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阴甲鬼兵

    第一千一百八十二章 阴甲鬼兵

    那镜子约有一人高,上面裂纹遍布,被镶嵌在一玉石的底座上,而将周围的废墟清理以后,却发现那底座下面,是一小巧的法阵。

    与林轩传送进月亮的法阵颇为相似,但仔细一看,却又完全不同。

    虽然也很精巧,但略作比较,就发现要简陋许多,在法阵的左右两侧,各有一娄空的凹槽。

    铠甲怪物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灵光连闪,两块拳头大小的晶石出现在了眼前。

    他毫不犹豫的将其安放在凹槽里面。

    随后双臂挥舞,一道法诀打出。

    随着呜呜的声音传入耳朵,那法阵启动,蒙蒙的光韵涌入了镜子中。

    镜子表面虽裂纹遍布,但一副清晰的画卷还是随之慢慢延展。

    画卷中,灵光爆'射',数十名修士,正与一些石像大打出手,各种仙剑法宝挥舞,里面实力最弱的,居然也是元婴初期的修仙者,领头的那灰衣老者,更是让人咋舌。

    “离合期修士!” 铠甲一字一顿的开口了,他的双目红芒大盛了起来,眼看阿修罗王的寝宫就要打开,居然冒出与自己同级的存在。

    这可有些麻烦!

    他略想了想,右手抬起,又一道法诀打了出去,还是那玉石阶梯,一灰衣僧人正急步赶路,这是一名元婴期大圆满的修仙者。

    其法力虽然也到了返璞空明的地步,但仅仅这种程度,铠甲怪物却是毫不畏惧的。

    小辈不知死活,不过是找死罢了。

    冷笑一声,随着他手里的动作,那镜中的画面再次转换了,这次人数稍多,他的眼睛却死死盯住其中一个,五阶妖族,那也是相当于离合期的存在,如果是天地灵族,甚至有可能只强不弱。

    可恶!

    自己在这里受了无尽岁月的苦楚,眼见宝物出世,居然有那么多人想要争夺,自己绝不会让他们如意的。

    铠甲微微发抖,显然心中已是狂怒,一股暴虐之气迸发而出。

    转眼过了半盏茶的功夫,他眼中的红芒才渐渐平息,冷笑中传来自言自语:“都想捡便宜,嘿,人多也好,把水搅混,本尊在这里被困了如此多年,也没有让光阴虚度,虽然宫殿的禁制大多毁于了灵界修士之手,不过其中还有一小部分残破的,勉强可以运用,嘿嘿,你们会后悔来这里抢宝。”

    随后他又一道法诀打出,想看看来的最后两拨是什么人物。

    镜中的画面重新流转,首先映入眼帘的是那脸带邪气的少年。

    铠甲怪物先是一愕,随后冷笑起来:“没想到是那冥河中的章鱼,牠也有咸鱼翻身的一刻,居然能够化成人形了么,敢来这里,简直不知死活,早知道当初,就应该将牠早点料理掉的。”

    对于古兽,铠甲似乎不屑一顾,并没有怎么放在心中,又一道法诀打出。

    镜面如水波般'荡'漾之后,林轩,月儿,还有欧阳琴心进入了他的眼帘中。

    “一男一女,皆是元婴期,还有一区区凝丹期的鬼女。”原本铠甲并没有怎么在意,然而话音未落,表情却僵住了,脸上'露'出不能置信之'色',死死的盯着林轩头顶的宝物。

    便是看见罗家老祖与九头老妖时,他也不曾这么惊愕。

    呼吸甚至都有些粗重了。

    “这……这是九天明月环?”

