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修真武侠 > 百炼成仙

第一千一百三十章 投桃报李

    “还好,这些时日以来,虽然毒伤时有发作,但我也都习惯了。”欧阳琴心贝齿轻咬,行若无事的道。

    然而林轩心中清楚,此女这样说,十有八九是不想让自己担心罢了。

    林轩是什么人,能有今天的成就,机缘,运气,努力缺一不可,但最重要的,是他有许多丹药可以吞服。

    天蛛蛊毒,即使在魔道之中,也令人谈之变色,毒性虽然不是最为猛恶,但却缠绵反复,即便是元婴期老怪物,也会被牠折磨得油尽灯枯。

    琴心此刻,娇躯微微有点发抖,很明显是毒伤开始发作,只不过强忍着。

    林轩自然没有看着不管的理由,伸出手来,在储物袋上一拍,青光之中,一个小巧的玉瓶浮现在面前。

    拔开瓶塞,林轩从里面倒出几粒猩红色的药丸。

    “琴心,清宁散虽然解不了天蛛蛊毒,但应该会有缓解作用,妳先服下在说。”

    “清宁散,用化形期妖族内丹做原料,炼制出来的解毒奇宝?”欧阳琴心一呆,俏脸上露出震惊之色来。

    众所周知,随着妖兽实力增长,其皮毛骨骼的价值也就水涨船高,然而化形期妖族,实力还要略胜过同阶的元婴期老怪物,想要杀妖取丹,简直难上加难。

    就算真有高人,得到了化形妖兽的内丹,肯定也有别的用途,炼制法宝,或者用于突破瓶颈的丹药。

    清宁散乃上古传下,虽名气极大,但作用乃是解毒,简单的说,就是辅助效果。

    偏偏要用化形期妖丹做原料,试问一下,有几人舍得,便是七大宗门的太上长老,也不一定奢侈到这种程度。

    不是说办不到,而是用化形妖丹炼制清宁散,这种行为实在是太过败家了一点。

    但林轩情况不同,在妖灵岛参加邙山交易会的时候,他疯狂扫货,将前几层的妖兽材料几乎都买完了。

    别的地方化形妖丹可遇而不可求,但在妖灵岛,虽然也算宝贵之物,却并未珍稀到如此程度,林轩储物袋中就装了不少,也炼了几粒清宁散备用。

    可惜天蛛蛊毒实在非同小可,即便清宁散,也仅有缓解的作用。

    真想要恢复如初,非血蛟丹不可。

    欧阳琴心看着掌心中的灵丹,俏脸上闪过一丝迟疑,此药太宝贵了些,俗话说无功不受禄,虽说自己与林轩关系非同小可,但……真服下此物,这人情可就欠得大了。

    何况林轩与以往不同,如今的他,已进阶到了元婴后期,且听云儿说,其真实的实力,远非同阶修士可比。

    林轩神通广大,欧阳自是心中欢喜,但换一个角度,他那么强,自己欠下人情,根本就找不到机会回报。

    当然,做为一位绝色女修,真想要报答,自然还有一个方法……想到这里,欧阳琴心脸上一红,转瞬间,连身上的毒伤都忘了,林轩却不知道她在迟疑什么。

    “琴心,妳怎么了,我给妳的清宁散,干嘛不服?”

    “我……”

    欧阳抬起头来,看了一眼前面的少年,虽然从真实年龄来看,两人都几百岁了,但修仙者年龄的计算方法,自然不可能与世俗相同,此女的眸底深处,闪过一丝复杂之色。

    略一迟疑,终于仰头将灵药吞了下去。

    林轩松了口气,欧阳也屏气凝息,闭上双眸,盘膝而坐,开始以独门心法,让药力迅速挥发……时间慢慢流逝,欧阳的脸色终于不再苍白如纸,多出了几缕红晕。

    平心来说,若论相貌姿容,欧阳虽然也当得起绝色美女,但比起秦妍、孔雀仙子、甚至是梦如嫣都要逊色一些,更不要说月儿,现在的她,也能与云中仙子相比,而真正的阿修罗王,可是艳绝三界的美丽……但不同的女子,有不同的风情,从秦妍的外号,就可以听得出,她仿佛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

