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白鲨帮

    第一千三百五十七章 白鲨帮

    三年后,云州外海,某不知名的海域,十几道惊虹划破苍穹,低低的破空声传入耳朵,不用说,是修仙者。

    这些修士之中,以筑基期居多,但也有三名凝丹期高手。

    一男两女。

    那男子看上去大约四十余岁年纪,容貌并不出'色',但气质却稳重成熟,居然已到凝丹后期的境界了。

    他的身侧,是一名身穿红衣的少'妇',二十七八左右,与男子神态亲密,十有***应是夫妻。

    不过此女的修为仅仅凝丹初期而已。

    “哥哥,嫂嫂,那雪缘兽真在附近吗,我们已出海半月有余,却丝毫没有牠的踪迹,不会是情报有误吧!”说话的是一正当妙龄的少女,面容清秀以极,雪白的宫装更衬得她肌肤如玉。

    虽说不上绝'色'美女,但也当得起秀'色'可餐这句评语。

    “妹妹妳不用着急,这雪缘兽的情报为兄可是足足花了一千晶石,妖兽本就行踪诡秘,我们一时找不到也是很正常地,但牠肯定在这片海域。”那男子叹了口气,嘴上虽然说着宽慰的言语,但表情却不受控制的阴霾了下去。

    其实他心中也有些疑'惑',但与那贾胖子合作也不是第一次了,按理说,他不可能欺骗自己。

    难道说雪缘兽已经迁徙?

    不会啊,这个季节,正是该妖兽的繁殖期,牠不会轻意离开巢'穴'地。

    脑海中念头转过,该男子却已将神识全力放出,扩大范围,细细搜索。

    红衣美'妇'见了丈夫的脸'色',表情也有些难看了,毕竟做了多年的夫妻,岂会猜不到他的心意。

    说起来这次出海也是不得已,他们的独生爱子因为练功走火,现在已半身不遂了。

    甚至'性'命都已危在旦夕,能够挽救他的只有雪缘兽的妖丹而已。

    不过作为三阶上品妖兽,实力比凝丹期顶峰的修仙者还胜上一筹,虽然他们夫妻联手,再加上几名得意弟子相助,打败此兽是没有问题的,但想要将其灭杀取丹难度却要大得多,所以不得不请丈夫的妹妹相助。

    然而与他们夫妻不同,梦妹可是内宫弟子,向来很得师叔器重,不可能长久游历在外的,那会耽搁她的修行功课,偏偏出来这么久了,雪缘兽却一点踪迹也无。

    难道真是对方拿假情报糊弄自己夫'妇'?

    红衣女又惊又怒,假如情况真是如此,她发誓一定将对方抽魂炼魄。

    这个念头尚未转完,一阵兽吼的声音却传入了耳边,随后远方那水天交接之处,出现了几道亮丽的水线。

    开始尚远,一转眼就变得清晰了起来。

    “不好,是白鲨帮的家伙。”

    中年男子一呆,随后脸'色'狂变了起来,他身后那宫装少女的俏脸,更隐隐有些发白。

    可此时此刻,走显然已经来不及了,很快,那水线就已经分开,呈半圆形将他们围了起来。

    也是一队修仙者,数量与他们差不多,然而这群修士不仅法力明显高上一筹,而且每个人还乘骑着一形貌凶恶的海兽。

    那海兽长七八丈的样子,看上去很像放大后的鲨鱼,然而牙齿却要锋利得多,双眼也做血红之'色',更可怕的是,每头海兽的额头,都有一半尺来长的独角,上面电弧缠绕。

    蓝电鲨!

    从等级来说,这些都是二级上品妖兽,筑基期顶峰的修士也不是对手,更何况每一头蓝电鲨的背上,还站立着一名凶神恶煞的修仙者。

    从他们所穿的服饰,可以看出是白鲨帮的修士,为首的修仙者大约三十出头,锦袍玉带,做一副世家公子的打扮,然而此人不仅容貌极丑,而且还是独眼龙。

    如果穿戴得粗犷一点,说不定还让人觉得顺眼,偏偏要东施效颦,反而引人作呕。

    可俗话说,人不可貌相。

    别看他丑,却是凝丹期顶峰的修仙者,其法力深厚程度,比那中年男子还要胜上一筹。

    “骆道友,你拦住我等的去路,想要做什么,莫非想与我天涯海阁为敌么?”中年男子眉头一皱,神'色'不善的开口。

    “呵呵,独孤兄不用生气,但也不要动不动就抬出天涯海阁,我小小的白鲨帮岂敢招惹,但你也不过是娶了该派的一名外事弟子,建立了修仙家族,可算不了天涯海阁弟子的。”那丑陋男子哈哈一笑,满脸讥讽道。

    “你……”独孤谋大怒,但想了想却又将气忍下了:“姓骆的,你不要在这里卖弄口舌,拦住我等去路,想要做什么?”