    他有些不能置信的喃喃开口,随后眼中红芒爆'射',明显处于了极度兴奋之中:“以九天明月环做为宝物,那么他所修炼的,一定是九天玄功,嘿……太好了,苍天开眼,本尊真是守得云开见月朗了。”

    虽然仅仅是一副铠甲,看不出他表情如何,但从激动的语气,似乎也恨不得一口将林轩给吞了。

    眼中满是贪婪之'色',如果有口水恐怕已在不停的往下流。

    ……

    而林轩并不知道,自己已成了铠甲怪物的目标,此时此刻,他的脸上满是戒备之'色',九天明月环在身前不停的盘旋飞舞。

    虽然从那仙鹤身上,林轩并未感觉到法力波动,不过直觉告诉他,这家伙不好对付。

    故而林轩也仅仅是戒备罢了,只要对方不攻击,他绝不会主动招惹。

    那仙鹤体型巨大,翅膀一扇,就能飞出数百丈远,很快就到了头顶上面,这里的禁空禁制是最为强大的,然而牠却半点影响也无。

    林轩的体表,已隐隐的青光冒出,那仙鹤低头看了一眼,却并未理会,展翅飞走。

    “呼。”

    林轩松了口气,真的与这巨大的仙禽对上,即便能赢,也绝不可能轻松惬意,这里不愧是阿修罗王的别府,一切都比人界的要强大得多。

    随后林轩转过头,用有些古怪的目光打量起小丫头。

    “少爷,你……你这样看着人家干吗?”月儿低垂臻首,两只小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了,呐呐的开口。

    “没什么,月儿,妳的神识在这里不受影响么?”林轩淡淡的说。

    其实他的心里,确实有千言万语,也知道月儿肯定有事瞒着自己,说不好奇是骗人地,可看见月儿怕怕的表情,林轩真不忍心'逼'她什么,林轩只希望月儿过得平安快乐,等小丫头愿意讲了自然会对自己说。

    于是好奇也只能忍住,两人的关系哪是主仆,这么多年风风雨雨一起度过,林轩早就将月儿当作自己最为珍视的宝贝了。

    “嗯。”月儿点点头,心中也很挣扎,只是阿修罗王牵扯太大,她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开口啊。

    “那就好,接下来妳可要多辛苦一些,我和琴心在这里都用不出神识,所以全靠妳了,有什么危险,一定要提前告诉我。”林轩和颜悦'色'的开口了。

    “少爷,我知道的。”月儿乖乖的点了点头,随后身形一转,回到了林轩的衣袖。

    两人继续往前走。

    原本林轩以为阿修罗王的行宫,必定危险重重,尤其这玉石阶梯,更是来的诡异,是不是陷阱都很难说,已经做好恶战的准备了。

    哪知道一路行来,除了遇见那大得离谱的仙鹤,居然什么也没有,林轩嘴上不说,心里可暗暗惊讶,不过以他的'性'格,自然不会因此放松警惕,反而越发的小心了些。

    暴风雨前总是宁静,没有遇见危险并不代表好兆头。

    林轩心中嘀咕,抱怨一路宁静得离谱,而在另一条玉石阶梯上,其他人的遭遇却是完全相反的。

    轰!

    爆裂声不停的传入耳朵,罗家修士人人脸上皆'露'出郁闷之'色',刚刚遭到一群石像傀儡的伏击,如今又与一群阴甲鬼兵正面相遇。

    这些鬼兵与一般的阴魂鬼物不同,进退如一,简直就与世俗训练有数的军队相似。

    修为虽然不算很高,但十分擅长配合,以一种杀气腾腾的阵法将他们困住,让罗家众修有一种有力无处使的难受。

    罗紫梳玉手一拂,一柄火红'色'的仙剑飞掠而出,以她元婴中期修士的神通,全力一击,割下一凝丹期鬼兵的头颅完全没有问题。

    可那鬼兵毫无惧意,不闪不躲,举起手中的长戈往上一拨。

    “呵呵,区区凝丹期的存在就想挡住姑'奶''奶'的仙剑么?”罗紫梳娇美的面容上'露'出不屑之'色'。

    可很快,她的表情就变了,旁边的四个鬼兵抢步上前,分别将手按在那被攻击鬼兵的身体上面。

    吼!

