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可怕的蝴蝶

    第一千三百七十六章 可怕的蝴蝶

    “参见师祖。 ”

    一位年轻秀美的少女盈盈一福,俊秀的俏脸上满是恭敬之'色'。

    “妳来了。”

    林轩目光在少女身上扫过,眉头不经意一皱,百年前在静月岛初见此女,她大约是灵动中期,如今百年过去,也不过筑基初期的顶峰而已。

    这样的资质虽说不上差,但在天涯海阁,也没有分毫出奇。

    李芝兰的脸上同样满是忐忑,她之所以能够加入天涯海阁,乃是与这位林师祖有莫大关系。

    然而两人从身份来说,实有天渊之别,他突然召唤自己,不知是福是祸。

    当然,表面上,此女却不敢'露'出分毫异'色',低垂臻首,一脸的恭敬之'色'。

    “丫头,妳不用害怕什么,本座今天召唤你,仅仅是想请教几个问题,妳的回答若能令我满意,本座不会亏待妳。”

    “师祖请说,弟子在用心听着。”

    “嗯,妳可记得,百年前我们静月岛相遇,本座曾在妳手中买了一些东西?”

    “弟子自然记得。”

    李芝兰点了点头,若不是林轩的缘故,自己根本不能加入天涯海阁,两人初识的一幕幕,她早已烙印在脑海深处,想忘也是忘不掉的。

    “嗯,那些紫'色'的米粒,据妳所说,乃是父母的遗物,那妳可记得,妳父亲母亲,是在何处得到这些东西的?”林轩缓缓的开口。

    “师祖问这个,那时候芝兰还小,不过大体方位,倒还是有印象的。”李芝兰松了口气,嘴上说出谨慎的言语。

    “哦,那妳将方位标出,本座自然会给妳好处。”

    林轩袖袍一拂,一米黄'色'的玉筒飞掠而出,悬浮在此女的身侧,里面装有云州外海的海图。

    “是,师祖。”

    李芝兰伸出纤手,将玉筒握住,然后神识沉入。

    过了大约一盏茶的功夫,她抬起头:“师祖,好了。”

    林轩点点头,也不见他有多余的动作,那玉筒就掉头飞回来了。

    林轩神识在里面扫过,脸上'露'出满意之'色',随后伸手在腰间一拍,两个玉瓶从里面飞掠出来。

    “林某从不虚言,这里面的灵丹对妳大有好处,妳既然加入天涯海阁,那修炼就一定要刻苦。”

    “是,多谢师祖。”

    李芝兰忙盈盈一福,随后才伸手将玉瓶取出,拔开瓶塞,芳香满溢,直飘入鼻端里。

    “中品丹?”

    李芝兰的俏脸上满是惊讶之'色',虽然知道师祖身为离合期修仙者,出手肯定有不凡之处,但也没想到会大方到这个程度。

    惊喜之余,又恭恭敬敬的像林轩跪了下去,磕了三个头,然后才转身离去。

    望着此女的背影消失,林轩幽幽叹了口气,他也是从低阶修士一步一步走过来地,当然知道其中不易,但愿此女不要辜负了自己的一番好意。

    “少爷,你准备去寻找那紫'色'的米粒?”清脆的声音传入耳朵,有如黄鹂出谷,香风亦然,不知何时月儿已来到了身旁。

    “不错,玉罗蜂乃上古奇虫,如果能够培育成熟,威力绝对非同小可,只是牠们进阶的条件实在太难了,那紫'色'的米粒既有效果,我又怎么能不去探测一番呢。”林轩转过头,如此这般的开口。

    “那少爷准备什么时候离开天涯海阁?”

    “事不宜迟,明日就走,除了玉罗蜂,我还要回一趟拜轩阁,也不知道盈儿她们怎么样了,毕竟与天涯海阁结盟的事情,由我亲自去说,较为稳妥。”

    “嗯。”月儿点了点头,对于林轩的决定,小丫头向来不会反驳。

    ……

    第二天,一道惊虹划破苍穹,离开了瀛洲岛。

    对于林轩的离开,梦如嫣既不意外,也没有出言阻拦。

    做为一个门派的太上长老,并不是说,就一定要留在宗门之中。

    尤其是离合期修仙者,仅仅是用他的威名做一种震慑。

    毕竟实力到了他们那样的等级,根本就不会去打理俗务,除非遇见百年前那种关乎门派生死的大事,否则平时根本就是自在逍遥的。

    林轩的离开,并不会对天涯海阁的利益造成任何损害,入宗大典已经举行,消息也传遍了十二州府,天涯海阁依旧可以快速扩张下去的。

    ……

    三天后,云州外海深处,一队修士正在天空中飞遁着,大约有十几人之多,修为参差不起,大多是凝丹期,但为首的一男一女,却是元婴期的高阶修士。

    与云州内陆相比,这外海修仙界的水准要略逊一些,除了天涯海阁,元婴修士数量并不多。

    而眼前的修士看服饰装束,应该是来自同一宗门家族,有两名元婴期修仙者,规模应该很大了。

    “韵秋,妳说俊儿就是在这一带失踪的?”一略含煞气的声音传入耳朵,说话的是那名身穿黄衣的女修仙者。

    此女容颜还算秀丽,偏偏脸颊上却多出了一块胎记,看上去凭空添加了几分狰狞之意。

    “是的,师母,少爷曾经留言,说他会到这一带冒险,猎杀妖兽取丹,不知道是不是因此遇见了危险。”

