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移祸江东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移祸江东

    林轩叹了口气,眉头微微皱起,虽然明知道月儿不会欺骗自己,但对她的身份还是有些怀疑。

    就这丫头柔柔弱弱的样子,前世真能统御阴司?

    带领百万妖鬼,将灵界杀个血流成河,甚至连真仙也不放在眼中,以寡敌众,与对方大打出手?

    不过疑'惑'归疑'惑',现在可不是深究的一刻,林轩瞠目大喝:“月儿,妳还愣着干什么,快走!”

    “哦!”

    小丫头一愕,终于回过神来了,自己留在这里也没有用处,早一点将修罗神血取到手,对少爷才是最大的帮助。

    一咬贝齿,月儿身形晃动,化为一道厉啸的阴风,转身扑向了那粉红'色'的光幕。

    噗噗噗……

    沉闷的撞击声传入耳朵,却是九天玄尊所祭出来的青'色'剑气,与林轩布下的冰墙轰然撞在一起。

    灵光闪烁,冰墙表面一条条粗逾手指的裂纹出现了,随后哗啦一声,整个冰墙被击破,不过那些剑气也成为了强弩之末,林轩目光闪动,将法力注入九天明月环中,眼前顿时出现了一条白蒙蒙的飓风,轻易便将那些残余的剑气吞没。

    而这稍一耽搁,月儿所化的阴风已与那粉红'色'的光幕相触,此禁制连灵界的大能修士也没奈何,可在小丫头面前,却仿佛是摆设,月儿没受到任何阻隔,轻而易举就钻进去了。

    这一幕,让所有的修仙者目瞪口呆,其余之人不用说,便是九天玄尊那老怪物,也只是觉得让林轩接近阿修罗王的寝殿有些不妥,却做梦也没想到月儿能钻到里面去的。

    有没有搞错,此禁制虽已大为减弱,但当年却是阿修罗王亲手布下的。

    一时间众人恍如做梦,心中只惊骇难以用言语形容。

    嗖的破空声传入耳朵,一缕黄光,一道黑芒从远处向着林轩攒'射',出手的并非三名离合期修仙者,而是罗紫梳与那黄衫老者。

    刚刚的变故,说起来繁复,其实不过是一瞬间的功夫,两人尚未反应过来,刚刚他们就与林轩交手,此时的攻击,不过是下意识的举动。

    见月儿钻进了光幕,林轩心中大喜,既已做出了冒险的举动,当然不可能继续将实力隐瞒下去。

    望着像自己攻击的两名修仙者,林轩眼中有暴虐之气闪过。

    “不知死活!”

    林轩正准备辣手将两人灭了,可目光在周围之人的脸上扫过,脑海中灵光一闪,林轩又将主意改变。

    当然不是心软,而是对后面的战局另有打算。

    灭杀两名元婴中期的修士不难。

    自己全力施为,几乎一个照面就能让两人陨落。

    可灭了他们又如何?