    “呵呵,独孤兄何必拒人与千里之外呢,我的心意令妹难道还不清楚,在下可是一片深情,想要娶她做我白鲨帮的少夫人罢了。”

    “哼,阁下既然有美意,何不去瀛洲岛,像小妹师尊提亲,拦住我等去路,难道还想抢人不成?”

    听了对方的言语,独孤谋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怒气,但随后又强忍了下去,冷冷的开口。

    俗话说,好汉不吃眼前亏,此时此刻,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的,与其动手,可不是聪明人选择。

    但他又怎么可能将妹妹嫁给眼前这骆姓男子呢,倒不是嫌对方长得丑,而是这位白鲨帮少主,根本就是一恶棍般的人物,贪花好'色',而且还是喜新厌旧之徒。仗着家里的势力,欺男霸女,听说光是小妾,就娶了十几个。

    小妹嫁给他,岂不是一朵***'插'牛粪上了。

    “去瀛洲岛像贵派长辈求亲,哼,骆某可有自知之明,别求亲不成丢了'性'命。”

    “那你为何拦住我等去路?”听对方这么说,独孤谋的表情越发警惕起来了。

    “很简单,求亲没把握,在下只有强抢了,如果各位识时务,就乖乖的跟我走,以后都是亲戚,伤和气可就不好了。”骆姓男子以手抚额,嘿嘿嘿的'奸'笑起来了。

    “你好大的胆子,这样做,不怕我天涯海阁灭了你白鲨帮么?”那宫装少女一呆,忍不住惊怒的娇声喝叱了起来。

    “怕,当然怕,本帮在云州外海,虽然也算名门大派,但与天涯海阁相比,根本就不是一份等级,所以我才让贾胖子出卖情报,将你等引诱到此地。”

    “什么,是你指使的贾胖子?”独孤谋又惊又怒,这才清楚,从一开始,自己几人就踏入对方精心算计的圈套了。

    “如何,各位还想反抗么,天涯海阁我是惹不起,但在这里将各位灭杀了又怎么可能走漏消息?”白鲨帮少主越发得意,转过头来看向那身穿宫装的少女:“独孤仙子,妳还是跟我走吧,难道真想看见妳哥哥嫂嫂横尸当场?”

    “我……”独孤梦一呆,脸'色'变得踌躇了起来。

    谁说修仙者就一定寡情薄意,他们兄妹百年来一直是相依为命地,她确实不想连累哥哥嫂子,但自己又怎么可能委身给这么一个败类渣滓。

    左右为难,兄长粗豪的声音已传入了耳边:“小妹,别傻了,就算你同意,这家伙为了不走漏消息,一样不会放过我与你嫂子,事到如今,还有什么好说,与这家伙拼了。”

    “哼,独孤兄倒是一明白人,但挣扎是徒劳的,你以为自己有机会么?” 骆姓男子哈哈大笑的声音传入耳朵,脸上更闪过几分狰狞之'色':“动手,除了独孤梦,其余之人全部杀了。”

    “是,少主。”

    白鲨帮本来就喜欢杀人越货,虽是修仙者,但更像一群亡命徒,听了骆姓男子的吩咐,众帮众的脸上一分犹豫也无,纷纷将各自的法宝灵器祭出。

    而骆姓男子并未动手,双手倒背,一副悠然自得。

    与独孤谋对上的是一红发老者,同样凝丹后期,驱使着一分水峨嵋刺,浑身阴气磅礴,居然是一鬼道的修仙者。

    独孤谋不得不小心应付,而他的妻子同样被一凝丹期的修士缠上了,其余的白沙帮众,也各自找到了对手,因为是有心算无意,他们的实力本来就要比对方强一些,更别说还有蓝电鲨相助。