    “胡说,这海域方圆万里,也只有一些三阶妖兽而已,俊儿虽然仅仅凝丹中期,但有我与妳师母赐下的宝物,就算遇见了强敌,但逃命绝对没有问题。”说话的是那元婴期的男子,三缕长须,容貌清瘦以极,看上去大约三十余岁年纪。

    话音未落,突然一阵古怪的声音传入耳朵。

    缥缥缈缈的,听上去有几分像仙乐,又有几分像鬼哭。

    然而不知为何,却让人有一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难道是妖兽来袭么?

    两名元婴修士对视一眼,脸上皆'露'出惊疑不定之'色'。

    伸手在腰间一拍,将各自的法宝祭了起来,至于其他的凝丹期修仙者,更加的不敢有丝毫怠慢。

    然而所谓的妖兽并未映入眼帘。

    可惊悚的感觉不仅没有消失,反而越发的浓烈起来。

    连海中的生物也感到不安,鱼纷纷游远。

    “伍哥,这……”

    元婴期女子话音未落,那古怪的声音越发的清晰起来了,可神识放出,依旧什么也没有,直到一群蝴蝶映入了眼帘。

    这是什么魔虫,居然能逃避神识探测?

    难道除了肉眼,别的方法不能将牠们发现?

    除了惊愕还是惊愕。

    那群蝴蝶大约有数百之多,与普通的蝴蝶相比,简直美丽到不可思议,翅膀上的花纹,充满了玄妙与古朴之意。

    “这是什么灵虫?”

    做为元婴期修仙者,那对夫妻也算见多识广的人物,然而此时此刻,却是一脸的骇然之'色'。

    但有一点是肯定的,这些妖虫绝不好对付。

    就不知道是野生,还是受人驱使。

    不过此时此刻,想这些已没有意义了,先杀出重围再说。

    两名元婴修士瞠目大喝,而下面的弟子哪还用他们吩咐,或驱使法宝,或施展五行秘术,想要将那群可怕的蝴蝶灭杀了。

    十几名高阶修士出手,声势非同小可,然而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仙剑劈出,却从那蝴蝶的翅膀上滑落,至于其他的五行法术,同样没有效果。

    普通的蝴蝶非常脆弱,然而眼前的灵虫,却将这个认知颠覆掉了。

    牠们不畏火,雷电同样没有作用,而刀枪剑戟一类的法宝,牠们都能动作灵活的躲闪掉。

    不仅是十几名凝丹期修士的攻击没有效果,连那两名元婴期老怪物也遭遇同样的尴尬了。

    而且即使真的劈中,那蝴蝶的身体也坚硬到极处,有几分像是刀枪不入。

    这究竟是什么魔虫?

    所有修士的脸上皆'露'出骇然之'色',而蝴蝶已从四面散开,将他们重重包围在了里面。

    其中一只张开口,一团蒙蒙的黑雾喷吐而出。

    不对,那不是雾,周围的温度骤然下降了.。

    “啊!”

    旁边的修士躲避不及,他的右手被击中,在此人恐惧的目光中,他的右手变成了一根冰柱。

    黑'色'的冰柱,闪烁着诡异的光泽,仿佛来自幽冥地府。

    此人大声惨呼,整个右手失去了作用,而这仅仅是开始罢了,其他蝴蝶也口喷寒雾。

    黑'色'的寒雾。

    数百只一起攻击,很快十几名修士就全都陨落在了这片未知的海域,被黑'色'的冰封住,元婴也无法遁出。

    而杀戮并非仅仅发生在这一处。

    此地西南,距离约百里之远。

    罡风肆虐,波浪滔天,巨大的轰鸣与晴天霹雳相比,也没有分毫逊'色',海面上,是一浑身墨绿的巨蟒,身长足有百丈,光是头上的角就有两尺长。

    牠的气息与妖族不同。

    古兽!

    牠活了已有数百万年之久,此时正在化龙。

    一旦蜕变成功,牠的实力将爆升数倍有余,足以与离合修士相比,甚至有可能飞升到灵界去。

    可俗话说,人倒霉的时候,喝凉水都会塞牙缝,古兽也是一样的,就在牠蜕变化龙最为关键的时刻,偏偏与一群诡异的蝴蝶相遇了,而且数量规模,而远远不是刚才那对人类修士可以相比的。

    足有上万之多。

    口喷可怕的寒雾。

    巨蟒自然不会束手就缚,牠虽然没有化龙,但力量也非同小可,然而半个时辰以后,却被整个冻住,等冰化开以后,只剩下尸骨。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