    丝毫改变不了自己眼前的被动。

    要知道月儿钻进光幕,固然值得欣喜,可对自己来说,形势却变得严峻无比……一下子成为众矢之的。

    眼前的修士属于三方势力,原本互相牵扯,可这下好了,全都将自己视为了眼中钉肉中刺。

    火蛟王那边,也与血罗童子停止了交手,罗子聪,青莲居士,还有其他的罗家弟子,目光全都望向自己,一个二个脸'色'阴沉无比。

    如果说这些人,林轩还可以不放在眼中,打不过,但自保无虞,可那三名离合期老怪物,就让林轩头皮有些发麻了。

    单打独斗,他也没有取胜的把握,被众人围攻,更是逃跑的机会也没有。

    可以说,林轩眼前形势之险恶,绝对是踏入仙道以来,做最危险的一次,便是上回与慧通和尚交手,也远远没有现在令人头疼。

    数一数,在场的有三名离合期老怪物。

    三名大修仙者,一名化形后期的大妖族,剩下的几名罗家弟子,也都达到了元婴中期。

    这个阵容简直恐怖,放眼云州,除了望亭楼那老怪物,恐怕没有一个人敢硬扛的。

    林轩可不想陨落,斗力自己绝对会输,而且肯定是万劫不复,那么就只有在斗智上下一点功夫。

    不能让自己一个人成为众矢之的,要想办法分化瓦解对手。

    好在他们来自三方势力,这就给了自己可趁之机。

    林轩望向九天玄尊的目光有些不怀好意,虽然不知道这家伙,为何会与自己修炼同样功夫,不过嘛……呵呵。

    原本林轩是准备对罗紫梳下杀手的,不过在两人法宝打来的电光花时间,他却想了这么多。

    于是便将准备好的杀着弃之不用,肩头微抖,已似缓实急的向左跨出。

    不用说,自然是九天微步。

    林轩的身影一阵模糊,随后出现在了左侧二十余丈之处,罗紫梳与黄衫老者的法宝自然落空了。

    两人一愕,而罗家老祖与九头老妖的表情却同时阴沉下去了。

    在林轩到来以前,他们三人曾交过手,做过一番试探,随后因为互相忌惮,所以才转为了相持。

    九天玄尊所施展出来的这种诡异神通,另两名老怪物全都见过,而且让他们大感头疼。

    这小子怎么也会?

    难道两人间本来就有关系,刚才的攻击,不过是为了欺骗自己的逢场作戏?

    一人一妖愕然之余,心中不由得疑窦大起。

    林轩要的就是这个结果,而他也很懂得察言观'色',见两个老怪物起疑,不由得心中大喜,当即转过头,扯起喉咙大叫:“师尊,您的妙计果然有效,月儿已进入光幕,我们只要拖延片刻,修罗神血就能到手,弟子这次立下首功,您说许诺的好处……”

    “嗷!”

    林轩话音未落,罗家老祖已是双瞳灌血,扬起头,如野兽一般的大叫,想到谋划百年的宝物,最终却便宜了这对狡猾的“师徒”,老怪物快被气疯了。

    他的头发根根竖起,浑身上下冒出惊人的杀气,面容扭曲,仿佛野兽要择人而噬:“九头,你我的恩怨暂且不说,岂能让这对狡猾的师徒得到宝物,先联手将他灭了。”

    “好!”

    九头老祖虽然不如罗家修士愤怒,但形势发展到眼前这种地步,谁是盟友,谁是敌人,自然是非常清楚,他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

    当然,敌人与盟友一说,也全都是暂时的,归根结底,是谁都眼红宝物。

    而九天玄尊则又惊又怒,脸皮都有些发紫了。

    望像林轩的目光,仿佛在***,恨不得将这小子给生吞活剥。

    他做梦也没料到会是这种结果。

    对方居然敢对自己使用移祸江东的毒计。

    九天玄尊自认为已非常卑鄙,没想到这得到自己***传承的小子还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的趋势。

    “无耻!”

    他只来得及破口大骂一句,罗家老祖与那离合期的妖族就已杀到面前了。

    这一回,两个老怪物可是动了真火,恨不得将他生吞活剥,出手不仅仅局限于试探了。

    那妖族还好说,特别是罗家老祖,一想到这百年来的辛苦,以及家族所付出的代价,为了打通无定河,将天云十二州的人妖两族全得罪了。

    如果不能取到宝物,那么等待他们的恐怕真的是灭族。

    都怪这可恶的师徒!

