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再见慧通

    第一千二百二十五章 再见慧通

    “是谁,偷袭本宗主?”艳丽男子声音沙哑的说,表情狠毒,但明显有几分'色'厉内荏的味道在里头。

    “哼,姓王的小家伙,你不是要将我姬家,从云州抹除,你不是要将我姬家的女子,当作鼎炉,好,本宫今天就站在这里,你有胆子,就过来试一试。”清亮的声音传入耳朵,随后远处的天边,出现了一道耀目的蔚蓝'色'惊虹,似缓实急,速度惊人无比,一闪,就出现在众人的眼前。

    那蓝光散开,从里面缓缓的走出了一位女子来,身穿翠绿'色'宫装,大约二十七八左右,凤眉秀目,说不上绝'色'美女,但自有一股雍容华贵的气度。

    不过最可怕的,还是她娇躯所散发出来的灵力波动。

    此女居然是一位元婴后期的大修仙者。

    “姑母!”

    刀疤汉子大喜,二话不说就拜了下去,姬家的另外两名元婴期老怪物,虽未陨落,但也吃了不小的苦头,好在随着这神秘女子现身,那恐怖的威压让所有人全都停手,他们也连忙飞过来了。

    脸上满是献媚讨好之'色',恭恭敬敬的在一旁立着。

    风云突变,原本姬家被灭已成定局,可却突然来了一位元婴后期的修仙者,艳丽男子的脸'色'阴晴不定的变化着,终于一字一顿的开口了:“道友也是姬家之人。”

    “哼,你刚刚的嚣张之气跑到了哪里,怎么,害怕了,莫非你没有听见他称呼我姑母。”那宫装女子满脸不屑的说。

    “道友想如何?”艳丽男子咬着牙齿,他也没想到会发生这种变故。

    “如何?你刚刚不是要灭我姬家满门么,以眼还眼,以牙还牙是本宫的原则,既然道友如此狠毒,那千影宗也没有必要存在了。”

    宫装女子懒得与他啰嗦,玉手一拂,天空之中已多出了一象牙做成的玉梳,看上去并没有什么起眼之处,然而上面所散发出来的灵压却令人侧目。

    “疾!”

    此女玉手轻抬,向前微点,从那玉梳之上,爆'射'出千万道让人心悸的寒光,有如飞针法宝,向着艳丽男子攒'射'。

    “门主小心!”

    “快闪。”

    艳丽男子固然大骇,千影宗其余的老怪物,同样看出了不妙来,数人联手,挡下了这一击,但每个人的表情,都变得苍白无比。

    此女不仅是元婴后期,而且还不是普通的大修仙者,一身神通,到了超凡入圣的地步,她虽然是姬家家主的姑母,但一个小小的修仙家族,绝对培养不出这样的人物。

    此女究竟是哪一派的长老?

    艳丽男子心惊胆战的想着,百思不得其解,按理说,云州虽是修炼圣地,但元婴后期,也就那么寥寥几个而已,自己为什么会想不起。

    一击没有建功,那名叫姬月如的女子,自然不会就此罢手,檀口微启,喷出一道精气,随后两柄三寸来长的飞刀又出现在了她的玉手里。

    战端再起。

    虽然仅多出一人的加入,但形势与刚刚则完全不同,千影宗九名长老联手,依然远不是姬月如的对手。

    包括疤脸大汉在内的其余三名老怪物,则狞笑着扑入了千影宗的低阶修士之中,如虎入羊群,这情景与刚才是何其相似,只不过发生了逆转而已。

    惨叫声不停传入耳朵,这一回,换千影宗的修士不停陨落。

    “啊!”

    血红漫天,连那艳丽男子也被斩下了一条手臂,姬月如恨他嘴巴狠毒,出手没有分毫留情之处。

    “似乎不用自己出手,千影宗也难逃覆灭一途。”林轩以手抚额,神'色'有些古怪的想着,只是这位姬家的姑母,究竟是从哪里来的,看她的修为神通,似乎不在万佛宗四大金刚之下。

    要知道,即便同为元婴后期,彼此间也有很大差距,而此女明显,不是那种普通门派能够培养出来的大修仙者,难道说……

    林轩心中隐隐有了猜测。

    当然是不是还很难说,按理,应该没有那么多巧合。

    林轩心中思索,突然眉梢一动,即便以他的城府,脸上也'露'出了惊骇之'色':“不可能,那家伙,怎么会来这里。”

    林轩这个念头还没有转完,又一股可怕的灵压从天而降了,而且比刚刚姬月如所散发出来的,明显还要可怕得多。

    能有这种威势,放眼天下,也只有一种人——那些早已不问尘世,步入了离合期的修仙者!

    而且这气息很熟,是在轩辕城外,将自己追得差点上天无路,下地无门的慧通。

    他怎么会到此处?

