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兔死狗烹

    第一千二百零四章 兔死狗烹

    第一次使用返祖丹,乃是罗家生死存亡之刻,而且修士们也是自愿吞服,人人知道后果。

    然而这一回不同,包括两名大修士在内的八名长老,全都是被骗服用。

    而且在丹'药'之中,那老怪物还添加了一些别物,让他们在修为大增的同时,也失去心智,如此一来,就可以供自己驱使。

    那丫头并非阿修罗王转世,只不过得到了她的些许力量而已。

    如果能够慢慢消磨,自己同样有机会反败为胜的。

    如果能够将修罗神血取到手,进阶离合后期也不是梦。

    那样就有七成的希望飞升到灵界之中。

    罗家老祖的眼中满是贪婪之'色',此时此刻,他已被求生的**包围了,至于家族如何,根本就抛诸脑后,子侄长老全都被他当作炮灰使用。

    吼!

    凄厉的惨叫声不停传入耳朵,眼前出现了几名形貌狰狞的怪物,浑身上下鬼气喷薄,怒吼着像半空中的少女扑去了。

    “你们想要作死么?”

    月儿的俏脸上'露'出一丝冷冽之'色',听了少爷的吩咐,她也不敢耽搁,袖袍一拂,璀璨的银辉飞掠而出。

    半空中,化为一朵佛陀的莲座,缓缓悬浮,随后无数的飞刀从里面激'射'而出。

    噗噗噗……

    有些沉闷的破空之声传入耳朵,却是飞刀太多,如同一座刀山般的压过去了。

    似缓实急,那些鬼化后的罗家长老本已失去了灵智,修为虽暴增了少许,但反应与以前相比,反而迟钝了些。

    当然,他们不会坐以待毙,伴随着浓浓的鬼雾,法宝与秘术齐出,却还是没有效果,被那漫天的刀影吞没。

    另一边,九头老祖的情况也差不多,他虽化身成身长百丈的恐怖巨蛇,却还是被漫天的寒气给冻住。

    任他有天大的神通也施展不出,月儿玉指一点,几道剑气闪现,一颗一颗的斩下了牠的头颅。

    阿修罗王留下的力量不多,但灭杀这种等级的存在还是轻而易举。

    轰!

    残尸带着冰块轰然落地。

    唯有那颗龙眼大小的妖丹悬浮在半空里,五彩流离。

    月儿俏脸上'露'出满意之'色',然而尚未等她有所动作,灵光一闪,那妖丹居然飞了起来,如惊鸿般激'射'像外面。

    “想跑?”

    小丫头嘴角'露'出一丝讥嘲,这可是自己准备送给少爷的礼物,无论如何,也不能任由牠溜掉。

    一道法诀打出,天空中白芒闪烁,一小节如同莲藕般的胳膊显形而出,一把将那妖丹抓住。

    随后一闪,飞回到了少女的面前。

    只见妖丹被那白芒包裹,里面还有一'迷'你版的魂魄若隐若现。

    离合期妖兽的内丹与精魂,这些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宝物。

    月儿随手对其下了一个禁锢,然后收入囊中。

    然后她缓缓转过身来,罗家老祖的脸'色'顿时惨白。

    失算!

    尽管他的推测没错,月儿身上的力量确实用一点少一点,然而对付在场的修仙者,依旧绰绰有余。

    面对阿修罗王的神力,不管离合期还是元婴期并没有多大区别。

    皆是蝼蚁!

    “仙子逃命。”

    罗家老祖双膝一软,再次跪了下来。

    林轩叹了口气,修仙界脸皮厚的家伙很多,不过能够厚到如此地步,倒也让人叹为观止了。

    “饶你?”

    月儿的嘴角边'露'出一丝笑意:“道友刚刚就磕过头了,随后又出尔反尔,现在计谋失败,再次开口求饶你觉得小女子会信你么?”

