来。

    正想将对方抽魂炼魄,却惊愕的发现自己浑身一点灵力也无。

    不,有一点,但非常稀薄。

    自己居然从离合期跌落到灵动期一层了。

    就仿佛三百年前,两人在幽谷中相遇时的身份。

    血花之中,自己被对方取下了头颅,好痛。

    自己死了么?

    魂魄飘离出身体,随后却与一群恶鬼相遇,他们的面容非常熟悉,有男有女,除了人类修仙者,妖族也不计其数,全都是过去这三百年间,死在自己手里的。

    一个个面'色'凶恶。

    嘲讽着,咒骂着,随后冲上前,狠狠撕扯自己的魂魄。

    自从踏上修仙之路,林轩从来没有怕过什么,然而此时此刻,却觉得自己好软弱,好无助。

    心魔!

    对修士来说,这是比天劫更可怕的东西,林轩也算是倒霉到了极致,这修罗之门中,类似的陷阱不计其数,他却偏偏触发了最厉害的一个。

    没有**攻击,可那心魔之劫却能让修士陷入万劫不复里。

    ……

    林轩的心智坚韧无比,可毕竟是有弱点的,而且他只不过是离合……

    一阵香风飘过来了。

    那些恶鬼突然停止了撕扯,颤栗着匍匐。

    林轩惊愕的抬起头,一倾国倾城的容颜映入了眼帘中。

    “月儿!”

    然而此时的她却与以前大不相同,人还是那个人,可气质却飘然高贵到了极处,一王者风范沛然而出。

    阿修罗!

    怪不得能够震慑鬼物,不管是枉死的,冤死的,还是正常死亡的,只要属于阴司之国,谁又敢违逆阿修罗王呢?

    自己如此落魄,她却恢复前世的神通了么?

    一时间,林轩竟有种自惭形秽的感觉,几经挣扎之后,还是迎了上去,毕竟三百年的风风雨雨,他相信月儿对自己的情谊,绝不是两人地位变迁可以改变地。

    “她不会嫌弃自己。”

    对这一点林轩信心十足,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却是他做梦也没有想到的。

    两人相遇,月儿没有丝毫的欣喜,更没有收留他这孤魂野鬼之意。

    美丽的眼眸中先是惊愕,随后却透出深切的恨意来了。

    那眼神让林轩不寒而栗,但不是害怕,而是伤心,仿佛要失去什么重要的东西。

    “月儿,妳怎么了,是我。”

    林轩嗫嚅着开口了,但语气中,却充满了不安之'色'。

    “我知道是你,你这个骗子,上一世害了我,这一世还想要与我纠缠不休么?”

    月儿脸上,却哪有平日里的温柔,只有无穷的恨意显'露',玉手一拂,就是那漫天的冥火,将林轩的魂魄包裹。

    “得罪了本王,你以为会有好下场,你不是想接近我,好,我就与你永不分离,在这修罗圣火中你是不会死的,你将与天地同寿,但也会永远承受这圣火炼魂的痛苦。”

    “与牠相比,抽魂炼魄根本就不值一提。”

    月儿的声音,如刀刺一般的传入耳里,林轩确实非常痛苦,但却不是被圣火焚烧的缘故,而是有某种极为重要的东西被打破。

    对修仙者来说,长生是最重要的,但林轩,却还有更重要之物。

    与她相比,长生也不值一提,这漫长的岁月中若没有妳,与天地同寿又有什么意义。

    只要能与妳相守,林轩不介意与满天神佛为敌。

    可偏偏是这最重要的妳,有一天却与我拔剑为敌。

    那种痛苦,没有经历的人是很难想象的。

    一时间,林轩有万念俱灰的感觉。

    赢也好,输也罢,就这样死了,还是被抽魂炼魄都没有关系。

    自暴自弃!

    林轩心智坚韧以极,可是人就有弱点。

    而弱点往往是一个人最珍视的东西。

    龙有逆鳞,触之必怒而杀人。

    月儿就是林轩的逆鳞,同时也是他最大的弱点。

    心如死灰,林轩的坚韧崩溃,如决堤之水……

    这一切全是幻觉。

    但假作真时真亦假,真作假时假亦真,所谓须臾幻境,林轩心魔入侵,此时他悬浮在半空中,身体却颤抖不已,五官扭曲,脸'色'痛苦以极。

    经历了幻境中的那一幕,林轩的心防已完全被打破,此时此刻,他根本就没有能力对抗心魔。

    仅仅几息的功夫,林轩额头上就满是豆大的汗珠,再这样下去,他必定走火入魔。

    就在这时,一股清凉之意却从腰间升起。

    灵光闪烁,两块玉佩从储物袋中自己飞出来了。

    背面刻着鸟兽虫鱼,正面却是古朴以极的文字,林轩全不认识。

    这两件宝物,一块是他当年在溪跃涧中所得,另外一块就是玉玄宗宗门人的令符。

    林轩虽然不知道其具体功用是什么,但从红绫仙子的嘴里,多少却也得到了一些端倪。

    此乃上界之物,曾经还引来了许多大能修仙者的争夺。

    此时两块玉牌散发着青蒙蒙的光彩,将林轩笼罩在里面。

    原本他的心神已经'迷'失在幻境里面,此时却被一股可怕的力量给拉了回来。

    呼!

    林轩冷汗淋漓,但脸上却再也没有痛苦之意,体内满是充盈的法力,尽管有些疲惫,却摆脱了走火入魔的危险。

    心魔固然可怖,却被这神秘的力量给驱逐出来了。

    林轩睁开眼眸,幻境也消失得无影无踪,自己待在一幽深的古洞中,身周除了一张石桌,几把石椅之外别无长物。

    不对,在石桌上还有一枯黄'色'的玉筒,一看就是年代久远之物。

    林轩略一迟疑,走过去,将那玉筒拿在了手里。

    等等,月儿在哪里?

    幻境中经历的一切还历历在目。

    包括月儿无情的将自己的魂魄困入阴火。

    不过既然走出了心魔,林轩就不会在意的,幻境中看见的一切怎么能当真呢?

    那不过是心魔为了入侵,所制造出来的恐惧而已。

    既然回到了现实,林轩对幻境中的一切也就并不在意。

    神识扫过,林轩脸上'露'出一丝愕然之'色',随后身形一闪,已经来到了外面。

    一美貌如花的少女映入眼帘。

    “月儿,妳没事了?”

    想想那幻境中的恐怖,林轩现在都还心有余悸,如果不是那玉佩莫名其妙的救了自己……林轩不敢想下去。

    “小婢很好啊,就是找不到少爷。”月儿看见林轩,明显松了口气,脸上'露'出温柔的笑意。

    看她的样子,并不像遇见了什么可怕之事。

    “月儿,难道妳没有被困入禁制?”林轩有些好奇。

    “什么禁制,那古洞中什么也没有,但出来后就看不见少爷。”

    月儿当然不会撒谎,这么说,那幻境对她没有作用,小丫头并未被困入其中。

    为何会如此?

    林轩心中不解,但也没有深想下去,左手翻转,那玉筒简浮现出来,这是此行唯一的收获。

    里面会有什么?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