    伴随着凄厉的嚎叫,那鬼兵浑身阴气磅礴,修为居然暴涨了,高举手中的长戈,虽然有些吃力,但确实'荡'开了她仙剑的攻击。

    罗紫梳瞳孔微缩,没有看错,虽然神识被压制,但她能够感觉到对方的气势,在那一瞬间,鬼兵的修为居然暴涨到了元婴期,否则也不能挡下自己的攻击。

    难道修为还能通过这样的方式传递?

    简直闻所未闻,在世俗的武林之中,倒是听说过内力能够隔空传送。

    但修士的法力岂与凡人的真气相同,根本没听说这东西还能叠加的。

    这已违反了罗紫梳的认知,但事实就是事实。

    而那些鬼兵可不管罗紫梳在想什么,手中长戈挥舞,几道黑'色'的闪电劈到了近处……

    而有类似遭遇的远非此女一个,每一名罗家长老都与数名鬼兵激战正酣着。

    便是血罗童子与罗子聪也不能免俗,虽然这两人乃是元婴后期的大修士,稳占上风,但面对的鬼兵更多,短时间内想要取胜,也并不轻松。

    当然,这种通过法力传递,让修为暴涨的方法也不是毫无瑕疵,每次修为增加的时间,都不能超过一息,否则鬼兵的身体将承受不住,不过这些家伙的配合,实在是默契得离谱,即便找到了弱点,想要破解,也不是一件容易事的。

    罗家老祖的脸'色',阴霾到了极处,他虽然早料到取宝并不轻松,但也不曾想,才刚刚踏上石阶,没走几步,就接二连三的遇见可怕的怪物。

    难道是有人动了手脚?

    罗家老祖的身体四周,围着五名披坚执锐的鬼将,就修为来说,都是元婴中期顶峰。

    如果正常情况,他灭杀这样的存在,不过举手之劳,然而作为鬼将,法力传递用得更加纯熟,居然一连数次都将自己的攻击挡下来了。

    那些鬼将,每一个身高皆超过了两米,手中拿着不同的武器,阴力四'射',口中也不停的怒吼咆哮着,像罗家老祖攻击。

    “找死!”

    罗家老祖须发皆张,似乎真的被这些鬼将给惹烦了,袖袍一拂,一片耀目的光霞飞掠而出,里面隐隐可见一诡异的红芒闪动,然而具体是什么,却根本看不清楚。

    噗噗噗……

    几声轻响传入耳朵,随后那些鬼将或头颅,或胸口,也有的是丹田气海之处,分别出现了一小洞。

    很小,便如同用指头戳出来的一样,可那些鬼将却生机了无,在众目睽睽下化为了一堆白骨。

    不愧是离合期修仙者,真发起飙来,根本不是区区几名鬼将可以抵挡的。

    法力传递虽然不凡,但归根结底,也不过剑走偏锋,对付不了真正的强者。

    随后罗家老祖冰冷的目光扫过,身形一闪,淡若云烟,左一飘,右一闪,嘶吼声停止了,那些鬼兵,全都死在了他的手下。

    “老祖威武,神通盖世。”

    “幸好有老祖与我等同行,否则想要灭掉这些阴魂鬼物,还真不是那名容易的。”

    ……

    崇拜而恭敬的声音传入耳朵,罗家老祖却视若无睹,反而脸'色'难看的思量起来了:“怎么才来就遇见了这种等阶的怪物,真的是有人在暗中动了手脚么?”

    虽然不敢肯定,但在他们以前,确实有人通过光柱,先传送到了这小千世界之中。

    “无论如何,一定要将修罗神血弄到手。”罗家老祖有些恨恨的自语了一句,也不多说,大不向前走,他虽然是离合期修士,但也没有能力对付这可怕的禁空禁制。

    见老祖心情不好,罗家众修谁敢触霉头,连向来得宠的罗紫梳都乖乖的闭上了口,一个个沉默不语,紧随其后。

    原地只留下了鬼兵鬼将的尸体,显得分外的诡异。

    然而谁也不知道,仅仅一刻钟后,原本坚硬的玉石阶梯,突然莫名其妙的开裂了,伴随着浓重的阴气,一棵植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生长起来,直到两丈来高,才停止了生长,一朵黑'色'的郁金香缓缓绽放。

