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终成眷属

    第一千二百六十二章 终成眷属

    “小婢也是一样的,不管前世的我,是不是传说中的阿修罗,总之今生,我永远是少爷身边的月儿就行了。 ”

    轻声喃呢,里面蕴含着深切的情意,相爱的两人,紧紧的拥在一起,很温暖,很充实。

    爱是什么?

    浪漫又为何物?

    不一定要在花前月下,卿卿我我。

    荆棘的仙路,一不留神就有可能万劫不复,在那血雨腥风,两人互相扶助,曾几何时,月儿凝丹出了差错,林轩为了她,不惜与鬼帝交恶,即便有可能万劫不复,也丝毫不曾退缩。

    曾几何时,林轩闭关都是由小丫头在一旁守护,强敌来了,她用自己娇弱的身躯,为少爷将危险挡住。

    和这些相比,所谓的甜言蜜语,显得是那样的苍白无力。

    因为爱根本不需要多说,更重要的是做。

    血与火,生与死的考验,不是比花前月下更重要么?

    林轩与月儿之间的话不多,但他们的感情像一杯美酒,浓烈而淳厚。

    谁说长生是最重要的。

    若是孤家寡人一个,漫长的寿元不过是换了种形势的折磨,而有相爱的人陪着,瞬间也可以化为永恒的。

    只要珍惜,只要拥有。

    情到深处自转浓,一切都仿佛水到渠成似的,慢慢的,林轩没有了紧张,月儿也没有了别扭,只剩下两人的嘴唇,轻轻的碰在一起了。

    少女的初吻,甜蜜而诱人。

    轻轻的吐出丁香小舌,林轩的脸上满是'迷'醉之'色'。

    醉醺醺,晕乎乎。

    温香在怀,软玉在抱,美酒算什么。

    情,才是世间最让人'迷'醉之物,那种感觉说不清楚,仙或凡人似乎也没有什么不同。

    就修为来说,林轩与月儿已是人界顶尖的人物,可此时此刻,两人初次亲热,却与第一次想要偷尝禁果的凡俗男女没有什么不同。

    吻,开始轻柔,但随着情动,林轩的动作也渐渐变得有些……嗯,大胆起来了。

    手悄然滑向少女的胸口……

    月儿满脸绯红。

    但对少爷她自然不会抗拒什么。

    就这样,两人初次亲热,约有一盏茶的功夫,才终于分开了。

    “月儿。”

    “嗯?”

    “妳是我的。”林轩的声音很轻,仿佛在自言自语,又仿佛在说着誓词:“不管前世如何,今生妳从头到脚,都是我的,什么阿修罗,什么真仙,我不管,谁想要对妳不利,除非从我的尸体上踩过去,我也不要妳离开我,管他什么封印解除,管他什么记忆恢复,我不管,我只要妳是我的小月儿就行了,否则上天入地,便是将三界杀个血流成河,我也要让妳永远留在我身边的。”

    林轩的话有点霸道。

    不过大丈夫,本该如此。

    男人么,就该有所担当的。

    “嗯。”

    月儿点了点头,乖乖的没有多说,不过真有危险,她又怎么可能让少爷一个人去面对呢?

    夫妻本为一体。

    何况她与林轩的心早已连在了一起。

    郎情妾意。

    林轩突然袖袍一拂,一道青霞飞掠而出,略一盘旋之后分为数股,随后居然被林轩用法力幻化成了儿臂粗的大红蜡烛。

    整个洞府,一下子变得喜气明亮起来了。

    “宝贝,今天就是我们的洞房花烛。”林轩的称呼也变了。

    月儿心如小鹿,满面娇羞,但还是乖乖的点了点头,随后却轻移莲步,从林轩的怀抱中挣脱了出去。

    “少爷,你等一等。”

    “嗯?”

