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月儿出手

    第一千一百四十章 月儿出手

    筑基期修士的情况要稍好一些,但也不过相对而已,同样有惨叫声不停传入耳朵,在玉罗蜂的毒针下陨落。

    当然,这部分修仙者,并非人人都没有还手之力,相当一部分已拥有高阶灵器。

    法元是万佛宗菩提院的一名外事弟子,虽然仅仅筑基中期,但做为七大势力的修士,神通也自不俗,手中的圆钵,更是一品质不低的灵器。

    眼见一形貌狰狞的玉罗蜂飞向自己,法元脸上'露'出凝重之'色',毕竟惨叫声还在不停传入耳朵,他岂敢有丝毫轻心怠慢的。

    双手一合,一道佛门神通打出,那圆钵迎风就涨,放出一片金'色'的霞光,将他身体抱裹,这件灵器虽没有丝毫起眼之处,但却有着攻守兼备的效果。

    不求有功但求无过,先将自身的安全问题解决了。

    随后法元伸出手来,在头顶猛然一拍,大口张开,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喷'射'出来。

    狮子吼!

    其实在佛门的诸多神通之中,这并不算如何了不起的秘术,筑基成功即可修习,只不过由不同等级的和尚施展,效果自然有如云泥一般。

    这秃驴倒也聪明,按照常理来说,对付魔虫用音波最有效果,可惜这一回他失算了。

    如果是元婴期老怪物施展狮子吼,尚未成熟的玉罗蜂自然得退避三舍,然而就他这点神通,身为蛮荒奇虫,魔蜂还不放在眼中,视若无睹,振翅飞过去了。

    嗡!

    那声音传入耳朵,法元脸'色'狂变,仿佛听见了勾魂魔音一般,可躲已经来不及,魔蜂撞上光幕,势头被阻,法元松了口气,还好自己先布下了防御,他正想施展别的法术灭敌,突然惊愕的瞪大了眼珠。

    玉罗蜂冲破了眼前的光幕,视眼前的防御为无物,难道这种魔虫,竟带有破防的天赋?

    这可是顶阶秘术!

    法元脸上满是惊恐,张大了嘴似乎想说什么,可惜却发不出声音来了,他被玉罗蜂叮中,毒素已蔓延到了全身的经脉之中。

    ……

    数丈远处,一名魏家的修士右手点出,剑光闪过,那只狰狞的玉罗蜂就被拦腰劈为两半了。

    “哼,区区小虫,还不放在本公子眼中。”

    此人看上去二十七八岁年纪,乃是魏家年轻一代,声名最为显赫的天才,修为已到筑基后期,向来眼高于顶。

    一剑斩了魔蜂,脸上流'露'出几分自得,可很快他的表情就狂变了,明明只剩下半截身体,可那魔蜂居然没有死去,反而散发出一种令人心惊的戾气,嗖的一下将毒针刺入他的身体。

    玉罗蜂并不是那种拥有甲胄,特别坚硬的魔虫,但生命力之强,也令人咋舌,别说被切为两半了,就算是斩下头颅,也能活上半个时辰之久。

    而且身受重伤以后,牠会变得越发的疯狂,拼了老命攻击对方。

    伴随着恐惧与不甘,这位魏家的“天才”浑身麻木,感觉法力似乎被剥离出去了。

    ……

    另一侧,一名独目僧人口喷火焰,将扑上来的玉罗蜂包裹,他已是筑基后期的修仙者,修炼的先天真火更颇有几分玄妙之处,曾灭杀过不少同阶修仙者,这种魔虫确实可怖,动作灵活,生命力更是匪夷所思,不过被烧成灰烬自然不可能来攻击自己,他的嘴角边'露'出几分得意。

    嘭!

    一声轻响传入耳朵,玉罗蜂被他的火焰禁锢,竟选择了自爆一途,魔蜂的身体,化为了一小团紫'色'的'液'体,激'射'而出,正中那和尚的头颅。

    “啊!”

    独目僧人大声惨呼,随后也嘭的一声从天空中摔落,而相似的情形还不停上演,不管是魏家子弟还是万佛宗的秃驴,筑基期修士也在大量陨落。

    放眼这混'乱'的天空,能够自保的只有数百位凝丹期修仙者,他们境界不同,法宝的威力与灵器更不再一个档次,可惜人数太少,改变不了战局。

    每个人面对的都不是单只玉罗蜂,而是一小片虫云的围攻,同样不敢有分毫轻心大意的。

    林轩嘴角边'露'出淡淡的笑容,虽然交战还不到半盏茶的时间,但胜负已没有分毫悬念,是可以动手搜集魂魄,既然做了自己的敌人,林轩就不会给他们轮回机会的。

    “月儿。”

    “嗯,少爷,我知道了。”