    啪啪啪的声音传入耳朵,却是罗家老祖伸出手来,自扇耳光:“是小人眼拙,仙子您大人不计小人过,只要饶过我,在下绝不敢再反了,我愿意与仙子签下主仆血契,终身侍奉于妳。”

    月儿听了也有些心动,毕竟自己的情况自己清楚,修罗神力不消一时三刻,就会烟消云散了,如果有一离合期老怪做仆从,好处是可想而知的。

    “少爷,你看这……”

    尽管自己意动,不过最后肯定是由少爷做主,小丫头转过头,脸上'露'出一副乖乖的神'色'。

    林轩的心智不用说,然而听到这样的好处也耸然动容,脸上不由得'露'出了几分犹豫之'色'。

    “这位小友,你放老夫一马绝对是明智之举,在下虽然不才,但进入离合期也有四五百年了,对于如何突破从元婴到离合的瓶颈也颇有心得,还有平生所学的玄妙法术,全都会一一奉献给主人的,以主人的年纪,又有老奴辅佐,迟早有一天会超过望亭楼,成为天云十二州第一高手。”

    以罗家老祖的阴险,当然看出月儿事事听林轩,脸上'露'出一副讨好之'色',满是献媚的开口。

    “超过望亭楼?”林轩眉梢一动,似乎颇为意动。

    “不错,主人应该清楚,我天州罗家昔日乃是人妖两族的霸主,如今虽已没落,但祖上传下来的奇妙***不计其数,以主人的资质,只要学了,数百年后,必能超过望亭楼。”

    “好吧,不过你真想表示对我忠心,必须先做一件事情。”林轩以手抚额,有些阴测测的开口了。

    “什么?”

    “投名状你懂么?”

    “投名状?”罗家老祖一呆,脸上'露'出几分愕然。

    “不错,想奉我为主,先将那两个人给杀了。”

    林轩抬起手来,冲着远处的两人一指,正是火蛟王与青莲居士,这两个家伙,放在外面,也是一方霸主,然而目睹了月儿的惊人神通以后,却早就失去反抗之心了,偏偏又不敢逃走,听了林轩的话,脸'色'难看得与死人差不多。

    “主人说杀了他俩?”罗家老祖心念转动,却不明白林轩为何提这样古怪的要求,让小丫头动手不是轻而易举么,难道真只是想要试试自己?

    “怎么,你不愿意,还是说效忠于我仅仅是托辞?”林轩的表情冷了下去。

    “呵呵,主人误会了,既然你想要两人的头颅,那我就将他们奉献给你好了。”

    罗家老祖忙满脸讨好的说,随后转过身来,脸上已换做了狞笑之'色',欺善怕恶,简直已到了令人叹为观止的地步。

    “主人的话,你们俩可听见了,不想吃苦,就乖乖的自裁好了。”

    青莲居士与火蛟王对视一眼,嘴角皆有些发苦,面对离合期老怪物,他俩的机会可说一丝也无,更何况还有那可怕的少女,虎视眈眈在侧。

    难道今天真会陨落?

    “我俩也愿奉阁下为主。”两人缓缓的开口了。

    “不用,在下只想要你俩的人头,姓罗的,还不动手?”

    “是!”

    被一后辈呼来喝去,罗家老祖心中自是郁闷以极,然而表面上,却分毫也不敢流'露',一身怨气全都撒在两个倒霉鬼身上了。

    双手一握,附近的天地元气蜂拥而出,没有月儿作梗,他的实力又百分之百的恢复。

    火蛟王与青莲居士的嘴角皆一阵发苦,虽明知不敌,但自然不肯坐以待毙,轰隆隆的巨响传入耳朵里。

    元婴与离合表面只相差一步,其实却完全不同,火蛟王与青莲居士虽一代枭雄,最终还是稽首在了罗家老祖的手中。

    两颗血淋淋的头颅,火蛟王的妖丹也被取出,老怪物的脸上满是献媚之'色':双手恭恭敬敬的呈于林轩身前了:“主人,您还满意么?”

    “不错,不错。”

    林轩点了点头,脸上看不出喜怒。

    月儿玉手一拂,将妖丹取走,随后林轩满面讥嘲的开口:“既然完成了任务,那你也可以安心的去死。”

    林轩话音未落,小丫头的身上猛然有一股杀气冒出,双手抬起,接连数道法诀打了出去。

    银光闪烁,罗家老祖发现自己动弹不得,情况就与九天玄尊被灭的时候差不多。

    “你……”

    老怪物又惊又怒,但主仆二人根本就不容他多说,月儿纤手挥处,一道闪亮的银芒在半空***现了。

    似缓实急,一颗斗大的头颅冲天而起,随后小丫头再屈指一弹,一颗火球将他化为了灰烟。

    林轩松了口气,嘴角边'露'出一丝讥嘲的笑意,傻瓜才会与虎谋皮。

    主仆血契?