    林轩一呆,却见月儿站在原地,滴溜溜一个盘旋,纤腰有如垂柳拂摆,一阵耀目的红光闪过,将她的整个身躯包裹。

    也不知道小丫头使用了什么法术,林轩的神识刚一碰触,也被轻易反弹回来了。

    “讨厌,少爷,不许偷看的。”里面传来少女娇嗔的声音。

    “呵呵。”林轩挠了挠头,脸上罕有的'露'出尴尬之'色'。

    好在,很快那红光就消散开。

    一美貌的少女映入眼帘。

    月儿还是月儿,然而林轩的眼中却闪过惊艳。

    凤冠霞帔,大红喜服,不知为何,身上更隐隐有一股贵气透出,怎么看,都像一位准备出嫁的美丽公主。

    不过仔细看,那衣服虽然轻柔华美,却明显不是丝绸,而是用灵力幻化而出。

    这也没什么好奇怪的,高阶修仙者,举手投足,都可以用灵力幻化出法宝,那么衣服自然也是一样。

    何况如今的月儿,神通之强,还远在一般的后期大修士之上。

    新娘就要像新娘,看着小丫头宜嗔宜喜的模样,林轩也不由食指大动,不过好事急不得,他也希望给月儿一个美好回忆的。

    新婚之夜,岂能无酒,林轩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一小巧白净的玉瓶就飞掠出来。

    拔开瓶塞,顿时满室的芬芳飘入鼻端。

    那味道浓而淳厚,皇室贡酒与其相比,也不过是垃圾。

    当然,林轩并非贪杯好酒之徒,这东西味道虽然相同,其实却并非是酒,而是一增进元婴期修士法力的灵'药'。

    林轩也不知道是灭杀哪个倒霉修士后所得,不过灵'药'也不一定全是丹丸形式的。

    此时此刻,就用来做交杯酒了。

    奢侈不用说,不过为了月儿,这一点浪费算什么。

    只要小丫头高兴就好了。

    林轩又伸手一拍,取出两个小巧圆润的酒杯来。

    随后袖袍一拂,灵力幻化出花团锦簇,整个洞府也变得温暖如春了。

    灵'液'做琥珀之'色',看上去比酒还要赏心悦目得多。

    “少爷。”少女眼波如水,未饮先醉。

    “傻丫头,今天还这么叫么,此时洞房花烛,来,乖,叫哥哥。”林轩嘴角边'露'出一丝笑容,略带调侃的说。

    “哥……哥哥。”

    这一声出口,月儿连颈子都红了。

    随后林轩上前几步,两人的影子靠在了一起,轻轻相依,无限甜蜜,将那交杯酒喝了下去。

    凤冠霞帔已取,林轩轻舒猿臂,将月儿拦腰抱起,像牙床走了过去。

    美人如玉,月儿双眸紧闭,手紧紧的拽着衣物,相信便是面对离合期老怪物,她也不会如此紧张的。

    人生初次,对于女孩子,哪还有比将自己交给心爱之人更重要,更值得回忆的事。

    “哥……哥哥。”月儿的声音轻轻的传入耳朵。

    “嗯,宝贝,怎么了?”

    “把……把蜡烛吹了。”

    “哦。”

    林轩点点头,然而脸上却'露'出一丝诡秘的笑容,女孩子怕羞,自然喜欢黑灯瞎火,不过自己可是元婴后期的修仙者,就算再黑,也能看得清清楚楚。

    嘿嘿,这也算是修仙后的好处。

    吹不吹蜡烛,其实不过是掩耳盗铃罢了。

    当然,月儿有要求,自己肯定是要满足的。

    林轩腮帮一股,一口精气喷出,整个洞府,顿时归于黑暗了。

    随后林轩吞了一口唾沫,轻轻褪去少女的衣服……

    爱在空气中流转着,林轩亲吻着娇妻,直到两人融为一体。

    长夜漫漫,两百年的相依,两百年的思念,这一天雷勾动地火,自然是怎么也爱不够。

    反正两人皆是元婴后期的大修仙者,这鱼水交融,倒也不用担心身体承受不住,直到第二天清晨时刻,月儿才枕着林轩的胸口沉沉的睡过去了。

    修仙者睡眠不多,两个时辰就已足够,大约中午时分,林轩睁开了双眸,并没有感觉腰酸背痛,反而有一种神清气爽的感觉。

    双修本也可以增进修为的。

    拥着相爱的人很满足。

    月儿的睫'毛'动了动。

    林轩的嘴角边'露'出笑容,这丫头,昨晚也很羞涩,如今醒了,还不好意思睁眼了。

    “月儿。”

    林轩轻呼,随后手也轻轻的放在小丫头的背上了。

    “少爷。”

    装睡被发觉,小丫头羞得颈子都红了。

    “傻丫头,怎么还这样叫我,不是说好了,以后要叫哥哥。”

    “那个……可不可以通融。”月儿弱弱的说。

    “通融?”林轩不由得表情一愕。

    “不错,少爷人家已经叫习惯了,称呼哥哥,感觉到好别扭的。”月儿吐了吐舌头,脸倒也不像刚刚那么红了。

    “好吧!”林轩本是很通达的人物,不论少爷也好,哥哥也罢,充其量,也不过是一个称呼,只要心意足,这些细枝末节可以不在乎。

    “谢谢少爷。”月儿大喜,虽然两人已有最亲密的接触,不过称呼哥哥,她真的好不习惯的。

    “不用谢我,我可还没有完全答应妳的。”

    “没完全答应我?”月儿一愕。

    “不错。”林轩脸上'露'出坏坏的笑容:“平时怎么叫,我可以不管,随月儿妳自愿,不过,双修的时候,妳要叫哥哥。”

    “啊?”月儿一呆,明显苦起了小脸。

    “怎么,不听我话了?”林轩下颌微扬的说。

    “不,不是,少爷……哥哥怎么说,我就怎么做。”

    可怜月儿这两百年来,早就养成了事事依附林轩的习惯,对他言听计从,即便是不合理的要求,只要是林轩所说,也不知道反驳。

    幸好小桃睡着,否则见林轩这样“欺负”自家小姐,还不跟他这头猪拼了。

    林轩心满意足,抱着月儿又是好一通“欺负”,足足过了一个时辰之久,两人才慢慢的起床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