    而孔雀昔日在奎阴山脉,乃一方霸主,强势不用说,那样的女子,自然也是别有一番风味的。

    至于月儿,则很迷糊,漂亮属于小家碧玉那种,真正的阿修罗王林轩没有见过,但现在的小丫头,却是能引起人保护欲的。

    至于欧阳,则又不同,姿色比起前面三女,或许略有不及,但妙就妙在她修炼的乃是音波功,这种功法,威力暂且不说,驻颜效果可是好得令人瞠目结舌。

    欧阳虽然已经几百岁了,但看上去不过二八年华的少女,也就十五六岁的样子,眉梢眼角,都还带着稚气,但身材却又不同,绝对是惹人遐思的那种。

    偏偏她的气质却落落大方,配上二八佳人的面容,那诱惑,非同小可。

    林轩在她俏脸上注视片刻,便感觉有些不妥,忙低下头,开始闷声喝起茶来了。

    良久,约有一顿饭的功夫以后,欧阳睁开了双眸。

    “如何?”林轩装作若无其事的开口,但不知为何,却有些心虚,自己也觉得有些惊奇,明明又没做见不得人的事。

    “谢谢林兄。”

    欧阳琴心却离座而起,冲着林轩盈盈拜了下去。

    “妳这是干嘛,跟我还这样客气,区区几粒丹药而已。”

    林轩自然不肯受她的礼,伸手相扶,原本这是很自然的动作,可当两人肌肤相触,林轩将欧阳的玉手握在掌里,只觉细腻嫩滑,那触感,就如同上好的绸缎。

    琴心脸上一红,林轩也觉得此举有些不妥,虽说修仙界没有那么多世俗的礼法讲究,但孤男寡女,肌肤相触,总有点那个什么。

    一时间,偌大的客厅里,气氛却显得有些凝滞,尴尬暧昧缓缓流动,林轩想说点什么,却又笨嘴拙舌,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欧阳平日里落落大方,但此时此刻,也表现得颇为羞涩,两人谁也不说,气氛越发尴尬……如果一直发展下去,也不知结果如何,然而就在此刻,却有狂笑声传入耳朵,笑声之中,还伴有鬼哭狼嚎,林轩眉头一挑,心中松了口气,却又有些被打扰后的失望之意,具体感觉如何,连他自己也说不清楚,但自然不可能再在客厅里端坐,身形一闪,已来到了外面。

    只见头顶上空,布满了黑压压的阴气妖风,在那诡异的雾气之中,有两个身影飘忽模糊,虽看得并不清楚,但通过心神联系,林轩自然知道是穿山甲与尸魔。

    引蛇出洞,两个怪物跟踪到毒龙尊者的洞府,将里面的邪修全部抽魂炼魄,一个漏网之鱼都没有跑脱。

    林轩得知事情的经过,脸上露出满意,接着又叹了口气,这两个家伙,时机也挑选得太好了,不知为何,林轩心中有些淡淡的惆怅之意,至于这感觉是怎么来的,却又说不清楚。

    回过头,看了一眼身后的房间,琴心还在里面。

    但现在进去,似乎有点……林轩摇了摇头,到底没有那么脸皮厚,像旁边的一间静室走去了。

    ……时光如水,转眼林轩与琴心见面,已过去了三天。

    除了第一日,出现了尴尬的一幕,后面两天倒是蛮愉快的。

    虽两百年未见,但两人之间,并没有多少生疏感,林轩的到来,欧阳表面不说,其实心中却颇为欢喜,同时也很好奇。

    虽然当年在幽州的时候,林轩修仙的速度就让她佩服,但注意,仅是佩服而已。

    因为那种速度,还谈不上惊世骇俗,可现在,琴心的感受却完全不一样了。

    算算时间,也不过两百年,林轩从凝丹期一直进阶到元婴后期,这简直不可思议,要知道,即便是云州这样的修炼圣地,天才层出不穷,可这样的速度也是闻所未闻的,比别人快了一倍不止。

    也不知道他消失的这段日子,究竟经历了什么事?

    对于琴心的疑惑,林轩当然是坦然告知,当然,也不至于全部说完,有一些重要之处,还是做了少许改动的。

    这倒不是信不过琴心,但防人之心不可无,就算是红颜知己,林轩也得保留一点隐私,此乃人之常情。

    当然,也有例外,月儿是林轩唯一一个可以分享所有秘密的人,包括最重要的蓝色星海。

    虽有一点改动隐瞒,但林轩际遇之奇特,已经令欧阳仙子瞠目结舌,张大了小嘴何不拢来。

    还别说,此女这副样子颇为可爱。

    不过吸取上回的教训,林轩自然不会看个目不转睛,于是装作喝茶,偷瞄上两眼。

    突然,林轩眉头一皱,脸上显露出几分痛苦。

    “林兄,怎么了?”欧阳琴心一怔,脸上露出奇怪之色。

    “没事,只是练功的时候略有不妥,我稍稍调息一下就好了。”林轩一边说,一边往外走。

    听林轩这么说,琴心的脸上反而露出了担心之色:“林兄,现在除了离合期修仙者,你在人界已可以纵横无忧,仙道辛苦,并非一朝一夕可以达成的,你切莫太过心急了。”

    “嗯,我没事。”林轩站定脚步,回过头,微微一笑的开口。

    见林轩气色不错,似乎真没有什么大碍,欧阳这才放下心来。

    随后林轩告辞,说要回屋调息,此女自然也不会挽留,让他自己好好保重。

    林轩回到了静室之中。

    武云儿所买的这座庄园虽然不大,其实也是相对来说,除了一环境优雅的院落,还有好几处阁楼。

    林轩所选的房间,在小院的左侧,距离两女不远,环境却清静祥和。

    将房门关上以后,林轩的脸色却一下子煞白起来了,呼呼喘气,隐隐闪过痛苦之意,他忙盘膝而坐,调息了约有一顿饭的功夫,才渐渐恢复。

    “少爷,你还好么,这究竟是怎么了?”

