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月儿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月儿

    “啊!”

    一名灰衣老者脸'色'狂变,这才从贪欲中清醒来,恨不得给自己一个耳光,居然利益熏心,去招惹化形后期妖族。

    这不是吃饱了撑的,想要找死么?

    可后悔已来不及,火蛟王转过头,嘴角边'露'出一丝冷冽的笑意。

    身形一阵模糊,居然从原地消失得无影无踪。

    不用说,正是缩地术。

    虽然不及瞬移,但已初窥到空间神通的奥秘。

    灰衣老者大骇,忙一口精血喷了出来,迎风一闪,已化为了一层血'色'的光幕,将他的身躯包裹。

    下一刻,火蛟王已欺到近处,抬起右手,光芒闪烁间,已经变化为蛟龙的利爪。

    狠狠朝着前方挥落!

    仿佛布锦被撕裂的声音传入耳朵,老者不惜动用本命真元布下的防御有如纸糊。

    妖爪探入,血花迸溅,一个大洞出现在了老者的胸前。

    更可怕的是他连元婴都来不及遁出,被火蛟王用妖力死死禁锢。

    “道友……”

    元婴的小脸上满是畏惧之'色',似乎想要开口求饶,然而火蛟王哪有心情听他罗嗦,直接一把塞入口中,脸上'露'出满意之'色',修士元婴对于妖族,不仅美味,而且还是大补。

    灭杀了这些不知死活的修仙者,火蛟王正好看见罗家一行人从数百丈远的地方经过。

    火蛟王瞳孔微缩,如今的轩辕城中,高阶存在虽数不胜数,但却很少有这么多老怪物聚在一起的。

    对方也不抢宝,匆匆忙忙的倒像是有所图,他们想要干什么?

    刚刚想到这里,对方阵营中有一人似乎感觉到了他的注视,回过头来……

    那是一名六十余岁的老者,同样身穿灰衣,可与自己刚刚灭杀的倒霉鬼不同,与此人目光相触,火蛟王的背上,竟泛起了一股寒意。

    不可能,对方明明只是一名元婴中期的修士。

    堂堂化形后期的妖族,此时脸上却苍白如纸。

    看对方飞去的方向,正是轩辕城的中央,那里有一气势磅礴的建筑,联想今天出现的诡异妖物,火蛟王***了***舌头,略一踌躇,也随后跟过去了。

    ……

    轩辕城面积广阔,不过如今禁空禁制已没有了效果,以元婴修士的遁速,从城门到中央,所花费的时间自然不长。

    很快,那气势恢宏的建筑就映入了眼帘。

    这是一座巨大的石殿。

    建筑风格与城中其他房屋明显不同,显得粗犷,大气,整座殿宇,完美是由数万斤重的巨石堆砌而成的。

    “老祖,这就是轩辕殿么?”罗紫梳表情凝重的开口了。

    “不错,但在远古的时候,我们叫牠小黄泉路。”罗家老祖缓缓的说。

    “小黄泉路?”罗紫梳一呆,表情有些古怪:“为何要加一个小字。”

    “因为真正的黄泉路通往的是阴司地府,而这里的黄泉路,通往的是阿修罗王的行宫,好了,多余的话不要再讲,按计划行事,走!”

    罗家老祖说完,遁光一敛,从半空中落了下来,其余的罗家弟子不敢怠慢,连忙跟在一边。

    ……

    与此同时,在无定河某一不为人知的洞府,却是满室春'色',这一番洞房花烛,两人足足翻云覆雨了一天一夜。

    天地良心,不是林轩流连女'色',要知道做这么久,就算他是元婴后期的大修仙者,也累了个腰酸背痛。

    幸好凤舞九天诀乃顶级的修妖***,有加强肉身的作用,但饶是如此,林轩也感觉与一离合期老怪大战了一场差不多。

    之所以如此,一来是琴心的伤比想象的严重,二来用双修的方法为她补充本命真元,说起简单,实际***作却很难,因而比预想的多花了数倍的时间。

    好在没有白辛苦,爱妻总算被自己从鬼门关拉回来了。

    如今的欧阳仙子,已伤势尽复,毕竟她除了中毒与真元亏损以外,并没有别的外伤。

    而可怜林轩,这一夜虽享尽了温柔,但脸'色'白得与纸差不多。

    “夫君,你没事吧!”