    确实是郁金香,只不过太大了,而且漆黑如墨,随后从茎杆之上,生出不少蔓藤,将附近鬼兵鬼将的尸体一裹,送入花朵之中,随后令人牙酸的咀嚼声传入耳朵。

    ……

    除了罗家众修以外,其他人也或多或少的遇见了麻烦。

    万佛宗的空明走着走着,前方的景'色'突然诡异的变了,平整的玉石阶梯,变成了一直径丈许的山洞,从里面窜出数十头一人多高,凶猛无比的巨鼠,狠狠的扑向了他的颈部。

    “阿弥陀佛!”

    空明高宣了一声佛号,声音有若洪钟,这是佛门秘传的狮子吼神通,狮子吼,对敌时不仅可以绕开肉躯,直接攻击对方的神识,而且对于破除幻术,一样有着非同凡响的效果。

    空明能成为菩提院首座,除了修为以外,一生的经历也非常曲折,对敌经验丰富,眼前好好的石梯,突然冒出山洞巨鼠,十有***是自己不知不觉踏入了幻术禁制之中。

    所以他才用狮子吼,即便不能破除,多少也能看出些许端倪的。

    元婴后期修士的法力,当真非同小可,冲在最前面的几头巨鼠,口鼻中都流出血来了,然而毫不退缩,四肢用力,冲得越发的凶猛。

    除此以外,任何作用也没有,难道眼前所看到的,不是幻术,空明的眼中闪过一缕讶'色',但手里丝毫不慢,将他一直紧握的念珠祭了出来。

    在另一处阶梯,章鱼古兽所化的少年遇见了一只七八丈高的巨猿,而九头老祖三人的遭遇却与罗家差不多,被一群阴甲鬼兵缠住。

    ……

    与此同时,阿修罗宫,那铠甲怪物站在镜子法器的面前,手中则拿着一圆盘形状的东西,一道法诀接一道法诀的朝上面打去,不时有咬牙切齿的声音传入耳里,带着深深的懊恼之意。

    “可恶,这阿修罗宫的禁制,大部分都被灵界修士破除,有一些虽然可以自我修复,但所发挥出来的威力,不过以前的皮'毛'而已,否则岂会挡不住区区几名人界的修士。”

    随着他的动作,那镜中的画卷也在不停的变幻中,将几波闯入者的信息,源源的展示在他的眼帘里。

    可以看见那圆盘上有几条亮的光线,终点都通往这峰顶的建筑,光线上,分别有数量不同的光点移动着。

    那光线所代表的,乃是玉石阶梯,每隔一小段,都有黑'色'阴影状的东西,其余几波人快要到的时候,铠甲怪物就会打出法诀,将那阴影激发,而林轩所经过之处,他却并未有多余动作。

    当然,这家伙可不是好心,他看向林轩的目光,满是贪婪。

    这小家伙手中,居然有九天明月环,那他所学的***,自然不难推测,铠甲怪物恨不得他能早点到达行宫,自然不会在中途设置障碍了。

    若不是因为某些特别的缘故,让他不能离开峰顶,铠甲怪物恨不得下去找林轩了。

    “小家伙,速度快点,本尊在等着。”怪物的声音,有些嘶哑,如夜枭一样难听,语气却充满了得意之情。

    突然,他瞳孔微缩,目光中'露'出焦急而懊恼的神'色':“不好,那小子前面居然是‘那个’阵法,该死,他怎么偏偏选了这条路,那个阵法我也没有办法***控的,区区一名元婴后期的修仙者,他能够闯过么?”

    铠甲怪物的目光不停闪烁,好不容易迎来了天赐良机,难道竟是空欢喜?

    他心中祈祷林轩能够活下去。

    而林轩并不知道有人正在替自己“担心”,也不知道前面将遭遇怎样的陷阱,他与欧阳两人,踏上玉石阶梯,足足已有半个时辰之久,可什么也没有遇到,就算是暴风雨前的安宁,也有些不合常理。

    难道自己想错,取修罗神血并不会遇见危险的?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