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昊天

    第一千二百六十五章 奇怪的昊天

    一盏茶的时间以后,主仆二人回到了洞府,经过这番切磋,对于月儿神通如何,林轩已心中有数。

    小丫头前世不愧是阴司之主,融合修罗神血以后,法力之强,远在同阶修士之上。

    而《阿修罗诀》,更是仙家之物,虽然月儿所学,仅仅是皮'毛'而已,但也同样玄奥以极,拥有令人惊诧的威力。

    加上法宝也不错,兽魂幡,鬼煞阴墨,还有得自迦罗古魔的佛珠……

    这样说吧,月儿灭杀元婴后期的大修仙者,应该是没有问题的,如果考虑到她还有玄阴宝盒,这丫头的实力,已“接近”离合,当然,与自己相比,多少还是有一些差距。

    毕竟除了神通法力,对敌时的经验与技巧也重要无比。

    两百年来,月儿虽说也与人动手过,但大部分时候,都是林轩在为她遮风挡雨,换句话说,月儿缺乏独挡一面的能力。

    别看刚刚切磋,月儿仅比林轩略逊一筹,表面上看,还颇有几分势均力敌的味道在里头。

    但较艺与生死互博是不同的。

    林轩出手之时,每一次都留有余地,否则若真将小丫头给伤了,自己还不得后悔心疼。

    而且林轩之所以提议动手切磋,是为了考校月儿神通如何,所以自然不会去耍诈取巧什么。

    否则两人若真是生死仇敌,月儿就算有这样的神通实力,林轩也有十足的把握将其灭杀没有问题。

    换句话说,小丫头实力强是强了,但经验明显不足。

    当然,这一点林轩也不会与去平白着急担心什么。

    毕竟经验这种东西,需要血雨腥风磨砺,一蹴而就根本就是不可能地。

    小丫头的实力,本就超出了自己的预期,虽然经验不足,但灭杀普通的大修士还是绰绰有余。

    林轩心中如此想着,脸上也'露'出了满意之'色'。

    “傻丫头,坐,傻愣在那里干什么?”

    “哦!”

    月儿点点头,虽然已与少爷双修过,不过这丫头到底还是脸皮薄,羞羞怯怯的挨着林轩坐下了。

    秀'色'可餐,不过林轩毕竟不是好'色'之徒,双修也要有个度,人有七情六欲,但沉溺于温柔乡是不行的。

    想要与所爱的人在一起,更要加强自己的实力。

    月儿前世如何,林轩并不想多做牵扯,然而有一句俗语,“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用在修仙界还更适用一些。

    就算月儿不想做回阴司之主,那些灵界的大能修士,甚至于真仙也都不会将她放过。

    以林轩的'性'格,喜欢自己的命运自己掌握,绝不会奢望别人的怜悯什么。

    只有加强实力,才能保护月儿与自己。

    仙道之上步步荆棘,不过除了求长生以外,林轩现在又多了一份动力。

    虽然月儿的身份尚未暴'露',这些危机应该也是很遥远的,不过未雨绸缪总是没错。

    想要在修仙界里逍遥的活着,除了实力,精明的算计也必不可少。

    见林轩出神,月儿也不打扰,静静的在一旁陪着,小丫头要求不多,只要有少爷相伴就很幸福。

    更别说,如今得到的已比她想象的要多得多,虽然两人称呼未变,但已有了双修之缘。

    还有什么不知足?

    月儿相信,前路的一切,少爷都会安排好的。

    而自己只要乖乖听话就行了。

    对这丫头来说,做一个小女人很幸福,也不知道她前世,怎么当上杀伐决断的阴司之主。

    ……

    三天后。

    青石峡位于玖凌山深处。

    地势险恶,环境与周围大不相同,禁制法阵也很多。

    两名筑基期修仙者,在入口附近守卫着。

    不过脸上的都是无精打采之'色'。

    青石峡乃是一关押犯人之所,这牢头的差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好处,而且据说如今被禁制住的还是一元婴中期的阴魂鬼物。

    虽然按理他不可能逃脱,可万一禁制出了什么差错,自己哪里看守得住,恐怕第一个就被当做炮灰了。

    “可恶,都是得罪了马长老那该死的家伙,他一定是夹嫌报复。”说话的是一名二十七八岁的高瘦修仙者,脸上满是不平之'色'。

    可抱怨是没用的,修仙界哪有什么道理,一切权益都来自于实力。

    “行了,李师弟,不要多说,否则被人听到传入马长老的耳中,你我更要吃不了兜着走,好在这青石峡的差事是三月一换的,你我只要将这段时间熬过,然后就可以万事大吉了。”另一矮胖老者叹了口气,语气中虽然也有不平之意,但明显要比那年轻修士稳重一些。