    特别是眼前的老怪物。

    在罗家老祖的心中,虽然是林轩放月儿进入建筑,但这阴谋诡计,肯定是九天玄尊想出来地。

    区区一名大修士不足为惧,只要将他的师尊灭杀,自己还有机会抢回修罗神血。

    念及至此,他势若疯虎,招招跟拼命差不多。

    九天玄尊都要气得吐血了。

    林轩则偷笑不已,所谓斗智不斗力,原本几乎是必死之局,硬是让他赢得了生机。

    仙道之上步步荆棘,林轩能够走到这一步,靠的可绝非是运气。

    当然,计策虽然成功,但也远没有万事大吉,仅仅是分担自己的压力。

    三名离合期老怪物打得如火如荼,其余的元婴期修仙者却像自己围过来了。

    后期存在就有四人之多。

    除此以外还有八名中期的修仙者。

    这个阵容也让人惊心怵目。

    不过林轩却松了口气,赢固然没有把握,但仅仅自保勉强应该还是没有问题的。

    眼见对方呈合围之势,林轩可不愿腹背受敌。

    身形一闪,又将九天微步施展开。

    林轩打的主意很简单,尽量不与对方正面冲突,采用游斗的方式将时间拖延。

    月儿既然是阿修罗王转世,找到自己的血'液'应该不难,等小丫头成功以后,主仆二人就想办法溜走。

    而自己掌握的神通虽然广博,但还有什么比九天微步更适合游斗。

    平心来说,林轩打算不错。

    可这次的敌人中,偏偏有一特殊的对手,见林轩欲施展九天微步,罗子聪的眼中,闪过一缕讥嘲之'色',嘴巴张开,将鲜红的舌头伸了出来。

    令人心惊的是,那舌头正中,居然有一银'色'的眼珠。

    嘭!

    从眼珠上'射'出一道细细的光柱,击打在虚空之处,林轩一个趔趄,踉踉跄跄的现形而出。

    “这是什么光柱?”

    林轩的脸上'露'出骇然之'色',他的九天微步,还是第一次被别人破除,区区一名元婴修士,居然有这样的神通,看来果然不能小看了天下英雄。

    林轩脑海中念头转动,还来不及做出反击,心中就莫名其妙的感到一股战栗。

    林轩大惊失'色',以他如今的修为神通,只有遇见重大危机的时候灵觉才会主动示警。

    心中一凛,目光扫过,左侧似乎有诡异波动传来了。

    若有若无,不过以林轩斗法经验之丰富,当然不敢有丝毫轻心大意什么。

    袖袍一拂,一道青芒飞掠而出。

    这一回林轩祭出的可不再是翠绿飞刀那样的普通宝物,而是他早就习惯使用的青火。

    绿芒耀眼,狠狠的斩在虚空上面。

    “铮”的一声脆响传来,随后更有诡异的血腥之气在附近弥散开。

    一柄刺目的血刀浮现在了眼前。

    长丈许,上面透着妖异的戾气。

    砰砰砰,与青火剑在半空中互相追逐,一连发生三次碰撞以后,那血刀见占不到上风,一个转折,像左侧斜飞过去了。

    停在二十余丈远处,一阵闪烁,居然化为一直径丈余的巨大骷髅,晶莹闪烁,却仿佛是用美玉雕刻而成的,血刀上面的腥气,仿佛一丝也无。

    好诡异的宝物!

    林轩瞳孔微缩,而他所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只有眼前一个。

    吼!

    可怕的咆哮声传入耳朵,眼前出现了一群凶猛的老虎,青莲居士已展开了他的***兽王图。

    火蛟王则一声大喝,伴随着噼里啪啦的爆响,他的身形居然高达十丈,巨大术,对方能够举重若轻的施展出,不用说,也是化形后期顶峰的妖族。

    罗子聪则祭出一飞剑形状的宝物,当然威力肯定是非同小可。

    至于其他的元婴中期修仙者,也没有闲着,法宝齐出,准备一举将林轩给灭杀了。

    虽然这中间没有离合期老怪物,但十二人联手,声势也令人惊心怵目。

    可恶!

    林轩脸上闪过焦躁之'色',原本游斗的打算自然是落空了。

    此时此刻,取巧已没有效果,只剩下硬拼一途。

    林轩眼中闪过一缕异'色',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一团璀璨的灵光浮现在眼前。

    灵光之中,若隐若现一尺许长的断剑。

    表面裂纹遍布,偏偏却有磅礴的威压弥散而出。

    林轩毫不犹豫的伸手握住,浑身青光流离,将法力注入进去,一个个拳头大小的符文在剑刃上浮现而出,随后旋转闪烁,没入林轩的躯体之中,他的手掌被一层银芒包裹,一个个铜钱大小的鳞片出现了。

    林轩脸'色'一冷,毫不犹豫的将此剑向下挥落。

    轰!