    这种妖兽生'性'凶猛,独角喷出的电芒更是穿透力极强,有两名修士正与对手打得不亦乐乎,一不留神,就被电蛮击中,惨叫声中,护罩被攻破,直接化为焦炭了。

    其余之***惊失'色',这才明白表面上对方人数与自己这边差不多,然而实际上,对方有妖兽帮忙,却相当于以二敌一,处境不利以极。

    白鲨帮少主脸上满是得意,徐徐像那宫装少女飞了过去,以后期对初期,将对方生擒根本就不算什么问题。

    独孤梦咬了咬贝齿,事情发展到这一步,求饶逃走都没有用处,只剩下硬拼一途。

    后期修士又如何,自己可是天涯海阁的修仙者。

    少女玉手一拂,一柄青光闪烁的仙剑已飞掠而出,而她的另一只手中,则多出一面镜子形状的宝物,式样古朴,一看就有不凡之处。

    做为凝丹初期的修仙者,按理说,有一件法宝就不错了,但她毕竟出身天涯海阁,而且深受门内长老器重,这青竹剑与八极镜都是师尊赐予她的。

    法力注入,那仙剑盘旋飞舞,顿时变化出数以百计的幻影来了,真真假假,想要分辨是很不容易的。

    “疾!”

    独孤梦一指向前点去,那些幻影顿时与真正的仙剑一起,狠狠的向着对方斩去。

    白鲨帮少主一呆,脸'色'也不由得凝重起来,一扯腰带,一件法宝也被他祭了起来,是一鱼鳞形状的盾牌。

    滴溜溜一转,顿时变化出一银白'色'的光幕挡在他的面前。

    攻击斩在上面,幻影自然没有效果,仙剑的本体也就显现而出,骆姓男子的脸上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张开口,喷出一乌黑颜'色'的宝物。

    形状奇特以极,就像放大了许多倍的鱼钩。

    随后轰鸣声传入耳朵,两宝在半空中缠斗起来了。

    独孤梦大急,正要将八极镜祭起,那白鲨帮少主的脸上已闪过不耐之'色',祭出了一黑'色'绳索。

    然后一道法诀打出,那绳索顿时变化为一条大蛇,灵活以极,将独孤梦给缠住。

    “妹妹。”独孤谋大惊失'色',但在红发老者的狂攻下已自身安保了。

    就在此刻,一晴天霹雳般的声音传入耳朵,天空毫没征兆的阴沉下去了,海面前一刻还平静无波,可转眼间却形成了一直径百余丈的巨大漩涡,恶浪更是蜂拥而起,简直可以说是连天接地。

    “这,这是怎么回事?”

    这诡异的变故,将两派修士都惊呆了,愣愣的停下了手里的动作,他们虽然仅仅是筑基或者凝丹期修仙者,但也感觉天地元气异动起来了。

    人人不由得大惊失'色',纷纷将各自的护罩祭出,然而此时此刻,却仿佛大海中的一叶扁舟似的,仿佛随时都有可能倾覆。

    连不可一世的白鲨帮少主也脸白如纸了。

    异象持续了足足一盏茶的功夫,然后距离他们千余丈远处,突然凭空涌出了无数五彩的云雾。

    与之伴随的是一股令人心悸的灵压冲天而落。

    无声无息!

    可那威压之强,却远远超过了众人了想象,海面那百余丈的巨大漩涡,顷刻间就平覆掉了。

    “大哥,这是怎么回事,难道有异宝出世?”

    此时,两队修士已各自聚在了一起,联手将护罩祭起,否则光是那威压,就足以让他们爆体而亡。

    “我也不清楚。”

    独孤谋的脸上满是凝重之'色',这种异象已经远远超越他们的想象了。

    特别是那灵压,更是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在他的记忆中,只有百余年前,本门与万佛宗还有厉魂谷大战,如嫣师祖对方敌方的离合期老怪物,威压才与这个相似的。

    难道说……

    这个念头尚未转过,那云雾又发生变化了,先是剧烈翻涌,然后像两边散开,接着周围的空间疯狂的扭曲了起来。

    一条直径丈许的裂缝出现。

    “空间缝隙!”

    独孤谋差点吓晕过去,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曾经在典籍上见过这种可怕的东西。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一幕,更让他瞠目结舌,一道青虹居然从那空间缝隙中飞掠而出。

    略一闪烁,光华散开,一名面容普通的少年出现在了面前。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