    以前修为低的时候,林轩以为这是非常厉害的秘术,但现在也清楚,世上任何禁制都是有方可解的。

    收一离合期修仙者为仆,听上去确实是极大的诱'惑',但林轩可不想时时刻刻都必须提防着,一不小心就被对方给暗算了。

    权衡利弊,还是将对方灭掉省心一些。

    而月儿这时也落了下来,她身体周围的银辉已完全消失不见。

    说起来,阿修罗王传承下来的力量很多,但经过百万年的消磨,所剩下的已是寥寥无几了。

    当剩下三人的时候,月儿发现只够灭掉其中一人而已,偷偷传音给少爷,于是林轩才定下投名状的毒计。

    假意答应收对方为奴,借罗家老祖之手将火蛟王与青莲居士给灭了。

    随后月儿所剩下的力量足以收拾残局,说穿了就是兔死狗烹的毒计。

    听起来是阴险了些,不过修仙界看中的是结果,哪讲究什么仁义道德,这回来阿修罗行宫,可谓险到了极处,林轩现在想想,都觉得背后冷汗很多。

    不管如何,自己活下来了。

    修罗神血也取到了手。

    林轩看看月儿额头上的那点殷红,只消寻一清净之所,将其炼化以后就可结婴成功。

    “少爷,你没事么?”

    月儿只是将传承的力量用完了而已,除此以外,并无其他不妥,身形转动,就像林轩飞过去了。

    “还好。”

    经过这段时间的休息,林轩多少已恢复了一些法力,胸口与小腹的伤势,对凡人来说,固然骇人无比,但放在修仙者眼中,也没什么了不起。

    林轩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七八个精致小巧的玉瓶从里面飞了出来。

    拔开瓶塞,香风扑面,林轩将瓶中的丹'药',毫不犹豫的倒入嘴巴里面。

    “月儿,妳替我***。”

    “小婢清楚,少爷尽管打坐。”少女点了点头,十分乖巧的开口。

    强敌尽灭,这里本来也不会有什么危险。

    林轩缓缓闭上双眸,施展内视之术,等丹田中一股热力升起,然后便调动内息,缓缓炼化'药'力。

    时间慢慢流逝。

    一个时辰过去,林轩依旧盘膝而坐,不过脸'色'却红润了许多。

    两个时辰过去了,他依旧如石塑木雕般的一动不动。

    ……

    不知不觉,一直过去了三天三夜。

    月儿心中都有些着急,不过看少爷的气'色'一天比一天好,自然也不敢打扰他炼化'药'力。

    毕竟林轩这次受的伤非同小可,法力枯竭,又大耗元气,当然不是一时半会儿可以恢复地。

    小丫头就坐在林轩身侧,以手支颌,盯着林轩的面孔,美丽的大眼睛中,满是'迷'离之'色',一时间,竟仿痴了。

    这次为了自己结婴成功,少爷冒了多大的风险月儿自然心里有数,感激的话两人不用多说。

    如今神血已经到手,只消慢慢炼化以后,自己便可以重新塑造出新的身体来了。

    那时候……

    不知想到了什么,小丫头的俏脸上一片绯红之'色',本来就是倾国倾城的美女,如今更是明艳不可方物。

    轰!

    然而就在此刻,一声仿佛晴天霹雳般的巨响传入耳朵,整个大地都在震动,附近的天地元气更是风起云涌,向着远方飞掠而去了。

    “这……”

    月儿惊讶的转过头,正在打坐的林轩也缓缓闭上了双眸。

    “少爷,你醒了?”

    尽管远处的异象令人瞠目,但在月儿的心目中,什么能有少爷重要呢,笑靥如花的开口。

    “嗯。”林轩点了点头。

    “那你的伤势都好了?”

    “这倒没有。”

    林轩缓缓站起,如今他最多恢复了一小半的法力,至于伤势,平心来说,不过是被暂时压下,毕竟这一回可是深受重创,没个一年半载,别想尽复旧观。

    当然,林轩之所以现在停止打坐,倒并不仅仅是被异象惊醒的缘故,这阿修罗王的行宫,本来也不适宜继续待下去。

    自己即使只恢复了一小半的法力,只要不遇见太厉害的老怪物,也足以自保了,林轩准备离开无定河,寻一清净之所,做为自己养伤与月儿的结婴之所。

    林轩脑海中念头转动,抬起头,像远处望过去了。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