    整个山峰,仿佛都经历了一次轻微的震动,一道璀璨的剑气浮现而出,表面符文翻涌,向着众修士的法宝轰过去了。

    首当其冲的便是那百余只妖虎,青莲居士的百虎兽王图也算不可多得的宝物,可那是相对来说,在通天灵宝面前,则根本算不了什么。

    只见银光一闪,冲在最前面的十几头已被那璀璨的灵辉吞没,青莲居士的心脏狠狠收缩,大叫一声不好,一边化为一道惊虹,风驰电掣的向后退缩,一边双手挥舞,五颜六'色'的法诀如烟花四'射',想要收回自己的宝物。

    百虎兽王图可是耗费了他百年之功,自然不愿不明不白的毁在此山之中。

    火蛟王的反应也差不多,此妖惊骇之余,恨不得抽自己一个大大的耳刮子,早知如此,使用什么巨大术,这不是摆明了想要当靶子么?

    不过后悔没有用途,此妖脸上闪过一丝决绝之'色',先是张开口,喷出一黑乎乎的宝物,像是什么龟类妖兽的外壳。

    随后又一声大喝,浑身妖气翻涌,居然无风自燃起来了。

    身处诡异的妖火之中,他的表情却并不痛苦,随后那妖火一涨一缩,居然变化出一件火红'色'的鳞甲来了。

    整个过程,不过须臾的功夫,随后他也被那璀璨的剑光吞没。

    青莲居士与火蛟王如此修为都显得十分狼狈,其余的罗家弟子更不用说,一个二个,宝物皆躲避不及,在剑光出现的一刻,就被淹没了进去。

    罗紫梳的脸上满是骇然之'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飞剑在银光中化为乌有,此乃本命宝物,她忍不住噗的一口鲜血喷出,俏脸一下子苍白如纸了。

    一剑之威,天地变'色',十二名元婴期修仙者,虽然无人陨落,但或多或少都受了一些伤。

    林轩目光闪烁,以他的法力,完全可以痛打落水狗,只要再挥出这么两三剑,就算不能将那些家伙全部灭完,相信也可以杀个七零八落。

    不过略一思索,林轩并没有这么做。

    他的目的不过是拖延罢了。

    如果真显得那么强势,几名离合期老怪物,非重新注意到自己,特别是罗家老祖,将他的子孙灭杀了,对方非找自己拼命不可。

    那自己移祸江东的毒计岂不是白做?

    这种拆自己台的事情打死林轩也不干的。

    故而一剑劈出以后,林轩收回了通天灵宝,而且体内法力略一运转,让自己看上去脸青唇白,就仿佛元气大伤的模样。

    而那银'色'的剑芒,虽然威势惊人无比,但仅持续了数秒而已,就从世间完全消失了踪迹。

    留下一干修士,人人狼狈无比,表情更是充满了惊惧。

    尤其是火蛟王,虽然布下了两层防御,但巨大术让他成为了完美的靶子,此刻鳞甲残破,整个身体都弥散出一股焦糊的味道来了。

    做为儒门修仙者,青莲居士一向很注重养气,喜怒不形于'色',但此刻也忍不住破口大骂了。

    他的百余只妖虎,被灭了一半还多,剩余的虽然未死,但也元气大损,如此一来,本命法宝虽然还在,但也跟废了差不多。

    心中简直在滴血了。

    相对而言,血罗童子情况最好,这家伙残忍歹毒,也是最早祭出法宝与林轩动手的一个。

    不过那时候,林轩使用的是青火。

    而因为那一场斗法,他恰好站在林轩的左侧,避开了剑芒的正面攻击,虽有些许余波,但以他大修士的修为,却什么事也没有。

    不过此刻,血罗童子却紧紧的盯着林轩,表情跟见了鬼差不多:“通天灵宝,你用的居然是通天灵宝!”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