    “师兄话是没错,可小弟就是咽不下这口气的……咦,那是什么?”年轻修士依旧是满脸的愤怒之'色',正想再说什么,脸上的表情突然变得有些惊愕。

    矮胖老者一呆,也连忙抬起头来,只见一道青虹,出现在了远处的天边,向着这边飞掠而来。

    “好可怕的灵压,我完全感觉不出修为深浅,难道是元婴期老怪物,有外敌入侵吗?”年轻修士瞪大了眼珠,脸上隐隐'露'出恐惧之'色'。

    “你胡说八道什么,本门虽谈不上高手如云,但有林长老坐镇,而且护派的禁制阵法,花去了百万晶石之巨,威力强横无比,外敌怎么可能无缘无故就闯入这里?”老者脸如土'色',连忙不客气的呵斥起来了。

    “那这会是谁呢?”年轻修士的脸上'露'出几分疑'惑'。

    他话音未落,那惊虹一个转折,已迅疾无比的来到面前了,光晕散开,'露'出了一相貌普通的少年。

    不用说,正是林轩。

    看清楚他的容颜,两名拜轩阁的筑基期修士脸'色'大变,扑通一声传入耳朵,竟齐刷刷的跪下去了。

    尤其是那年轻修士,想起刚刚不敬的语言,更是吓得浑身发起抖来了。

    “昊天鬼帝可在这里?”对于两人的表情,林轩却视若无睹,虽然以他堪比离合修士的神识,两人的对话听得一清二楚,但林轩又不是什么小气的人物,自然不在乎。

    “回长老,阁主前些日子,确实送来了一被禁制住的阴魂鬼物,但是不是您口中的昊天鬼帝,晚辈就不清楚。”那矮胖老者见了林轩的脸'色',暗暗松一口气,连忙恭敬的开口了。

    “前边带路。”林轩淡淡的说。

    “是!”

    奥胖老者又行了一礼,随后才媚笑着站起来了,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引着林轩走向了青石峡深处。

    之所以用走,是因为这里设有十分厉害的禁空禁制,虽然以林轩法力神通,对他自然没有什么效果,但林轩又没有吃饱了撑的,自然不会去破坏本门的阵法了。

    说起来也是巧合,月儿结婴却意外将昊天那老家伙给引来了。

    小丫头将其生擒活捉。

    不过那时候,月儿刚刚拥有身体,主仆二人想要团聚,也就没有顾着处理,如今终于忙过,林轩当然要来会一会这“老朋友”了。

    由矮胖老者引着,穿过重重禁制,最后来到了一山洞前面了。

    里面黑乎乎的,不过以修仙者神识之强,自然不受影响。

    “长老,就是里面了。”矮胖老者恭敬的说。

    “嗯,你可以退下了。”林轩无惊无喜的开口。

    “是!”

    矮胖老者不敢多说,冲着林轩的背影行了一礼,然后疾步退了出去。

    俗话说,百密一疏,即便以林轩的城府,有事没事,也不会去注意一名筑基期的小修仙者,所以他并不清楚,马姓老者在转身以后,嘴角边'露'出一丝阴冷的笑容。

    林轩略一沉'吟',然后抬足像山洞走去。

    深入百余丈以后,一座地牢映入了眼帘里。

    四壁都是用玄铁金所铸造,即便是元婴期修仙者,想要将其打破也并不是那么容易的。

    而且在此牢的外面,还有一层厚实的光幕。

    林轩左手一翻,掌心之中已多出了一面令牌,一道白光'射'在上面。

    那光幕散开,地牢的门也随着打了开来。

    一中年儒生打扮的修士坐在里面。

    三缕长须,相貌清雅以极,然而却脸白如纸,表情也有些呆滞,不用说,正是昊天那老家伙,昔日也算一代雄主,甚至连梼杌分魂也被他毁了。

    可俗话说得好,宁欺老,莫欺少,风水轮流转,当年他惹了林轩,如今却种下这苦果来。

    此时此刻,他动弹不得,毕竟月儿争斗的经验虽然不足,但神通法力,结婴后却暴涨到不可思议,她所种下来的禁制,一元婴中期的修仙者,根本就只有徒唤奈何。

    林轩迈步走进去了。

    昊天鬼帝抬起头,脸上满是愤怒,不过惊恐的成分更多:“你……你想要做什么?”

    “道友何必明知故问呢,当年在幽州,你对林某可是不薄,在下自然是来报答你的。”林轩冷冷的开口了。

    以昊天鬼帝的阴险狡猾,又岂会听不出林轩的反话。

    “道友饶命,当年是昊天有眼无珠,得罪了道友,你若是愿意放过我,在下愿意终身为奴。”昊天苦苦哀求的说。

    “晚了。”林轩伸手一拂,一道青霞飞掠而出,将昊天裹住,准备是使用搜魂之术。

    若是换一名修仙者,已经吓得魂飞魄散了,然而在那青霞及体的一刻,昊天却反而'露'出了狂喜之'色'……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