    林轩瞳孔微缩,表情变得非常严肃。

    而另一侧,姬月如已将千影宗的几名老怪物杀得脸如土'色',只见她双手挥舞,那玉梳化为一道寒芒飞掠而出,虽不是飞剑类法宝,然而被牠击中,陨落也是不容置疑的。

    艳丽男子躲无可躲,眼中闪过一抹厉'色',噼里啪啦的声音传入耳朵,他仅剩下的那条手臂猛然膨胀起来,变得比腰身还粗,表面的鳞甲不仅加厚了许多,而且还生出了一根根锋锐的尖刺。

    此人虽然卑鄙无耻,但不愧是元婴中期顶峰的修妖者,神通也颇有独到之处。

    一咬牙,那变得怪模怪样的手臂,向着玉梳迎了上去。

    他相信,对方就算是大修士,自己也能接下这一击。

    然而姬月如的嘴角边,却流'露'出些许讥嘲之'色',双手如穿花蝴蝶般飞舞,一连数道法诀打出。

    那玉梳一闪,无数雪花模样的符文浮现在牠的表面。

    随后,一团刺目的白芒爆开,那法宝如白'色'的流星,狠狠的与妖化后的手臂撞在一起……

    无声无息,可那妖化后的手臂却如春雪消融一般。

    随后白芒爆开,一个大洞出现在了艳丽男子的身前,他瞪圆了眼珠,脸上满是吃惊之'色',似乎还不相信自己会就这么陨落,连元婴都没有机会逃出。

    这个过程说起来繁复,其实不过瞬息的功夫。

    而在艳丽男子陨落的一刻,那恐怖的威压刚好从天而降了。

    姬月如一击建功,原本准备继续灭掉千影宗其余的元婴期修仙者,可表情一下子变得煞白,这种威势,这种感觉,让她想起了初见如嫣师叔的一刻,难道有离合期修仙者?

    不可能,那种等阶的老怪物,早已不问尘世了,何况就算要管,千影宗与姬家这点小小的纷争也不可能将他惊动,难道是巧合,对方刚好路过此处,还是有别的什么不为人知的秘密在里头。

    姬月如脑海中念头闪过,然而她也仅仅是猜测,究竟真相如何,此女也并不清楚。

    “阿弥陀佛!”

    就在姬月如心中忐忑的时候,一声洪亮的佛号却传至耳边了。

    那恐怖的威压,让所有人战栗,两个宗门不由得再次停止了攻击,满脸骇然的望向威压的来源之处。

    可目光所及,天空却是一片清明之'色',什么也没有。

    筑基期修士面面相觑,然而那些高阶修仙者的表情,却越发严肃起来了。

    唔……

    山风吹过,原本只是很普通的山风,可少顷之后,却刮得越来越猛,割脸生疼。

    更加可怕的是,附近的天地元气,突然朝着一个地方汇集,半空之中,出现了一个一个拇指大小的光点。

    随后那些光点也跟着山风旋转,涌动,少顷,竟然形成了一个漩涡,一白须白眉的僧人从里面走出来了。

    林轩瞳孔微缩,慧通!

    绝对没错,虽然对方的样貌,与自己初见时完全不同,但身上所散发出来的灵力属'性',则完全是一模一样的。

    只是他的身材相貌,为什么会发生改变呢,难道是修炼了什么诡异秘术?

    不像!

    林轩在暗处摇了摇头,倒像是重新获得了一个新躯体似的。

    这就有些令人惊诧了,要知道,虽然元婴期以上的修仙者,能够夺舍,但此举受困于天地法则,可以说,有百害而无一利,所以若不到万不得已,绝不会有修士吃饱了撑的,平白放弃自己原来的躯体。

    除非是在斗法中被毁了。

    可慧通是离合期老怪物,放眼人界,能够稳赢他的屈指可数,谁有这样的神通。

    也难怪林轩会满腹疑窦,那次在轩辕城外,他与夏侯兰为了逃命各自分开,后来发生的一切,林轩并不清楚。

    而慧通肉身被毁,被万佛宗视为奇耻大辱,本门知道的也屈指可数,更是严禁有人'乱'嚼舌头,所以外面更不知道这一消息情况。

    说来也巧,慧通元婴逃回本寺以后,略述情由,万佛宗自然费劲心机,为他重新找了一合适的躯体。

    夺舍成功,经过一番适应以后,已经能够发挥出以前九成的神通,剩下的一点点,恢复起来却很难,需要苦修百年。

    而这回吃了大苦头,这老和尚不仅没有吸取教训,在宗内静养,反而一心想要报仇。

    于是他便出来游历了。

    慧通相信,他只是由于喝凉水塞牙缝,被那传送阵将法体给毁了,否则就那丫头,外加两名神秘的修仙者,三人联手,也绝打不过自己的。

    什么散仙之女,他又不是白痴,岂会相信这种荒诞的事。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