    一道白光飞出林轩的衣袖,伴随着香风,一位美貌如花的少女出现在半空。

    欧阳师徒并未感到奇怪,二女都知道林轩有一位鬼宠,只是反应并不相同,琴心冲月儿点了点头,说起来,她们也是两百年未见了,而武云儿的脸上,则'露'出又敬又怕之'色'。

    此女的第六感天生比常人强得多,上次在独立空间的时候就隐隐感到月儿的不凡,这一次,那预感越发的强烈了起来。

    尽管她也说不出为什么,但就算是林师伯,也从没带给自己这种感觉的。

    武云儿心中怕怕,悄悄的躲到师尊的背后去了啊。

    “云儿,妳怎么了?”欧阳琴心皱了皱眉,爱徒的反应让她满头雾水。

    “那个……没有。”

    武云儿倒不是想要存心隐瞒什么,而是不知道该从何开口,以她的聪明,自然看出林师伯是很宠那位月儿小姐的,所以更不敢去胡'乱'编排什么。

    “没什么?”这话口不应心,欧阳自是并不相信,但此时此刻,她自然也没有心情继续追问下去了。

    再说月儿出来以后,看了一眼远处混'乱'的天空,伸出纤手,一杆黑'色'的幡旗浮现在了掌心之中。

    不用说,正是兽魂幡此宝了。

    如此多修士的魂魄,月儿不由得'舔'了'舔'舌头,纤手一拂,跟着一道法诀从指间飞掠而出。

    轰隆!

    仿佛惊雷划破苍穹的声音传入耳朵,那兽魂幡原本仅有巴掌大小的一点,此刻却迅速暴涨起来。

    很快,天空暗淡,竟然是此宝悬浮在头顶之上,将阳光遮挡,那幡旗迎风展开,就有如一片黑压压的云彩,面积足有数十亩方圆。

    月儿的脸'色'有些白,这巨大术施展起来并不纯熟,不过想要收集如此之多的魂魄,就必须这样做。

    她的脸上'露'出凝重之'色',缓缓漂浮,白衣赤足,娇艳得便像最美丽的花朵,然而却有森然的鬼气浮现在四周,甚至从那鬼气之中,隐隐还传出凄厉的嘶吼。

    然而这一切都无损她的美丽,反而更多了一种勾魂'荡'魄的妖异,谁说只有仙界的九天玄女才最美丽,阴司中的鬼女更有着让人无可抵挡的魅力。

    “疾!”

    月儿伸出一根玉指,似缓实急的向前点去,随着她口中轻叱,那幡旗表面的鬼雾开始翻涌不已。

    一个巨大的漩涡映入眼帘,那漩涡就在幡旗的表面。

    直径足有七八丈的样子,这景象虽说不上惊心触目,但也非同小可,不过下面的修仙者却不顾上了,那数以万计的玉罗蜂,正对他们进行屠戳,连逃都没有办法逃走,哪还管得了别的什么。

    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再多的奖励,也要有小命才能享用,可怜这些被骗来当作炮灰的低阶修仙者,精神已处在崩溃的边缘了。

    不过林轩脸上毫无怜悯之'色',倒并非他心狠,而是这些家伙罪有应得,连武家的凡人都屠戳,甚至不放过老弱'妇'孺,当他们举起屠刀的一刻,就该想到有此报应了。

    以为是七大势力就可以为所欲为,林轩偏不买账,杀人者人亦杀之,对于这些坏家伙,根本不该有姑息一说。

    吼!

    凄厉的叫声传入耳朵,却是从那巨大的阴气漩涡里面,钻出了一个鬼头,青面獠牙,阴司界的鬼物,长得自然是难看到了极处。

    除了脑袋,还有两只鬼手,表面布满了青'色'的鳞片,一股惊人的戾气冲天而出。

    “这是巨灵鬼?”林轩一呆,表情有些意外。

    “不错。”月儿娇笑的声音传入耳朵:“此鬼乃是用兽魂幡中的魂魄凝聚而成的,修为非同小可,只可惜魂魄不够只有半截身体。”

    随着月儿的言语,巨灵鬼已整个钻出了漩涡,果然如小丫头所说,只有一半,小腹以下的身体由于魂魄不足,尚未凝结成的。

    不过即便如此,这鬼物也有七八丈高的样子,出了漩涡,狰狞的面孔上'露'出兴奋之'色',随后张开大口,从牠的嘴巴里喷吐出一道道的阴风。

    魏家弟子与万佛宗修士脸上不由得'露'出恐惧之'色',不过那阴风却并未像他们进攻,而是卷向地上的尸体,从里面拉出大小不一的光球,不用说,这自然是生人魂魄。

    巨灵鬼张开大口,全部将他们吞入进肚子之中。

    此时此刻,大约还剩下两千修仙者,看着眼前的一幕,他们的表情苍白得遇死人差不多,对方太狠了,居然连魂魄也不放过。

    不少人浑身发抖,拼命的想要逃走。

    而这时候,林轩身后的两女也终于出手,她们来到此处,可不仅仅是为了看戏来的,而是想要复仇。

    如果不亲手斩杀一些禽兽,如何对得起死难的同门道友。

    欧阳琴心伸出玉手,金光之中,怀里已多了一古'色'古香的宝物。

    七弦琴!

    现在她要让他们见识一下自己的音波功。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