    欧阳就这么身无寸缕的靠在林轩的胸口,满脸幸福之'色',倒也不再害羞,毕竟这一夜已经够荒唐了,当着自己的夫君,又何必再做作。

    “还好,不过我需要打坐。”

    林轩的眼神已恢复了清明,虽然双修的滋味儿让人流连,但他绝不会沉醉在里面,自己苦修了这么多年,目的是长生成仙。

    “嗯,让妾身伺候夫君穿衣。”

    见了林轩的表情,欧阳并未感到有分毫失落,俏脸上反而'露'出一丝欣慰之'色'。

    俗话说,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在朝朝暮暮。

    她当然不希望自己所选的道侣,仅仅流连于女'色',若能飞升灵界,还怕没有时间花前月下么,想要长相思守,更要努力苦修。

    “呵呵,这个不用了,为夫自己来。”

    虽然两人已是双修道侣,但林轩可不习惯让女子伺候自己穿衣,袖袍一拂,灵光流转间,他已穿好了一件崭新的青衫。

    随后林轩伸出手来,在腰间一拍,数个玉瓶从储物袋中飞了出来。

    虽然自己体内有双婴一丹,不过为了帮琴心疗伤,真元损失也是非小,若是换一个时间,林轩或许不在乎,可以慢慢修补,但在这诡异的无定河,林轩当然要想办法,快点将实力恢复。

    他有一种不太好的感觉,自然不敢轻心大意。

    将数种以前炼制的灵'药'吞落入肚,林轩盘膝坐好,双手掐诀,平放在膝盖之上,打坐恢复起法力来了。

    ……

    “少爷怎么还不出来。”

    石洞外,一倾国倾城的少女以手支颌,小脸上'露'出郁闷之'色',都等了足足快两天了。

    她转头看了看四周,没想到百万年前,这个地方会是自己的行宫。

    那滴血,自己一定要弄到手。

    想到这里,月儿握了握小拳头。

    随后转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洞府,幽幽的叹了口气,少爷什么都好,就是太重情重义。

    原本这是优点无疑,可少爷偏偏认识那么多漂亮女修。

    如此一来……

    月儿的脸上'露'出一丝幽怨之'色',随后又拍了拍胸口,幸好讲完修罗神血的秘密,小桃又沉睡了过去,否则以那丫头的'性'格,非为了自己跟少爷拼命不可。

    月儿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小丫头等得不烦恼的时候,曾施展神通,偷偷往里面看了一眼的。

    脸红心跳!

    月儿忙收回神通。

    当然,后来忍不住好奇,还是偷偷瞄了几眼地。

    小丫头脸红似火,当然,也有些委屈。

    “少爷这个花心大罗卜。”

    月儿嘴上这样说,可心里却怎么也怨不起来,毕竟两百年来,自己一直都与少爷相依为命,他对自己的爱护呵护,可用无微不至来形容,每当心中起了一点幽怨之意,却又不由自主的像起他对自己的好来。

    结果小丫头不仅没顾上生气,反而为小桃再次沉睡庆幸不已,否则以那丫头霹雳火爆的'性'格,非将局面闹到不可收拾的程度。

    “呼!”

    月儿正这样想着,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朵,洞府之门缓缓打开了。

    “少爷!”

    月儿回过头,就看见了熟悉的容颜,带着些许局促,毕竟月儿的心意自己清楚,如今闹出欧阳这么一出,林轩心中还是有些惴惴不安的。

    他怕小丫头生气。

    还好月儿的脸上依旧带着笑意。

    呼,林轩心头一松,紧张的表情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而这一幕,自然落在欧阳的眼中,不过她可不会吃醋,毕竟月儿的存在琴心早就清楚,也知道她与夫君名为主仆,其实却是林轩的心头肉。

    说句不好听的,别看自己与林轩已有双修之缘,论起在夫君心目中份量,可远不及那丫头。

    毕竟两百年的风风雨雨,月儿才是一路伴随夫君走过来的。

    所以对于月儿,欧阳可不敢有分毫怨尤,相反的,想要与夫君相依相守,有一点自己必须真心做到,那就是对月儿好。

    将她当成最亲的妹妹,疼着,宠着,只有与月儿相处和睦,才能与夫君美满幸福。

    修仙者与凡人不同,欧阳仙子可是活了三百余岁了,在感情的处理上自然不会像凡女般争风吃醋,相让才是福。

    我以真心待她,相信月儿也会对自己好。

    所以看见月儿扑到林轩怀中,欧阳脸上不仅没有分毫不满之'色',反而笑意盈盈的在一旁等着。

    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林轩才想起光顾着与小丫头说话,未免有些冷落欧阳。

    按理说,琴心做了自己的道侣,自然应该重新介绍,可林轩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对敌时的智计百出,如今变得笨嘴拙舌。

    “夫君,你先离开一会儿吧,让妾身与月儿妹妹说。”似乎看出了林轩脸上的为难之'色',欧阳善解人意的开口。

    “可……”

    “夫君放心,难道还怕妾身欺负月儿妹妹不成。”

    琴心既然说到这一步,林轩自然不好继续待下去了,何况识人之明还是有的,林轩相信以欧阳的聪明,当然不可能欺负月儿了。

    “好吧!”林轩点点头,身形一转,已化为一道惊虹,飞向了远处的天空。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