    白光一闪,一娇俏可人的少女出现在面前,月儿刚刚就感觉到林轩情形有些不对,但生怕耽搁了他调息修养的时间,故一直不敢多言,直到少爷恢复,这才关心万分的开口。

    “情形确实有些不妙,晋级成大修士以后,我体内的阴阳灵力开始失调。”林轩神色凝重的道。

    “阴阳灵力失调,怎么可能,少爷不是说,因为凝结妖丹有成,可以作为中转平衡,短时间,数月以内,不都没有大碍么?”月儿一呆,不由得又是关心又是着急了起来。

    “傻丫头,这种事情,少爷我以前又没有经历过,所谓数月内无碍,不过是推测得来的结果,即使出错,又有什么好奇怪的。”林轩叹了口气,说出苦涩的言语。

    “那……那该怎么办才好。”月儿不由得十分惊慌,也不知道这小丫头,前世怎么可能是阴司之主,要知道阿修罗王即使面对三名真仙的围攻,也显得淡定非常。

    “别怕,虽然阴阳灵力失衡,发作得比想象的要早,但我已经用秘法将反噬全部压下,而转婴丹所需要的材料,已经收集齐全,只需要开炉炼丹,服下以后再将魔婴重新祭炼一番。”林轩脸上并无慌乱之色,该怎么做,他早就胸有成竹。

    “在此处?”月儿一呆,表情有些古怪。

    “有何不可,这里虽然没有灵脉,但我炼丹靠的是蓝色星海,上次毒龙尊者的几名弟子来到此处,不过是事也凑巧罢了,这儿其实十分安全,是祭炼魔婴不错的地点……”

    林轩话没有说完,突然表情一僵,随后有些慌张的伸出手来,在储物袋上一拍,从里面飞出一个空白的玉筒简。

    将神识沉入里面。

    林轩这番动作,让月儿心中有不好的预感,到嘴边的话又缩了回来。

    足足过了一顿饭的功夫,林轩才抬起头,眉头紧皱。

    “少爷,怎么了?”月儿弱弱的开口,莫非出了什么差错,小丫头心中有不好的预感。

    林轩却盯着她沉默不语起来。

    主仆二人关系不同,被林轩这样直勾勾的盯着,月儿自然不会不好意思,但心中却越发着急:“少爷,有什么事你就说啊,难道对小婢还要隐瞒什么?”

    “不,没什么,我刚刚只是在想一个问题罢了。”

    看着月儿的娇颜,林轩眼中闪过一丝坚定之色,撒了一个小谎,他做出了抉择,就算自己吃些苦头,也不能让月儿再等待了。

    林轩的城府不用说,可再聪明的人,也会出错,他就百密一疏,将一个重要的环节算错。

    转婴丹的原料是齐了,有蓝色星海,也不怕这丹炼不出来。

    可即便服下此丹,想要解除隐患,也要将魔婴重新祭炼。

    祭炼的时候,需要布置一个阵法,并且用两块极品晶石启动。

    这些苛刻条件,林轩也都满足,甚至连祭炼的时候,所产生的痛苦,以他坚韧的意志,也不会畏惧什么。

    可却偏偏算漏了一个。

    祭炼魔婴的过程,需要九九八十一天。

    按理说,这是最不重要的一个环节,以修仙者漫长的寿元,区区八十一天,根本就不算什么。

    然而此时此刻,却成为让林轩左右为难的根源。

    无他,当时在轩辕城的鬼修坊市,林轩与罗天成约好了三月后相聚取宝,自己与月儿助他一臂之力,此人则将阴魂结婴的方法做为回馈的赠礼。

    算算时间,还剩下五十七、八天的样子。

    这点时间,根本就不够将魔婴祭炼一遍。

    可现在这样的情况,自己虽然施展了秘法,但很快阴阳灵力的失调也会重新发作,解除隐患已是刻不容缓的选择。

    可一旦将约定错过,月儿结婴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去了。

    如果将自己的难处讲出来,林轩相信月儿会毫不犹豫的放弃凝结元婴的机会,毕竟在小丫头心里,虽然做梦都想拥有身体,但第一重要的,还是自己。

    月儿很乖,凡事为自己打算,林轩也是一样的,他不想让小丫头再失望了。

    即便为此冒一些风险,林轩也要保证月儿结婴成功。

    当然,魔婴祭炼刻不容缓,不过自己要将九九八十一天缩短一小半。

    通过搜魂术,林轩从血魔尊者那里,得到了详细的线索。

    祭炼魔婴,其实有两个时间可以选择,一个是八十一天,一个是四十九天。

    区别也很明显,八十一天过程虽然会很痛苦,但却能够百分之百的保证成功,而四十九天那种,不仅艰难程度要翻倍,而且成功率只剩下五成左右。

    失败的结果里面没说,但以林轩的见识,自然是心知肚明的。

    可现在却成了唯一的选择,林轩不想让月儿失望的。

    所以他才撒了一个小小的谎,否则以那丫头的性格,肯定会放弃结婴,要自己选择稳妥。

    这就是林轩和月儿,不论做什么,总将对方看得比自己还重要。

    所以在这残酷的修仙界里,两人才能一直相依相守,彼此互为倚靠。

    不要看平日里,一直是林轩在照顾月儿,可在漫长的仙路里,小丫头也给了他最大的精神慰藉。

    即便血雨腥风,林轩也感觉并不孤独,能够一往无前的寻求长生之路。

    做下决定以后,林轩表情也恢复了从容,虽然要冒险,但为了月儿,这值得,林轩相信,自己一定会成功的。

    可月儿与他相处了那么久,却隐隐看出了不对头,满脸担心的开口:“少爷,你真的没事瞒着小婢么,月儿不想做累赘,即便有什么难题,什么危险,也让我与你一起面对,一起扛好么?”

    “傻丫头,真的没事。”林轩摇了摇头,他可不想让小丫头担心,甚至做出傻事:“即便面对离合期修仙者,少爷我也化险为夷,区区阴阳灵力失衡而已,我会成功化解地。”

    “哦!”

    见林轩脸上露出自信之色,月儿心里,终于稍稍安定一点了:“少爷,那你要小心,小婢会在旁边陪着你。”

    说完以后,月儿冲林轩露出一个甜美可爱的笑容,随后身形一转,化为白光,回到了少年的衣袖之中。

    林轩神色重新变得凝重。

    炼制转婴丹,已刻不容缓,不过在此之前,他还有一些事情要做,袖袍一拂,一道火龙飞掠而出。

    传音符!

    顷刻,门外就传来了细碎的脚步,一悦耳动听的声音传入耳朵。

    “师伯,云儿聆听您的吩咐。”

    “进来。”林轩淡淡开口。

    门被轻轻的推开,武云儿来到了面前,盈盈下拜。

    “我说过,不用如此多礼。”

    “师伯虽对小辈慈和,但这礼,却是不可废的。”武云儿恭敬的说,这也是此女的乖巧之处,对待长辈恩宠,很懂得分寸把握,从不会持宠而骄什么。

    林轩摇了摇头,这不过是小节而已,何况他也没有时间与这丫头慢慢消磨,袖袍一拂,青光闪过,七八个玉瓶出现在眼帘中。

    “师伯……”

    “云儿,上次我给妳的灵药,琴心都服完了?”

    “是。”少女点了点头:“师尊的毒伤,比想象的还要难缠……”

    “妳不用说了,我清楚。”林轩摆了摆手,对于天蛛蛊毒,以前仅仅是在典籍上见过,这回不同,与琴心在一起的几天,可不仅仅是喝茶聊天,对于她的伤势,林轩也仔细研究了一番。

    难缠!

    此毒的毒性在修仙界并非最为猛恶,但却有如跗骨之蛆,会对修士的法力进行侵蚀。

    比如说,刚刚中毒的时候,琴心依旧能够发挥出元婴期的神通,但现在,却下降到凝丹期左右。

    虽然元婴并未溃散,但能调动的法力确实只剩下了这么一点。

    而作为元婴修士的时候,凭借高深修为,她每天只需服下少许灵丹就可以压制蛊毒发作,可现在跌落到凝丹境界却又不同,想要压制毒性,每天吞服的灵丹上升到以前的数倍之多,这也是为什么,林轩给武云儿的灵药,很快就用完了,最后不得不去坊市采买,引来了毒龙尊者的几个逆徒。

    这种特性,典籍上描述得很模糊,林轩以前,其实并不清楚。

    他现在要闭关解除魔婴的隐患,在这之前,自然要对琴心的伤势做出一番安排。

    清宁散林轩也只炼制了几颗,好在其他的丹药还有许多,算算,应该可以让琴心在这几十天内安然度过。

    (未完待续)
小提示:按【空格键】返回目录,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 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